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章 没事也有事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稍微沉吟,心里便有了计较,笑了笑,说道:“这个倒是简单,不过,我须得要一个人做我的助手。”

    苏忆拿着手机,一边准备着拍摄视频,一边嚷嚷着说道:“这还不好说,马芳,你上……”

    马芳不肯,也拿着手机要拍视频,估计是要拿来做以后同学之间炫耀的资本,所以笑着说道:“还是刘茜上吧,她跟许大师是亲戚,格格……”

    刘茜很是害羞,过了片刻,这才对许东说道:“我很笨的,弄不好会害得你穿帮。”

    许东笑了笑答道:“没事儿,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了。”

    刘茜点了点头,把手里的东西往路边上一放,然后问道:“许大师,你说罢,我怎么做?”

    “我这个魔术其实很简单……”许东也不故作神秘,当着三个人的面拿出来一个五六寸高的白玉瓶儿,托在手上,说道:“观音菩萨,大家都应该很熟悉对吧,现在我就让刘茜同学扮一回观音菩萨。”

    “让刘茜扮观音菩萨?”苏忆跟马芳两个人好奇起来,扮观音菩萨,那可得要化妆,可现在是大街上,怎么化妆,再说了,就算能够化妆,待会儿还得回去上课,这化妆,还不得耽误不少的时间啊!

    许东点点头,说道:“刘茜同学,观音菩萨手托净瓶的姿势,你会做吧?”

    刘茜红着脸点了点头,原本以为许东是要自己帮忙遮掩一下,没想到许东却只是让自己做个姿势。

    只是刘茜红着脸,动作却是落落大方,当下右手掌心向上,平放胸前,左手拇指和食指微曲,做拈枝状,嘴唇微动,问道:“好了吗?”

    许东点了点头:“很好……”

    随即用起异能,将手里的白玉瓶儿,送到刘茜手里。

    白玉瓶儿离手,在三个人眼面前,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吊着一般,不徐不疾的飞到刘茜手里,刘茜手上微微一沉,稳稳的接住白玉瓶儿。

    只是这一手,苏忆马芳放两个人,都已经“哇”的大叫了起来,先前许东凭空拿了个白玉瓶儿出来,就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现在白玉瓶儿又自动落到刘茜手里,这两个动作,看起来简单,但是细细的想起来,绝对已经够叫人震撼了。

    别人的魔术表演,最起码都得准备一下道具什么的,任何人都一样,在准备道具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能看出来破绽的时候,即如是方家伟,也绕不开这个坎儿。

    但是许东这魔术,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似乎道具都是随身准备着的,随手就能拿出一个玉瓶儿,这就足够让人惊奇了,再说,现在是大街上,不是在舞台上,许东又是即兴表演,那玉瓶儿凌空飞起,还飞得慢慢悠悠的,用“神奇”这两个字,都不足以来形容。

    只是苏忆跟马芳没料到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头。

    在刘茜接到白玉瓶儿那一刹那,空中突然飘落下来一阵五彩缤纷的花瓣雨,纷纷扬扬的,好似无形无质,但却又让人看得真真切切,让人仿佛置身在花树丛中。

    苏忆跟马芳两个人都很是疑惑的抬头去看头顶,想要去看这飘落的花瓣,是从何处而来。

    让两个人惊奇不已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头顶上居然罩上了一团朦朦胧胧五彩霞光,这些花瓣,正是从这一团五彩霞光里面飘落下来的。

    两个人惊奇至极,低头再去看刘茜时,两个人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时的刘茜,头顶上朦朦胧胧一片金光,除了一张脸是刘茜的本来面目,其余的,连衣裳也化作观音身上那些光四射的纶巾素衫,右手托了白玉瓶儿,左手拈了杨柳枝,足下一朵大如车轮的五彩莲花,悬空足足三尺有余,活脱脱一个观音菩萨降临的形象。

    苏忆呆住了,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是真的,再说,被许东“装扮”成观音菩萨的刘茜,实在是太过美丽,美得惊心动魄。

    马芳却开始后悔了起来,早知道跟许东做助手,有这样的好处,自己干嘛不去,却非要把这么好一个美化自己的机会让给刘茜。

    刘茜站在五彩莲花之上,自己也是又惊又奇得有些不敢相信,只感觉到落脚之处,如同踩在丝絮之上,柔软如绵,却又稳稳当当托着自己,缓缓上升,稍微一动,莲花上便有五彩缤纷的花瓣飘落,如痴如醉间,刘茜向前一步,足底竟又生出来面盆般大小一朵莲花,稳稳地托住自己。

    再走,足底凭空又生出来一朵莲花,后面空出来的莲花,便渐渐的消失隐去,走了三四步,便有三四朵莲花,当真是步步生莲,妙到不可名状。

    许东跟苏忆、刘茜、马芳四个人在马路边上,表演的表演,看的看,不曾想身后却发生了一起事故。

    一开宝马的妇女路过,看到足不沾地的刘茜,纶巾素衣,被五彩霞光包裹,一时之间惊得灵魂出窍,一个不注意,车子撞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后面一辆奔驰车,估计也是驾驶员看得出神,也是不知不觉间的方向一歪,“轰隆”一声,撞在那辆宝马车后面。

    见出了事故,许东赶紧将刘茜放到实地,随即收了异能,又示意还在如痴如醉间苏忆跟马芳刘茜三个人赶紧离开。

    事故原本跟几个认识沾不上关系,但苏忆她们三个是学生,本来就是请假出来的,一来时间快到了,二来,这起事故怎么说也是几个人引起的,虽然不会有什么责任,但是麻烦终究是少不了的。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那宝马女司机下车,后面那辆奔驰车上下来一个脑门子精光锃亮的中年人,这中年人都没多看一眼被自己赚上的宝马车,径直朝许东等人走了过来。

    苏忆等人回过神来,正要走,那中年人却叫道:“几位慢着……”

    话音还没落,开宝马车的那个女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大叫道:“你个死老头子,你怎么开车的……”

    中年人回头看了一眼,并不过多去理睬那妇女,而是跟上许东等人,笑眯眯的说道:“几位留步,我有话说。”

    见走是走不掉了,许东只得回头过来:“你叫我?”

    那中年人笑道:“不错,就是你们!”

    “有事吗?”许东也淡淡的笑道。

    苏忆跟刘茜、马芳三个人不知道这中年人要干什么,三个人不由自主的挤到一块儿,躲到许东背后。

    中年人再次笑着说道:“我想请问,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应该是几位的功劳吧。”

    许东不太明白这中年人的意思,只淡淡的答道:“你们撞车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啊!”

    “不是……”中年人微微一顿,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是蒋凌云,呵呵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蒋凌云从衣兜里拿了一叠名片出来,一张一张的递给许东、苏忆等人。

    “铜城歌舞艺术团……经理……”苏忆怯生生的接过名片,只看一眼,便惊叫了起来。

    这“铜城歌舞艺术团”对许东来说,或许没什么,可是对于苏忆他们三个人来说,那可就不啻于看到了上帝的真身,人生的前景也许从此又有了根本的转变。

    要知道,这个铜城歌舞艺术团,除了名头响亮之外,最关键的还在于其强大的演员阵容和实力,在最近两年的春晚联欢会上都有他们的身影,新出的几部大片之中,也有他们的演员,其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所以,这对苏忆等人来说,能进入铜城歌舞艺术团,跻身影视圈,几乎就是她们全部的梦想,这个蒋凌云,恰好就是能够让她们实现梦想的上帝。

    只是还没等苏忆他们有所表示,开宝马的那个妇女从车子里钻了出来,一把扯住蒋凌云,尖声怒道:“你个死老头子,把我的车子撞成了这样,你赔我……”

    蒋凌云笑了笑,说道:“你这车子,只是一件小事,你留个电话号码,待会儿我叫人过来跟你处理就是了,别耽误我的正事。”

    “正事你妈个头,你的事情就是正事,老娘我的车子你就可以不管了?”那妇女急怒之下,破口大骂了起来。

    蒋凌云皱了皱眉头,但却依旧很是平静地说道:“大姐,我们有事说事好吗,你怎么给骂上了,这车子的事情,有交警有保险公司,该怎么处理,该赔的我赔,你还想要怎么样?”

    没想到那妇女蛮劲儿上来,怒骂道:“你有钱有势是吧,老娘我也不是好欺侮的,你敢撞老娘的车子,老娘一定要你不死也脱下一层皮来。”

    这妇女的凶蛮,使得许东忍不住依稀记了起来,上次在这里,也是这个妇女,差点儿撞死了姨父周天奇的,最后还把周天奇臭骂了一顿,要不是那时节牟思晴还是警、察身份,真不知道会把周天奇骂成什么样儿。

    想到这个,许东不由的暗暗地生气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那妇女摸出电话,拨了个号码,随即冲着电话大吼道:“九姑奶奶吗?我是凤姐,我这边车子被人撞了,撞我的人屌得很,九姑奶奶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一听这妇女打电话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九姑奶奶,蒋凌云的脸色顿时变了下来,想来,蒋凌云对九姑奶奶也很是忌惮。

    不过,许东一听这妇女居然要把九姑奶奶抬了出来,当下又不由暗笑了起来。

    这蒋凌云撞了凤姐的车子,原本跟许东也没多少关系,许东原本也不打算参与进去,但是这凤姐凶泼刁顽,又差点伤害过周天奇,何况许东呆在这里等候牟思怡,原本就闲得无聊,这下子,没事儿的也有事儿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