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章 恶人先告状
一本读|WwんW.『yb→du→.co
    等蒋凌云跟凤姐两个争执,许东转过头,对苏忆说道:“能不能借你电话用一用?”

    苏忆毫不犹豫的把手机递到许东面前,说道:“你打吧?”

    许东接过电话,稍微看了一眼,马上拨了胖子的电话,等电话通了,这才发现胖子还在铺子里粘着桑秋霞,见许东打电话过来,胖子很是有些不乐意的问道:“东哥,什么事儿啊,火急火燎的?”

    许东笑了笑,说道:“胖子,九姑奶奶的电话号码你还记得吧,跟他打个电话,就说我有点小麻烦,在高中学校门口等她。”

    胖子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东哥,什么麻烦,要不,我找几个人来帮忙?”

    “我没事,是一个朋友撞车了,对方有些欺人太甚,呵呵……你懂得的……”简单的说了这么几句话,许东就挂了电话。

    这边的蒋凌云跟凤姐两个人还在争执,蒋凌云愿意全赔,不过要报警处理,赔理款项也的要保险公司过来,但是凤姐却不依不饶,见蒋凌云示弱,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许东打了电话,刚刚走近一些,没想到凤姐连许东也顺带一块儿骂了,很明显的就是仗恃这九姑奶奶发横撒泼。

    幸好许东在这几个月里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涵养好了许多,要不然,恐怕直接就要跟这刁蛮的泼妇干起架来。

    到了最后,凤姐居然一屁股坐到地上,背靠着垃圾桶,呼天抢地的哭叫了起来。

    幸好这个地段的车辆行人并不是很多,要不然还当真会有人认为是许东跟蒋凌云两个大男人在欺负一个妇女。

    那妇女哭闹着,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胖子坐了一辆的士赶了过来,下了车,见到许东没事,胖子这才拍着胸口,说道:“天哪,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东哥你出了事,没事就好,东哥你没事就好?”

    本来要上前去呵斥靠在垃圾桶上的凤姐几句,但是一转头,却发现刘茜站在那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许东。

    胖子当即上前,笑着问道:“刘茜,怎么是你们?你们也没事吧?”

    刘茜红着脸,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不过是路过。”

    接着,苏忆把自己碰巧遇上许东,央求许东给自己几个人表演一个魔术,却由此引发了车祸事故等等,简略的跟胖子说了一遍,有很是有些担心的问胖子,这事情,会不会闹得不可开交,要是那样的话,三个人想要实现的那个梦想,恐怕就要多费许多周折了。

    胖子笑着说道:“东哥给你们表演魔术,很精彩,对吧,待会儿我让你们看一出更加精彩的大戏。”

    见凤姐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撒泼,蒋凌云既烦且惧,烦的是这凤姐刁泼,都说了自己甘愿无条件全赔,她却不依不饶,惧的却是凤姐后面有个九姑奶奶,个种原因,却又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此一来,蒋凌云也不敢报警,就只能干等着看凤姐这一阵泼撒过之后又怎么做。

    倒是许东,全然不去理睬撒泼的凤姐,只是在一旁笑而不语。

    不多时,又来了辆车子,一辆也是宝马,只不过比凤姐的那辆宝马豪华了些,从宝马车里下来的人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一看就是夫妻两个,那一男一女两个人下了车,径直走到凤姐跟前,女的叫了声“妈……”随即伸手去拉凤姐。

    男子却捋了捋袖子,一脸怒气,走到许东面前,戟指怒道:“是你开车撞得我妈?”

    许东淡淡的笑道:“不是?”

    见到这家伙想要动手打人,胖子叫了一声,扑到许东身边。

    蒋凌云上前,说道:“对不起,兄弟……”

    话还没说完,那年轻男子一拳就向蒋凌云的脸上打了过去。

    蒋凌云躲避不及,被那男子一拳打在下巴上,嘴巴顿时破了皮,流出些血来。

    许东在一旁也不阻拦,只是笑着说道:“本来人家要赔你们车子的,你这一拳可就打得好了。”

    那男子红着眼,二话不说,转身又一拳打向许东。

    一看打起架来,苏忆跟马芳两人都吓得脸色惨白,慌乱不已的尖声大叫了起来,倒是刘茜,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异常沉着,偷偷地拿出手机,划开屏幕,开始记录现场的情形。

    那男子第一拳打向许东,许东只是稍微侧了侧身子,那男子的拳头便落空,见许东避开,那男子更是怒火中烧,又向许东踢了一脚,许东再次侧身避开,嘴里却笑着说道:“你怎么跟你妈一样,疯狗似的,逮着人就乱咬一气……”

    这次的事故,从头到尾原本都跟许东没什么关系,但是,到了现在,那男子当真疯狗一般,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许东,想来,平日里这对母子都是横行惯了的,这样的人,许东不想着法子收拾他们一下,也就不是现在的许东了。

    许东一连避开两次,却依旧是满脸堆笑,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最好见好就收,夹着尾巴做人,省得到时候……”

    两次没打中许东,那男子本来就气怒不已,再被许东一激怒,那男子的情绪几乎立刻失控,不等许东说完,一挥拳头,直取许东胸口。

    许东待到男子的拳头离自己胸口只有不到一寸距离时,猛然间一挺胸膛,只听到“呯”的一声中间,些许细微的骨裂声夹杂其中。

    许东“啊”了一声,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胖子胖子吃了一惊,连忙转头去扶许东,等胖子弯下腰,许东这才对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一看立刻明白过来,当下也不去扶许东了,只大声吼叫道:“我勒个去,这疯狗咬死人了……”

    那男子一拳打中了许东,原本心里的怒气稍微去了两分,但是一眨眼间,一股剧痛从手臂上传到身上每一个能感觉到疼痛的器官,一眨眼间,这男子痛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眼里的泪水也流了下来,连鼻子都失去了控制一般,流出来一股清鼻涕。

    “啊……啊……”那男子发狂一般,大声惨叫起来,去看那只打人的手,只片刻功夫,那只手的五根指头都肿了起来,想来是骨头碎裂,刺破了血管,那种痛,当真是没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听那男子惨叫,原本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凤姐意识到是那男子吃了亏,当即便站了起来,呼天抢地的向男子扑过去。

    那女子也是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还掏出手机来,看样子又是在想要搬救兵过来。

    苏忆跟马芳两个人眼看着这架越打越厉害,两个人都是吓得花容失色,战战兢兢,转身就跑了,只有刘茜一个人,虽然也是被吓的得够呛,但却拿着正在录视频的手机,不肯离开。

    正闹得不可开交,一辆警车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凤姐那边搬来的人。

    一个警员下来,皱着眉头喝道:“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一见到这个警员,原本站着凤姐,居然有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叫了起来,那男子也捧着指骨断裂的手,一下子坐倒在地,只是这男子是被痛得站立不稳。

    那警员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凤姐母子,皱着眉头沉声喝道:“怎么搞的,这事故都出了伤者!”

    顿了顿,又说道:“不管怎么回事,既然有伤者,那就先去治伤,其他的事情,后面再来处理,在这儿嚎着有什么用?”

    这时,那年轻的女子对那警员哭诉着说道:“这个是我妈,被那车子撞的,都精神失常了,这个是我老公,你看都被打得这样了,这铁定是被打废了,警,察同志,你可得要为我们做主啊!”

    “怎么回事,撞了人家的车子还打人!”那警员眉头皱得更紧,转头去看还躺在地上的许东,和嘴角还在流血的蒋凌云。

    那警员说着,拿出手机,咔嚓咔嚓几声,对着凤姐母子两个拍了几张照片,拍好,又转头对蒋凌云和胖子两人喝道:“你们两个过来。”

    胖子气哼哼的上前,说道:“撞车什么的,现场摆在这里,打人这事情,可是他动的手,我都看着呢。”

    那警员理也不理胖子的分辩,喝道:“伸手、抬头,指着着他……”

    胖子哪里肯依,犟着头怒道:“明明我们才是被打的一方,你这要认定是我们打人的吧,有这样的道理吗?”

    那警员瞪着胖子,怒道:“什么你被打他被打,按我说的做,有话跟我到派出所去说。”

    说着,也不理睬胖子的愤怒,咔嚓咔嚓两声,对着胖子拍了几张照片。

    随后,那警员又叫过蒋凌云,沉声说道:“你也一样,指着他……”

    到了这时,蒋凌云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警、察同志,撞车的事情……”

    还没说完,那警员“咔嚓咔嚓”两声,将蒋凌云拍了下来,然后会挥了挥手,说道:“撞车子是撞车子的事情,责任怎么划分,有专门的部门来管,我们只管打人的事情。”

    对于坐在地上的许东,那警员却视而不见,连过场也懒得去走,随即对胖子和蒋凌云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肇事者,跟我们回去……”

    胖子怒道:“凭什么跟你们回去,我们才是受害人……”

    那警员一脸怒气,但随即却又换了一副脸色,笑着说道:“我知道,但这事情你不跟我们去说清楚,我们有什么证据能整明白,你们也不想被冤枉,对吧……再说了,没人报警,这事情也就你们自己处理,既然报了警,我们也不可能马虎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