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三章 把柄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许东拒绝签字,刘鸿点着头说道:“好,那你就在这里好好的想想再说吧,记住,不要让人觉得你会畏罪潜逃,哼哼,就算你逃跑也没用,现在追逃部门多的是人。”

    许东还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连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就这点儿破事,关键是没必要去跑,只是刘鸿阴阳怪气的,拿话诓许东,这让许东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要是决心逃跑,又有谁能拿自己有办法。

    刘鸿说着,拿了几份材料,径直走了。

    许东等刘鸿走了片刻,这才将藏在身上的刘茜那部手机拿了出来,打开屏幕,见录音功能还在工作,许东微微笑了笑,将录音保存了起来,然后又把手机收进乾坤袋。

    做好这一切,许东干脆调好桌椅,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

    过了许久,许东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话。

    本来这办公室的门是隔音的,偏偏刘鸿出去的时候没把门关严,只是虚掩着,许东一听到有人说话,立刻将注意力聚集起来,所以就听得很是清楚。

    说话的是刘鸿,声音很轻,却有着说不尽的恶毒:“根据这三个人交待的材料来看,出入很大,很明显是他们三个人在掩盖着什么,不过,他们都提到有三个高中女生在现场,我怀疑,一年前的的那起诱拐案跟他们都有关系,八成是报案的人发现不对,这才报警,最后招致残酷的报复……”

    另一个人却有些担心的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情不好弄啊,据我所知,姓蒋的那个人,也是有些背景的人,你这么弄,万一……”

    这人说话的声音,偶尔一个音调,让许东有些耳熟,但终究隔了一扇隔音门,再加上这个人刻意的压低着声音,所以,许东只能分辨出来这是一个中年人在说话,虽然耳熟,但一下子却实在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刘鸿说道:“任何人都有怀疑的权利,我现在有所怀疑,所以我得调查,这是我份内的职责,说到姓蒋的那个人,我认为反正他也承认是他追尾造成的后果,又愿意无条件承担后果,他那边,我就用不着追究什么了,把重点放到这两个小子身上,看看能不能找点什么有用的信息出来?”

    那人声音压得更低,许东也就只能勉勉强强听得到:“据小郑说,这两个小屁孩的背景更复杂,有可能跟那边有着同样的关系,我还问过九姑奶奶,九姑奶奶说,这件事情她两边都不好说话,所以……”

    “这两小屁孩跟九姑奶奶也有关系!”刘鸿吃了一惊,一下子声音也抬高了不少,看来,许东跟九姑奶奶也有关系这事,刘鸿是没估计到的,诱拐案什么的,显然是行不通的了。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那人低声呵斥了一句,随后,又低声说道:“我问过凤姐那边,把这两小屁孩的跟九姑奶奶也有关系的事情也说了,凤姐那边现在的要求就说,看在九姑奶奶的份上,就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但这赔偿,肯定是一分都不能少,你看想想办法,让他们两个全赔,了了这事儿,大家都安心。”

    过了好一会儿,刘鸿才低声说道:“那个王胖子倒很好处理,关键是这个许东,连材料上的字都不肯签,要让他答应全赔,恐怕……”

    “我知道你有难处,但处理好这事情,你以后再往前走的路子上……嘿嘿……”那人压低声音笑着说道。

    刘鸿也嘿嘿的陪着笑了一阵,这才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罗队长你放心好了,我保证弄得妥妥帖帖的。”

    听到刘鸿叫那人“罗队长”,许东的脑子里急速把以前认识的市局胡青山几个手下都回忆了一遍,但却没有一个的声音能与这个罗队长对得上号的,想来,这个罗队长,应该不是胡青山的手下。

    知道这一点情况,许东心里踏实了许多。

    不多时,刘鸿再次进来,不过,脸上的神色却更加阴沉,一走进来,便在桌子上“呯”的拍了一巴掌,喝道:“你想好你的问题没有,想好了,就老实些……”

    许东心里暗暗的发笑,但却淡淡的答道:“你要我怎么样才算是老实?”

    “哼哼,跟我耍滑头是不是,告诉你,你的事儿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的线索,你现在老实点,那就是坦白从宽,等我跟你说出来的时候,哼哼,你就等着倒霉!”

    刘鸿冷笑着,敲着桌子说道。

    许东也冷笑着说道:“难道就姑奶奶就没告诉你们,她已经不管这事了?”

    刘鸿脸上一滞,怔了片刻,才喝道:“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九姑奶奶的,你什么意思!在我这里,只有律法!”

    “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我告诉你吧,那凤姐母子几个,横行霸道的德行,九姑奶奶看不下去,不想管了,不能管了,意思就是让你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我虽然不太在乎钱,但是你要强逼着我去全赔什么的,罗队长跟你都在做梦。”

    许东笑眯眯的,一口气把想要说的,都说了出来,像针一般扎进了刘鸿心里,刘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像猪肝一样,白了红,红了又紫,过了半晌这才怒道:“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呵呵……”许东笑了笑,说道:“我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装不懂还是真不懂,要不要我跟你再解释得详细一点儿。”

    刘鸿心里又惊又怕,罗队长来找自己,这件事情很是隐秘,这许东是怎么知道的?

    只是刘鸿惊怕之下,许东又继续说道:“要不是我跟九姑奶奶还有点儿关系,你就会把我往去年那件诱拐案上牵扯,说我们是恶意报复,对吧,哼哼,幸好因为九姑奶奶的关系,你才不敢那么做。”

    “唉……”许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我说你这人是非不分,颠倒黑白也就罢了,你怎么就这么恶毒的想要整死我,我跟你有仇么?”

    刘鸿一脸虚汗,转头去看着那扇隔音门,实在是搞不懂,自己刚刚和罗队长的谈话,许东怎么会一字不漏的都听见了。

    从气势上压住了刘鸿,许东又淡淡的笑了笑:“其实,我有非常完整、清晰、明显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凤姐那边在无理取闹,不过,鉴于你这人心术不正,这些证据,我是不能交给你了。”

    “你有完整的证据?”刘鸿心里又是一抖,急切的叫道:“你为什么不拿出来?”

    说完这话,刘鸿又意识到自己这不是白说了么,许东都说了不能交给自己的,拿不拿出来又能怎么样。

    许东笑了笑,说道:“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也不忍心看着你在这件事情上越走越远,这证据么,我可以给你看看,但是你只能看……”

    说着,许东把刘茜的手机拿出来,点开记录下来的那段视频,然后自己拿着手机举到刘鸿眼面前。

    只是许东才打开视频不到二十秒,刘鸿扭开满头大汗的脑袋,挥着手大叫道:“别给我看,谁知道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许东顺势收回手机,关了视频,又收好手机,这才笑着说道:“你要求出示音频视频等证据,我按你说的做了,你不愿意看,那是你的事,呵呵……”

    说罢,许东双手抱着脑袋,翘起二郎腿,往椅子背靠上一靠,悠闲地问道:“你做的那份材料,我完全不认同,所以,我有权利拒绝签字,你想要重新再做一份吗?”

    刘鸿的脸上有些发青,过了好一会儿,才毫无底气的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我去……”

    许东半闭着眼睛,懒得去理睬刘鸿要去干什么。

    只是刘鸿刚出门,许东便运起异能,让自己的意识跟在刘鸿身后。

    刘鸿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犹豫了片刻,这才向前走了几步,推开另一间办公室的门。

    进到这间办公室,刘鸿心虚不一的又回头看了一眼门,确认门是关好的,这才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一通,刘鸿便迫不及待的说道:“你们怎么搞的,怎么让人给抓住了把柄。”

    这电话是凤姐接的,听刘鸿这么一说,顿时蛮横的说道:“我能有什么把柄让人抓住,我儿子都被打到骨折了,你还说什么把柄,你干什么吃的,哎,我说刘鸿,这事情你能不能办,不能办我找别人去,……”

    刘鸿无奈的说道:“凤姐你先别忙着生气,你听我说,九姑奶奶那边到底是什么态度?”

    凤姐哼了一声,说道:“我儿子被打成重伤,这是铁的事实,还用什么九姑奶奶那边的态度,再说了,九姑奶奶那边的态度也明显的很,让我们自己看着办……让我们自己看着办,那也就是说,我们怎么做了,无论有什么后果,九姑奶奶都会帮我兜着。”

    刘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凤姐,估计你是领会错了九姑奶奶的意思了吧……”

    不等刘鸿说完,凤姐在那边几乎是咆哮着说道:“九姑奶奶是我的铁姐妹,我怎么会领会错她的意思,她说让我们自己看着办,那就是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有什么多说的,你给我听好了,我不追究他们的刑责,只要他们赔偿,也是看在他们跟九姑奶奶也有些关系的份上,别惹火了我,不然的话我让他们去蹲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