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四章 她答应我也不答应
一本读|WwんW.『yb→du→.co
    刘鸿叹了一口气,这个许东比不得那些好糊弄的人,对付一般的人那一套,在许东那里根本用不上,何况,他手里还有能够直接作为证据的视频录像,这事情,弄不好,可就是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的事。

    可这凤姐一家子,平日里就横行惯了,说什么也不肯轻易放过这次的事情,这不是格外在为难自己这个小小的副所么!

    听着电话里凤姐的咆哮,刘鸿的脑子转了好一阵,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凤姐,我只是有些担心,九姑奶奶那边有什么变故,我觉得,凤姐你应该再找找其他的人,这样保险一些。”

    凤姐在那边气恼不已:“刘鸿,我们家平日里也待你不薄,这事情到了关键时刻,你跟我说这些,哼,我怎么就没看穿你这么个白眼狼,算了,你办不了,我自己去找老胡……”

    “凤姐,不是……喂……喂……”刘鸿还想解释一下,凤姐那边早挂断了手机。

    刘鸿恼火不已,这件事自己处理起来吃力也就罢了,凤姐还不理解自己的难处,当真是吃力不讨好两头受气,

    想着这些,刘鸿有些后悔,为什么一早就把这档子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还口无遮拦的跟罗队长拍胸脯保证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

    只是现在这事情后悔也没什么用处了,还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好。

    “老胡……胡局……”刘鸿拿着手机,怔怔的念叨道。

    过了好一会儿,刘鸿又把手机拿了起来,找出胡青山的号码,拨了出去,不过,胡青山的电话正处于关机状态,估计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做什么事情。

    胡青山这边的电话打不通,刘鸿反倒松了一口气,自己打不通,凤姐自然也打不通,至少,在这件事上面,自己还占据着主动,要是被凤姐在胡青山面前把自己臭骂一通,恐怕直接就影响了自己在胡青山心中的形象。

    当下,刘鸿打开短信功能,给胡青山留了几句话,用意不过是争取主动,发完信息,刘鸿这才舒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随即又沉思了好一阵,这才回到许东这边。

    许东这会儿背靠在座椅上,睡得很香,还发出轻微的鼾声,刘鸿一见许东这个样子,心里又忍不住升起一股怒火。

    ——这家伙,到这时居然还能睡得着觉,这放肆得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蔑视!

    生了好一会儿闷气,刘鸿这才重重的跺了两下脚,仿佛自己刚刚回来似的,意在提醒许东,事情还没了呢。

    只是许东缓缓的挣开眼睛,看着刘鸿,好似很迷糊的问了一句:“你回来了?嗯,被那个凤姐骂了个狗血淋头吧!”

    “你……”刘鸿听着许东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背脊上突然间没来由的冒起一股寒意,说实话,被带进这里的人,刘鸿见得多了,但绝对没有一个是跟许东这样软硬不吃,这样放肆的,这样看来,这个许东当真不是自己能摆的平的人。

    回想着许东好几次都告诫自己一定要公平公正处理这件事,刘鸿觉得,这一次,恐怕自己是遇到两块钢板了。

    遇到两块钢板,其结果就是:踢哪一块,都会让自己痛不欲生,哪一块都不踢,自己也会被两块钢板夹着,直到夹得粉身碎骨。

    瞪着许东看了好一会儿,刘鸿这才缓缓地说道:“小许,你这事情,如果你一再采取不配合的态度的话,我就只能把这件事情往上交,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

    许东揉了揉还有些迷离的眼睛,却笑着说道:“你可别说我不配合,我可是跟你配合得很好的,只不过就是你做的那份材料与事实出入太大,我没办法认同而已,如果你一定想要屈打成招,嘿嘿,你把我交上去,那也没什么不可以!”

    “屈打成招……”刘鸿怒道:“我有让你屈打成招么?你别含血喷人!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你要负责的。”

    一见刘鸿发怒,许东笑了笑,又要闭上眼睛。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又臭又硬的……”刘鸿吼了一句,但仅仅这么吼了一句,好一会儿却又没了下文。

    许东半闭着眼睛,笑着说道:“我又臭又硬,是居于我是无辜的受害者这一点,如果这事儿我都能装怂认软,我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你……”刘鸿气恼不已,一腔怒火却又无处可发,不由得“呯”的一拳打在桌子上,吼道:“我一直把这件事压着不往上交,就是因为你还年轻,你知道这事情往上一交,那意味着什么,不瞒你说,这事情交上去,那就成了你一生之中的污点,不但会影响到你自己,还会影响到你的后辈!”

    许东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就奇了怪了,我,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被人打了,居然还成了一生的污点,呵呵……好笑,真是好笑……”

    刘鸿冷冷的说道:“好吧,我就跟你解释解释,为什么会是你一生之中的污点,首先,你们两个有肢体冲突,这一点你可别说不是事实……”

    顿了顿,刘鸿又说道:“在肢体冲突当中,就算你说的全部都是事实,就算是他先动手,但现在你没事,他却受了伤,而且还是重伤,骨折!这一点你不会否认吧……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是正当防卫,也还有个防卫过当的责任……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

    许东冷冷的笑了笑,这事情要是果真如同刘洪这么说的,自己也的确逃不了责任,但是刘鸿说的,却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自己根本没还过手,连防卫都没有,又何来的防卫过当?

    只是许东懒得去跟刘鸿争辩,因为这些细节,自己不但清清楚楚的描述了出来,而且刘茜的手机上也有视频记录,跟刘鸿在这件事情上面磨牙,纯属浪费口舌,一不小心还会让刘鸿钻空子。

    见许东不说话,刘鸿勉强舒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说了,九姑奶奶那边,也不想看着你们两家把事情扯得不可收拾,凤姐那边,我们再去做做工作,尽量让你们两家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你们几个都免于刑责,你要是觉得我还是一番好心的话,就随便签个字,赔他们一点儿钱,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大家都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刘鸿一番苦口婆心,见许东半晌也不答话,还以为许东心里活动了些,最起码也会问问,要赔钱的话,对方会要多少钱之类的。

    没想到的是,许东一开口,居然说道:“你还是把我交上去吧……”

    “你……”

    许东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刘鸿差点儿暴跳了起来,自己一番“好心”,许东这家伙就“硬是”当成了驴肝肺!

    “你真想把这事情闹大啊!退一万步来说,九姑奶奶的面子你也不给?”刘鸿暴跳着喝道。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首先,请你要弄清楚一点的是,我跟九姑奶奶那边,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救了他老公一命而已,不过,她给钱我治病,病人好了,我拿了钱,就再也没什么关系了,所以,我用不着看谁的面子。”

    “再说了,这件事情,且不说我不会给她赔偿什么的,就算她什么都不要,就这么算了,凤姐答应,我也不会答应,你们不想把这事情闹大是吧,可是我想,而且是越大越好……”

    刘鸿心里一抖,从许东的话里,刘鸿似乎品出来意思不大寻常的味道,似乎这个许东,根本像其他人一样,到了这里都是只会寻求自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许东半点儿自保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像是在挑衅凤姐,算计凤姐!

    如果说先前觉得许东只是沾了某个人的关系,所以又臭又硬,让刘鸿觉得难以招架,现在才是真正的让刘鸿觉得,许东其实是在挖坑,在挖一个大大的坑,这个坑,足足将凤姐,包括自己,一齐都埋下去!

    不多时,寒意从刘鸿心底深处快速蔓延至全身,连房里的空调都让刘鸿觉得吹出来的不是冷气,而是能割裂肌肤的冰风。

    “你……你到底……想……想要干什么?”刘鸿虽然努力表现得自然一些,但是那股寒意还是让刘鸿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许东淡淡的一笑:“其实,我跟哪个凤姐也没冤没仇的,不过,他那儿子疯狗一般,见人就咬,虽然没把我打成什么样,但是跟我道个歉,我也就放过她了,我这人一向也没那么小气,不像凤姐那样,还要看在就姑奶奶的份上,只要赔偿,不然的话,惹火了她,就让我们去蹲大牢……”

    刘鸿本来就如同在冰风之中瑟瑟发抖,偏偏许东后面这半句话一说,立刻让刘鸿像是直接掉进了万年冰窟之中,连心跳都快要被冻得停止下来。

    后面这半句话,是自己跟凤姐打电话时凤姐的咆哮,刘鸿相信,这句话,在这里,绝对只有自己一个听到了,可是,许东随口就说了出来,难道这个许东会在自己的手机里装了窃听器?

    只是,想想也没有那个可能啊!

    刘鸿抖抖索索的摸出手机,居然想要检查一下,是不是手机里面出了问题。

    只是刚把手机拿出来,却发现上面来了一条短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