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五章 有预谋的报复
一本读|WwんW.『yb→du→.co
    短消息是胡青山发过来的,却谈不上什么指示,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正在开会,无暇,酌情处理……

    刘鸿原本快要停止的心跳,勉强恢复了一些,但随即却又不住的往下沉,

    恢复心跳,是因为胡青山终于回信了,也就是说,自己相对凤姐那边,还是争取了一定的主动,至少,胡青山在回信中,没有半个字是表现对自己不满的意思。

    可是,让刘鸿的心直往下沉,问题就出在“酌情处理”这四个字上面,“酌情”,如何“酌情”?是“酌”凤姐那边的情,还是“酌”许东这边的情,亦或是尊重事实,公平公正,再酌情处理?

    刘鸿急速地开动有些麻木的脑袋,暗想,凤姐这边,本身的地位就不说了,人际关系更是不弱,不要说九姑奶奶,就算是跟胡青山,也是有些交情,只是这两个人,就能让凤姐立于不败之地,至于罗队长之类的小脚色,就更不用提了。

    可是话说回来,许东这边,似乎还根本没把九姑奶奶的面子挂在心上,更没把凤姐放在眼里,尤让刘鸿吃不准的是,恰恰又是胡青山这看似简单明了,实际上却又模棱两可的态度。

    因为,刘鸿已经很明确的把这件事发送到胡青山的手机上,甚至包括徐东一点儿也不配合的态度这样的细节在内。

    也就是说,胡青山如果还顾忌着跟凤姐这边的交情,而于许东没有半点儿瓜葛的话,相信就会指示得更加明确一些,至少,以胡青山平日里嫉恶如仇、雷厉风行的作风,不说“严加惩处某某肇事者”就不错了。

    可现在,胡青山偏偏就只是模模糊糊的说了句“酌情处理”!这其中,要说许东跟胡青山没关系,那肯定是瞎扯。

    这让刘鸿一时之间如何能猜得透胡青山的想法。

    想着这个如何“酌情”,刘鸿的脑袋上汗水都涔涔的流了下来。

    刘鸿去看许东,却发现许东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刘鸿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讪讪的说道:“小许,你累了吧,要不,先到会客室那边去坐一坐……”

    许东懒洋洋的笑着答道:“这边其实也挺不错的啊,空调也好,不能不热……呃,对了,胡青山怎么说?”

    刘鸿吓得差点儿跳了起来,自己猜得没错,胡青山果然跟这个许东有关系,而且,看样子,关系还不是一点儿半点儿深。

    刘鸿顿时后悔到了极致,早知道许东跟胡青山都有关系,自己干嘛对他那么不客气!

    最让刘鸿嘴里发苦的是,尼玛早知道许东也是钢板一块,随便让个人出去顶事不就完了,还非要自己亲自出马,这下好了,弄得自己比走钢丝都还要危险。

    这如何是好啊!

    至于许东为什么会知道是胡青山发过来的短信,刘鸿都已经没了兴趣去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哪有自己的前程重要?

    “那好,这样吧,小许,现在呢,我有点事情要离开一下,你也不必要过于拘束,可以在所里其他地方活动一下都行,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工作,另外,最好不要走太远,好方便联系。”

    刘鸿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当真算是为许东开了先例,要是换了其他的人,别说这么客气,不铐着就算是好的了。

    许东故意就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那好吧,你先去忙……”

    刘鸿原本算顶许东不会走出这间办公室,所以,出了办公室之后,刘鸿干脆上了楼梯,到顶楼平台上去了。

    这事情搅得刘鸿心乱如麻,实在是太需要清静一下,所以刘洪选择了一个人到顶楼平台,好好想想接下来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

    午后的太阳,炙烤的热力已经降低了很多,加上楼层不低,不是又有一阵风吹过,所以顶楼上也还算凉爽。

    被凉风一吹,刘鸿渐渐平静下来,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又摸出手机,翻出凤姐的号码,看了好一阵,这才点了发射键。

    电话通了,还没等刘鸿说话,凤姐倒首先咆哮着说道:“刘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可告诉你,我儿子在这件事上受了很大的刺激,现在就算是他们答应赔钱,也必须得负刑事责任……我儿子的手,五根指头都全断了,我……我坚决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等凤姐咆哮得差不多了,刘鸿才平静地说道:“凤姐,我想问你一件事,以前,你们是不是得罪过他们啊……”

    刘鸿话音一落,凤姐又咆哮着怒道:“我们是什么人,他们是什么人,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我得罪他们干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有可能是他们恶意报复对吧,对,就是这一条,他们绝对是恶意报复……”

    刘鸿叹了一口气,说道:“凤姐,这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姓蒋的,是铜城艺术团的经理……”

    “我知道……”凤姐越来越是激动:“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艺术团经理么,他还敢不卖九姑奶奶的面子……我要他怎么样,我跟九姑奶奶说了,他还能怎么样?”

    “可是,还有个人,你绝对小看了他……”刘鸿不理激动不已的凤姐,很是平静地说道:“那个人叫许东,据说是救过九姑奶奶家那位的命,你知道这个许东吧……”

    “啊……”凤姐一下子从激动中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喏喏的说道:“是许东……怎么会是他……”

    凤姐的声音里,掩饰不住有些慌乱。

    只是凤姐态度上的转变,是刘鸿预料之中的事,所以刘鸿也不格外在意,等凤姐稍微喘了一口气,刘鸿又才说道:“凤姐,胡局那边,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打不通他的电话,发信息也没回?”原本暴跳着咆哮的凤姐,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连声音都低了许多。

    刘鸿苦笑了一下,说道:“胡局倒是给我回了一条信息,但只有一句话,只让我酌情处理。”

    凤姐倒是不笨,立刻问道:“你是说,胡局跟许东关系也不错?”

    虽然不是面对面的交谈,刘鸿还是点了点头,答道:“胡局没接你的电话,也没接我的电话,而是直接跟我回短信,这中间,你能想到什么吗?”

    “你想到什么?”凤姐虽然不笨,但终究不是处在刘鸿的位置,也不是亲自接到胡青山的信息,自然就不会如同刘红一样想得深远。

    刘鸿再次苦笑了一下:“我怀疑是你们以前在什么地方得罪过那个许东,所以这一次算是被他揪住了机会……”

    “你是说……许东,真的是冲着我们家……我们家那位……来的,而且是有预谋的……”说这话的时候,凤姐的声音里就开始有些打颤起来。

    毕竟凤姐她们母子不论如何威风,仗恃的,始终是凤姐的老公的地位,有人冲着他来,而且是有预谋的冲着他来,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人家要把他们家连根拔起一锅端。

    就算凤姐厉害,要被人家一锅端的事情,也足以让她心惊胆战遍体生寒,不过,这也怪不得凤姐害怕,以她们母子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德行,她老公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凤姐害怕,也就是理所当然而已。

    只是凤姐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得罪过许东,才会招致这么惨烈的报复。

    刘鸿这时倒是越发平静起来,想了想,说道:“许东也说过了,他跟你无冤无仇,只是气不过你儿子不问青红皂白的打人,他说,只要你们肯道歉,这事情也就不追究下去了。”

    “可是我儿子是打他的时候才断了手指骨头的……还让我跟他道歉……”话一出口,凤姐立刻知道自己是说漏了嘴,赶紧又补充说道:“许东他本人没事吧?”

    凤姐以及她的儿子什么德行,刘鸿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平日里这母子几个没遇上对手,刘鸿他们这些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遇上了许东这颗钉子,再加上刚刚凤姐说漏了嘴,刘鸿更加明白为什么许东会那么臭那么硬了。

    也就是说,许东他应该那么臭那么硬,只不过是让自己夹在中间不好做人罢了。

    “我打算让他们先回去,这样的话,可以腾一些时间出来给凤姐你做准备,凤姐,你能够想到办法的话,就尽快的去想吧,要不然,这事情越拖得久,就只会也复杂!”

    刘鸿很是明了的把自己的打算,以及对凤姐的规劝都说了出来,好让自己也尽快的能够从这两块钢板种间挣脱出来,免得拖下去,真的会把自己夹死。

    不过,这会儿凤姐倒是不肯就此挂了电话,反倒是很委屈的问道:“许东除了要我们跟他道歉,真的没有别的要求了?”

    刘鸿只得很耐心地答道:“许东他本人看起来并没受到什么伤害,而且也亲口说了只需要道歉,可这事情就怕拖,一拖,什么事儿都有可能会发生。”

    凤姐应了一句“那是”这才挂了电话,只是不知道凤姐是打算道个歉了事,还是要去想想其他的办法。

    打完这个电话,刘鸿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出来。

    如果凤姐认软,过来道歉,这事情自己也就算得圆满了,但关键还得许东别变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