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七章 激怒
一本读|WwんW.『yb→du→.co
    蒋凌云走了之后不到十分钟,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开了进来,下来的人是一个戴着眼镜,夹着公文包,有些精瘦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大踏步走进大厅,有意无意的看了许东等人一眼,眼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即到服务窗低声询问了几句,然后转头上了楼。

    许东一看见这个中年人,没来由的叹息了一声。

    胖子跟桑秋霞两个人在一边正说着蒋凌云的演艺圈里来钱快的事,只有乔雁雪注意到许东脸上的变化。

    乔雁雪也不声张,只悄悄的问道:“怎么回事?”

    许东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不记得这个人了?曾经跟赵书记出现在那个订婚宴上的!”

    “你是说,有可能赵书记也插手进来?”乔雁雪回想了一下,果然记起这个人的确是在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人的订婚宴上出现过,而且,是跟赵书记一起去的。

    “但愿不会吧,要不然,我可真就是在挟嫌报复了。”许东叹息着低声说道。

    正说着,刘鸿也从外面进来,见到许东,刘鸿脸上依旧满是笑容,只是那笑容里面多了一些奸诈。

    “小许啊!你跟我来一下……”刘鸿依旧是笑着说道。

    许东应了一声:“好……”

    然后把刘茜那部手机拿了出来,地给乔雁雪,低声说道:“帮我把这部手机保存好!这里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乔雁雪微微一怔,随即收好手机,又低声问了一句:“要不要我把它发出去?”

    许东摇了摇头:“我已经发给胡青山了,再也没别的人可发,我只是担心他们变着法子来毁灭这里面的证据,你帮我保存着,到时候还能有用。”

    刘鸿本来已经走上了楼梯,见许东迟迟没跟上来,转头叫道:“快点儿……”

    等许东跟上,刘鸿再也没多说,径直将许东带回到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刘鸿便叹了一口气,说道:“真不知道这点儿破事你们到底要怎么折腾下去,一个个的,真是吃饱了撑着……呃,小许,对不起,凤姐他们那边……”

    不等刘鸿说完,许东便抢着说道:“凤姐那边,不肯过来认错,对吧,哼哼,其实这事儿也真是不大,不过,凤姐把赵市长的都搬出来了,是一定想要送我去蹲大牢,对吧,嘿嘿,那我就只好坚决的奉陪到底了。”

    “这你也知道……”刘鸿心里一慌,一下子说漏了嘴出来,只是他赶紧又改口说道:“这,你也知道,真的只是一件小事情,也没你说得那么严重,这种事情,我们有几次调解的机会,只要能调解好,那不什么事都没有了。”

    许东淡淡的笑着说道:“你打算怎么调解?”

    “这个吗,最主要的还是得看你们双方的意见,能达成一致就成,实在不能达成一致,这件事我们也就管不了啦,到时候,你们自己上法庭去解决。”刘鸿叹了口气,说道。

    许东打了个哈哈,笑道:“这是好事啊,上法庭去解决,我正想着呢。”

    “小许,你还年轻,说上法庭,简单一句话就上法庭,可是我告诉你,这上法庭里面的道道,你知道多少?跟你说实话吧,就你跟凤姐这种人的关系和背景,一场官司打下来,谁能好到哪里去!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还年轻,你就听我一次劝,好不好?”

    刘鸿苦口婆心的劝道,既然许东什么都知道,态度又这么“硬”,刘鸿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劝”,能劝得许东低头认错,那是最好,实在劝不了,也就不是刘鸿的责任。

    许东止住笑:“其实,最低的要求,让她们过来跟我道个歉,我就什么都不说了,这种息事宁人的态度,到现在,我依旧保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机会我也给她,至于她怎么把握,那是她的事情,哼哼,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不能在铜城一掌遮天。”

    “这又是何必呢……”刘鸿努力让自己平静的继续劝道:“我知道你跟九姑奶奶、胡局的关系都不错,可现在的情况是什么,这些人都做了怎么样的选择?难道你就不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形势……”

    许东的神色渐渐阴冷下来,等刘鸿说完了,许东才问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要怎么做?”

    “很简单!”刘鸿立刻说道:“去跟他们道歉,然后再做一些合理的赔偿。”

    许东冷冷的答道:“我不会去的,还有,既然到了现在这个程度,那就对不起了,我的要求也得加码,跟我个人道歉,我再也不会接受了,要道歉,那就得公开的登报道歉,否则,这件事情我将继续追究下去。”

    刘鸿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怒道:“我说你怎么是这么一个人,就算他们跟你道歉,你就觉得值了啊?”

    许东冷着脸,不再多说,连刘鸿也懒得去看一眼。

    正当刘鸿手足无措之际,许东先前看到的那个中年人,推门进来。

    一看到这个人,刘鸿吸了一口气,又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那中年人走到刘鸿身边,微微一点头,刘鸿赶紧起身站了起来,让开自己坐的位置。

    中年人又是微微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坐到刘鸿的椅子上,随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却不说话,两只眼睛从镜片后面盯着许东,少说也足足盯了一分钟。

    要是别的人被这家伙这么盯着,心里一定会有些慌乱,只是这人没想到,许东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像先前一般,翘着二郎腿,一双手抱在脑袋上,半闭着眼睛,要打瞌睡。

    见许东跟本不搭理自己,那中年人再次轻轻咳嗽了一声,微微一笑,说道:“许东,十八周岁,父母双亡,寄居在姨父周天奇家里,几个月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辍学,随即离开周家,接手当铺老板牛向东的馈赠,开起了当铺,后又与人合股,租下老林苑……”

    这人说话非常流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中间居然都没有半点儿停顿,跟说相声似的。

    不过,他说的这些话,都是许东生平经历,虽然比较详细,可是许东一点儿也不觉得诧异,只是微微闭着眼睛,问道:“还有没有?”

    中年人也不生气,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许东你从周家出走之际,那可是身无分文,唯一值钱的东西当给牛向东,所得的货款,也被你姨父周天奇占有了,对吧?可是,你在短短的几个月之间,却聚集起多达数十亿的资产,而在这几个月当中,你只有很短的时间在铜城滞留,你能告诉我,你这些巨额资金的来路,还有,这些时间里,你都是去干什么了?别跟我拿商业机密那一套来敷衍我,我绝对有权利要知道。”

    “我知道你跟秦羽的关系不错,可以连赵市长都不会放在眼里,但我要警告你一点,你现在是在我们手里,何况,你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也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就算是秦羽亲自过来,我看他敢不敢袒护你。”

    这中年人说话,绝对没有半点儿大吼大叫,反而是每一句话都说得平平和和,只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里,都充满了胁迫。

    “一定要对你说吗?”许东泰然问道。

    “我说过,我有足够的权力和理由要知道!”中年人依旧是平平和和的说道。

    “呵呵……”许东笑道:“我这人说话,一向也没人相信,你一定要弄清楚的话,就传唤秦羽过来啊。”

    “还是交代你的问题吧,如果跟秦羽有任何牵连,你就不用担心我们不能去传唤秦羽。”

    “你有多大的权利,你能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生与死吗,嘿嘿,你不过是赵书记手下而已,你能有多大权力,哼哼,你以为你摆点儿官架子就能吓得到我,我告诉你,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对不起了……”许东能笑着说道。

    “我是谁,是谁的手下,那不重要,我有多大的权利也不重要,但要处理你的事情,我手里的权力已经足够了,我保证。”中年人明显的有些怒意,逼视着许东,却很平和地说道。

    “我的命不值钱,我的事情也不够分量,但我现在受到一切不公正的待遇,都将会被公诸于众,我也保证!”许东用同样冰冷的眼神,逼视着中年人。

    “你……你有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么?”中年人终于被许东激怒了,曲起手指,敲着桌子,说道:“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

    “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一个无辜的挨了打的人,一个要讨还公道,却被一而再再而三胁迫逼问的受害者,这待遇公正么?”许东这时节反而微笑着,淡淡的说道。

    “请你不要转移注意力,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那些巨额资金从何而来,不在铜城的时间里面,你又干了些什么?”意识到自己被许东激怒了,中年人吐了一口气,赶紧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许东笑了笑,有些轻蔑的答道:“我的巨额资金,是靠我打眼捡漏,正正当当赚来的,不在铜城这些时间,我天南海北的在淘宝,这个回答你满意了?”

    “你……你当真是冥顽不灵,你当真以为秦羽能保得住你?”那中年人再次敲了几下桌子,说话的音调也高了至少十个分贝。

    许东却再次激怒他:“如果我要是有仗着秦羽那点儿关系的想法,哼哼,我一定会动手打残那个王八蛋?”

    “好……”中年人吐了一口气,又敲了敲桌子,说道:“这么说,你就是仗着跟秦羽有关系,才动手打人的?”

    “呵呵……”许东笑道:“你不会听得懂人话是吧,你绕这么大的弯子,就是要偏袒凤姐跟他那王八蛋儿子,你不觉得你是吃饱了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