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八章 真正忌惮的人是你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中年人忍住怒气,用比先前高了少说十分贝的声音,沉声说道:“你口口声声偏袒凤姐,你倒是拿证据出来啊!”

    “证据么,我有,现场录像视频,呵呵,我却不会拿给你看,因为你没资格看,呵呵……”许东继续笑着说道。

    “你……你又在转移话题,你这是公然抗拒……”那中年人气得站了起来,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啪”的摔在桌子上。

    这时,那道门被推开,一个戴着精致的金丝眼镜的脑袋探了进来,随即又叫道:“哎,许东,你在这里啊……”

    许东转头一看,居然是赵良栋这家伙,赵良栋伸出手指往上推了推眼镜,这才进来,一进来就笑着说道:“许东,你那视频我看过了,哎……我怎么说你好呢……”

    “你怎么也来了?”许东有些不解的看这赵良栋,问道。

    那中年人看着赵良栋,张了张嘴只涩涩的叫了一声:“小赵……”

    本来要说话的,但是赵良栋根本就没去理睬,只是跟许东笑道:“我怎么也来了,这还不得问你自己,你什么人的打不好挨,非得去挨凤姐她们那一家人的打,不但被人打了一顿,还被送到这里了吧,呵呵……你活该倒霉了吧。”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看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儿。”许东没好气的说道,

    那中年人看这赵良栋跟许东两个人嬉笑着交谈,当下阴着脸站在一边,赵良栋是什么人,他再也清楚不过了,只是这中年人怎么也搞不明白,赵良栋许东两个人可是情敌啊,要不是因为这个,这中年人也不敢私下里过来帮凤姐说话。

    眼看这事情已经败露,那中年人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赵良栋虽然看着那中年人走路,却也不去理睬,只对许东说道:“我当然是想看你的笑话了,不过,我这人最讨厌暴力,又有极强的正义感,像你这种平白无故的挨打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赵良栋说着,又往上推了推眼镜,又低声笑道:“火箭弹都炸不死你,被人打一拳,你就这样折腾个没玩没了的,是看不惯凤姐他们的德性,还是跟她们有仇?”

    “呵呵”的笑了两声,赵良栋又才说道:“其实我也看不惯凤姐她们的德行,只是我这人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解决。”

    许东皱着眉头,问道:“你也是来替凤姐说话的?”

    “这个真没有!”赵良栋赶紧答道,推了推眼镜又说道:“哎,我说许东,你可别把每一个人都想得跟她们是一丘之貉,我过来,只不过是受人之托,来看一眼你,顺便给你带个话,对了,给你带话的人说:有理也要让三分,得饶人处且饶人……”

    许东的脑子里急速转了一转,让赵良栋带这么一句话过来的人,不是胡青山,怕就只有牟思晴了,只有他们两个人才会用这样的话来规劝自己。

    没想到的是,赵良栋笑着说道:“不知道给你带这个话的人是谁吧,呵呵,我告诉你,是我老爸!”

    许东一怔,失声说道:“赵市长都亲自出马了?”

    “你就这表情……”赵良栋有些不满的推了推眼镜,又说道:“起码也得来点儿感激什么的吧,嘿嘿,不过,你却用不着感激,本来凤姐她们这一帮人就是要被拔出来的一块脓疮,只是他们的关系很复杂,一直都是无从下手,没想到你做了破开这块脓疮的手术刀。”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我想要知道的是,我什么时候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什么时候可以得到凤姐的道歉。”许东淡淡的说道。

    自己对体制内的东西没什么兴趣,谁是脓疮,谁要把脓疮拔出来,那跟自己没多大的关系,自己唯一所要的,就只有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例如说凤姐的道歉。

    赵良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好像据我所知,在这里一直都没有人敢羁留你,再说了,你要走,谁能拦得住你,哎,许东,你就不能来得点儿实际的,道歉道歉,实话跟你说吧,凤姐现在没法子跟你道歉了。”

    许东站了起来,跟在赵良栋身后,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我这顿打白挨了?我只要他跟我道个歉诶!”

    “不是跟你说了吗……”赵良栋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看着许东,说道:“凤姐是一块早就应该拔出来的脓疮,估计这会儿,都应该直接带到市局去了,他那儿有空来跟你道歉啊!”

    “这么神速?”许东不仅有些咂舌。

    赵良栋在前一边走一边答道:“从胡局长接到你的视频录像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开始张开了大网,都好几个小时了,还神速!”

    才下楼,就看到大厅里一堆人,刚才跟自己说话那个中年人,这个时候被两个人反剪了双手,许东眼睛锐利,只一眼就看到那中年人一双手上都戴着银光闪闪的环儿,这种环儿,许东以前被牟思晴套上过很多次,所以许东非常熟悉。

    人群当中除了乔雁雪、胖子、桑秋霞三个之外,还有几个许东的熟人,胡青山、赵市长,最让许东没想到的是,牟思晴居然也在其中。

    见到许东下来,赵市长排开众人,上前,看了一眼许东,淡淡的说道:“来迟了,你没受到太大的伤害吧。”

    许东淡淡的一笑:“多谢关心,还死不了。”

    赵市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呵呵……”

    只寒暄了两句,胡青山上前,也是细细的看了一阵许东,这才低声说道:“在刘鸿手上没吃亏吧?”

    许东依旧笑了笑,答道:“胡叔,不是我想要打小报告,这个人,他势利,呵呵……”

    胡青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跟我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说着,胡青山转身大踏步出了大门。

    大门外边,停了好几辆挂着市、府牌照的小车,估计是来了不少的大佬。

    胡青山的车只是一辆不太起眼的车子,见许东跟了过来,胡青山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许东到了车子外面,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即也进了车子。

    等许东坐好,胡青山这才说道:“你小子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你要不满意,就会一直折腾下去,对吧!”

    许东笑了笑,不反对也不否认。

    “我承认……”胡青山看了看车子上的后视镜,说道:“我承认,我手下的人的确是良莠不齐,也正应了那句‘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的老话,我也总不能因为几只坏鸟,就把整片林子都砍光,对吧。”

    许东依旧笑了笑,不答。

    “直说吧,这件事情,我希望你到此为止!”胡青山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你要知道,就是你这一件事情,牵扯出来的人,已经有了十几个,你看到的这个,就是赵市长的办公室里的!这个份量,你应该满足了吧?”

    许东终于淡淡的笑道:“就算不出我这事情,他们落网,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用在他们身上……”

    许东还没说完,胡青山沉声道:“你够了,我不是拿这事来跟你做顺水人情,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人对你非常忌惮,为了平息你的愤恨,才决定立刻做出来这么大的动作,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不要再纠缠下去,你明白吗?”

    许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他们是在忌惮秦羽吧,我一个大头百姓,有什么好忌惮的?”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胡青山“哼”了一声,说道:“忌惮秦羽,那只是表面上的事情,别以为你干那些事情我不知道,说你干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能干得出来,别人不相信,我相信,但你这家伙,坏就坏在你毫不遮掩,又是犟驴一头,你那有些事情要是放在我手上,我都会枪毙你十次八次!你信不信?所以,他们真正忌惮的人是你!”

    许东知道胡青山说的是哪些事,那些事情要是放到国内,的确是非常严重的,毕竟现代社会,不是讲求侠义的年代,超越了规范,就应该要受到惩罚。

    不过,胡青山在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说得严肃,许东却很是有些想要发笑,这是第二次被胡青山骂成犟驴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三次。

    顿了顿,胡青山又叹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铜城的人,非要搞得四面树敌,人见人恨,那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

    胡青山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凤姐惹上你,算她提前倒霉,但这件事情你给我就此打住,什么赔礼道歉还要加码什么的,通通给我收回去,另外,别暗地里去搞事,有些人到了该倒的时候自然就会倒,用不着你去瞎操心,省得一天到晚给我找麻烦……”

    说了这么多,许东总算是听出了胡青山的担心——害怕自己愤怒之下,专门去找某些人的麻烦。

    许东虽然对体制内的东西丝毫也不感兴趣,但倘若一怒之下,含恨出手,只怕没几个人能有侥幸,何况那些人,又有几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

    这当真如同胡青山说的那样,林子里面,坏鸟儿的确是有,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了几只坏鸟,连同林子都给砍光。

    “行!”许东明白了胡青山的真正担忧,当下笑着说道:“这件事,我就听胡叔您的,不再追究了,不过,我还没吃上中饭的,总的打发几个钱让我填饱肚子,我才有力气走回去啊……”

    话还没说完,胡青山怒道:“给我滚下车去……”

    许东一边下车,一边嘀咕着说道:“下车就下车吧,还滚……”

    等许东下了车,胡青山从车窗缝儿里递出来一张百元钞票,没好气的吼道:“就一百块钱,买几个包子先垫着肚子,想要吃好的,你自己掏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