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九章 青铜牌上的符号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你能吞声忍气?”胖子问道。

    许东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样,这件事要在继续下去,牵扯出来的内幕会越来越多,不草草了事,早晚和谐……我都受到警告了!”

    胖子哀叹了一声:“这以后,我们还是去做做生意捡捡漏罢了,省得一天到晚,心惊肉跳的。”

    ……

    从派出所出来,已经快到傍晚时分,许东是真的饿了,坐着桑秋霞的车子,随便找了间还算清静的饭馆,要了几个菜。

    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没想到魏哲海走了进来。

    一见到魏哲海,胖子的脸上都阴沉了起来,每一次见到这家伙,都没好事,当真是影响人的胃口。

    魏哲海涎着脸,毫不客气往许东身边一座,还大叫道:“服务员,多添一双碗筷,再炒几个菜,今儿个这顿,我请……”

    胖子拿着筷子,盯着魏哲海,没好气的说道:“我说老魏,你这人道真挺会赶嘴的啊,嘿嘿……”

    魏哲海也不客气,拿了一罐啤酒,自顾自的打开,“吱”的一声喝了一口,这才说道:“我这次来找小许,真是有重要的事情,而且,十大见事情,呵呵,这件事要办成了,在座的大家伙儿,每个人能拿到钱,呵呵……”

    “别卖关子,每个人能拿多少钱?”胖子虽然看不惯魏哲海,但看在“钱”的份上,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魏哲海放下啤酒罐儿,叉开五指,一扬手:“最低这个数!”

    “五个亿……”胖子有些兴奋的问道。

    “那倒没有,呵呵……”魏哲海老脸一红,赶紧收起手,说道:“最低五百万……”

    胖子“切”了一声,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最少五个亿,再最少也起码得要五千万,咦,我说老魏,你什么时候做起几百万的生意来了。”

    胖子这话明显是讥讽魏哲海的,只是魏哲海一点儿也不动气,笑了笑,又“吱”的一声喝了一口啤酒,这才说道:“这不是最近手头紧吗,先小赚一笔垫垫底,然后才有做大生意的机会。”

    许东淡淡的摇了摇头:“几百万的生意,再像以前那样去干,我也没什么兴趣了。”

    “不会吧,我可是听说你们正在准备跟秦羽做一桩大买卖,呵呵,没想到吧,我手上刚好有你们想要的东西。”魏哲海说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夹菜,放到嘴里,噗嗤噗嗤的咀嚼了起来。

    “我们想要的东西是钱,你手里能有多少钱啊?”胖子使劲瞪了魏哲海一眼,将魏哲海面前的一盘菜挪到自己面前。

    乔雁雪跟桑秋霞两个人,都怪异的看着胖子,乔雁雪跟魏哲海这人打过几次交道,知道无论胖子怎么对待魏哲海,他都不会生气,因为魏哲海每一次都是迫切的要沾上许东。

    而桑秋霞却很是恼火,魏哲海都算是客人,胖子这么做,实在是有失礼节。

    许东对魏哲海却是不愠不恼,不愿意跟他计较。

    魏哲海笑了笑,说道:“小胖儿,你知道魏叔我手头紧,还拿这话来挤兑我,呵呵,不过,这一次我可是认真的。”

    说着,魏哲海拿起啤酒罐,往桌子上倒了一滴啤酒,然后伸出手指,蘸着沾子上的啤酒,在桌子上划拉了几下。

    一看到魏哲海手指下面渐渐浮现出来的图形,许东脸上的神色顿时大变。

    ——魏哲海用啤酒液画出来的图形,居然是自己见到过几次的那种神秘的符号!

    按说,就算在天神堡里面,魏哲海见到过这种符号,在当时慌乱的情形之下,应该也不会有如此深刻的记忆,何况,即如是自己,现在要准确的画出来那些符号的其中之一,相信也会需要需要好好的回忆一下,但魏哲海竟然随手就画了出来!

    乔雁雪看着魏哲海画出来的那个符号,也是一脸吃惊,过了好一会儿,乔雁雪打开随身手袋,从里面取出来一张照片,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只看了一眼照片,脸上的神色更是怪异。

    乔雁雪的照片上,清楚地显示着,被拍摄的物品,居然是一件青铜八角牌,青铜牌上的那一个奇异的符号,格外引人注目。

    而魏哲海在桌子上用啤酒液画的那个符号,除了笔画粗了许多,字体形象,几乎跟青铜牌上面的符号一模一样。

    乔雁雪盯着许东,说道:“其实,这十几天来,我一直在寻找着照片上的东西,这是一个刚刚才被人挖出来的,因为那一伙人也不知道价值,所以拍了这张照片,在行内探寻价格。”

    胖子站起身来,从许东手里一把将照片抢了过去,只看一眼,便惊叫道:“青铜牌……怎么会……”

    乔雁雪有些怪异的看着许东,说道:“据说这东西已经落到你的手里,对吗?”

    许东看了一眼魏哲海,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魏哲海却神秘的笑了笑,说道:“小许,你们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跟你们说说上次跟你们分别之后的情形,如何?”

    不等胖子、许东等人有什么表示,魏哲海就开始说起上次许东昏迷被送进医院的经历。

    根据魏哲海得到的消息,原本以为许东跟秦羽再去南疆,一定会去腾冲赌石场大赌特赌一回翡翠原石,只是后来魏哲海跟过去之后,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那回事,许东跟带着人几乎没在腾冲停留,直接就进了野人山。

    这让魏哲海大失所望,本来有心跟在许东后面去吃点残羹剩饭的,但是魏哲海势孤力单,又打听到缅甸局势恶化,没准儿还没跟上去多远就会丢了小命,不得已之下,魏哲海只得回过头来,打算到其他地方去淘换一些值钱的玩意儿。

    殊不知在火车站,魏哲海碰上一群行动诡异的人,那一帮人人数不多,只有四个人,但魏哲海一眼就看出来,这伙人的来历。

    ——这是一伙土爬子!

    魏哲海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最终说动那几个人,让他跟着搭伙。

    领头的来哥带着魏哲海等人,一直进入到喜马拉雅山脉腹地,才告诉魏哲海,他们要找的,是一处传说里的宝藏,而且还答应事成之后,可以分给魏哲海一成左右的财宝。

    经过好几天冰天雪地里的跋涉,来哥等人终于找到那个地方,不过,进入那个地方之后,魏哲海这才发现,那里机关遍布,诡异之事频出,以致去的时候五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剩下魏哲海跟来哥两个人。

    到手的财物,对于魏哲海来说,却是不值一提,卖掉几乎全部带出来的东西,也没超过一百万,而且,其中就有一块桌子上这个符号的青铜牌!

    这事情,魏哲海说得并不是十分精彩,甚至那里有什么机关,又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魏哲海都只是淡淡的一笔带过,简直可谓破绽百出。

    只是魏哲海说完,胖子嘿嘿的笑着说道:“就算没超过一百万,也是好几十万,不过,以我估计,老魏你应该是一分钱也没得到吧?”

    魏哲海老脸一红,来哥的确没分给自己一分钱,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来找许东,再去杀个回马枪。

    胖子又是嘿嘿的笑道:“你以为东哥会跟你一样,会去吃人家的残羹剩饭!”

    许东也是笑了笑,虽然许东不想这么说,但也有这个意思。

    没想到魏哲海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到过的地方,还只是外围部分,所得到的东西,也只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真正的核心部分,如果没有小许这样的高手,恐怕心想要靠近都难!残羹剩饭,又从何谈起?”

    魏哲海这么一说,胖子又笑道:“说得也是,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比得上我东哥,就凭老魏你们这些人能力,呵呵,只能进到外围,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嘿嘿……”

    这时,服务员将魏哲海点的菜一一上齐,魏哲海像是好几个月没见过吃的似的,毫无顾忌的大吃大喝起来。

    许东想了好一阵,这才问道:“这么说,那块青铜牌,是出自来哥之手?跟我说说来哥的形象?”

    要魏哲海描述来哥的形象外貌,是许东想要确认一下,那块青铜牌到底是不是来哥放到铺子里的,这关系到铺子里面价值两百来万的物品被盗的事情,许东想要弄清楚的是,这个来哥,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或者说,盗窃那些东西,到底跟来个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只是魏哲海描述了一遍来哥外貌,桑秋霞跟胖子两个人顿时都是叫了起来,来卖青铜牌的,的确就是来哥本人!

    胖子一叫,魏哲海顿时也有些吃惊,这么说,来哥早就来找过了许东!

    许东没有必要骗魏哲海什么,直接跟魏哲海说了,自己也没见到来哥,接触那个来哥的,是胖子桑秋霞他们。

    魏哲海叹了一口气,想了好一阵,这才说:“来哥来找你们卖青铜牌,估计也是想邀请你们,呃……不过这事情可得有个先来后到,小许你既然没跟来哥接触,如果要去的话,小许你不能不顾规矩!”

    许东淡淡的一笑:“你也好,还是来哥也好,我都不会去,今儿个这顿饭,算是我请了,还有,老魏你以后也别来跟着我……服务员,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