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一章 雪狼(1)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你看这不是生分了么?”魏哲海涎着脸,笑着说道:“就算是陌路相逢,也还讲究个同舟共济呢,何况你我叔侄之间,对吧?”

    许东的脸色很是阴沉,懒得再去理睬魏哲海的纠缠,转身要走。

    几个人当中,秦羽也就只休息了两个多小时,秦羽是因为焦躁,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十几个人被困着将近一个星期了,至少还得要好几天,才能到达,那是几个人的处境,实在是可想而知。

    许东一转身,差点儿跟同样满面阴沉的秦羽撞了个满怀。

    秦羽避开许东,冷冷的对魏哲海说道:“我没时间跟你啰嗦,但是你最好尊重小许的意见,要不然,我会视你为威胁!”

    说完这话,秦羽又自顾自转头对许东说道:“我们还需要几头牦牛,跟我一起去看看。”

    因为是要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腹地,又是去救援,所带的物资工具,就多了不少,买几头牦牛,不但可以帮着运送物资,还能大大的节省人的体力,最关键的是,到了万一的情况之下,还可以当做食物。

    牦牛食性粗放,力气大,善爬山,耐高寒。一头用来驮运的牦牛,一般能负重四五十公斤,有的能驼多达上百公斤,而且每天能行走二三十公里,最关键的是在饲料困难的情况下,可以连续几天不吃不喝,驮运如常。

    平时,马跑得比牦牛快,但在海拔五六千米以上的高寒地区,由于空气稀薄,马反而跑不过牦牛,尤其在雪原中和冰河上,牦牛比骡马行进稳当,老牧民翻越雪山或横过冰河时,宁骑牦牛而不骑马。

    在大雪封山的时候,藏族牧民往往让牦牛先行,牦牛能用蹄子和嘴扒开积雪,开辟道路,而且牦牛识途,是牧民们可靠的向导,正因为牦牛有这么多优点,所以藏族牧民亲切地称它为“诺尔”(宝贝之意)。

    秦羽上次带人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腹地,就是一个为带了几头牦牛,在秦羽醒来之后,才得以快速的返回来找许东。

    所以,这一次,秦羽自然不会忘记要多带几头牦牛,一来帮着驼负物资,二来,也还可以带路。

    秦羽带着许东,很快找到上次卖牦牛的地方,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高原上的风霜,像刀子一样在他脸上镌刻下深深的纹路,使得他看起来少说也过了四十岁。

    “扎西老弟,我还需要几头牦牛……”一见面,秦羽连一句多余的寒暄也没说,开门见山的就要买牦牛。

    扎西黝黑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也没过多寒暄,只是说道:“秦老板,牦牛有,你要多少都行,不过我有个要求,我要跟你一块儿去……”

    秦羽皱了皱眉头,至少,这一行人之中,无论是许东、牟思晴、或者是乔雁雪,就算是胖子,都可以说是有足够的经验和应变能力,而扎西,只是一个极普通的牧民,相对来说,去到那样凶险的地方,秦羽实在是有些不忍。

    扎西笑着说道:“秦老板不用多说,我知道你是要去救人,我扎西没别的能耐,但是这些牦牛,都是我自己养的,我能驾驭,另外,我还有一个能够派上大用场的伙伴——狼狗阿吉……”

    秦羽只是摇头不肯,不管怎么说,要去的地方实在是太过凶险,秦羽不想牵累更多的无辜的人。

    不过,扎西说了另一个很重要的理由,袭击过秦羽等人的那一群狼,也时不时的出来骚扰牧民,那是一个长期的祸患,秦羽再去,扎西想借此机会,消灭狼群,为当地人出去一大祸患。

    许东看了一阵,倒是点了点头,说道:“难得扎西大哥急公好义,一块儿去是可以,不过这报酬……”

    扎西摇了摇头:“秦老板仁义,买我的牦牛,给的都是比市价还高的价格,是我扎西真正的朋友,帮我的朋友,我还能要什么报酬。”

    许东笑了笑,拿出来两扎钱,递到扎西面前,说道:“扎西大哥,这是一点儿意思,你要收下的话,就跟我们一块儿去,要是不然的话,我们就只好找其他的人去买牦牛。”

    扎西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吧,那我的牦牛,就等我们回来之后再算价钱,要不这样的话,这钱,我就不收了。”

    扎西说的很是坚决,上次秦羽用高价一共买了八头牦牛,秦羽回来的时候,送还了扎西三头,使得扎西再也不肯预先收钱,只按照到时候损失几头就收几头的钱。

    见许东开口说了,秦羽也不反驳,只说明这次人员方面,包括秦羽自己只有五个人,加上扎西就是六个,最好还要有几匹马,这样的话,可以再挤出来一些时间。

    扎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说这事儿就交给他去办,到时候保证办的妥妥帖帖的。

    安排好代步的脚力,秦羽又去另外一家采购一些必须品,许东却留了下来,跟扎西商量了一下,想要买一头菜牛,而且要帮着制成肉干。

    在铜城和定结的时候,一直都有胖子等人跟着,好多时候许东都不好公然藏私,这会儿,其他的人都在休息,许东就正好方便行事。

    对于牧民来说,要现宰一头牛,做成肉干,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许东一说,扎西毫不犹豫的就吩咐家里的人开始宰牛,制作肉干。

    才到傍晚时分,就将一头牛的肉干全部做好,交给许东。

    许东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几百斤牛肉干全部放进乾坤袋。

    这一次出来,许东将原来放在乾坤袋里的东西都清空出来,放在家里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因为许东知道,这一趟,恐怕需要的物资,会大过以前任何一次,不将乾坤袋腾出来,全装应急物资,恐怕不足以应付到时候的需要。

    所以,许东的乾坤袋里,除了大量的食物之外,各种各样的工具,更是多预备了好几份。

    当晚,扎西将秦羽需要的牦牛马匹,全部都送了过来,还帮着秦羽等人整理好各种各样的行装,只等明天一早便整装出发。

    只是胖子看着那条毛皮黄黑相间,足有半人高,叫阿吉的狼狗,格外喜欢,阿吉倒也真是有些奇怪,对牟思晴、乔雁雪等人,根本都不太愿意沾边,唯独跟胖子两个很是亲近几个照面下来,便跟胖子厮混在了一起。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秦羽等七个人骑了马,带了牦牛开始往喜马拉雅山脉腹地进发。

    原本秦羽只预计六个人,不过,骑着马,也最多只能节省两天的路程,两天之后,就得依靠步行,所以还得有人去把用不上了的马匹带回来。

    做这件事的,是扎西的弟弟,所以,这个时候,秦羽的队伍就已经有了七个人。

    不过,秦羽等人走得较早,上午一段时间倒也清静,到了午后,许东却发现后面跟来了一帮人,许东认得,正是自己跟秦羽等人一直都在努力要避开的魏哲海等人。

    魏哲海那边人数不多,一共才四个人,不过,估计是魏哲海他们资金有限,四个人也就只有四匹马,估计是计算着到了马都不能走的时候,大家伙儿还不都的一起步行。

    秦羽有些恼怒魏哲海把自己的话当作是耳边风,本想要等魏哲海跟上来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一下他,但是许东却笑了笑,让秦羽别去跟他们计较。

    这个时候跟魏哲海他们计较,不但是让自己生气,还耽误了行程,不值得。

    只不过,接下来,秦羽就慢慢知道为什么许东不让自己取教训魏哲海他们几个,魏哲海四个人也就只有四匹马,驮着人和物资,速度远远赶不上又是牦牛又是马匹的秦羽等人。

    到傍晚时分,许东等人都扎好营,吃过了饭,休息过了好一阵,魏哲海等人才赶上来。

    第二天,魏哲海等人就追赶得更是辛苦,追上许东等人,都已经是半夜过后,还不小心伤到了一匹马。

    到了第三天中午,马匹能走的路,也基本上就走到了头,到了这个时候,就只能赶着牦牛徒步前行。

    送走了扎西的弟弟之后,许东等人给牦牛喂足了饲料和水,人也休息够了,这才启程翻山。

    这高原上的山梁,看起来光秃秃的很是平缓,但是人走在上面,却是要命得很,满山都是碎石块儿,能落足的地方很少,稍不留神,踩到那些浮石上面,人就会随着浮石直往下滑,轻则割破靴子砸痛脚背,重则带着人直接往山下翻滚。

    何况,到了这时,海拔都已经超过了三千八百米高度,几个人当中,除了许东跟扎西两个人没太大的反应之外,其余的人却因为低压低氧,走得就更是艰难起来,几乎没走上几步,就得要呼呼地喘上一阵。

    到了这个时候,牦牛因为脚趾有一块坚韧的软骨,在这样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反而行走自如。

    好不容易上到山梁,回过头来,许东等人才发现,魏哲海等人,到这山的山脚都起码还得要半个多小时。

    看来,魏哲海等人是再也没办法追得上自己这一帮人了。

    当晚,秦羽等人到了宿营地休息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一早出发的时候,也还没见到魏哲海他们追上来。

    次日,秦羽等人穿过一段冰川,进入到一道峡谷,秦羽说,上次来的时候,被狼群袭击,就在这道峡谷外面的一个小山谷里。

    因为要走出这道山谷,起码得要到傍晚时分,那个时候,再往前走不了,只能就地扎营,也就是扎营之后,半夜时分,狼群才发起了突然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