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四章 存乎一心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不知道这头雪狼的眸子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丝忧虑,这时候,也就只当做是这头雪狼对自己的恐惧吧。

    许东盯着雪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运起全身的力量,想要再扑上去试一次,试试看刚才那一拳击空,是不是自己发生了幻觉。

    这时,秦羽他们那边的枪声已经停歇了下来,周围的空地上躺着十几具雪狼的尸体,空气之中也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枪声停顿,许东却并不去担心秦羽,乔雁雪等人,至少,没听到秦羽或者是谁大叫着别人的名字,没有这种大叫,就代表秦羽他们那边没有伤亡。

    再说,许东也很是自信,很清楚就算再有十几头雪狼,一齐向秦羽他们扑击,秦羽等人也完全应付得过来。

    反而是这一头矗立在塌方之上的白色雪狼,才是许东自己要注意要面对的威胁。

    两边峭壁上的雪狼都发出“呜呜”的嚎叫声,像是在哀悼那些被打死的同伴,又像是在跟那头白色的雪狼请战,或者,更是因为经受不住到了嘴边上的猎物的诱惑,以致发出贪婪的嚎叫声来。

    白色的雪狼低低的嚎叫了一声,叫声起处,其余的雪狼的“呜呜”声顿时渐渐减弱,直至消失。

    在许东听来,白色雪狼叫唤的这一声,像是在阻止其它的雪狼不要作出无畏的伤亡,也更像是一声叹息,无可奈何的叹息。

    这一刹那之间,许东似乎听到了自己的父母,发现自己鲁莽而且不肯悔改之后,那种无可奈何,却又痛苦的叹息,很是伤感。

    使得许东心头一荡,立刻掉头回程的念头,几乎只在一刹那之间便油然而生。

    但许东知道,立刻就掉头回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在还有几天路程的那一端,还有十几个人在等待着自己前去救援,弃那十几个人不顾,这是不可能的事。

    许东这么想着,忽然发现那头雪狼的一双蓝色眸子发生了变化,变得很是愤怒和凌厉。

    虽然那头雪狼的眼睛,并没有本质上的变化,但许东却能感觉到雪狼眸子里的,那种情绪,那种“神”!

    就在这一瞬间,那头雪狼跃起,凌空扑了下来,冲着许东当头扑了下来。

    许东也在这一瞬间运气异能,幻化出来一只巨大的拳头,凌空击向当头扑下的那头雪狼。

    雪狼下扑得很是凌厉,许东的异能拳头,更是凌厉,对着雪狼的下颚,自下而上迎了上去。

    只一刹那之间,拳头和狼头相碰,发出真真切切的砰然闷响。

    许东的异能拳头刹那涣散,狼头碎裂,但狼头跟狼身再一次如同先前一般,化成块块碎片,每一块碎片又都再次化成缕缕白色烟雾,下落至许东头顶两三尺之处,便烟消雾散。

    许东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缕缕白色烟雾尽数消失,之后再去看那塌方之上,却发现那头白色的雪狼依旧矗立在那个位置,一左一右,两头没有了脑袋的雪狼,躺在它的身边,那头白色雪狼,几乎跟没动过一下似的,依旧矗立在那里。

    只是两头毛色灰暗的死狼,喷出来的鲜血,洒落在塌方的冰锥冰柱之上,更加触目心惊。

    蓦然之间,许东长声吼了一句:“我们要去救人,你让开……”

    吼声沉宏,一如春雷炸响,在峡谷里面四处激撞,回声连绵不绝,几乎在天地之间都是一片“你让开……你让开……”

    “让开……让开……”

    “开……开……”

    “开……”

    只是许东的吼声消失之际,矗立在塌方之上的那头白色雪狼,也是引颈长嚎,嚎声凄厉,虽不如许东的吼声沉宏,但尖锐刺耳,像是一柄长剑,直刺苍穹,一直刺进每一个人的心底深处。

    更有群狼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厉叫应和,让人在一刹那之间仿若置身阿鼻地狱,眼里看到的是群魔乱舞,耳中听到的,是万鬼哀哭,使人不寒而栗,禁不住瑟瑟发抖。

    许东也矗立着,手往身后略伸,异能到处,先前放在地上的那把枪,突然像是被磁铁吸引一般,倏然落到许东手里。

    枪一沾手,许东没有丝毫犹豫,打开保险,拉动枪栓,推弹上膛,举枪瞄准,几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刹那间,白色雪狼的嚎叫停止,其余的应和之声也嘎然而止。

    “呯呯……”一串清脆连贯的枪声陡然炸响。

    许东终于开枪,从枪膛里面呼啸而出,向塌方倾泄过去。

    每一颗都包裹着强大的异能的子弹,撞击在那些冰锥冰柱上,都如同一条火龙钻过,冰柱冰锥,不是被炸得粉碎,就是被消失于无形。

    只一瞬间,原本一段七八米高的塌方,便被成了一条只有两三米高,形如细碎砾石、碎冰铺成的一段陡坡。

    打空弹夹里的子弹,许东毫不停留,取弹夹,换弹夹,再推弹上膛,然后调转枪口,对准峭壁上。

    原本矗立在塌方之上的那头白色雪狼,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峭壁上,而且正好处在与许东的枪口之下。

    只是那头白色的雪狼虽然眼里恐惧之色大增,但却没有太多的惊慌,只是盯着许东,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昂起头,再次发出如同叹息一般的嚎叫。

    嚎叫声毕,那头白色的雪狼昂着头,转身下到已经碎成一地残渣的塌方之上,回过头来,再次盯着许东看了一眼,随即慢慢离开。

    那头白色的雪狼离开,两边峭壁上无数的雪狼,也在一眨眼之间纷纷散开,顷刻之间不知去向。

    不过,那头白色的雪狼走得很慢,而且有很长的时间都处在许东的射程之内,但是许东没有直接开枪射杀。

    直到那头白色的雪狼完全跟峡谷口外的白雪完全融合,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哥,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它……”

    胖子追上来,站在许东身边,满满的都是责怪之意。

    许东叹了一口气,也不做任何解释,只将手里的枪,关上保险,然后收拾妥当,又从牟思晴手里接过牦牛缰绳,面色沉重地踏上那一堆散碎的塌方。

    因为塌方上现在全是冰渣和碎石,所以许东牵着牦牛走得很慢,幸好这所谓的塌方,也并不长,整个就是多米,再慢,也用不了多大一会儿。

    一行人出了谷口,天色已经很晚,但距离宿营的时间,尚还有两三个小时。

    秦羽原本计划出了峡谷之后,就在上次宿营的地方扎营,以便抵御雪狼群,但是许东摇了摇头,还有两三个小时,在峡谷里面最后这几公里,大家都是骑着牦牛在走,体力消耗不大,加上到不能走也还有好几个小时,许东不想浪费这几个小时。

    穿过山谷之后,便是山腰上的一段栈道,站到很是接近雪线,不过,所好的是,栈道不窄,差不多能够容得下三个人并肩而行,外边又不时有几块形如防护栏的石块,所以在栈道上行走,还算安全。

    一直在栈道上走到天色昏暗下来,秦羽这才寻了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吩咐扎下营帐。

    胖子跟扎西牟思晴等人忙着扎营烧水,煮食物,给牦牛喂饲料,秦羽却拉了许东,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当时你为什么不直接将那头雪狼射杀了?”秦羽问道。

    许东摇了摇头,很直接的答道:“我杀不了它……”

    “你杀不了它?”秦羽失声说道,脸上的震惊,不亚于听到最不可能的消息。

    许东依旧摇了摇头:“那头雪狼的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没法子找到它的真身所在。”

    “你是说……”秦羽沉吟了半晌,还是无法理解许东的意思,这才迟疑着问道。

    “我怀疑那头雪狼本身就是一个幻象,但这幻象威力极大,它弄出来的东西是真的,但它本身却是假的,我没法看透,所以,也就没法子杀得了它!”

    许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秦羽还是不太明白许东的意思,不过,许东说的话,也的确有些绕,所以,秦羽忍不住再次问道:“你是说……”

    许东沉吟了片刻,这才解释道:“我会玩魔术,有种魔术让人看起来会认为那绝对是真的,但我自己知道,那不过只是障眼法,如果我说变魔术的人是假的,变出来的东西却是真的,秦大哥你能理解么?”

    “假的就是原本没有,不存在的,怎么又会由假的变成真的呢?”秦羽虽然经历丰富,但这的事情,秦羽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偶然看过一篇经文,叫《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其中有一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以前我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准确的说,是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原理,今天遇上那头雪狼,总算是稍微有点儿心得……”

    许东看着站到对面,逐渐暗黑下来的山体,淡淡的说道。

    秦羽对佛法禅理不甚了然,但那一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却耳熟能详,自然也知道人间之物质、身体本系空无实体,而由地、水、火、风四大和合而成,故称空即是色;四大若离散,则复归空无,故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并非析色见空,而系体达色之当体即空之故,空者亦非意味断灭,即有即空方是真空,此真空既为有,故必不异于有,以空即是有,而说空即是色的道理。

    总结起来,便只有一句话:无论是“空”还是“色”,只存乎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