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五章 重归于好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你是说,那头雪狼,你也看不出来它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所以,你认为它是真的,它就未必就会是真的,你看它是假的,它也未必就会是假的?”秦羽有些心惊肉跳的问道。

    许东点头说道:“亦真亦幻,缥缈虚浮,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就是那头雪狼的厉害之处!”

    胖子煮好了食物,过来叫许东跟秦羽过去吃饭,恰好听到那一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话语,当下便笑着说道:“东哥,秦大哥,色也好、空也好,哪都离不开填饱肚子,再说了,那头雪狼有什么可怕?还不是在东哥面前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头雪狼最后离去,又哪里会是什么“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在许东看来,那最多不过是那头雪狼暂时放自己这帮人一马,至少,许东是这么想的。

    只是胖子这家伙将秦羽跟许东两人都不搭话,忍不住又“嘿嘿”的笑着说道:“秦大哥,怎么样,东哥厉害吧,单枪匹马斗雪狼,那气概,丝毫不输周瑜还是黄盖的那‘单刀赴会’……”

    许东气得很是无语,秦羽却笑了笑,说道:“小王,单刀赴会的,那是关羽,不是什么周瑜或者黄盖……”

    “嘿嘿……”胖子红着脸笑着说道:“一样一样,反正他们都是瓦岗寨里的一百零八条好汉,个个都英雄盖世……”

    秦羽也无语至极,怔了片刻,这才回想起胖子这家伙原本就是不学无术,只会胡说八道,跟他要争辩孰是孰非,恐怕会还没得出结果,自己就先给憋死了。

    将许东跟秦羽两人俱是无语,胖子又笑着说道:“东哥,我就有一点想不明白,那当时,那头白毛老狼,就站在塌方上面,以东哥的枪法,不就‘呯’的一枪就解决了,干嘛还放下枪,要去跟它赤着胳膊搏斗?”

    关于这一点,许东的确不想跟胖子怎么解释,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许东确实是真的想要跟那头白色雪狼徒手搏斗一番,因为,许东知道,即使把异能灌注在枪里、子弹上,也未必可以一举击杀那头雪狼,事后证明,那头雪狼,的确并不畏惧枪弹,哪怕是灌注了异能的枪弹。

    这也就是许东跟秦羽说,杀不了那头雪狼的原因。

    何况,这件事要跟胖子解释清楚,还要让让胖子听得明明白白,那绝不可能只是三言两语的事情。

    吃过晚饭之后,因为要防范狼群,所以安排人手守夜,六个人分了三班,胖子跟扎西两个战斗力较弱,人分别跟了秦羽和乔雁雪,守前半夜,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搭配,值守最为容易些懈怠的后半夜。

    所以,许东跟牟思晴两人都早早的睡了,等到许东一叫睡醒,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许东当下起身钻出帐篷。

    因为这里是在栈道上,所以几个人没有大量的柴火来生篝火,也就仅仅只是点燃了汽灯,勉强作为照明,至于取暖,就只有凭着加厚衣物和不住的走动。

    牟思晴还起来得更早,等许东出了帐篷,牟思晴早就值守了好一会儿。

    见到许东出来,牟思晴也就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虽然夜露深重,但许东身上有宝衣、体内有异能,倒也一点儿不觉得寒冷,见牟思晴不住的微微跺脚,许东便低声说道:“你回去吧,帐篷里面暖和一些……”

    牟思晴转头看了一眼许东,本来要说什么的,但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一路过来,牟思晴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很少说话。

    见牟思晴不肯回到帐篷里面去,许东再次说道:“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过了片刻,牟思晴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许东,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还能够……像从前那样吗?”

    许东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妥吗?”

    牟思晴摇了摇头:“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想要告诉你,可是……”

    “你说……”许东监视着栈道两端,随口答道。

    “我跟赵良栋,解除了婚约……”牟思晴低着头,声音越发轻微。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许东一下子收回目光,盯着牟思晴,急切的问道:“不,等等,你是说,你跟赵良栋解除了婚约?为什么?”

    “你知道我跟他是不可能的……”牟思晴低着头,答道。

    许东却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其中的缘由,应该是牟思晴不想说出来。

    “你一定想要知道原因?”牟思晴突然抬头,看着许东。

    许东摇了摇头,但却有点了点头,或许,有些事情,许东不想去过问,但又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牟思晴看着许东,沉吟了许久,这才说道:“当初我爸爸要我跟赵良栋……订婚,的确是有着说不出来的苦衷,我希望你不要怪他,还有一点,现在整个铜城里的上层人物,对你都很是忌惮,我跟赵良栋分手,也就……也就……”

    这话,胡青山也跟许东说过,但是许东当时也并没放在心上,现在牟思晴有这么说,许东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只是许东不敢确定。

    “跟你到野人山一行,赵良栋终于知道,他们不可能对你怎么样,反而还害怕遭到你的报复……你明白了吗?”牟思晴叹着气说道。

    许东捋了捋头绪,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你能不能再说的明白一些……”

    “你真的是个木头,好吧,我就跟你说明白吧,整件事情的始末就是,赵市长原本想要凭着手里的权力,强行跟们牟家……结亲,你知道,我们牟家怎么说都只不过是做生意的,我爸爸也是出于无奈……才……才答应下来……”

    牟思晴说的很是简略,但是许东却似乎闻到这一件事情里面,充满着强权,金钱,以及浓浓的血腥味。

    牟观景的确只是一个做生意的人,而且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做生意的人,虽然身家亿万,但终究抵不过一个“权”字。

    许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在当时的情形之下,牟观景选择低头联姻,恐怕的确是出于无奈之举,难怪牟观景当日会带着许东,去一一参观他手下的那些产业。

    种种情形涌上心头,许东忍不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只是牟思晴又接着说道:“就因为你,把赵良栋带到缅甸去走了一趟,让赵良栋终于见识到了你的……你的手段,后来,我爸爸也想明白过来,所以,我跟赵良栋……就……”

    牟思晴说道这里,整个跟赵良栋订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再清楚明白不过了,许东也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一次,胡青山会直接让牟思晴过来,这让许东心里多时的积郁,在一刹那间一扫而空。

    本来还要想笑话一句,问问牟思晴,是不是牟观景最终知道赵市长也有害怕的人,这才放手不再管自己跟牟思晴的事情,只是这句话,许东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

    牟观景是迫于无奈做出选择,但牟思晴对自己的那一片心意,许东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这句话要说出来,当真会伤人伤己。

    所以,许东没有再多说话,只是走到牟思晴身边,轻轻将牟思晴拥进怀里。

    一刹那之间,两个人心中的芥蒂全消,重归于好。

    胖子躲在帐篷里面,透过缝隙,看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不由得“嘿嘿”的笑着,低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说嘛,这都煮熟的鸭子,它哪能还再飞得走……”

    许东拥着牟思晴,一直到晨曦微露,扎西起来做早餐,两个人这才分开。

    只是扎西化好雪水,再去喂那几头牦牛时,突然惊叫了起来。

    六头牦牛,无声无息的竟然就死了两头。

    扎西一叫,秦羽、乔雁雪等人纷纷钻出帐篷,一个个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

    许东也是大吃了一惊,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整个后半夜都是盯着栈道两端的,根本没发现半点儿异常,再说,六头牦牛都是睡在一堆的,真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不要说许东会发现,就算那些牦牛,也会有不小的动静。

    再说了,还有守护着牦牛的狼狗阿吉,居然也是半点儿动静。

    扎西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两头死去的牦牛,发现这两头牦牛整个身上,也就只有牦牛的脖子上靠耳朵下方动脉处,有两个很小的伤口,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清楚,伤口边上残留着血痕,还没完全凝固,这说明这两头牦牛是因为血液流干而死。

    看着两头牦牛几乎完全一样的伤口,扎西脸上神色骤变,喃喃的说道:“这时惊动了山神……”

    秦羽跟许东等人自然不会认同“惊动山神”之说,不过对于神秘吸血的动物,几个人倒是知道几种。

    最有名的,包括胖子都知道,便是吸血蝙蝠,也叫“吸血鬼”。

    尤其是乔雁雪,对这种吸血蝙蝠,更是深有了解。

    乔雁雪说,世界上有许多关于“吸血鬼”的传说,尤其是在美洲,就有一些以吸血为生的蝙蝠使“吸血鬼”的传说成为事实,据说曾流传着一种迷信的说法,认为它们都是无恶不作的巫婆,躲在僻静的角落里,一有机会就飞到人和动物身上来吸血,真可谓残忍的“吸血鬼”!

    扎西摇了摇头,吸血蝙蝠的传说,他也知道一些,毕竟现代社会,信息发达,吸血蝙蝠也并非什么神秘传说。

    扎西说,一头牛体内的血液能有多少,大家都知道,那绝对不可能是几只蝙蝠就喝得完的,因为栈道上基本上看不到有牛血的痕迹,也就只能说明牛血是被喝光的,要喝光两头牦牛的血,那得多少吸血蝙蝠,但如果是一群蝙蝠,眉头牦牛身上也就不可能只会留下两个小伤口。

    再说了,如果是一群蝙蝠的话,别说是阿吉,就算是许东都不可能不会察觉。

    因此,扎西很是断定的说,这一定是惊动了“山神”,才能这样无声无息的,将两头牦牛的血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