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七章 神仙木
一本读|WwんW.『yb→du→.co
    秦羽揉了揉太阳穴,眼神有些迷茫,那一团佛光,或者是高原上独有的海市蜃楼,秦羽觉得很是熟悉,但却无法清晰的记得在哪里见过,以及具体的情形。

    ——这是一种很糟糕的感觉。

    许东很理解秦羽这种很糟糕的感觉,当下笑了笑,说道:“秦大哥在那里昏迷过一段时间,脑筋受了些刺激,所以会忘记一些事情,这也在所难免。”

    秦羽原本不是一个太在意细节的人,以前这几天,基本上也没人刻意的去问秦羽上一次来这里的细节,而秦羽自己也很少提及,但许东这么一说,好像是触动了秦羽的某根弦似的,看着那一天佛光,秦羽愈加迷茫起来,好像忘记的,不仅仅只是一些细节,而且是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都记不起来。

    此后,秦羽也就再没多说,只是默默的掉头前行,再也不去看那佛光。

    只是胖子跟扎西两个人却是一边走一边胡说八道的乱侃。

    扎西对那佛光有敬畏之心,不敢胡言乱语,对胖子的胡说八道却无可奈何,这几天一路同行,扎西也知道胖子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管不住那张嘴巴,能说不能说的,胖子绝对是毫不顾忌。

    不过,牟思晴、乔雁雪两个人就显得有些疑虑起来。

    女孩子毕竟心细一些,跟秦羽又不生分,秦羽心里有事,出于女孩子的直觉,感觉到秦羽忘记的那些事情,很可能对几个人后面的救援很重要,弄不好还是一些关键所在。

    只是秦羽记不起来,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也不好过份去追问,所以,两个女孩子不约而同的疑虑起来。

    许东倒是毫不在意,每一次出来,不都是事先计划得好好的,但事到临了,却又是又才会发现,其实有很多事情,都在预料之外。

    这样的事情多了,许东也就慢慢习惯下来——只要确定好事情的大方向和最终目的,其余的事情也就见招拆招,走一步算一步。

    这就比事先把什么事情、什么细节、什么时候该走哪一步都设计好,然后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去做,要来得洒脱许多。

    走过了那一段,因为有冰蚀地形遮挡,就再也看不见那天上的佛光,几个人走起来,也就快捷了不少。

    阿吉也是一路撒欢儿前窜后跳的,显得很是兴奋。

    秦羽循着白色岩壁上的记号,很快就把许东等人到了上一次宿营的地方。

    营地是“迷你魔鬼城”居中地带,一堵形如断崖的土壁下面,土壁高度十好几米,略有些斜斜的坡度,营地在靠土壁跟下的一小块平台上,显然是上次秦羽他们在这里宿营,稍加改造过的,距离底下的道路足足有三米多高,

    平台中间,几块石头垒起的一个简易的野炊灶,灶膛里面还有几根没烧完的枯树柴头。

    上一次秦羽等人来,虽然是十几个人,但全都是大男人,看留下的痕迹,也就只搭了五六个帐篷。

    现在虽然多了两个女孩子,但是但人数少了很多,帐篷也只扎了三座,所以这块平台上倒也显得宽敞。

    安置好仅剩的两头牦牛,扎西照例是取了煤油炉子出来,点燃炉子,烧水煮饭。

    不过,胖子这家伙好事,把支撑帐篷之类的事情,丢给乔雁雪跟许东等人来做,自己却拿了一把砍刀,要去砍些树枝来,说是晚上值夜很冷,要生上一堆篝火,再说了,有火,也好防备一下那个吸血蝙蝠什么的。

    许东自然是知道胖子这家伙生篝火的目的,无非就是简单的食物吃的腻了,要做些烧烤,换换口味,不过,这时候也算是稍有闲暇,许东也就懒得去管胖子的。

    待扎西煮熟了饭,秦羽等人把帐篷支好,胖子足足弄回来好几捆柴火,看样子是准备大烤特烤一番。

    吃过饭之后,胖子捡一些枯枝放进那个简易灶膛,又到了些煤油,原本以为篝火一下子就会燃得很旺。

    想不到的是,沾了煤油的枯枝,居然并不很容易的就燃烧起来,胖子趴在地上,又是吹又是刨的弄了好大一阵,煤油都烧干了,那堆柴火依旧奄奄一息,而且,火势不大,烟倒不小。

    秦羽跟扎西两个人是只守上半夜,所以这时候不像许东等人那样早早的睡了,而是做坐在火堆一旁,看着胖子满头大汗的生火。

    过了好一阵,秦羽才说道:“我好像记得,上次在这里生火,还闹了个笑话出来……”

    胖子趴在地上,“呼呼”的对着火堆吹了两口气,这才抬头笑着问道:“秦大哥,这些柴火,看起来很干,但是湿气重,不容易燃起来,这有什么笑话可闹的?”

    秦羽回想了好一阵,这才笑着说道:“我们那个炊事员小程,就因为生个火,也跟你这样,趴在地上使劲的吹,没想到,吹着吹着,居然把自己给累趴下了。”

    “那位小程女孩子吧,生个火把自己给累趴下了,呵呵,当真好笑。”胖子笑了起来,接着又趴在地上去吹那奄奄一息的篝火。

    秦羽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小程不是女孩子,是我的兄弟,我能回去找你们来,也就是他……”

    胖子怔了怔,看秦羽那一双眼睛里的痛惜,胖子就猜到,估计,当时秦羽醒过来,在他身边已经逝去的那个手下,应该就是那位吹火吹得把自己给累趴下去的炊事员。

    这个笑话虽然好笑,但却实在是有些沉重!

    胖子也是想到这一点,这才趴在地上继续去吹火。

    秦羽沉沉的叹息了一声,这才说道:“这里是高原地带,氧气原本就不足,小程看着十几个疲惫不堪的人等着吃饭,所以……心急……就像你这样,趴在地上不停地吹……”

    “这怎么可能?”胖子停了下来,勉强笑着说道:“就算是氧气不足,也不是没有氧气啊,再说,就算是不停的吹气,也总比背着几十斤在这高原上跋涉来得轻松,对吧?”

    秦羽摇了摇头,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小王,你注意一下,别给自己累着了。”

    胖子笑着应道:“知道了秦大哥,我这又不赶时间,省得的!”

    叮嘱完胖子,秦羽站起身来,走到平台边缘,仰头看着逐渐暗黑下来的夜空,似乎在努力地回忆一些事情。

    胖子吹了一阵,篝火勉勉强强旺了一些,但是烟雾很大,熏得胖子差点儿泪流满面。

    胖子一边擦着眼睛,一边嘀咕道:“怎么就这么不容易旺起来,看来还真是氧气不足……”

    待火势再旺一点儿,烟雾也越大了一些,而且出奇的是,不知道是气流流动不足还是怎么回事,篝火生出来的烟雾,并不是如同常见的那边不多时便消失贻尽,反而是像是在平台上渐渐的堆积起来。

    不多时,就这微弱的火光,几乎都能够看到平台上有一层薄薄的烟雾,如同流水一般,从帐篷空隙之间,缓缓地流下平台。

    胖子看得有些呆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

    正在胖子发呆之时,许东猛地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准确的说,是扑了出来,身上还裹着一床毯子。

    一钻出帐篷,许东边大声呵斥道:“胖子,你烧的是什么玩意儿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个味道……”

    胖子正在发呆,被许东一喝,给吓了一大跳,赶紧站了起来,答道:“没……就是干柴啊,呃,先前还到了些煤油,没别的啊……”

    许东使劲吸了吸鼻子,又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啊胖子,你赶紧的,赶紧的把火给我灭了,这火里有问题……”

    “火里有问题……”秦羽转过身来,很是疑惑的看着许东。

    许东这边又吼又叫的,早惊动了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两个人先后钻出帐篷,走到许东身边,牟思晴极是关切的问道:“许东,怎么回事?”

    “许东,你说火里有问题……”乔雁雪盯着许东,问道。

    许东见胖子呆呆的坐在那里,不肯动手灭火,当下上前,搬起旁边一块石头,三下两下就将一堆燃得原本就不十分旺的火堆砸灭。

    随后又将还冒着烟的那些枯枝火柴头捡了起来,尽数扔下平台。

    倘若是别人这么做,别说是胖子,就算秦羽也会暗骂一声“神经病”!只是灭火的人是许东,秦羽不但没有暗骂许东是“神经病”,还恍然觉得,许东刚刚是做了一件在拯救大家的事情。

    不过,秦羽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因为在秦羽的记忆里,除了在这里宿营的时候,除了小程闹了那么个笑话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其它的、特别的事情发生。

    许东扔完了冒着烟的火柴头,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还坐在地上欲哭无泪的胖子,说道:“胖子,你差点闯下大祸了……”

    “闯祸,我会闯下什么大祸,东哥,我就想烤几串东西吃吃,我……我没吃饱啊东哥……我知道,你是害怕我考出来的东西太香,会把狼招来,对吧?我想着招儿呢……”胖子无辜的说道。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想搞点儿烧烤,但是你把狼招来,那都还是轻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些柴火里面,有一种树木,叫做……”

    还不等许东说出来,乔雁雪失声叫道:“你是说这些木材里面有‘神仙木’?”

    许东答道:“前一段时间我们在家里没事,看了一下你哥哥留下来的那些笔记,知道在喜马拉雅山脉之中,就有这种‘神仙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