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八章 危险迫近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神仙木……”胖子抓挠着脑袋:“神仙木是个什么样的玩意儿?听这名字,好像是……”

    不等胖子说完,许东打断胖子的话头:“神仙木是乔家俊的叫法,你可别想着那会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由于中西方习俗不同,乔家俊虽是华裔,但自小接受的是西方文化,在西方的观念中,很多东西是跟东方文化截然相反的。

    比如说“龙”,在东方的文化之中大多是代表威严、祥瑞,是神奇的瑞兽,但在西方,却大多认为“龙”代表残忍、狡猾,是魔鬼的化身。

    “神”这个概念,在西方,也同样并不是东方人所传说的那样,完全都是善良、仁慈、无所不能的,相反,“神”在西方人眼里,所谓的神,除了无所不能,也可能同样是凶残狡猾之辈。

    说到底,也就是西方人不同于东方人之处,在于会严格的只把好的列为“神仙”,把坏的就列为“鬼怪”。

    所以乔家俊在笔记里记载的这种‘神仙木’,在许东看来,完全应该就是“魔鬼树”才是。

    不过,无论是“神仙木”也好,还是“魔鬼树”也好,只不过是叫法上的差异,但这种树,却是有毒的树木。

    因为这种树木,平常之时,也看不出来什么特异之处,但如果是拿来烧火,它挥发出来的烟雾,里面就含有大量的有毒物质,一旦吸入烟雾吸入烟雾,轻则会出现呼吸急促,心律不齐,头晕,四肢无力等等症状,重则会发生幻听、幻视……

    其实,草木之毒,与毒蛇虫蝎一样可怕,比如说,许东跟胖子等人就知道,在海南就有一种树木,当地人叫作“见血封喉”,平日里,这种树木对人也是没有半点威胁,但是如果是人身上有伤口,而伤口处一旦沾到树上的汁液,在短短的几十秒钟之内,就会必死无疑,所以叫做“见血封喉”。

    也有传说有种叫作“七星海棠”的花树,也是剧毒无比,曾有人将其花瓣研磨成粉,混入蜡烛之中,不知情的人点燃蜡烛,在短短的一瞬之间,就被毒死。

    这乔家俊笔记里的神仙木,大约便是跟这一类的树木相同,其中含有剧烈毒性,一旦点燃烧,毒性也就随之挥发出来,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中了毒。

    乔雁雪跟许东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让胖子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想要贪图一点儿口福,还真是差点儿惹出了大祸。

    既然如此,篝火、烧烤什么的,胖子也就再不敢去想了。

    几个人身上都是穿着极保暖的防寒冲锋服,值守的时候稍微活动着,其实也并不会觉得有多冷,至于烧烤,刚刚才吃饭,也不是非吃不可。

    胖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嘿嘿”的干笑了两声,随即掉头钻进帐篷。

    倒是秦羽,听了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解释,不由自主的走到许东面前,皱着眉头,问道:“小许,这神仙木……是不是会让人失去一些记忆?”

    许东看着秦羽,稍一沉吟,便知道秦羽想问的,远远不止是神仙木会不会让人失去记忆这么简单。

    一上到这平台,许东就看到这简易的灶膛里面,有很多还没完全燃烧的火柴头,再说,秦羽又说过,他们在这里宿营,连煮饭都是烧的这些树木,这无疑是在说,秦羽跟他那其余的十几个人,应该都是大量吸入过神仙木的毒气的。

    不过,这神仙木的毒性到底如何,乃至会不会造成让人失忆,乔家俊的笔记里面倒也没有细说,只简略的描述神仙木挥发烟雾的味道,以及吸入烟雾之后会发生的症状也只是很简略地提及,到最后也就只用了“treated with caution”(谨慎对待)这样一句话,至于如何辨认这种剧毒木材,以及如何防治之类的,就根本没有。

    乔雁雪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对这种有毒的树木虽有提及,却含含糊糊没能说清楚。

    许东倒是不太在意,毕竟自己的看的,只是乔家俊的笔记,不是哪种植物或者毒物的化验分析报告。

    秦羽见许东也不知道中了神仙木之毒之后,到底会对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即又说道:“在我的记忆里,从这里之后,就变得很是抽象,直到我看见小程躺在我的身边,让我清醒过来之后……”

    许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秦羽的意思,秦羽应该是说,他们一帮人,自从离开这处宿营地之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在秦羽的记忆里面都已经很是模糊了,难怪下午的时候,胖子发现那道佛光的时候,秦羽就表现得有些怪异。

    秦羽沉吟着说道:“这一路上过来,我都一直在努力的回想,这之后,我跟我的那些兄弟们,都到底经历的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可是,我实在无法清晰地回想起来,对不起了,小许……我欠他们的,不知道怎么才能……”

    秦羽说这话,虽然没像别的人那样黯然失声,但话语里面那种自责,却不言自明,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自责,绝对不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牟思晴在一旁安慰着说道:“秦大哥也不必如此自责,我相信其他的人都吉人天相,许东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是啊,秦大哥……”许东也是宽慰道:“秦大哥既然记得小程的那个位置,我们顺着那个地方反推过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他们……”

    秦羽再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低声说道:“你们先去睡吧,待会儿还要值夜……”

    许东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再跟秦羽寒暄了两句,许东转身,要回到帐篷,却瞥见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扎西。

    扎西坐在铺了一块毡毯的地上,一直都是背对着几个人的,面对着那两座怪异的山峰的方向,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是在想些什么。

    许东忍不住走到扎西背后,笑着问道:“扎西大哥,看什么呢?”

    扎西转过头来,不过,他转头的动作有些僵硬,很是缓慢,而且,说是转头,扎西却几乎是连着身子一块儿转过来的,而且,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但这笑容很是僵硬,就像是被人生生在他脸上挤出来的一般,看着就有些恐怖。

    许东吃了一惊,叫道:“扎西大哥……”

    原本正要进到帐篷里的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人一起回过头来,问道:“许东,怎么回事?”

    “扎西大哥……”许东一伸手抓住扎西的肩膀,一边叫着,一边想要将扎西拉起来。

    扎西僵硬着笑容,动了动嘴巴,喉咙里面发出“嗬嗬”的声响,却很是微弱。

    一急之下,许东直接将异能灌注到扎西的体内,不多时,异能便在扎西体内循环一周天。

    只是许东不明白的是,扎西的体内并没什么异样,就算是血液里面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哪怕许东将异能留了少许在扎西体内,扎西的情况却依旧没什么好转,反而是脸上的笑容更加恐怖,喉咙里面的“嗬嗬”之声,也越来越响。

    很明显,这是扎西的情况在继续恶化,不受异能控制的恶化。

    这时,秦羽跟牟思晴、乔雁雪三个人也到了许东身边,一看扎西的这个情况,几个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直往下沉。

    许东将扎西抱了起来,转头对秦羽跟牟思晴等人说道:“你们先挡一阵,我去看看扎西大哥再说……”

    不等秦羽等人回答,许东抱着扎西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说道:“秦大哥、老大、雁雪,你们最好带上防毒面罩,还有,注意照明,别怕浪费电池……”

    牟思晴应了一声,回头钻进帐篷,不多时,拿了几只手电出来,乔雁雪也拿了枪,压好子弹,几个人如临大敌一般。

    许东将扎西抱回帐篷,在帐篷里的汽灯照明下,发现胖子这家伙睡得跟死猪一般,呼噜呼噜的鼾声,响个不停。

    这才多大一会儿,胖子就睡成了这样,不会也是因为中了神仙木的毒吧!许东很是有些担心,放下扎西,许东推了一下胖子。

    没想到胖子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说道:“这就该我们值夜了?我都刚刚才睡呢……”

    听胖子这么一说,即使只是迷迷糊糊的,许东也稍微放心了一些,胖子这家伙,能吃能睡,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过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何况,这几天,胖子也真是累着了。

    放下心来之后,许东再去检查扎西。

    在汽灯的照射下,许东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扎西,发现扎西的情况,比之先前,有更进一步的恶化了,脸上原本僵硬的笑容,到了这时,已经是扭曲起来,喉咙里面的“嗬嗬”之声,像是哮喘一般,听着很是刺耳。

    这是许东从来没遇到过的情况,许东想要帮忙,但一时之间却无从下手。

    焦灼之下,许东突然听到胖子迷迷糊糊的又在说梦话了。

    “秋霞……告诉你一个秘密……当然是东哥的秘密,呵呵……保证你会大吃一惊……”

    桑秋霞没在这里,自然不会大吃一惊,大吃一惊的,倒是许东——胖子这家伙以前也不是没跟许东睡在一块而过,说梦话的事情,许东却是从来没听过,怎么这会儿胖子竟然说起梦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