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一章 狼袭(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虽然不知道扎西会不会就此恢复过来,许东的心情还是稍微轻松下来,忍不住一阵好笑。

    胖子有些气急败坏,怒道:“我都差点儿断子绝孙了,你就坐在那里不过帮忙也就算了,你还好笑,你还是我的东哥么?”

    “嘿嘿,这不是还差一点儿么!”许东笑道。

    随即又说道:“好了,他现在很需要休息,你别打扰他,我还有事……”

    许东刚刚钻出帐篷,胖子在后面大声惨叫道:“哎,我说东哥,你就把他给撂在我这里了啊,我……我还怎么睡啊……”

    许东不理胖子,径直去找牟思晴。

    这时,秦羽跟乔雁雪、牟思晴三个人虽然紧张,但也没什么发现。

    听到许东过来,三个人一起回过头来。

    “怎么样?”牟思晴问道,他所关心的,自然是扎西的身体状况。

    乔雁雪却问道:“许东,有什么发现?”

    秦羽却是看着许东,有些急迫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三个人几乎是一齐发问,而且,所问的三个问题,虽然有所联系,但要许东一下子说清楚,却也不太容易。

    稍微沉吟了一下,许东只得答道:“扎西大哥应该没事了,但我不敢完全确定,不过,我的确发现了一些事情,秦大哥,你还能不能回想起来,上一次,扎西大哥应该也是跟你们一起来过这里的!”

    “啊……”牟思晴有些吃惊的啊了一声,扎西的身体状况,许东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预示着情况已经超出了想象的复杂?

    “嗯……”乔雁雪点了点头,觉得许东应该是有所发现才是。

    秦羽却微怔着“哦”了一声,扎西上次跟自己是一块儿来过的,自己怎么会半点儿印象也没有?

    只是秦羽知道自己的记忆有些模糊,对许东这么说,虽然感觉意外,却并不很吃惊,所以,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过了片刻,乔雁雪才问道:“许东,你是说,扎西大哥跟秦大哥一起来过这地方,可他自己也记不起来,对吧?”

    许东点了点头,稍微沉吟了一下,问道:“我也不是知道得很具体,只是一些大概,对了,你们能不能凭着描述,就能画出来一些形象?”

    牟思晴抬头,答道:“这个我或许能帮上一些忙,不过你弄这个干什么?”

    许东有凝重的说道:“我估计,这些形象,应该是秦大哥他们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可是我就这么说,可能会太抽象了一些,要是能够把形象画出来,或许,可以看看对秦大哥恢复那一次经历的记忆,能不能有些帮助。”

    牟思晴点了点头,在身上摸了一下,摸出来一只润唇膏,本想找一张纸出来,但是现在要涨一张画纸出来,很是困难,餐纸巾倒是找出来一盒。

    接着,许东把自己在扎西潜意识空间里面看到的那些东西一一的说了出来,让牟思晴一边听一边画。

    牟思晴的画功尚可,跟许东有很是有些默契,许东又在一旁不时指点笔误之处,不多时,第一幅图画便被牟思晴描绘出来,只是牟思晴用的,只是一只颜色浅淡的润唇膏,画得虽然形象,却没有明显的颜色。

    这第一幅画,正是许东看到扎西跟秦羽两个人,站在方尖山脚下,抬头仰望那一团橘红色佛光的图像。

    待牟思晴画完,许东从牟思晴手里接过那一幅画,又仔细看了一会儿,觉得牟思晴画得跟自己印象里的差不多。这才将这幅画递到秦羽面前,又问道:“秦大哥,你对这个情景,还有些印象吗?”

    秦羽接过,凑到手电光下,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摇着头说道:“有些印象,但不是很清晰,若有若无一样。”

    许东没有再多问,只点了点头,又让牟思晴接着开始画第二幅图画。

    第二幅图画,是许东在扎西的钱意识空间里面看到秦羽等人置身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几支手电,也是暗弱昏黄的情形。

    不过,这幅图画,对手里只有一支淡色唇膏的牟思晴来说,要画出来那种意境,就困难了许多。

    毕竟,那支润唇膏的颜色浅淡,几乎接近浅淡的玫瑰色, 再加上牟思晴带着的餐纸巾的颜色是接近淡粉,所以要再画出许东意向之中的第二幅图画,就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牟思晴也就只是在餐纸巾上画了寥寥几笔,勾勒出几束暗淡昏黄的手电光轮廓,之后便再也画不下去了。

    许东在一旁看了好一阵,突然转身,走到那个简易的灶膛里面,稍微扒拉了几下,便找出来一根火柴头,然后递给牟思晴。

    火柴头上燃烧过的木炭,原本就是黑色,牟思晴一看顿时大喜不已。

    牟思晴的画工技巧,多半也就只是停留在素描的层面上,这原本需要的最根本的就是铅笔或者木炭炭笔,这时候,许东给她这根火柴头,不正好就是一根炭笔!

    如此,一副许东意向之中黑暗中有几束手电光的图画,在牟思晴手中,几乎是一挥而就。

    乔雁雪凑过来,看着这一幅图画,却不由得皱上了眉头,这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啊!就算许东在一旁解说,说怀疑这是一副山洞里面的情形,乔雁雪也还是认为,这样的场景,毕竟太过空泛,无论是谁,只要是在晚上走路,这样的情形都会有,就算拿给秦羽看,一准儿还是不会有什么印象。

    不过,比这幅画里的形象更清楚更清晰的印象,许东不是没有,只是这个时候许东认为,凡事应该讲究个循序渐进,贸然一下子把后面那些清楚清晰但更加诡异恐怖的影像说出来,只会扰乱秦羽的思维。

    再说了,首先让牟思晴画画这些简单的东西,也有利于自己后面的表达,对牟思晴来说,也能增进更好的理解和默契。

    不过,这一幅原本乔雁雪都看不出来什么特异之处的图画,到了秦羽手里,秦羽只看一眼,顿时便沉吟起来。

    很显然,这一幅画,秦羽又是很熟悉,但却可能没法子与其他的事情联系起来。

    这对秦羽来说,就显得有些奇奥——牟思晴画出来的这些画面,就像是一个个的“点”,而且,这些“点”都是有着必然联系的,只要把这些“点”串联起来,就是自己上次的经历,但奇奥之处就在于,连秦羽自己都不知道,该拿什么去把这些点串联起来。

    或许,这对眼下这一次的行动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那毕竟是自己的一段经历,一段失去了的记忆。

    无论这段记忆是好还是坏,至少在记忆上,就不会再出现一段模糊。

    本来,许东有方法也有能力,去到秦羽的潜意识空间里面,一探究竟,或许,比现在这样做更直接更有效。

    可惜的是,许东进过扎西的潜意识空间里面,看到许多原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也就是属于扎西很私人的东西,这让许东明白,每个人其实都有着一些不该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秦羽,无论是身份或者是地位,又或者是经历,那都远非常人可比,很私人的东西,自然更是比常人多了不知多少倍,恰恰这些东西要是在许东面前的话,又不是许东不想看就能忽略过去的。

    比如说,在扎西的潜意识空间里面,有些影响,就不是许东想看到的,但是到了许东眼面前,就算是许东只瞄一眼,许东也还是知道了。

    再说了,如果许东动用用异能、本体意识,进入到秦羽的前意识空间里面,那就标志着,自己公然运用异能,这是许东一直都不愿也不敢做的事情。

    这如此种种顾虑,就让许东不愿意去采取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去弄清楚秦羽上一次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沉默了好一阵,许东才开始让牟思晴画第三幅画。

    这第三幅画,许东决定把自己看了好几遍才看清楚的那个“猫科动物”形象说出来。

    许东判断,那个“猫科动物”的形象诡异恐怖,八成是对秦羽、扎西等人发动袭击,所以导致秦羽跟扎西失去这一段的记忆。

    不过,无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许东既然来了,也没打算回避,到最后面对面的放手一搏,那都是不可能避免的事情。

    只是现在许东这么做,除了是想要帮助秦羽跟扎西恢复这一段记忆,还有就是想要知道一些细节,知道对手一些特点,总比一无所知的好。

    不过,当牟思晴把这个“猫科动物”按照许东的描述,仔细的描绘出来时,秦羽忍不住“啊”的惊叫了一声出来,看着这个“猫科动物”的画像,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秦羽这才说道:“这东西,我见过,但是只看过一眼,我好像记得,当时我的头很痛,所以只是看了一眼,而且那一样也看得很是匆忙,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这之前呢?”许东问道。

    “这之前……这之前……”秦羽喃喃的念叨着,但却总说不出这之前自己到底见过什么,经历过什么。

    见到了这个时候,秦羽都还是无法清晰地回忆起自己的那一段经历,许东叹了一口气,从扎西潜意识空间里面看到关于秦羽的东西,还算清晰的,也就只有这几个“点”了,再往后,许东看到的,也只是一片黑暗,也就是说,就算再进行下去,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

    用这个法子无法还原秦羽的记忆,许东又不愿去窥探秦羽的潜意识空间,这件事情,也就只好就此而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