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五章 那措神庙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家俊的日记里面说,法国人的第九小队,入藏的目的地,那措神庙也是其中之一,知道神仙木,那措神庙等等,也是乔家俊从第九小队遗留下来的资料中看到的。

    因为乔家俊看到的资料也是残缺不全,所以对那措神庙的记载也是极为简略,再说了,第九小队根本就没能到达过那措神庙,对那措神庙的资料,也都只是还处于探寻的最初阶段,所以,那措神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许东倒是想到魏哲海这家伙,既然能说出那措神庙,不知道他又对那措神庙知道多少。

    想了一阵,许东决定去探探魏哲海的口气。

    只是这会儿魏哲海已经睡了过去,毕竟年纪不小,又经过半夜的奔逃,再加上高原反应,到这个时候还真是疲累以极。

    许东心里好奇,自然也就不会去理会魏哲海累还是不累,直接走到魏哲海身边,“呯”的一脚踢在魏哲海身上,又冲着魏哲海的耳朵,大喝了一声:“狼来了……”

    魏哲海像根弹簧似的,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二话不说,抱着脑袋就要跑。

    许东一把拽住魏哲海,笑道:“魏叔,逗你呢,这么不经吓?”

    魏哲海挣扎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瞪着眼睛,怒道:“小许,你知道魏叔我年纪大了,还吓我……”

    许东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魏叔,不过我有件要紧的事,想要问问魏叔你。”

    魏哲海打了个呵欠,摇着头,说道:“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你魏叔这会儿乏得紧,先让我睡会儿……”

    许东只拽着魏哲海,笑着说道:“魏叔,跟我说说那措神庙的事?”

    “那措神庙?”魏哲海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儿,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那个,小许,这事儿两句话三句话一下子也说不清楚,再说,你魏叔我年纪不是大了吗?我这一累,好多的东西也就记不起来了……”

    许东笑了笑,伸手在魏哲海的肩上轻轻一按,将魏哲海按得坐到地上,随即笑着说到:“魏叔,你可是答应过要补偿我的弹药的,嘿嘿,也不贵,五千块一发子弹,刚才我也就才用了一百来发子弹……”

    魏哲海脸上一黑,争辩道:“你那什么子弹,要五千块一发,你以为是导弹啊。”

    许东依旧笑嘻嘻的说道:“魏叔你我是熟人,给你打个折,补我四十万也就差不多了,要不然,可就是欠我一个四条命的大人情了。”

    “这……”魏哲海黑着脸,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小许,咱叔侄两个谁跟谁啊,嘿嘿,你救了老叔我一命,叔我记在心里,只要你能保证我一路上的安全,到了地儿,我保证给你三成财物,叔说话算数。”

    许东笑了笑:“叔你不肯说是吧,呵呵,你知道我这人也不怎么看重财物,但别人欠我的,那是债!”

    “哎,我说小许,我说给你三成,三成是多少?还抵不上你四十万!”魏哲海的脸,黑了一阵,又挤成一张苦瓜皮。

    “哼哼……”许东笑着哼了两声,说道:“魏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不想告诉我是吧,好,那我就好好的跟你说说,你这几个人,连几头狼都对付不了,能顺顺顺当当的到达那措神庙,呵呵,你逗我呢!”

    “再说了,魏叔你能进入那措神庙,我就不能?到了那措神庙里面,谁谁谁拿几成财物,魏叔你说了还能算数,哼哼,我看有人根本就没那个意思,信不信由你,魏叔你要不说,也没关系,明天一早,咱们大道朝天……”

    魏哲海心里一慌,立刻叫道:“不要啊小许,你知道,我们刚刚丢了所有的器具,你要是丢下魏叔我,这不是眼睁睁看着你魏叔我去死么?”

    许东笑了笑,却不答话,还摆出一副话已至此,不说拉倒的架势,转身要走。

    魏哲海有些急了,赶紧拽住许东,说道:“小许……小许……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许东转过身来,笑道:“魏叔你肯说了?”

    “小许,你看这样行不行……”魏哲海眼珠子转了几转:“那措神庙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说,不过……”

    不等魏哲海说下去,许东淡淡的一笑,摇着头说道:“没有‘不过’,我不会跟你讨价还价的。”

    魏哲海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哀声说道:“小许,我是知道那措神庙的凶险,可你看魏叔我也是一把老骨头,混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就指着做这一回,攒些本钱,以后就回家踏踏实实的过日子,魏叔我求你了,行不?”

    见魏哲海这么一求,许东忍不住心下一软,当下说道:“魏叔,你的事不是我不想管,可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那叫坦诚相见,如果魏叔老是藏着掖着,我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了啊,别的不说,这样子的话,我自己的兄弟那一关,就过不了。”

    魏哲海也知道胖子跟牟思晴等人对自己的态度,真要是不拿点儿什么出来,就算许东不说,胖子等人也会不待见自己,就更不用说秦羽了。

    想了好一阵之后,魏哲海才说道:“小许,你也知道,你魏叔我没什么本事,你想要的,是我能活到现在的我唯一资本,我还得要活下去,还得要……”

    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许东知道魏哲海说的都是事实,也很是同情魏哲海这样一个本身没什么实力的小人物。

    ——在任何危险面前,都得依靠别人,自己没有半点儿能力,偏偏却又无时不刻想要算计着别人的小人物。

    这样的人,每次自以为无比得计,但每一次都是血本无归。

    过了好一阵,许东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魏叔,话已至此,我要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你好好的想想吧,什么时候愿意跟我说了,你再来找我吧。”

    说罢,许东真的就要走。

    只是魏哲海哀求着说道:“小许,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不等许东说话,魏哲海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在第一次跟来哥来这里之前,魏哲海并不知道那个地方就是那措神庙,在侥幸跟来哥两个人逃了回去之后,魏哲海放心不下那措神庙里的宝藏,这才特意凑了些钱,重又去找来哥商量,只是来哥被那措神庙吓得破了胆,又小赚了一笔,又从魏哲海手里得了些钱,便告诉魏哲海,一些资料。

    据来哥说,那措神庙,是一处传说里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门户,至于通往什么地方,无人知晓,不过,据传说,每个人都是光溜溜的来,要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也须得光溜溜的去,否则,便会被守护通道的恶神拘逮。

    之所以那措神庙里面宝藏无数,那都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人,在进入之前,抛弃下来的不舍之物。

    不过,在魏哲海看来,那措神庙,不外乎是一处机关密布,让人寸步难行的藏宝之地,至于说到什么恶神之类的,魏哲海自然不会相信。

    正在魏哲海打算再次来那措神庙之际,也就是上次去找许东准备合伙的时候,魏哲海打听到秦羽先他来了这里,本来这让魏哲海很是有些失望,担心秦羽会抢先将那措神庙里的机关尽数破解,把里面的财物囊括一空,但让魏哲海没想到的是,随即却发现秦羽也是铩羽而归,所以这才不顾一切的跟了过来。

    至于说到常乐,那完全是个巧遇,因为魏哲海知道常乐就是秦羽的兄弟。

    因为跟着来哥一起,魏哲海他们也只到过那措神庙的外围,所知道所碰见的,实在是非常有限,见到常乐,魏哲海便想要从常乐嘴里掏一些更详细的资料,谁知道常乐迷迷糊糊的也是说不清楚,带着常乐,是魏哲海知道常乐身手不错,关键时候可以用来保自己的命而已。

    许东仔细的回味了一下魏哲海的话,觉得魏哲海说的不尽不实,至少就有两个破绽之处,神话传说也就不说了,但关于那措神庙的位置及传说,那个土爬子来哥,又是从何知道的?

    其次,那措神庙的外围,到底什么样的,魏哲海等人究竟有遇到过什么,这些,魏哲海都是只字不提,这不很是可疑么?

    见许东揪着这两点继续逼问,魏哲海苦笑着说道:“来哥怎么知道那措神庙位置的,我真不晓得,但他是土爬子,没准儿从那座古墓找出来的线索也说不一定,至于神庙外面有什么,我只能说,我们一进到那个地方,便下起了一场暴风雪,朦朦胧胧的,周围环境都看不清……”

    “何况,来哥他们下手,也只让我留守营地,根本不让我参与,偏偏来哥他们又相信什么鸡鸣灯灭不摸金那一套,我哪里能去知道得更多?”

    见魏哲海再也不肯多说,许东不由得笑了一下,说道:“你还是好自为之吧,现在秦大哥不记得常乐是他手下,有朝一日,秦大哥回想起来,保不准要找你晦气……”

    “我可以对天发誓,常乐虽然浑浑噩噩的,我绝对没亏待过他……”魏哲海有些发急,赶紧对天发了个誓:“要是我有半点儿假话,叫我今生今世,这把老骨头客死异乡,落叶不得归根……”

    落叶归根,这几乎是每个人根深蒂固的观念,现在魏哲海居然跟许东发下这样的誓言,想来也是被逼得急了,还有一个恐怕就是知道秦羽实在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