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六章 神庙入口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不由得再次暗自叹息了一声,再也不去纠缠魏哲海,不过,这一夜,许东反而再也睡不着。

    魏哲海跟乔家俊知道那措神庙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只是秦羽又是从何知道这个地方的,还有,秦羽到那措神庙来,绝对不会是为了那些财物,也不像是为了那种含有奇特抗衰老素的花,他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那措神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又是怎么回事,许东道也很是想要一探究竟。

    这些问题萦绕在许东的心里,所以,这一夜,许东在也没了睡意,好在这一夜狼群再也没来袭击,一群人倒是平平安安的熬到了天明。

    天刚刚亮,胖子就起来,原本每天都是扎西做饭的,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胖子也就只是端碗吃饭,只是今天早上,扎西还是起不来,胖子不得已顶上大厨的位置。

    许东去看了一下扎西,想不到的是,扎西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忘记的事情竟然更多了,甚至都差点儿没能认出许东来。

    许东知道,这是自己贸然进入扎西的意识空间,异能给他带来的副作用,所以许东很是有些歉然,不过这异能给意识空间带来的刺激,许东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不过,这也让许东知道,异能对自己的确是个好东西,对别人的伤病也有着很好的治疗效果,但对别人的潜意识空间,却也不能轻易进入,一个不好,便会对别人造成莫大的伤害。

    吃饭的时候,胖子又是不待见魏哲海,变着法子嘲讽他。

    不过,许东倒是呵斥了胖子一顿,要胖子别再为难魏哲海。

    只是陶子跟老万两个人,很是有些讨厌,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眼珠子盯着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就不肯挪开。

    在陶子一次想要对乔雁雪动手动加的时候,许东很是不忿,立刻出手制止,还沉着脸告诫他们两个人说,只要敢打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的注意,许东一定会割下他们两个的祸根,丢出去喂狼!

    秦羽也看出来陶子跟老万两个人的讨厌之处,皱着眉头,对两个人极是冷淡。

    常乐半句话也没多说,但看得出来,他也很是反感陶子跟老万两个人的行为,不过,常乐明白,许东恐怕不是陶子跟老万两个人对付得了的,就算要教训陶子跟老万两个人,也还轮不到他出手。

    吃过早饭之后,两帮人一齐开始往最后的目的地进发,

    扎西依旧照顾两头牦牛,走在队伍中间,常乐记不得秦羽,倒是跟扎西很亲近,一路上帮扎西照料着仅剩的两头牦牛。

    许东、胖子、牟思晴、乔雁雪四个人走在一块儿,避开其他人,跟牟思晴等人说起常乐跟秦羽的关系,以及魏哲海昨天晚上许下的誓言。

    魏哲海缠着秦羽不放,两个人走在最前头带路,一路上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陶子跟老万两个人落到扎西跟常乐两个人后面,不是发出一阵嘿嘿的低笑,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是在背地里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下流事情。

    因为一行人是昨天晚上到达“迷你魔鬼城”的,今天走得又早,不到中午时分,一行人便穿过了“迷你魔鬼城”,再往前走不到一个小时,便是那两座怪异的山峰脚下。

    不过,一行人刚刚走出魔鬼城,没来由的便刮起一阵雪风,狂风里,携带着冰粒颗儿,打在人脸上麻沙沙的发痛,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风雪之中,能见度也变得非常低,就算运足目力,也难以看到十米之外。

    还不等许东吩咐,魏哲海倒是回过头来,拿了一卷绳子,让每个人都系上,免得在风雪之中走散。

    能见度不高的经历,许东等人也经历过好几次,倒也不把这点儿风雪放在眼里,只是等几个人系好了绳子,再往前走的时候,地上已经积了寸许厚的积雪,使道路变得溜滑不已。

    所幸的是是个人都穿在一根绳子上,中间又有两头牦牛,即使有一个人摔倒,也不至于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一行人盯着风雪,跌跌撞撞的走到那两座怪异的山峰脚下,却已经没法子再看到身份的全貌了。

    不过奇怪得很,即使漫天风雪,几个人依旧发现黑沉沉的阴云风雪之中,头顶上依旧有一团红光在闪烁,使得几个人周围都是一片微红。

    这情景很是怪异,如同置身在血雪之中,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些心惊肉跳。

    秦羽跟魏哲海两个人解开绳索,在雪地里寻找了好一阵,这才找到一块顶端边角尖锐如同大**的石头。

    许东细看了一下这块大石头,石头很高,少说也有两三米,宽度在估计都在两米左右,却并不很厚,在许东看来,这原本应该是一块巨大的石碑。

    只是这块石碑,从右边顶端,斜掠而下,直至左边一米多的高度,斜斜的不见了一半,剩下的石碑仿若一块竖立的三角尖刺,尖角锐利,像是被斧头硬生生劈去一块,使得许东只看一眼,心里便不由一抖。

    只不过,这块石碑上,见不到任何花纹或者符号,也看不见底座之类的东西,仿若天生一般,孤零零的矗立在雪地里。

    血红色的雪,如同削去一块的石碑,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恐怖。

    秦羽跟魏哲海两个人盯着石碑看了好一阵,这才开始向石碑左边走去。

    两个人的走法都有些奇怪,不像是在走,反而像是在量,用脚步丈量雪地!

    事实上,秦羽跟魏哲海两个人的确是在丈量,一步一步的,一直走出二十五步。

    秦羽身材高大,每一步伐,几乎长达七十公分,走完二十五步,就已经到了许东等人视线之外。

    许东跟胖子等人害怕秦羽会有闪失,赶紧跟了过去,只是追上秦羽之后,许东更是吃惊。

    就在秦羽面前,平着躺着一块石头,很是锐利的三角形,很显然这就是二十五步之外的那块石碑山掉下来的另一部分。

    让许东实在吃惊不已的是,这块残缺的石碑,风化迹象并不明显,但是断面光滑整齐,但哪怕是微小的尖端,都没有一丝损坏,依然锋利得像是一把尖锥。

    “这是被砍断的……”秦羽看着这块残缺的石碑,沉声说道。

    “被砍断的……”胖子失声叫了起来,只是一张嘴,便被灌了一嘴的冷风和雪粒子。

    许东略略转头,避开迎面的狂风,低声答道:“可是这是什么力量……”

    要知道,这一块石碑,少说也有上十吨,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砍成两块不说,被砍掉的一块,还掉到二十五步远近,这力量之巨,兵器之利,当真也是恐怖之极了。

    魏哲海在一旁看了一阵,说道:“我们的方向没错,接下来,就是要找到入口。”

    秦羽瞥了一眼魏哲海,又是怔怔的看了一眼这块残缺的石碑,这才说道:“当日,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在块石碑边上,小程……小程就躺在这块石碑上面……”

    见秦羽并不急于寻找入口,魏哲海也说道:“当日,我就是被来哥安排在这里,等候他们的。”

    常乐盯着这块残存的石碑,呆呆的出神,一下子像是想起了些什么,但却又无法想得具体,不多时,便又抱着脑袋,一脸痛苦,不多时便摇摇欲坠。

    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赶紧将常乐扶住,还拿了几片止痛药,喂给常乐。

    到了这时,陶子跟老万两个人立刻就露出了土爬子的本性,一个把手表上的指南针当成罗盘,嘴里嘀嘀咕咕的念诵着寻龙点穴的口决,一个拿着路上捡来的一根枯树枝,当成洛阳铲,不住的刨开积雪,想来,两个人是要寻找那措神庙的入口。

    只是秦羽看着残存的石碑,神色木然,像是在凭吊小程,又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站在那里,任凭狂风暴雪的吹打,一动也不动。

    许东不敢打扰秦羽,当下跟胖子两个去看常乐,常乐吃了牟思晴的止疼药,一时半刻却没什么太大的效果,许东跟胖子不得已拿了帐篷出来,垫在地上,让常乐暂时躺在上面。

    魏哲海却是等得有些不大耐烦,跑过来看了一阵常乐,见插不上话,又跑过去跟陶子、老万他们两个搅在一块儿。

    不多时,他们三个人便在许东等人视线里消失,不过,估计他们也走不了多远,毕竟视线所及,也就不过是十来米的距离,超过这个范围,实现便被风雪所阻。

    扎西牵着两头牦牛,站立在距离许东等人几米远的地方,神色有些惊悚,估计是被风雪和怪异的石碑吓到了,倒真像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一般。

    不过,许东心里却是清楚得很,因为自己侵入扎西的潜意识空间,使得扎西将来过这里的记忆,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许东也不知道忘却了这段记忆,对扎西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许东很是自责。

    记忆,对于每个人来说,无论好或者坏,都绝对是私有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抹去别人的记忆,但是许东却侵入到扎西的潜意识空间,算得上是强行抹去了扎西这一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