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七章 从头开始
一本读|WwんW.『yb→du→.co
    等常乐的头痛稍微减轻一些,秦羽也回过神来。

    秦羽走到许东等人面前,看了一眼常乐,微微怔了怔,好像突然之间想起常乐跟自己也很熟悉一般,不过,熟悉到什么地步,秦羽却依旧不是很清楚。

    “他怎么样?”秦羽问道。

    “我……我还撑得住……”常乐勉强答道。

    “要是撑不住的话,你就在这里留守。”秦羽说道。

    常乐摇了摇头:“我丢失了的东西,我得自己去把它找回来。”

    秦羽点了点头,又对许东说道:“我也丢失了很多的东西,但我知道,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但现在我们只能从头开始。”

    许东知道秦羽的意思,秦羽虽然来过这里,但这一部分的记忆却已经模糊甚至消失,对现在的几个人没有任何帮助,现在,许东等人只能从头开始,从头做起。

    这时,魏哲海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老远就大叫着:“我们找到路了……我们找到路了……”

    秦羽转头看了一眼魏哲海,随即对扎西说道:“扎西兄弟,接下来是我们的事情,你就在这里留守,照顾牦牛……”

    扎西沉默了一阵,最终点了点头,说道:“也好,秦老板你放心,我会一直等到你们出来,跟你们一块儿回去。”

    许东吁了一口气,扎西留守,也就是放弃了要寻找那一段记忆的可能,不过这也好,毕竟前面的道路凶险莫测,而扎西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失去那一段记忆,好过保留一些常人不能接受的痛苦。

    许东等人给扎西留下足够的燃料、食物、御寒的帐篷等等物资,这才跟随秦羽,去找神庙的入口。

    只是魏哲海跟在后面,不住的说道:“小许,我们找到一个盗洞,是上次来个他们留下的……”

    秦羽很是有些不屑,即使是盗洞,也不是自己发现的,跟在别人后面,一向都是秦羽不肯做的事情,再说,秦羽依稀记得,神庙入口,应该就在残存的石碑不远的前面。

    魏哲海见秦羽不肯跟着去钻盗洞,又是心急又是无奈,想了好一阵,居然掉过头去,再次去找陶子跟老万两个人去钻盗洞。

    秦羽带着许东等人,在残存的两块石碑中间,找了一个中间点,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依旧是用脚步丈量,不过这一次丈量,并不是直线距离,而是曲曲折折,忽左忽右。

    不多时,许东发现秦羽便走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只是秦羽却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再往前走,立刻就会掉下悬崖。

    这可把许东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拉住秦羽。

    只是许东将秦羽拉住了,常乐到悬崖边上,只看了一眼这堵悬崖,随即纵身跳了下去。

    “常大哥……”

    “老常……”

    “常乐……”

    牟思晴、胖子、乔雁雪等人无不大叫了起来。

    只是几个人叫声刚停,悬崖底下便传来常乐的声音:“下来吧……”

    听见常乐还活着,许东看了一眼秦羽,眼里满是疑惑,这看不到底的悬崖,其实并不高?

    秦羽摇了摇头,但随即有点了点头,然后又轻轻推开许东,大踏步上前。

    只一瞬间,秦羽的身影也消失在悬崖边上。

    胖子紧张得拉着许东,低声道:“东哥,这跳下去,真摔不死人?”

    许东看了一眼胖子、牟思晴、跟乔雁雪三人,苦笑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啊!

    不过,常乐跟秦羽都跳下去了,许东也只能往下跳。

    胖子等人稍一犹豫,秦羽又在下面说道:“小许,你们下来的时候小心些,这里地面很滑,别摔着了……”

    许东不再犹豫,一把拉了胖子,又转头对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也拉在一起……”

    说着,一拉胖子,两个人几乎都是闭着眼睛一起纵身跳下悬崖。

    许东只感觉到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狂风灌得差点都不能呼吸,明显就是坠落的的感觉,只是这感觉也就只有一瞬间,一瞬之后,许东只感觉到脚下稍微一震,所有的下坠、狂风灌得不能呼吸等等感觉,立刻就消失得干干净。

    许东睁开眼来,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已经足踏实地了,而秦羽、常乐两个人就站立在你自己跟胖子两三步远的地方!

    只是立足之处的整个空间依旧朦胧迷离,十米之外都看不清楚,不知道这片地方到底有多大,对面有是什么样的地形。

    许东抬头,去看头顶,却发现头顶黑沉沉的一片,身后不远,就是一片黝黑的悬崖,崖壁高耸,直插黑沉沉天空。

    偏偏许东眼睛一花,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便已经稳稳当当的站在自己跟胖子两个人身前。

    以至于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如何从天而降,又是如何脚踏实地,许东都没能看清楚。

    直到这时,胖子才睁开眼睛,但依旧紧紧拽着许东,问道:“东哥,死的活的?”

    许东不答,秦羽却说道:“都到齐了,走吧……”

    胖子一边走,一边问道:“谁知道我们是怎么下来的?”

    只是谁都有疑惑,但谁谁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松的就下来了,所以谁都是一副“你问我我问谁去”的表情。

    见没人回答问话,胖子不由得皱着眉头,嘀咕着说道:“障眼法,一定是障眼法,让人看着很高,但实际上根本就没多高……”

    只是无论胖子如何嘀咕,依旧没人跟他搭腔。

    秦羽跟常乐两个人顺着悬崖往左边走了一段,大约二十来米的距离,两个人竟然一起停下,前面又是一堵悬崖,堵住去路。

    秦羽跟常乐两个人都是一脸迷茫,好像记忆之中,这里应该就是那措神庙的正式入口,可现实却并非如此。

    那种错愕和诧异,足以让人迷茫。

    许东看着面前的绝壁,不由得问道:“入口是在崖壁上还是……”

    许东这么问,无非也是知道有些建筑,根本就是依山而建,或者根本就是在山体上凿建出来的。

    所以,神庙入口在山体岩壁上,也就理所当然。

    只是秦羽摇了摇头,实在是记不清楚了,常乐回忆了好一阵,才说道:“地上!”

    “地上?”胖子诧异的问道。

    常乐一脸迷茫,又摇了摇头,应该是不敢确定。

    许东微一沉吟,立刻说道:“老大、雁雪、胖子,我们找找看,记住,别散的太开……”

    牟思晴她们三个人点了点头,当下分四个方向散开,检查地面。

    只是几个人视线距离只有十来米,不敢散得太开,几分钟之后,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检查了个遍,却没有任何发现。

    转了一圈,几个人又聚在一起,胖子问道:“秦大哥,你是不是记错了?”

    只是胖子这么一问,许东等人都不由得白了胖子一眼,秦羽要是还能记得,至少也就用不着让大家来找了。

    沉吟了一阵,许东掏出一卷绳子,又取了一把冰镐,将冰镐插到地上,把绳子一头系在冰镐柄上,然后放开绳子。

    牟思晴一看,就知道许东的用意——只要每个人将绳子的另一头拴在腰上,能够搜寻的距离,就是绳子的长度,而且也不会担心走散。

    许东拿出来这条绳子,长度少说也有五十来米,以冰镐为中心的话,足足可以搜寻半径五十米的面积,这已经是一个分厂巨大的面积了。

    而且许东为了加快搜寻的速度,把每一个人都分配到绳子上,然后才以冰镐为中心点,开始搜寻起来。

    然而,一个圈转完,几个人再次聚合时,除了秦羽跟胖子两个人,在距离悬崖三十来米的敌方,各捡到一样东西之外,其余的人都是一无所获,就跟不用说发现神庙的入口了。

    秦羽捡到的是一个背包,不过,背包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但是秦羽很自信地说,这个背包就是上次自己那帮人遗留在这里的。

    胖子捡到的是一把藏式砍刀,刀身寒光逼人,但像是被人拿来砍过粗粝的石头一般,刃口上的缺口密布,崩得就像锯齿似的。

    银丝镶嵌的刀把却很精致,想来这把刀的主人是个爱刀之人,刀把前不到一寸处,还镌刻着“洪泉”两个楷体字,字体有豆子般大小,一笔一划都很是清晰,显得刚劲有力。

    秦羽见到这把砍刀,脸上神色瞬间数变,洪泉,正是这把刀的主人,也是秦羽的一个兄弟!

    在秦羽的记忆之中,洪泉当真是个爱刀如命的人,洪泉的刀,从来不肯轻易示人,秦羽还记得,有次缺了柴火,洪泉宁肯用石头去砸树木,也不肯动用他的刀子。

    但是现在,洪泉这把刀,被砍得成了锯子似的不说,还被丢弃在这里。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洪泉经过一番力战之后,已经遭遇不测!

    而这一点,正是秦羽神色数变的原因。

    小程已经为自己失去了生命,自己千辛万苦搬来救兵,等待救援的人却已经遭遇不测,秦羽无论如何也是不想去接受的。

    牟思晴安慰道:“秦大哥,只是见到一把刀,其实也证明不了什么,只要我们赶紧找到入口,他们应该是还有一线希望的……”

    常乐怔怔的看着洪泉的刀,不由得捧着脑袋,痛苦的叫了起来。

    到了现在,常乐终于知道自己的那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他有几个兄弟,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明,他必须去找到他们,拯救他们,这个洪泉,也是常乐的兄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