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五章 他们到过这里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出来,呸呸的吐了两口唾沫,见到许东,也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东哥,你过来了……”

    而且,嘴里这样问着,眼睛还不住的去扫视街道两边的房屋,甚至连许东怎么样脱险的都不去问一句。

    许东也笑着应了一句,不过,许东对胖子手里得东西很是好奇,忍不住问道:“胖子,你拿着的,什么地方找到的?”

    一说起这个,胖子很是有些不忿,骂骂咧咧的说道:“奶奶的,又被人抢了先,这里原本应该是财宝堆积如山,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不知道是被谁抢了先,哼,就留下这一破口袋……”

    “给我看看……”许东很是好奇的说道。

    胖子随手将手上的东西扔给许东,又说道:“东哥,能有多久的喘息时间?”

    看样子,如果时间能够稍微久一点儿的话,胖子还可以再去找找别的房屋,看看先来的人有什么遗漏也好。

    许东摇了摇头,外面的那猫科动物,一只逃跑,但没准儿会杀个回马枪过来,一只被自己打得陷进沙子,自己却不知道它是死是活,再说了,到了这茫茫沙海里的古城,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出路在什么地方暂且不说,一直以来,自己要救援的那些人可是半个人影都没见着,自己这帮人哪来富裕的时间。

    乔雁雪笑着说道:“胖子,别去了,就算找到一座金山,你还能背得回去?”

    许东懒得去跟胖子解释什么,仔细的去看胖子找到这个口袋。

    准确的说,这是一只质量上乘的登山背包,跟许东等人身上背的差不多,这种被包容量很大,如果背得起的话,能装下的东西,足足能够支撑一个人野外作业达到二十天左右。

    许东看了一阵,却摇了摇头,说道:“这应该不是秦大哥的手下用过的背包。”

    牟思晴有些诧异,这地方,除了秦羽以及他的手下来过,还有谁也来过,难不成是魏哲海跟来哥他们?

    许东微微点头:“魏哲海一直都只说他跟来哥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只是在外面留守,但是他根本没跟我们说实话,这只包,应该就是他的。”

    “何以见得?”牟思晴诧然问道。

    何以见得,许东自然知道,这只包上面残留的气息,跟魏哲海身上的气息是一模一样的,绝对错不了。

    不过,回答牟思晴的时候,许东却只是说道:“老大,你忘了,我的鼻子能嗅到各种各样的气息!这只包上的气息,就是魏哲海的。”

    没想到牟思晴脸上更是诧然,既然魏哲海也到过这里,他为什么没有像秦羽、常乐、扎西他们一样失去记忆!难不成魏哲海有防范之策?

    许东将魏哲海的背包扔到地上,却说道:“不,应该说还有一个人也没失去记忆……”

    “来哥……”乔雁雪在一旁插了一句话。

    “不错!”许东沉吟着说道:“来哥是专业的土爬子,而且又知道这里,这说明来个这个人不简单,我甚至怀疑,来哥到我们店里去卖那块青铜牌,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哼!”胖子哼了一声,说道:“阴谋也好,阳谋也罢,待再次见到魏哲海,别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一顿暴打,然后再跟他问话,省得他推三阻四不老实……”

    牟思晴却摇了摇头,说道:“魏哲海会不会说的是来哥让他在这里留守?而不是在扎西现在留守的地方?”

    “天晓得!”胖子嘀咕了一句。

    许东叹了一口气,魏哲海有个空了的背包遗留在这里,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如果不是魏哲海来过这里,他的背包又怎么会遗落在其中一栋屋子里面?

    不过,这时,许东最想要弄清楚的是,魏哲海他们到底是如何避开雪狼、猫科动物,而且还能不失去记忆!以及最后是怎么走出去的,这些,才是许东最关心的事情。

    毕竟魏哲海没有许东这样的异能,按照魏哲海所说,也只有四个人,按照常理来说,别说是那猫科动物,就算是那一群雪狼,就已经住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可魏哲海他们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最少魏哲海跟来哥两个人是全身而退的。

    要知道,能弄清楚这一点,牟思晴、胖子、乔雁雪三个人的安全,才能让许东放下心来。

    见许东沉吟不语,胖子突然又嘣了一句:“东哥,你的鼻子不是很灵光么?来来来,你好好闻闻这包上的味道,然后顺着走,不就立马就万事大吉了!”

    许东脸上一沉,自己也曾经想到过,既然魏哲海他们来过这里,无论如何也会留下一些气息,自己只要能找到这些气息,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

    可是,这里的气息,除了魏哲海留下的这个背包上面有些微弱的气息之外,其他的地方,无论是街道上还是房屋上,都看不出来。

    估计这是因为魏哲海等人来过的时间太久,再加上这里面应该不时有猫科动物,或者雪狼穿梭,魏哲海他们的气息,早就被湮灭其中了。

    许东就用这个理由去敷衍胖子几句,不过,只不过把自己能看到的“气息”,说成是“味道”而已。

    耽误了这一阵,牟思晴沉吟着说道:“接下来,我们怎么走?”

    原本许东让牟思晴等人到这座石塔下面来等着,是预计斗不过那两头猫科动物,为了不致走散,所以找了一处醒目的建筑物作为汇合点,到了这时候,几个人已经汇合了,所需要的,是立刻进行下一步。

    只是许东忽然想到,来哥不是在铺子里面卖给李四眼一个八角青铜牌么,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东西,要是能找到青铜牌原来的位置,是不是就能推测出来哥他们走过的路线?

    胖子叫道:“对啊,我们怎么都没想起这一茬儿?快快找找……”

    叫着,胖子又要转头去街道上那些房屋里面去找。

    只是许东微微一皱,说道:“李叔说过,那八角青铜牌,应该是作为祭祀礼器的用品,这座城池里面应该有个祭祀的场所。”

    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一齐回头去看身后不到五十米的那座石塔。

    直到这时,胖子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笑道:“瞧我这脑子,放着的西瓜不去拿,却专门屁颠儿屁颠儿的去搜芝麻,嘿嘿……”

    许东自然明白胖子的意思,看了一眼塔顶上放着微光的地方,没好气的说道:“胖子,你想都别想,我们不是冲着那个来的。”

    没想到牟思晴倒是笑了笑,说道:“若是胖子你不怕累赘,能将拿东西带出去,倒也是好事一件!”

    许东一边带头往石塔那边走,一边奇怪的说道:“老大,这回你怎么转性子,胖子干这事,你还支持起来。”

    牟思晴跟在许东身后,“吃吃”的笑道:“反正打那东西注意的,又不是胖子一个人,谁拿还不是一样啊!”

    乔雁雪脑子转得快,微一沉吟,也是笑道:“牟姐姐说得对,反正魏哲海他们都来过了,胖子也不妨去看看……”

    胖子回过味儿来,不由得大失所望,那石塔上能发光的东西,要是能拿得走,恐怕魏哲海跟来哥他们早就拿走了,哪里还轮得到胖子来觊觎!

    失望了一阵,胖子又嘿嘿一笑,几步追上许东,涎着脸说道:“魏哲海那老小子拿不走,不是有东哥你么,东哥你是什么人,别说那小小的发光之物,就算再难弄的东西,东哥也不在话下,对吧?”

    许东回过头来,正色说道:“胖子,你知道我们这一趟的任务是什么,眼下,我们还什么线索也没有,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注意力放到这些身外之物上面。”

    胖子涎着脸,说道:“东哥,这东西可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见到的好东西,你可得帮我……”

    见胖子一味苦求,许东只得答道:“那也得去看看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带走我才能帮你啊!”

    胖子怔了怔,过了好片刻,这才喜道:“那是那是,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先谢过东哥了。”

    说话间,几个人到了石塔跟前,只见这座石塔甚是宏伟,每一层都足有一丈来高,足足有九层之高。

    塔身以及飞檐都是黑黝黝的一种颜色,看样子,用的材料全部都是石头,这让这座石塔看起来更加古拙肃穆。

    这座石塔一共八个面,每个面都有一道门洞,不过,除了许东等人面对的这道门洞是打开着的之外,其余方向的门洞,都是紧紧地关着,每道门上都还挂着一道巨大的铁锁。

    如果是魏哲海他们来过这里,进入石塔的道路,应该就是面对着街道这一道被打开的门。

    许东不敢就此贸然进入,带着牟思晴等人围着石塔转了一转,这才发现,这座石塔的每一道门的门楣上,都有一块牌子,那些牌子,跟来哥卖到铺子里的那块青铜牌,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之处,就只有青铜牌上的花纹。

    “那应该是八卦符号……”乔雁雪低声跟许东说道。

    许东从乾坤袋里把那一块青铜牌掏了出来,看了好一阵,这才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只是现在知道这玩意儿是八卦符号其中的一个,许东也只有摇头——对于八卦、五行之类的东西,许东也仅仅只是仅闻其名,却从来没去深究过,关键两个字“没空”!以前读书的时候没空顾及这一类的课外读物,不读书了,事情更多,更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