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六章 又是幻境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皱着眉头,说道:“我以前看过几本关于八卦的理论书籍,其中最基本的东西是说,所谓八卦,即是八个方位,用乾、坤、兑、离、震、宫、坎、艮八个字,表示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

    胖子在一旁嘟囔道:“这个里面,天地混沌,南北不分,谁知道东西南北啊!”

    许东皱着眉头,低喝道:“胖子,别打岔……”

    乔雁雪现在说的,应该就是对这座八角形石塔的解读,据许东所知,但凡沾上八卦五行之类的东西,必定是极为厉害,虽然平日里没刻意去钻研八卦之类,但是诸如诸葛亮的八卦阵,那都是神乎其神的东西。

    许东不得不小心听着,以备不时之需。

    乔雁雪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石塔,也是依据八卦阵势排列的,按照奇门八卦阵势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来哥如果是真正的盗墓高手,就一定会选择正东‘生门’进,可以往西南的‘休门’出来。”

    胖子这家伙在一旁听得头都有些大了,忍不住打岔说道:“说到阵势,这个我懂,《杨家将》里不就有什么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象八卦阵,五……穆家大姑娘挂帅,还大破过天门阵呢,东哥你想知道那种阵法?”

    许东有些恼怒地瞪了胖子一眼,而且哪一种阵法也不想知道,因为别看胖子说的头头是道,他知道的,全都是电影电视里看来的,真要他说,也全是上不沾天下不着地,鸡毛满天飞,还不如不去听得好。

    乔雁雪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我估计这个石塔里面,恐怕并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八卦阵……”

    “啊……”许东有些吃惊,八卦阵都足以让人闻名丧胆了,还有其他的夹杂在里面!

    乔阿姨你学沉吟个好一会儿,才说道:“其实,奇门八卦,也就是奇门遁甲,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一门秘术学问,在古代的中国,它被称为帝王之学,其中奥秘是极端守秘的,不得泄露于外人,如果一般人盗用,一经发现者斩首勿论,所以它可以说是秘传中的秘传, 因此,历代传承,都是师父只亲口传授弟子,单线传下来,到现在,能了解它的人非常少。”

    “这奇门八卦,所包含的理数奇门,法术奇门两种,再分又可以分为日、月、星三奇;所谓门,也就是先前所说过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方位!又有隐藏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等,总的来说,奇门八卦之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集之大成的帝王之学。”

    “在中国古代,深谙其中玄妙,并用于国事、兵法方面,最有名的,就有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人。”

    胖子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打岔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诸葛亮和刘伯温我知道,张良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那个张良吧,乔小姐,你在那里看来的?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这么看来,胖子我知道的那些,简直就是一点儿皮毛而已,乔小姐,能不能来点我听得懂的,让我也一窥堂奥!”

    牟思晴“扑哧”一声低笑了出来,胖子这家伙,还敢说知道点皮毛,当真是大言不惭,乔雁雪说的,别说胖子听不懂,就算是所受的教育程度,比胖子要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牟思晴,同样也是也听不太懂。

    这应该是要说是平日里没去钻研的结果吧。

    “我这么说吧,奇门术数是一种推测、占卜人类的吉凶祸福的法门,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就是与地球空间慨念中的方向、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春去秋来、息息相关;而日出日、落春去秋来是宇宙星体随着时间变化的结果,也就是说,相同的空间、方向,在不同的时间里,以宇宙观来看是完全不同。”

    乔雁雪笑着解释道。

    许东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雁雪,这么说吧,你说来哥跟魏哲海他们那一伙人,走的是正东‘生门’,这是怎么回事?”

    乔雁雪点头解释道:“八门之中,开、休、生是三处吉门;死、惊、伤三门最凶;其余的杜门、景门不吉不凶……”

    不等乔雁雪说完,胖子接嘴说道:“这么说,来哥走的是正东生门,就能够大吉大利……呃,怎么着我们也不能往南走往北走,对吧!”

    乔雁雪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先前就说过了,奇门八卦,不会是个永恒的定式,会随着时空变化而变化结果,有歌诀说: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生,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意思就是说,你认为是吉门的地方,未必就是吉门,你认为是凶门的地方,通过某种时空能量的转化,也可能会成为一处吉门。”

    胖子不服气的说道:“那不就说我们还得要随机应变,不论吉门还是凶门,可以随便闯,只要小命够硬,凶门就会变成吉门,吉门就恭喜大发财。”

    被胖子这么一说,乔雁雪跟许东等人立刻哑口无言,找不出来理由反驳——无论是吉还是凶,都顶不过命硬!

    这样的道理,就算要反驳,那也只能是扯淡。

    这个时候,许东可不想扯淡下去,很直接向乔雁雪问道:“我们应该走哪道门进去?”

    牟思晴在一旁,皱着眉头,低声问许东:“一定要进去么?”

    许东将手里的那块青铜牌掂了掂,说道:“看样子这一座古城外面,全是一片沙海,如过我们直接走,恐怕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够走得出去,反过来说,魏哲海他们,一定不会是穿过沙海之后从某个地方出去的。”

    胖子喜道:“东哥,你是说,这出路,应该就是在这座石塔里面?”

    许东摇了摇头:“不敢完全确定,但我想试一试!”

    牟思晴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许东,我支持你的决定……”

    许东笑了笑,却对乔雁雪说道:“雁雪,我们现在就看你的了。”

    不管乔雁雪对奇门八卦,亦或是奇门遁甲知道多少,总的来说,她现在是几个人当中唯一知道这方面一些的人。

    “好……”乔雁雪昂起头,说道:“你们都听着,我猜测,这个阵势,是依据奇门八卦,融和阴阳五行,改造地理地势而设,它最大的厉害之处在于,能够幻化出奇诡无比的幻境,而这些幻境,会直接侵蚀人的五识,你们看到的,听到的,本来是幻境幻化出来的东西,但是,这个阵势会让你们觉得那就是真的,免不了就会让你们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

    “只要你们一旦做出任何反应,就会坠入无边惊怖之中,所以,我要你们跟在我身后,无论你们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你们都得保持镇静,不要乱动,不要乱走,甚至不能乱叫。”

    许东等人均是点头,既然选择了信任乔雁雪,一切都得听她安排。

    不过,乔雁雪之所以特别这么强调,主要目的还是希望胖子能管得住自己,因为胖子这家伙,嘴巴零碎,意志又不如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坚定,乔雁雪又特别不想看到胖子会出什么纰漏。

    吩咐完毕,乔雁雪再次围着石塔绕圈,一边走还一边低声念叨:“乾配天,坤配地,兑配泽,离配火,震配雷,巽配风,坎配水,艮配山,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博,水火不相射……”

    如此两遍,乔雁雪走到石塔景门处,驻足观察,过了好一会儿,乔雁雪才招手说道:“就是这里了,我们走景门进入。”

    景门在奇门八卦之中,不凶不吉,算是中平,乔雁雪选择从休门进入石塔,也算是听天由命之举。

    许东跟胖子两人对望了一眼,随即上前,景门上巨大的铁锁,非两个人去弄断不可。

    不多时,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便将铁锁拗断,随即推开塔门。

    只是在推开他们那一瞬间,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被惊呆了。

    塔门之后,是一条幽深的通道,通道里面,微光烁烁,却一眼也望不到头。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再抬头来看石塔。

    不过,石塔依旧只是石塔,直径不过五丈的一座石塔!

    胖子忍不住指着景门之中,结结巴巴的说道:“怎么……怎么会……”

    乔雁雪瞥了一眼胖子,沉声说道:“你答应过我的,不乱说,不乱动……”

    胖子赶紧闭上嘴巴,又不住的晃动脑袋,脸上的神色,实在不足以表达。

    乔雁雪回头看了一样许东跟牟思晴等人,又低声说道:“跟上……”

    随即,乔雁雪第一个踏足景门之中。

    许东让胖子、牟思晴两人跟在乔雁雪身后,自己走在最后面,以防不测。

    进入进门之后,许东这才发现,这条通道只是平行着不到两米远,便开始往下,但坡度并不是很大,所以在门外看起来,除了不易察觉到有坡度之外,也看不到远近。

    不过,说这条通道没有奇特之处,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至少,乔雁雪带着几个人在通道里面走了将近十分钟,也还没走到通道尽头。

    尤其奇特的是,整条通道的墙壁上,都散发着石塔顶上那种朦胧暗弱的光亮,使得许东等人走在里面,基本上可以不需要借助强力手电来照明。

    胖子很是有些好奇,屡屡想要去看看那墙壁上发光的物质,到底是什么样,只是,乔雁雪不时回头瞪他一眼,牟思晴也是在后面不是的督促,使得胖子只好规规矩矩的跟在乔雁雪后面,一点儿也不敢乱来。

    几个人在通道里面闷着头,走了不知道多久,乔雁雪只是一味往前走,也绝不在通道里面另外寻找出路。

    直到几个人走得累了、饿了,这才勉强停下来,稍微吃点东西、喝点儿水,之后又接着往前走。

    如此,几个人吃过了两次东西,喝过了两次水,之后,这才到了通道尽头。

    不过,乔雁雪一看到通道尽头之处的景象,脸色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通道之外,竟然是一片青葱的绿林,一轮明亮日头,当空悬挂,使得青绿的树叶更加显得青翠欲滴,反而显得有些刺眼。

    胖子兴奋不已,差点就大叫了起来:“我们出来了……”

    幸好看到乔雁雪忧虑的神色,胖子这才没叫出口来。

    许东走出通道,看了一眼天上的日头,也是喃喃的说道:“又是一处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