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八章 它们来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人果然是跟来哥、魏哲海他们一伙的人,不过,魏哲海不是说他们已经折在这里了的么,怎么还有人活着?

    “就剩你一个了?你不是还有个同伙的么?”牟思晴大声问道。

    魏哲海说过,他们一起来的,一共是四个人,除了已经回去的魏哲海跟来哥两个人,应该还剩两个人,如果他们两个都没事的话,就应该在一起。

    那大汉勉强笑了笑,说道:“耗子在那边煮饭,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来哥跟老魏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许东冷冷的说道:“来哥已经回去了,魏哲海倒是来了,不过没跟我们一路,你有见到过其他的人么?”

    那大汉又是勉强笑着说道:“来哥已经回去了?不会吧,他怎么会抛下我跟耗子两个……其他的人,到现在为止,我就见到你们几个……”

    说了两句,那大汉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说道:“它们快要来了,你们几个还是快上来吧……”

    胖子不屑的说道:“你又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凭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那大汉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刚才,我以为你们是是那东西,所以……不好意思,对不各位了……”

    那大汉这么一说,许东心头的那股火气顿时稍微消了一些。

    毕竟这个地方危机四伏,稍不注意,便有性命之虞,谨慎之下,被人家误以为是别的什么东西,也算是情有可原。

    不过胖子这家伙却是不依不饶,这两家伙,就是两个土爬子,难道自己也要跟他们为伍。

    只是许东却不再多说,径直走到城门跟前。

    那汉子在城墙上打开了城门,直到许东等人进了城池,那汉子这才复又关上城门。

    进了城池,许东也不往别处去,立刻就上到城墙,去跟那汉子汇合,虽然一见面,那汉子便向许东投了一根标枪,差点儿伤到许东,使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但许东实在是有很多话要去问那大汉。

    上到城墙,许东这才发现,那汉子几乎比自己还要高一个脑袋,当真算得上壮硕。

    到了那汉子跟前,许东这才说道:“许东,这几个都是我的朋友,你是……”

    那汉子不自然的笑了笑,答道:“道上的人都叫我黑狗,你们也不用客气。”

    “黑狗……”一瞬间,胖子笑了起来。

    黑狗笑了笑,说道:“实不相瞒,干我们这一行,时不时的都会碰上一些邪崇,不过,有我在,嘿嘿……”

    “我懂,不就是说黑狗能够驱邪避邪吗!呵呵……”胖子笑道。

    对胖子,黑狗不答,算是默认,不过黑狗却转头对许东说道:“我从老魏那儿听到过你的名字,说你十分了得,我还以为……嘿嘿,今日一见,没想到你会这么年轻!”

    许东摇了摇头,却说道:“你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又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黑狗怔了怔,随即笑道:“实不相瞒,我跟来哥、还有耗子几个,在陕中下了一个大墓,在里面找到一块银质简板,上面有关于这里的记载,不过,今天刚刚来到这里,就跟来哥和老魏他们走散了。”

    知道这个地方,的确如同许东猜测的那样,是来哥从墓地里找到的线索,不过,黑狗说,他们今天才到这里,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从自己到野人山回铜城,再到秦羽找自己来这里,这已经是将近两个月的事情了,也就是说,魏哲海尾随自己到了腾冲,再折换返回来遇上来哥、黑狗等人,在来到这里,少说也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了,黑狗怎么说还是今天才到这里?

    黑狗见许东不信,不由得说道:“我们是前天天黑的时候就开始打盗洞,昨天干了一天,今天早上进到这里,我们几个人才走散的,这不,太阳不是还才正当顶么?”

    “你是根据太阳来计算时间的?”胖子在一旁插话说道:“你们没发现这里怪异?”

    黑狗笑了笑,神色也稍微缓和了些,答道:“这不,我刚刚才安排耗子去做午饭,呵呵,我当然知道这地方当然怪异了……”

    许东微一沉吟,说道:“不瞒你说,魏哲海跟来哥两个人,已经从这里回去了,而且到过铜城,来哥没再来,魏哲海倒是来了,这一来一去……”

    “不可能……”黑狗脸上神色再是一变,叫道:“这怎么可能,这完全没有可能……”

    胖子嘿嘿的笑道:“你不是知道这里很诡异么,有什么不可能?”

    黑狗一怔,随即差点往地上瘫了下去。

    过了许久,黑狗才有些虚弱的问道:“你说,你们是来找秦羽的人?”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秦大哥从这里回去,把我找来,到现在,差不多已经快半个月了。”

    牟思晴在许东背后说道:“一十三天!”

    “我们……我们……”黑狗一下子变得虚弱至极,喃喃的的念叨:“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来哥走了……来哥走了……”

    胖子很是有些不屑,冲着黑狗冷笑道:“来个不就是个糟老头子而已,他走不走,那又有什么了不起?”

    黑狗眼神有些空洞的说道:“没有来哥……打不开那道门……我们就只能……就只能……困死在这里……”

    “你问了我们这么多,你倒是跟我们说说,你们怎么回事?还有,先前你说‘它们快来了’,它们又是什么东西?”胖子说道。

    过了许久,黑狗这才说起他们的经历,不过,他们的经历十分简单。

    到了那块被劈开的石碑之后,来哥用分金定穴之术,确定了方位,随即便开始开挖盗洞,虽然地表有好几米的冻土层,但在来哥的指导下,进展也十分顺利,一个晚上就打通了将近二十来米。

    第二天几个人又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把盗洞打通,不过所谓打通了盗洞,只是几个人将盗洞打在一处穹顶上,当时来哥说这是一座天下少有的大墓,不能不依照鸡鸣灯灭不摸金的规矩,等到天黑再进来。

    只是等到了天黑之时,几个人再进盗洞的时候,从穹顶下来,却进入到一条通道之中,在那条通道之中,几个人走了好几个小时,约莫到了今天早上的时候,黑狗跟耗子两个人却跟来哥、魏哲海两个人走散了,随后就黑狗跟耗子两个寻找来哥跟魏哲海两个人,就到了这里。

    不过,刚刚到这里不就,黑狗跟耗子两个就遭到一群怪异的东西袭击,说是怪异,是因为那些东西起初看起来像是一群雪狼,但不知道怎的,那些雪狼会幻化成人形,黑狗初见许东,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毫不客气的对着许东掷了一根标枪。

    不过,黑狗跟那群雪狼交手两次,黑狗跟耗子两个人也算是勉强占了上风,所以才得以在这里暂时立足。

    对许东说,雪狼反倒远远不如自己遇到过的那种猫科动物可怕,听说雪狼还会来,许东倒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对黑狗问道:“你说没有来哥,就打不开那道门,打不开那道门我们就会被困在这里,这又是怎么回事?”

    黑狗苦笑着说道:“在进来之前,来哥跟我们大致的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说这里是被人设下了奇门遁甲的阵势,必须找到阵眼所在,破开阵眼,才能进入主墓室,出路也在主墓室里面,但找到阵眼,就必须通过一道门……”

    “那道门又在哪里?要怎么开?”胖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但随即胖子就知道自己是白问了,黑狗要是知道那道门在哪里,知道怎么开,也就用不着守在这里眼巴巴的等候来哥了,更不会听到来哥已经回铜城去了,黑狗顿时心如死灰。

    这时,远远地有人叫道:“黑哥……黑哥……饭熟了,情况怎么样,要先吃饭么?”

    黑狗勉强答道:“耗子,来人了,多预备几份饭菜……”

    “来人了……”耗子大吃了一惊,尖着嗓子叫道:“谁啊……是不是道上的朋友……”

    黑狗苦笑了一下,说道:“算是吧……”

    说话声中,五短身材,有些獐头鼠目的耗子从一间房屋里出来,手里居然还提了一把厚背砍刀砍刀。

    这种砍刀,是一种很不常见的后背砍刀,刀身前宽后窄,跟古代的朴刀极为相似,最利于砍、削、劈等大力挥刀的动作,不过,这种刀要用得好,得需要相当大的臂力和腕力。

    耗子虽然五短身材,但是仅仅只看他提着刀的动作,就知道他也是一个用刀的好手。

    不多时,耗子上到城墙,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许东等人,说道:“我到是哪路高手,哼,不过是一群小娃儿……”

    黑狗摇了摇头说道:“耗子,别有眼不识泰山,这位许兄弟是你我都无法企及的高手!”

    耗子虽然五短身材,但是脾气却很是有些蛮横,冷笑道:“你我都无法企及的高手!哼哼,就这小娃儿?”

    胖子有些恼怒,之所以自己不愿意跟这些人打交道,就是这些人一个个的,眼睛都是长在脚底板上的,直接跟他们露一手吧,好像又没那个必要,不露一手吧,他们又根本不懂得尊重别人。

    偏偏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几声狼嚎,估计正是黑狗说的“它们”来了。

    一听到这嚎叫声,黑狗跟耗子都是脸上神色一变,耗子直接抄起砍刀,面色凝重的向城墙外面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