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九章 探囊取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黑狗原本是拿着标枪的,但那根标枪被许东给毁了,这个时候也算是手无寸铁。

    许东笑了笑,拿了一把枪出来,“哗啦”一声,推弹上膛。

    其余的牟思晴、乔雁雪、胖子,也均是将枪拿了出来。

    见许东等人人手一把枪,黑狗的眼里勉强露出一丝羡慕之意,倒是耗子,只是冷冷的笑道:“几个小娃儿,还是别浪费子弹了吧,那些东西,不吃这一套,关键时候,还得靠你们耗子大爷手里的刀……”

    许东是在有些忍不住了,对黑狗还好一点儿,虽然一见面差点伤到自己,那也是情有可原,何况后头又还跟自己道过了歉,许东也不想就此其计较黑狗。

    但这耗子,一见面就没把自己几个人放在眼里,不放在眼里,也就罢了,反正大家原本就互不相干,但这家伙越来越过分,要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只怕到后来还要对自己这帮人动上些歪念头。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像耗子这样的人,那是不可不防,不得不防!

    眨眼间,果然有十几头雪狼,从树林窜了出来,不过,这十几头雪狼,许东看着有些眼熟——这不正是到那艘战舰的驾驶舱躲避猫科动物,后来又跟自己一帮人搅在一起那一群雪狼么!怎么也来到了这里。

    乔雁雪一看到这一群雪狼,低低的说道了一声:“不好……恐怕它们后面……”

    乔雁雪的话,只说了一半,因为乔雁雪当心的,其实是一直都在追着几个人的那两只犼,不过,乔雁雪可是眼睁睁的看见许东将一头犼送进了沙子里面,另一头犼在许东面前落荒而逃,再说了,后面一路过来,再也没听到犼的叫声,想来,那两头犼,应该是不会再跟过来了。

    许东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低声对几个人说道:“先别对付这些狼,看看后面的情况再说……”

    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胖子、乔雁雪三个人顿时将枪放了下来。

    因为她们三个人也相信,这一群曾经跟自己一帮人奔逃了好久的“难友”是不会为难自己这帮人的。

    说来也奇怪,那十几头雪狼十分快疾的奔到先前许东接住黑狗的标枪那个地方,居然一起停顿了下来,稍微在地上嗅了几个来回,十几头雪狼顿时犹豫了起来。

    这时,耗子手里提着砍刀,冲着那一群雪狼嘿嘿的笑道:“王八羔子的,有种的上来啊!耗子爷的刀,正渴血渴得厉害呢……”

    黑狗却望着许东,说道:“兄弟,你们手里家伙好,撸他们两梭子……”

    许东转头,笑了笑:“用不着,大家还是注意点儿,看看这一群雪狼后面有没有什么东西跟过来?”

    胖子拿着望远镜仔细的看着雪狼窜出来的那一片林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东哥,暂时还没发现……”

    胖子的话音刚落,那一群犹豫不已的雪狼,一齐嚎叫了一声,那声音里面,居然没有威胁之意,倒好像是在跟胖子打招呼。

    许东嘿嘿的笑了一阵,将双手拢在嘴上,冲着那十几头雪狼喝道:“咱么也算是朋友了,要进城,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我所有的朋友……”

    “对牛弹琴……”耗子在一旁冷笑道:“不说他们会不会听懂你的话,就算能听得懂,耗子爷我也未必会害怕它,想要伤害我,哼哼……”

    让牟思晴等人都大感惊奇的是,那是几头雪狼,居然真像是听懂了许东的话一般,再一起嚎叫了一声,随即如同家犬一般,规规矩矩的伏在地上,俱都仰着脑袋,鬼火一般的眼睛,直盯着许东。

    许东笑了笑,转头对黑狗说道:“黑狗,开城门……”

    “不可……”耗子在一边大声喝道:“你个小娃儿凭什么要我们开城门,那些畜生一进来,你敢担保不会发疯……”

    许东两只眼睛盯着耗子,笑了笑,说道:“你的刀不是渴血渴得正厉害么,你不是不害怕它们么?怎么,让它们进来都不敢了?”

    “少他妈废话,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做主!”耗子怒道。

    许东嗤的一声冷笑,随即冷冷的说道:“如果有机会,你能看到它们后面的东西,你还能说这话出来,我就当真佩服你了!”

    耗子一晃手里的砍刀,怒道:“管他妈后面来的是人是鬼,老子照砍不误,谁他妈想在这里充大爷,那得先问问老子手里的刀再说。”

    胖子气急不已,一晃手里的枪,沉声喝道:“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别老是不干不净的,惹急了我,这枪也不是玩具!”

    “耗子……”黑狗低声喝道。

    “胖子……”牟思晴也转过头来,沉声阻止道。

    “胖子,枪不是对准他的!”许东也沉声喝道。

    几个人的喝声之中,耗子扬起砍刀,一到就像胖子的脑袋上砍了过去。

    这耗子,当真也是凶蛮得可以,几句话不和,立刻就挥刀想向,而且,售价也绝不留情。

    只是在一瞬之间,耗子的砍刀脱了,不是飞了出去,而是被许东抓在了手里。

    眼看耗子的看到就要落到胖子的脑袋上,许东一伸手,接住砍刀,随即抓住砍刀刃口,只轻轻一拉,便把砍刀从耗子手里扯了过来。

    而在这一瞬间,胖子的枪口也捅在耗子的胸口上,食指贴着扳机,只要轻轻一勾,耗子这条老命便会交代在这里。

    耗子脸上神色一变,却依旧恶狠狠的喝道:“小子,有种的就开枪啊,你不打死老子,老子就弄死你……”

    许东冷冷的喝道:“胖子,放下枪,去打开城门,放它们进来……”

    耗子喝道:“你敢……”

    许东将那把砍刀横在胸前,用另一只手抓了刀把,微微一用力,只听“锵”的一声龙吟,耗子的这把厚背砍刀顿时断成两截。

    许东将断刀掷到脚下,怒道:“你可以不听我的,但你最好也别阻止我做什么,别闹得大家都不痛快!我说话算数!”

    见许东只是轻轻一折,就将一把后背砍刀折成了两段,耗子的眼里终于露出一丝惧意。

    不过,耗子这人嘴硬,典型的输人输阵不输嘴,大叫道:“你们仗着人多是吧,凭什么在这里呼来喝去,就算是依照江湖规矩,也应该有个先来后到……”

    正在这时,城外的狼群低嚎,乔雁雪也低喝一声:“许东,快看……”

    许东转过头去看城外的狼群,只见伏在地上的十几头狼,又开始瑟瑟发抖,有几头更是不住的低声嚎叫,但却不敢站起身来。

    “是它们来了……”许东大声喝道:“快……胖子,快去开城门……”

    胖子应了一声,飞快的去开城门,黑狗看到狼群怪异的举动,也感觉到大事不好,虽然觉得许东一定要开城门方那些雪狼进来,也有些不妥,但最终还是跟胖子两个人一起去启动打开城门的机关。

    只是说这个时候明显的有些迟了,那十几头雪狼伏在地上,俱都是腿脚瘫软,站都站不起来,又哪里能够进得到城池。

    只在这一瞬间,许东等人发现,这十几头雪狼窜出来的那一片林子里面,树木不住的晃动,少说也有十头东西在窜动。

    情急之下,许东也顾不得许多,一手提了枪,只对乔雁雪跟牟思晴等人说了一句:“大家注意了……”

    话声中,许东从城墙头上纵身而下,只两三个起落,便到了那一群雪狼身后,稍微稳住身子,便端枪对着那一片林子射出一串灌注了异能的子弹。

    随即又转头大喝:“还呆着干什么,快跑啊……”

    许东一喝,十几头雪狼像是立刻卸去身上千斤重压,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虽然腿脚酸软,但却依旧毫不迟疑的窜向城门。

    只一眨眼之间,那树林里面,便有十来头犼窜了出来,直直的扑向许东。

    许东端着枪,在一瞬间将枪里的子弹打光,打得好几头犼倒跌了出去,不过,这却依旧无法阻止犼的疯狂扑过来。

    许东将打光子弹的枪收回到乾坤袋里,随即将双手拢在嘴上,冲着几乎要扑到跟前的那些犼,“吼……”的大叫了一声。

    一时之间,悬挂在天上的那颗太阳都为之晃了晃,十几头犼,全都像是被巨锤击中一般,一头一头的,倒翻着跌了出去。

    许东叫到一口气竭,这才住了声转头准备回到城墙上去,毕竟在那里还有乔雁雪、牟思晴、胖子他们。

    只是刚一转身,却看到地上依旧还趴着一头雪狼,看样子,这头雪狼是受过伤,再加上身后的威胁,以及许东的吼声惊吓,这头狼已经是爬不起来了。

    许东也毫不犹豫,一伸手,将这头雪狼抓了起来,往肩上一放,随即迈开步子,直接冲向城门。

    那些犼,显然是吃了许东的异能吼声的大亏,直到许东扛着那头受了伤的雪狼上了城头,那些犼都还没回过神来。

    只是许东从城头上跳下去,跑到是几头雪狼身后,对后面窜出来的犼又是打抢又是吼叫,甚至将一头受伤的雪狼抢了回来,也不过只是不到一分钟时间。

    许东将肩上的雪狼放到牟思晴跟前,说道:“它受伤了,给它治治……”

    直到这时,几乎所有的人才回过神来,胖子跟黑狗两个人连忙启动关闭城门的机关,开始关闭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