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一章 真不是吹牛
一本读|WwんW.『yb→du→.co
    跟牟思晴两个人包扎好雪狼的伤腿,许东站了起来,再去看城墙外面的那些犼,这时,那些犼好像是缓过一些神来,好几头巨硕的犼歪歪倒倒的爬起来,勉强逼到先前许东站立过的地方,去嗅地上的气息。

    不过,看样子许东的吼声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十分巨大,甚至连嗅觉都更加微弱了,在许东站过的地方嗅了半天,好像都还没能拿定主意。

    乔雁雪转头对许东说道:“这些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下次最好在它们不能爬起来的时候,就直接干掉它们才好。”

    许东摸了摸脑袋,一脸尴尬的笑道:“我不是没想过要那么去做,不过,真要买那么做了,这些雪狼会不会更加肆无忌惮?”

    牟思晴在一旁说道:“你是说,故意留下那些犼,用来牵制雪狼?”

    乔雁雪有些不解,连犼都不怕,许东怎么会害怕雪狼。

    许东笑道:“这雪狼极具灵性,让它带路,会不会好过去找一头犼来带路?”

    乔雁雪脸上一凝,忍不住说道:“你什么时候想到的?”

    牟思晴也是奇道:“你打算让雪狼给我们带路?”

    许东笑了笑:“难道你还想去抓一头后来给我们带路,不怕恶心?”

    牟思晴低头看了看那头雪狼,又看了看城墙外面的那些犼,真要让许东去抓一头犼过来带路,恐惧当然只是小的,最关键的的确是恶心!光是看着那如同干尸一般的外表,牟思晴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听许东跟乔雁雪等人说起要让雪狼带路,胖子这家伙顿时觉得更加高大上起来。

    “看见没,我东哥就有这个能耐,雪狼不是跟你们血战到底么?怎么样,东哥一出手,把雪狼当成家犬养,嘿嘿,这可不是我吹牛吧!”胖子“嘿嘿”的笑着跟黑狗说道。

    黑狗点了点头,的确对许东起了几分崇敬之意:“其实,我再老魏那里也听到过一些你跟小许的一些事,呵呵,但绝对没我亲眼看到的这么神!”

    胖子不屑的说道:“老魏,魏哲海,那家伙算根毛,哪一次见到我跟东哥不是爷前爷后的叫着,就算是见着了我们牟老大跟乔家妹子,都还得叫声‘大爷’呢!”

    这话听到牟思晴耳朵里面,牟思晴脸上一红,嗔道:“胖子,你这家伙不吹牛会死啊!我是‘大爷’吗?”

    胖子嘻嘻的笑道:“老大,你越来越跟以前不一样了,嘻嘻,你以前可不是特别愿意计较这些细节的,再说了,魏哲海在老大你面前,就那龟孙子样儿,你不是他的女大爷是什么?”

    “你才是他大爷……”牟思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嗔道。

    胖子一怔,马上明白是自己说漏了,魏哲海既然是龟孙子,谁是他大爷谁就是王八,不管是牟思晴也好还是自己也好,可就都亏大发了。

    “嘿嘿……”胖子尴尬不已的笑了两声,赶紧转移话题:“东哥,接下来怎么办?你让这头雪狼带路,这家伙会不会把我们往坑里带……”

    许东没好气的答道:“谁知道啊……”

    嘴上这样说,但其实许东等人里还是有些计较的,从在那艘战舰上遇到雪狼开始,先是自己一帮人在前面走,后来跟着雪狼,到了沙海之中的那座古城,又一直到现在,应该说在犼还存在的情况下,这些雪狼对自己这帮人暂时还没有明显的敌意。

    只是让雪狼带路,最终会把自己这一帮人带到哪里,许东却真是无法预料。

    不过,现在有一点,许东是必须得要做的,那就是绝不能轻易的将那些犼全部灭了,至少,在找到出路之前,得要一直保持着对雪狼的压力,要不然,就不好控制雪狼了。

    乔雁雪想了想,笑着说道:“既然这样,许东,你就在给它们制造一点儿矛盾,省得它不老实。”

    许东笑了笑,答道:“你是要我激怒那一群犼对吧,这个容易!”

    说着,许东将枪拿了出来,换上弹夹,随后瞄准那些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犼,差不多每头犼都赏了两颗携带着异能的子弹,再一次打得一头头的犼倒跌出去,随即爬起来从这许东等人发出那种“嘶嘶”的吼声。

    对犼的这种独特的叫声,许东等人早就有些应对的经验,稍微忍忍就过去了。

    只是苦了现在才遇上犼的黑狗跟耗子两个人,面对侵骨入髓的那种刺痛,简直就是手足无措,几乎是一双手堵着耳朵,痛苦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十几头犼一齐嘶鸣,直到黑狗跟耗子两个人差点昏了过去,这才渐渐的停歇下来,饶是有些应对经验的胖子跟牟思晴等人,都是满头大汗。

    那头刚刚回过神来的雪狼,更是像听到了催命的钟声一样,浑身骨头都已经酥软了。

    待犼的嘶鸣之声过后,牟思晴将那头雪狼揽了起来,不住的摩挲雪狼的脑袋,以安慰雪狼,面前为雪狼减轻痛苦和恐惧。

    不知道是牟思晴天生的母性和慈爱使然,还是因为那头雪狼现在依旧处在十几头犼的威胁之中,这时牟思晴再去摩挲它的脑袋,它再也不像先前那样对牟思晴呲牙咧嘴,反而像是有了几分亲近。

    待犼的嘶鸣完全消失,许东才对胖子等人说道:“撤吧……”

    胖子跟乔雁雪两人收起枪,也不用许东吩咐,上前帮助牟思晴,要将那头雪狼扶起来。

    只是那头雪狼体型远远超过两米,巨大如同一头牦牛,这个时候又浑身骨头酥软,再加上后脚上给裹着夹板,以胖子跟牟思晴等人之力,几乎无法将它扶起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被许东激怒的那十几头犼,终于确定了许东等人的位置,开始一窝蜂地扑了过来。

    许东的脸上瞬间有些变色,对这些犼,在远距离上,许东并不见得有多害怕,但许东最不放心的就是跟它们面对面的赤胳膊干仗——一旦到了近身搏斗的程度,牟思晴、胖子等人毫无反手之力的人怎么办!

    何况,许东跟犼直接干过一仗,凭着那根无坚不摧的棍子,许东都是毫无取胜的把握。

    一急之下,许东冲着几欲昏倒的黑狗跟耗子两个人大喝道:“快去帮他们……”

    耗子不知道这犼的厉害,眼看犼快冲到城墙跟脚,居然还昏头昏脑的大叫道:“我……我的刀……看爷怎么……怎么收拾它……”

    倒是黑狗识得厉害,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扑倒胖子身边,去帮胖子扶那头雪狼。

    许东冲着到了城墙根的犼,放声大吼了一通,暂时阻住那些犼直接往城墙上爬,随即又转过头来,去看牟思晴她们。

    所幸的是有了黑狗的加入,四个人很快将雪狼扶了起来。

    那头雪狼虽然腿脚酸软,但这个时候也知道再要软瘫着,顷刻之间便有性命之虞,所以被几个人扶起来之后,便颤颤巍巍的向城墙之下走去。

    只是许东这一耽搁,最先恢复过来的一头犼,便已经爬上城墙,接近城垛。

    耗子这家伙当真也有些本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许东折断的那半截厚背砍刀捡在手里,将刃口契进城垛的缝隙,使劲一撬,一块垛口上的城砖,便被撬了下来,耗子当即将城砖举在手上,对着已经接近垛口的那头犼的脑袋砸了下去。

    按照耗子的想象,这一下,不说会将这恐怖的犼砸个脑袋开花,好歹也会砸得这家伙立刻坠落城墙。

    可是,事情往往都是出乎预料和常理的,那块数十斤重的城砖,砸在犼的脑袋上,居然如同砸在钢铁之上,城砖碎了,那头犼只是被砸得微微怔了怔,脑袋也没开花,更没直接从城墙上掉下去。

    这头犼微微一怔之后,脑袋往前一探,白生生如同钢匕的两排牙齿,上下一份,冲着耗子的脑袋就是发出夜枭一般的凄厉叫声。

    这一下,真是把耗子给吓着了,两腿一软,就要往地上瘫去。

    蓦然间,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一般冲到耗子跟前,将耗子严严实实的遮在后面。

    见到耗子危急,许东一下子冲到耗子跟前,一手扯住快要软瘫的耗子,一手挥动手里的棍子,直直的一棍劈在那头犼的脑袋上。

    那头犼正大张着没有皮肉的嘴巴,咕咕的乱叫,没想到突然间被许东当头劈了一棍,一下子便没了声音,随即从城墙上掉下去,发出砰然一声巨响。

    只是许东刚刚将这头犼打下城墙,有两头犼又已经攀爬了上来,一头刚刚从垛口上探出身子,另一头几乎已经上了垛口。

    许东将拽着的耗子一推,随即身子一弹,直接扑到那两头犼跟前,一棍子劈在刚刚探出身子的那头犼的脑袋上,直接将它打回到地面上。

    随即许东对着已经爬上垛口的那头犼的胸腹,一口气至少抽了上十棍。

    出奇的是,这犼的脑袋坚硬如铁,胸腹部位居然很是脆弱,被许东抽了上十棍,竟然破开一个大洞,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内脏还是什么东西,一瞬之间流了出来。

    只是那黑乎乎的东西一流出来,这头犼也就仰面倒了下去。

    许东抽空瞄了一眼掉到城墙脚下这头犼,居然发现这头犼最低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到后来,好像还渐渐地软化溶解了开去。

    不过这时候许东也没来得及细看,因为在这一瞬间,好几头犼不但爬上了城墙,还扑了进来。

    甚至有一头直接张开巨嘴,向躺在地上耗子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