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八章 是时机没到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一边大叫着:“东哥,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只想跟你开个玩笑……”一边捂着屁股跑得远远的。

    许东在后面一边怒吼,一边追着胖子鸡飞狗跳,只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胖子。

    跟胖子两个人笑闹了一阵,许东这才传者粗气回到乔雁雪跟牟思晴身边,问道:“那只……那只尸犼,魏哲海怎么样了……”

    乔雁雪瞥了一眼广场地上,四处散落的碎骨头,“吃吃”的笑道:“还能怎么样,你自己看呗,都给你拆成一块一块的骨头片儿了,还能怎么样?”

    许东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回想起在“迷你魔鬼城”的时候,魏哲海曾经干自己发过毒誓,说是要是骗了自己,他就尸骨无法返乡,想不到当日要蒙骗自己的一句话,到今日竟然成了真。

    牟思晴有些担心许东会自责,说道:“许东,其实,魏哲海变成了半僵尸犼,连行尸走肉都不如,也算是早就死了,但他死了之后还要害人,如果我有那个能力,我也会除掉他的。”

    许东摇着头,再次叹息了一声,魏哲海这人身前卑屑鄙陋,但是死了之后,原本也不用落到如此地步的,到了现在,几乎算的是真正的被自己给碎尸万段了。

    乔雁雪却笑着说道:“许东,你别想着要把这些碎骨头带回去,让他尸骨还乡,这事情,不能做,半僵尸犼的蛊毒,厉害之处,你可是亲眼看到过的,要是带了出去,那可就真是祸患无穷。”

    牟思晴也劝道:“许东,雁雪妹子说得对,这件事情的确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将他的这些骨头收集起来,就地葬了,也算是对生前的魏哲海有个交代。”

    乔雁雪又说道:“这些残碎骨头,千万不能去碰,另外就算是就地掩埋,也不能把这些骨头埋在一起。”

    许东点了点头,低低的说道:“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做。”

    过了片刻,许东又又记起来这里的时候,还有黑狗、耗子两个人的,怎么没见到他们两个?

    乔雁雪嘟着小嘴巴,说道:“他们两个,见魏哲海原本戴在身上的那些金银饰物拿了,就说要回去,我劝他们两个跟在一起,他们两个根本不听……”

    “他们走了?”许东再是叹息了一声,随即默然。

    之后,许东换了破损不堪的衣服,跟牟思晴等人将魏哲海的骨头收集起来,到城池外面,找了块地方,按照乔雁雪的建议,挖了五个坑,将魏哲海的遗骨分散成五份,深深地埋了,看在魏哲海也曾经算是朋友,到了现在落到尸骨都不能落全的份上,稍微凭吊了一番。

    只是就算到了现在,依旧没有发现秦羽那些手下的踪迹,这让许东有些心灰意冷。

    这个地方,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只怕秦羽的那些手下,十有八、九不是被犼吃掉,就是被无数雪狼吃了。

    再说了,这是奇门阵势也好,是幻境也罢,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无一不是真真实实,实实在在的,何况,就算秦羽的那些手下都还活着,但这里每一个地方,都几近宽阔无垠,凭着这几个人的一点儿星火之力,如何才能找得到。

    一说起这事情,牟思晴跟乔雁雪也都是蹙着眉头,以现在的情况,就算不再去寻找秦羽的那些手下,也得要找到出路才行啊,可是到哪里去寻找出路啊!

    原本还有黑狗跟耗子他们两个在一起,他们两个是专业的土爬子,跟他们在一起,兴许还能很快找到出路,可是现在他们两个也走了,凭着自己几个人,要找到出路,只怕会困难得很。

    想了好一阵,许东忽然好奇地问道:“不是还有那许多的雪狼,怎么一直都没看到了呢?”

    胖子没好气的说道:“还跟我提那些忘恩负义的畜生,当时,东哥你大发神威之际,那些杂毛雪狼,死的死伤的伤,能走的,全都走得不知去向,死了的,也被其他的狼拖走了,哼,提起那些畜生,我就满肚子火,真没见过那么不讲义气的东西。”

    许东有些烦胖子这家老是跟那些雪狼较劲,就算那些雪狼通灵性,但它们始终都只是畜生,知道他是畜生,还跟他们计较个什么劲儿。

    胖子不满至极:“还说不跟他们计较,到这里来,根本就是那头瘸腿狼的阴谋,知道东哥厉害,老窝又被魏哲海那家伙给霸占了,带你过来,就是要借刀杀人,哼哼,我们居然都没想到,几个大活人,被一头断了脚的狼给算计了……”

    末了,胖子还重重的骂了一句:“全他妈的白眼儿狼!”

    许东瞪了胖子一眼,怒道:“你还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一提这事,胖子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我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你干嘛老记着,你还是我亲哥吗?”

    牟思晴在后面说道:“胖子,你这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装傻,其实就是想瞒着许东,好好的捞上一笔,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只是这事情,你要是说出来,也不见得会有人阻止,你根本就不应该骗你东哥的感情。”

    胖子叹了一口,不敢搭话。

    许东一脚踹在胖子屁股上,踹得胖子一跳,怒道:“胖子,老实交代,是不是这么想的?”

    胖子捂着屁股,苦着脸,说道:”东哥,你看吧,上次去一趟野人山,我们几个足足亏了上千万,这一趟出来,你们又什么都不让碰,眼看着这不是又要亏进去一大截,常言道,就算家有金山银山,也会坐吃山空啊!我也不是说就一定要狠狠地捞上一笔,单最起码也让我们这几趟不至于大亏特亏,亏到连短裤都要卖出去的地步啊!”

    许东强忍住笑,沉着脸说道:“你以为我想亏?别忘了,我也是做生意的,而且我从来都不想做亏本的买卖,可是,在没找到出路之前,你背着几十斤上百斤的东西,还能走路?”

    胖子算是听出来许东话里的意思,当下眉开眼笑的答道:“东哥说得也是,现在我们的确只能轻装上阵,等到时机成熟,嘿嘿……”

    言下之意,按照许东的说法,等找到出路,或者找到秦羽的那些手下,几十斤上百斤的财物,会任由自己背,呵呵。

    不过,胖子只是高兴了片刻,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东哥,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成熟啊,这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要不,跟你商量一下,先带上几样垫垫底,保住不亏就成,到时候,有好的,咱可以换,万一没有,咱也不后悔,东哥你看怎么样?”

    胖子的算盘倒是打得“噼里啪啦”响,只是许东皱着眉头,怒道:“你想都别想,现在还有多少路要走,还会遇到都少麻烦,你自己心里有底,就算你多背上十斤二十斤东西,最后也会把你压垮,压死,我可不想回去之后,没法子跟秋霞她们交代。”

    一提起桑秋霞,胖子怔忡了好一阵,这才念念不舍转头看了看城池,之后苦笑着说道:“走吧……”

    没想到许东忽然记起一件事,转头对牟思晴说道:“我有件重要的东西,掉落在那里面了,我想回去找找。”

    先前,许东力拼化成半僵尸犼的魏哲海的时候,那根一直都不曾离身的棍子被打折了,后来许东迷糊了一下,不知道把那两半截棍子落到哪里去了。

    只是许东平日里习惯就是用完了之后就放回乾坤袋,在收拾魏哲海的遗骨时,又不曾发现,所以直到这时,许东才想起来。

    毕竟是随身之物,就算断了,许东也十分不忍就此舍弃,所以还想回去找找,找回来留在身边,看能不能派上其他的用场。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都知道许东说的是棍子的事情,都不由好奇的问道:“你没收回去的么?”

    许东只是摇了摇头,也不想细说,摇头,算是默认。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许东那根棍子,牟思晴虽然比乔雁雪要知道少得多,但也看得出来,那根棍子绝不是平常之物,既然如此,无论如何也得要帮许东找到。

    乔雁雪倒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那根棍子的神奇之处,乔雁雪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没想到许东居然给弄丢了,要是只丢在城池的广场上,也就还罢了,那终究都能找得回来,怕只怕在没注意的情况下,被黑狗跟耗子两个人捡了去那就有些不妙。

    那根棍子的威力非同小可,要是被耗子他们拿去做掘墓盗宝的工具,那岂不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何况,耗子当初也多次向胖子跟乔雁雪等人打听许东那根棍子的来历,看来当时就已经很是上心,在许东当时迷糊过去,牟思晴、乔雁雪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是完全有可能顺手牵羊将棍子带走的。

    其实,许东担心的也正是这件事情,所以才要回去找找看,至少也要弄清楚,到底是不是被耗子他们带走了。

    几个人急急忙忙回到城内的广场上,在一片狼藉之中仔细的寻找了起来。

    一边找,许东还特意告诉牟思晴跟乔雁雪以及胖子三个人,当时自己犯了迷糊,不知道往那边扔了,还有就是那根棍子已经成了两截,所以,目标就会变得小了很多,要大家把寻找的方位和范围尽可能的增大,找到,或者确定是耗子他们拿走了。

    牟思晴等人几乎是一块石砖一块是转的去翻找,许东自己却是先仔细看了一阵,寻找那根棍子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