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九章 地狱花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那根棍子的气息虽然特别,但是终究不是很浓厚,许东看了一遍,没看出来,随后许东又用透视眼去看,指望能够尽快的确定下来,但也是依旧没有发现。

    不过,许东不肯死心,又害怕那根棍子当时沾上魏哲海体内的尸犼蛊毒,将气息或者原形都给掩盖了,所以看不出来,见胖子等人都是一块石砖一块石砖的去翻找,当下许东自己也亲自动起手来。

    到了这时,许东才有些懊悔起来,这满地都是残碎的石砖和泥土,一条壕沟长达十多米,也像是被炸弹炸出来的,虽是在情急之下,但始终还是露了不少的尾巴出来。

    所幸的是牟思晴跟胖子等人绝对是只字不提这些事情。

    如此,几个人把广场地上都翻了一遍,石砖泥土都清理出来好几大堆,却依旧没有那两节棍子的踪影。

    确认广场的地面上确实不存在,几个人又到周围的房屋里面找了一遍,棍子没找到,倒是胖子从一间屋子拿了一样东西出来。

    而且,胖子还特意拿出来的东西递到许东面前,笑眯眯的说道:“东哥这可不是我贪心,只是我非常奇怪,所以拿出来给你看看,看完了,你觉得需要带上,我们就带上,要是不能带,我立刻就送回去。”

    许东正在因为找不到那两节棍子,严重担忧是耗子跟黑狗两人拿去,以后作为盗墓的工具而恼怒,见胖子啰啰嗦嗦的,顿时不由得怒道:“立刻给我送回去,不管是什么?这里的东西,让你奇怪的多得数不清……”

    胖子讪笑着说道:“不是啊,东哥,你就看一眼,看一眼之后,你还让我送回去,我绝对不多说一个字!”

    许东实在扛不住胖子的纠缠,只得怒道:“真是怕了你了,好,我就看一眼,看一眼之后,你立刻就给我送回去。”

    不过,许东看清胖子手里拿着的东西,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胖子找来的,居然又是一块八角形的青铜牌,大小跟来哥卖到铺子里的那块差不多,都只有巴掌大小,两三分厚薄。

    许东虽然知道这样的青铜牌,原本就是出自这里,而且,也在沙海古城的那座石塔上见过这样的青铜牌,但是当时只知道那应该只是八卦牌,上面的花纹也是乾、坤、震、兑、坎、离、巽、艮等八卦符号。

    但是胖子找到的这块青铜牌,明显的不一样。

    ——上面的花纹不一样。

    石塔上的青铜牌,以及后来偶尔在城池房屋的门楣上看到的青铜牌,都是八卦符号,但是胖子找来的这块青铜牌,上面却是一朵花,非常精致的一朵花。

    青铜牌上这朵花,都是丝状的花瓣,连花瓣上的皱褶都镌刻得清晰无比,几丝麻绳粗细的花蕊,从每一片丝状花瓣根部的圆筒处伸展出来,显得挺立、娇嫩。

    每四片五片丝状花瓣合成一朵小花,四五朵这样的小花,聚在一根光秃秃的茎秆顶端,形成一朵占据青铜牌三分之二面积的一朵完整的花。

    整块青铜牌上的花朵不但精致,栩栩如生,而且整体布局也是恰到好处,让人一看就不由得爱不释手。

    不过,这块青铜牌上的花,虽然精美,但是许东却从未见过,也不知道这种花叫什么名字。

    想来,如此精美的精致的花,应该有个极富诗意的名字。

    偏偏许东没见过这种花,不知道花的名字,胖子又在一边贱兮兮的问道:“东哥,这是啥花,怎么会这么漂亮?当真叫人看一眼就不忍扔掉。”

    许东那你不知道胖子的意思,在胖子眼里,这青铜牌上的花漂不漂亮倒在其次,关键是这玩意儿实在是太过精美,胖子与其在问是什么花这么漂亮,还不如说是在探许东的口气,这么漂亮的东西,价值肯定不菲,看许东让不让带着。

    许东哪里知道这花的名字,不过,瞬间想到牟思晴家里的花园里面,牟远山倒是养着无数奇花异草,想必牟思晴应该知道这花的花名。

    许东想了想,正要让牟思晴过来告诉胖子这花的花名,然后让胖子送还回去,没想到这时乔雁雪搜寻了几间屋子,也没找到许东的那根棍子,空着手走了过来。

    乔雁雪到了许东的身边,正准备跟许东商议一下接下来干怎么做,却一眼看到许东手里拿着的那块青铜牌上的花纹。

    看清青铜牌上只是一朵花,乔雁雪居然“啊”的尖叫了一声出来。

    尖叫声中,乔雁雪指着那块青铜牌,很是惊恐的叫道:“许东……扔掉……快扔掉呀……快扔掉它……”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是吃了一惊,却又不明白乔雁雪为何会如此惊恐,所以两个人都是不由得呆了一呆。

    一呆之下,乔雁雪居然扑到许东身边,一伸手,从许东手里将那块青铜牌夺了过去,随即将青铜牌扔到地上,还用脚踩了几脚。

    许东敢胖子两个都有些傻眼了,大风大浪,乔雁雪也不是没见过,在大惊大险面前,乔雁雪都丝毫会惊慌,现在不就是一块青铜牌么,乔雁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跟胖子两人才会过神来,不由得齐声问道:“这是什么啊?”

    顿了顿,许东又赶紧补充道:“雁雪,这青铜牌上只是一朵花,你怎么会这样害怕?”

    乔雁雪真的像是被吓着了,捂着胸口,过了好一会儿,也还没缓气来。

    这时,牟思晴也空着收回来,一眼看到乔雁雪满面惊恐,忍不住问道:“雁雪妹子,你遇到了什么?”

    说着,牟思晴又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什么特别之处,倒是细看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奇怪,牟思晴忍不住又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古里古怪的!”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只是一起伸手指了指乔雁雪扔掉的那块青铜牌,嘴里却不知道怎么说。

    牟思晴走到惊惶不已的乔雁雪跟前,弯下腰,伸手去捡那块被乔雁雪踩了几脚的青铜牌。

    谁知道,乔雁雪又叫声大叫道:“别动,不要去捡……”

    乔雁雪的叫声,把牟思晴也吓了一跳,赶紧直起腰来,看着乔雁雪,疑惑的问道:“雁雪妹子,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有些激动的答道:“老大,是这个样子的,不是我们都在帮东哥东西么,那边屋里,我看到这东西,上面长着一朵花,很漂亮,又好看,可是我又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是什么花,所以带来问东哥,想长长见识,没想到东哥大概也许或者不认识,恰好乔嫂子又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看一眼,就从东哥手里把那东西抢了过去,还给扔了,又吓成了这样,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大你知道吗……”

    激动之下,胖子说得又快又急,而且还缠夹不清,要不是牟思晴平日里知道胖子说话的风格,估计直接都被胖子给绕晕了过去。

    牟思晴好歹弄懂了胖子的意思,也猜想到问题多半是出在那朵花上面,当下轻轻搂住乔雁雪,柔声问道:“雁雪妹子,你认识上面的那朵花?别害怕,你平日里也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被牟思晴搂着,乔雁雪却依旧瑟瑟发抖,过了好半晌,才张了张嘴,艰难的吐出来几个字:“可那是‘地狱花’啊……”

    说完,乔雁雪更是几欲落下泪来。

    “地狱花……”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吓了一跳。

    八角青铜牌上的那朵花,如此精致,如此娇美,两个人都还以为花名也是无比的美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恐怖的名字。

    不过,许东倒想得更深一层,乔雁雪之所以惊惶,恐怕不仅仅只是因为这地狱花的名字恐怖,只怕是知道这朵花上面,是代表着某些东西,或者说是象征着什么事物,而且,那某些东西,或者事物,恐怕比几个人在这里遇到的一切都还要可怕。

    “地狱花?”牟思晴眉头皱了皱,忍不住问道:“什么是地狱花?地狱花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这个时候,乔雁雪的情绪非常激动,也很不稳定,牟思晴虽然问了,但随即又吩咐道:“胖子,许东,你们两个想办法找个地方,生堆火,让雁雪妹子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事情我们慢慢来说。”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虽然都极度想知道地狱花的事情,但是牟思晴这么一说,再加上乔雁雪现在的样子,估计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当下两个人赶紧掉头,去到那些房屋里面,找来一些已经腐朽的木板,在高台下面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很快生起来一堆火。

    又找来一件衣服,披在乔雁雪身上。

    牟思晴一直都紧紧地搂着乔雁雪,努力的让乔雁雪能够安静下来。

    胖子这家伙倒好,一坐到火堆边上,便又想着要弄些烧烤,不过,牟思晴却阻止了胖子,这些腐朽的木板,恐怕多半都含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毒气,最好别把食物放在上面熏烤,免得不知不觉就中了毒。

    胖子不由得很想笑话几句牟思晴,说她胆子也太小了,许东都没说这些木板有什么不对劲呢,只是想了想,胖子的笑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因为这事情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在“迷你魔鬼城”的时候,自己就把含有剧毒的神仙木当成普通柴火,差点闯下祸来,所以,还是谨慎一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