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章 双龙神弓 (1)
一本读|WwんW.『yb→du→.co
    稍微喝了点水,又吃了点东西,乔雁雪渐渐平静下来。

    牟思晴再问她地狱花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乔雁雪沉默了好一阵,才慢慢跟牟思晴等人解释起来。

    仅仅只从这花的名字上就知道,这种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地狱花原本是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之中唯一的花,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重要的是,因为花开时看不见叶子,而有叶子时却看不见花,花叶之间,生生相错,始终不能相见,所以又寓意一种诅咒。

    诅咒相爱的人,就算千难万劫,甚至无数轮回之后,也相爱不得厮守,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

    乔雁雪说得很慢,也很忧伤,仿佛不是她无意间看到这地狱花,而是这地狱花原本就是冲着她来的!是来诅咒她的!

    胖子抓着脑袋,勉强笑着说道:“乔……嫂子别介,就算真是诅咒,也是我……是我去……找出来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说到后来,胖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哭丧起来。

    自从知道桑妈妈拒绝让桑秋霞跟许东之后,胖子经过不少的努力,终于取得桑妈妈以及桑秋霞的认可,别看胖子整日里钱不离口,但在胖子心里,桑秋霞才是第一位,真要说钱,在胖子心里,钱的位置恐怕连秦羽在胖子心里的位置比不上。

    用胖子的话说,人就得有点儿比较特别的爱好,胖子爱好钱,但绝不是嗜好,更不会嗜钱如命。

    相反,乔雁雪说地狱花是诅咒,诅咒相爱的人,就算千难万劫,甚至无数轮回之后,也相爱不得厮守,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

    这对胖子来说,那就是要跟地狱花的花和叶一样,生生相错,始终不能相见。

    因为这地狱花是胖子找到的,又拿给许东看的,所以,这诅咒要应验,怕也就只会是应验在胖子身上。

    只是,这诅咒当真太他妈的恶毒了!

    胖子哭丧着脸叫道。

    不过,就算明知道是胖子招惹来的,乔雁雪依旧忧伤不已,说道:“小时候,我爷爷曾经带着我去算过一回命,算命的先生跟我爷爷说过,我这人一向福大命大,百无禁忌,但就是不能遇到一样东西,也就是地狱花……”

    牟思晴沉默了好半晌,这才说道:“要是遇上了,那又会怎么样?”

    乔雁雪摇着头,低低的答道:“我会失去我所有的一切……”

    “就为这个,你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呵呵……算命先生的话,你也信?”许东笑了笑,说道。

    “可是,我……”乔雁雪看了看许东,又看了看牟思晴:“我最害怕的是失去你们……”

    胖子哭丧着脸,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个,乔小姐,你说这些都是算命先生跟你说的,对吧,东哥说得对,算命先生的话,咱不能相信,至少不能全部相信,是不是,要是我再也见不到秋霞,我……我就他妈的不活了……”

    “不活了吗,你肇,你使劲儿的肇……”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一个乔小姐还不够我们忙活,你还来跟着捣乱,胖子你还是个男人是个大老爷们么?”

    胖子终于憋屈的叫道:“东哥,我肇么,两个嫂子全在你身边,不管发生什么,她们都跟在你身边,可是我呢……”

    “胖子,你胡说些什么啊!”牟思晴嗔道。

    眼看着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就因为一块青铜,一个被弄得要死要活的,一个郁闷不已,许东不由自主的大声说道:“胖子,雁雪,我的本事你们也看到了,一切都包在我身上,诅咒什么的,就让它冲着我来好了,我倒要看看,降妖除魔,对我们几个都是小菜一碟儿,一个区区诅咒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怔了片刻,胖子倒是很快转忧为喜,不错,眼前的东哥不相信,去相信那个什么不着调调的算命先生,好像也是有些说不过去。

    只是乔雁雪脸上神色虽然稍微缓和了一些,却依旧显得很是有些忧郁。

    吃饱喝足,八角青铜牌上地狱花的事情,也就暂时这么搁了过去,不过,许东那根棍子丢失了,到现在也还没照着,这事情依旧还悬许东心里,许东还想要再找找,何况,整个广场上,也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去找过。

    这倒不是许东节外生枝,在许东迷迷糊糊的时候,随手一扔,以他那个时候力量,完全有可能将手里的那半截棍子扔得超出视线之外。

    再说,许东不想让那两截棍子落到黑狗跟耗子手里,但也不想去冤枉他们两个,自己几个人都寻找一个地方,冤枉耗子跟黑狗两个人的可能就小了一分。

    出于这些原因,许东才决定继续寻找下去。

    不过,这一次,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不让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分开去找,几个人在一起,虽然寻找棍子的效率低了很多,但节外生枝的几率也小了不少,省得一不注意,他们两个又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大致上猜测了一下几种有可能的情况,决定了三个有可能的方向。

    一个是当时许东握棍子的右手边,也就是地狱魔鬼塑像的方向,因为许东是习惯右手,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之下,往右边随手抛弃手里的东西,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左边的狼头人身的塑像那个方向,毕竟许东将棍子拿在手里,并非全是自上而下的猛砸猛劈,如果棍子要脱手的话,也有可能会往左边飞去。

    最后一个有可能的地方,也就是正前方最接近人形的六臂恶神像的方向,因为当时许东面对的就是这个方向,而且,这个方向的房屋,因为正对着许东的异能吼声激震,破损得比较严重跟化成半僵尸犼的魏哲海搏斗,往前方扔出棍子的可能性也就最大。

    不过,牟思晴等人这么猜测,也是情非得已的事情,当时,许东连续不断的狂吼,连那些杂色雪狼都被震死不少,牟思晴等人自然也是痛苦不堪,这种情形之下,人人都是自顾不暇,又有谁会去注意到许东手里那根棍子呢。

    选择了三个最有可能的方向,许东带着牟思晴等人自右而左,一栋房屋一栋房屋的去寻找。

    右边的房屋几乎没有破损,,只需要注意房屋里面一些破损的地方就可以了,原本寻找起来应该很是快捷才是。

    不过,因为这边房屋破损的地方不多,里面的家私器具也就保存得相当完好,这让胖子这家伙立刻又忘记了先前那地狱花的事情。

    虽然要遵照许东跟牟思晴的意思,一件儿东西也不准带上,但是胖子用欣赏的态度去看看人家吃饭喝水的锅碗瓢盆儿,梳妆打扮的金银饰件等等等等,耗费的时间自然是不能少。

    仅仅是最边上的一家栋房屋,几个人就足足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

    还是许东跟牟思晴、乔雁雪三个人努力去寻找查看破损的地方,至于胖子这家伙,只是在这栋房子里面看完了人家厨房,又去看内房,看完了锅碗瓢盆儿,又趴在人在家的梳妆台上不肯走。

    要不是许东跟牟思晴等人再三确定,这栋房子里面是没有残存的那根棍子,硬拖硬拽把胖子扯了出来,胖子无论如何也还不肯走。

    ——还有些东西没欣赏完呢,指头大的珍珠链儿,都还才只看一眼呐!

    进入到第二栋房子,胖子顿时有些惊奇,第二栋房子里面,只一眼看过去,就发现这栋房子的主人,应该是个喜好武术的人。

    小小的院子里面摆了两排奇形怪样的东西,有长长的一根柄上,枝枝杈杈,像根树枝的东西;也有顶上一个尖头,紧挨着尖头下面的杆上,却又有四五片弯弯曲曲,形如蛇形刀刃的东西;更有十分接近古代长矛,但长矛的矛柄前段,却生着六七个有着巨大倒钩的东西……

    林林总总,少说也有二十来样,只是这些东西无一例外都是茶杯粗细的青铜杆柄,长度近丈,让人只看一眼就会很明显的发现,这些都是兵器,冷兵器!

    而让许东有些诧异的是,这栋房子其中一间房屋,墙壁上居然挂着一张非常精美的弓,甚至还有六七支箭。

    弓臂的材质特异,像是少量的黄金跟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混合而成,形状却是两条张牙舞爪的怒龙,两条龙的龙尾,也就是弓尾,龙头相交,形成握把,样式古拙粗犷,两条龙倒是栩栩如生,让人望而生畏。

    弓臂的那种不知名的金属物质也就罢了,反正许东没见过的金属也不在少数,让许东奇怪的是,这张弓的弓弦!

    许东绝对可以确定这弓弦是出自于生物身上,但偏偏就是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更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皮或者是筋。

    总之,这根弓弦细细的只有半根筷子头粗细,但是到了现在,依旧被弓臂绷得紧紧的,既没有半点儿松动的迹象,也没有丝毫会断裂的痕迹。

    弓的整个长度不足一米,但凭着许东的感觉,却知道这张弓的力量应该是非常巨大。

    一般来说,普通的弓,弓臂长度越长,对使用者来说就会越省力,而且弓臂的力量也就越大。

    以现在比赛专用弓箭为例,整个弓的长度就达到一米*以上,拉力至少在*十公斤,射出的箭矢,可以达到一百米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