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三章 被畜生给算计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又好气又好笑,骂道:“奶奶个叉,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大家都在逃难的时候,你们抛下我们,自个儿就跑,东哥一口气救你们十几个,到了这里你们不闻不问,反倒帮着老魏那家伙威胁我们,这会儿倒好,犼来了是吧,又让我们去跟你做炮灰,奶奶个叉,你们想得美!”

    牟思晴沉吟了一阵,却拉着许东说道:“许东,相对那些犼来说,它们也算是弱势了,何况,那些犼不除,恐怕我们终究还是要遇上的,不如……”

    乔雁雪蹙着眉头,却说道:“要帮它们也可以,看能不能试着要他们帮着带路,找到秦大哥它们,然后带我们出去。”

    许东苦笑着说道:“我是这么想,可是无法跟他们沟通啊……”

    殊不知,许东话音刚落,牟思晴包裹过伤腿的那头狼,一瘸一瘸走到许东等人前面,很是温顺的坐了下来。

    牟思晴伸出手,去抚摸那头雪狼的脑袋,没想那头雪狼竟然一如既往地毫不反抗,虽然没有以往那样亲昵,倒也显得比较亲近。

    都这样了,还用多说么。

    当下,许东将地上的箭矢捡了起来,又把那张弓高举过头,示意自己愿意帮着这一群雪狼解决危厄。

    看着许东高举那张弓,雪狼一起发出一阵嚎叫,一眨眼之间,散得干干净净。

    胖子大叫道:“哎,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西,怎么就跑了,奶奶那个叉……”

    那头瘸了腿的雪狼没跟其他的雪狼散开,而是站起身来,看了许东一眼,随后往两尊地狱魔鬼塑像那条街道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许东等人,那意思是让许东等人跟它去。

    耗子跟黑哥两人虽然被牟思晴说成是好人,但是本性还是没丢,将雪狼主动送来的那那些物件儿件件精美,一个个都忍不住口水直流。

    不过,挑挑拣拣,两个人也就仅仅只带上了七八件,其余的,不是太大,就是太重,带不走。

    陶子原本也想带上几件的,但是毕竟陶子的记忆还在,知道犼的恐怖之处,更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带的东西多了反而是累赘,所以也就只是带了一件非常小巧的物件儿。

    胖子的跟许东等人基本上都没多看一眼这些东西——现在还不是时机,至于黑狗跟耗子、陶子他们三个人的行为,许东等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告诫他们接下来很是危险,不能被身外之物拖累,至于他们理会不理会,许东倒也懒得去管。

    跟着瘸腿的雪狼顺着地狱魔鬼这条街道,一直往前走,渐渐出了城门。

    出了城门之后,那头雪狼在前面引路,走走停停,不是等候行动有迟缓的许东等人。

    如此,差不多走了半天,几个人眼前景色一变,前面居然是一片幽深宽广的峡谷,峡谷之中山石嵯峨,怪石嶙峋,黒梭梭的看起来有些怕人。

    峡谷底部却是一片血红,中间不见半点杂色,谷中山峰石岭,仿如是矗立在一片血海之中。

    乔雁雪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有些呆了,死死的拽着许东的手臂,过了许久,才惊恐的低声说道:“是地狱花……那是地狱花……”

    走在前面的雪狼,回过头来,再次看了看许东等人,然后顺着绝壁上一条栈道,慢慢的斜斜向下,不多久,便上了一条几根儿臂粗细的青铜链条搭就的索桥。

    索桥这边联系着栈道,另一边却是一座头如笔尖竖立的孤峰,索桥连接的部位,便是笔尖与笔杆连接的地方,孤峰山体黒梭梭的,从栈道上望过去,红底黒峰,红的似血,黑的如碳,犹如一幅怪异的墨画。

    索桥长约三十余丈,人走在上面像在荡秋千似的,稍不注意,便会掉下百十丈高的深谷,虽掉下去便是落进花海,但一定会被摔得粉身碎骨,以致一路上,胖子不时吓得“哇哇”大叫。

    因为乔雁雪见到峡谷底下的地狱花,而有些失魂落魄,牟思晴照顾着乔雁雪,跟在许东身后,好不容易过了索桥,到了对面一处平台之上。

    到了平台之上,虽然前面还有道路可走,但是这头雪狼却不再往前行走,只是蹲坐在索桥头上。

    等胖子从“晕桥”之中回过神来,不由得指着雪狼大叫道:“妈拉个巴子,奶奶那个叉,你这家伙倒挺会选择位置,这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太适合让我东哥大显神威了……”

    胖子的叫声之中,那头雪狼居然很是鄙夷的看了胖子一眼,随即走了开去。

    许东索桥头上打量了一下地形地势,禁不住对这头雪狼的智慧有些惊叹,但同时也还是有些担心。

    雪狼能够懂得选择这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利,还懂得用自己这帮人来对付犼,应该算得上一个奇迹,这说明雪狼的智慧实在不低。

    不过许东有些担心的是,犼的行动敏捷,攀爬能力超乎想象,除了胸部那一块部位比较柔弱,其余的地方都是坚硬如铁。

    要是自己的那根棍子没断,或许有足够的一战之力,但现在那根棍子只剩下半截,再也没有了可用之处。

    身上带着的这张弓,估计的确威力不小,但是却只有七根箭矢,就算能够一箭射死一头犼,倘若来了八头犼,自己岂不就没有了招架之力!

    如果用异能吼声,牟思晴她们有就在身边,一旦使用,会不会对她们再次造成伤害!一想到这些,许东的心便有些乱了。

    蓦然间,许东回过头去看看那头雪狼,那头雪狼倒是双目微闭,坐在一边状如假寐。

    许东不由得暗骂了一声自己,太过相信雪狼,还以为雪狼有着超乎想象的智慧,没想到就算是极具灵性的雪狼也会做出如此蠢不可及的事情。

    这个地方,看起来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最大的危险就在于没有退路!

    没有任何退路的一块死地。

    一旦攀爬能力超强的犼蜂拥过来,无论是索桥还是绝壁,犼倒是能够大显身手,可是几个人却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自己就算是身具异能,但蚂蚁也能咬死大象啊。

    一想到这一点,许东顿时站了起来,喝道:“胖子,老大,赶紧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

    “出路……”,牟思晴一听出路两个字,顿时花容失色。

    胖子、黑狗、耗子以及陶子等人也是脸色大变,都不由自主的向那头瘸腿的雪狼瞪过去。

    只是这一瞬间,那头雪狼似乎感觉到几个人的敌意,站起身子,竟然飞快的掉头往平台的另一边跑了出去,那条断了的后腿上面虽然还裹着绷带和夹板,但哪里还能看得出来是受过伤的。

    许东大叫道:“不妙,我们上当了……”

    “现在怎么办?”牟思晴问道。

    “追……”许东一边叫,一边拔足想那头雪狼追去。

    其余的人跟在许东身后,都想平台的另一边追过去。

    只是几个人仅仅沿着平台才追出去不到数十米远,便全都傻了眼。

    数十米开外,平台变得非常狭窄,人在上面立足都有些困难,何谈在上面施展手脚抵御犼的进攻。

    那头雪狼倒是连蹦带跳,几几个起落之间,便失去了踪影。

    许东再往前走了不到十来米,不安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手里还有那根棍子,许东或许还有点儿把握,但是现在,许东半分把握也没有了。

    许东尚且如此,胖子、牟思晴、黑狗、耗子、陶子,他们几个更是胆寒,离许东所站的地方还有好几米,便一动也不敢动了,唯恐一个闪失,便会从百十来丈跌下去、

    “快退……”许东大声喝道。

    到了现在,几个人只能快速退回去,另想他法,要不然,一旦有犼过来,一切都会完了。

    胖子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喝骂道:“妈拉个巴子,奶奶那个叉,下一次见到那些忘恩负义的畜生,见一个打一个,胖爷我绝不留情……奶奶那个叉,敢把胖爷我们带上绝路……看我不一把火烧掉它那狗窝……”

    只是胖子的骂声中之中,突然想起一阵让所有人头皮发炸的夜枭叫声,听那声音,来的犼何止数十头之多!

    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许东的脚后跟直接冲上背脊,只是许东不得不忍着冰冷的寒意,大叫道:“快……它们来了,快回去守住桥头……”

    等许东等人跌跌撞撞回到桥头,赫然发现,少说也有二三十头犼,已经顺着对面的栈道倾泻而下,好几只都已经上了索桥。

    而上了索桥的那几只犼前面,只有寥寥几只杂色的雪狼,蹒跚的在往许东等人这边奔逃,连一只白色的雪狼都没见到。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白毛狼王,不但算计了许东等人,还顺带将与它们不一样的杂色雪狼也算计了。

    许东忍不住怒吼了一声,他妈的,一群大活人,居然叫几头畜生给算计了!

    并且,明知道是来当炮灰,来跟犼干架,一个个还他妈的都是赤手空拳。

    只是许东这个时候只稍微骂了几句,便在也不敢耽误,从背上扯下那张弓,取出箭,往往弦上一搭,立刻瞄准已经过了一半索桥的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