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四章 地狱烈焰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时候,许东等人才真正算是见识到这张双龙弓的真正威力。

    就在许东把箭矢搭上弓弦那一刹那,剧烈的阴风激荡,天地变色,鬼泣神哭自不必说了,原本在上了索桥的几头犼前面的雪狼,瞬间一滞,竟然不顾一切,纵身一跳,直从索桥上往谷底花海跳了下去。

    原本扑倒几头雪狼,正要大快朵颐的几头犼,俱是抬起头,看着许东也是露出畏缩之态。

    只是许东唯恐那几头犼会继续往这边扑来,扣着弓弦的手指头一松,原本金光闪闪的箭矢,顿是如同一股烈焰,所到之处,雪狼、犼,无一不燃起一团烈火,一刹那之间,无数火团,纷纷从索桥上坠入如谷底花海。

    原本猩红如血的谷底花海之中,顿时生起一团团地狱烈焰,不多时,地狱烈焰火光冲天,腾空暴涨,整个谷底,便成为一片烈焰火海,火势到处,无所不燃,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山石泥土,无一不像是蘸饱了汽油的棉花,一瞬之间轰燃起来。

    火势蔓延十分迅速,那些还在栈道上的犼,躲避不及,只一眨眼之间,纷纷着火,一旦着火,随即便纷纷从栈道之上跌入谷底火海。

    直到这时,牟思晴等人才知道这地狱之花,到底有多厉害。

    ——这地狱之花,原本就不是花,而是地狱之火!

    胖子脚底起火的平台上乱蹦乱跳,大叫道:“东哥……快想办法……快要被烤熟了……”

    许东刚刚放完一箭,便惹出如此局面,心里也早已乱了套,只大叫一声:“跑啊……”

    叫声之中,许东把那张弓往乾坤袋里一放,转回身子,一手扯了牟思晴,往自己的背上一放,大叫道:“抱紧……”

    随即一手抓住乔雁雪,另一手将乱蹦乱跳的胖子揪在手里,转身便往燃起汹汹烈火的索桥上冲了过去。

    黑狗、耗子、陶子三个人一个个都是一步不停的跟在许东身后。

    许东仗着一股异能,所到之处,勉强阻住火焰,为后面的黑狗,耗子、陶子三个人开出一条路来。

    一群人在索桥上舍命狂奔,只是谁也没去注意,先前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的那头瘸腿狼,又悄无声息的更在陶子的屁股后面。

    不过,只跑出不远,尾巴上便开始着火,随即向全身蔓延,不多时便成了一团不住往前窜的烈焰。

    只是这头化成烈焰燃烧起来的雪狼,自知再无生还的可能,竟然在最后一刻,一纵身子,扑在落在后面的陶子身上。

    顷刻之间,陶子也化成一团烈火,惨叫着,从索桥之上坠进火海。

    陶子的惨叫声,惹得已经成了“好人”的耗子忍不住一呆,不由得回过头来,去看陶子,但耗子仅仅只是这么一呆,一团烈火,顿时将陶子一双脚紧紧裹住,顷刻之间,便烧着了耗子的皮肉。

    耗子惨叫着,挣扎着往前没跑几步,全身也变成一团烈火,只烧得耗子皮开肉绽,吱吱作响,身上的衣物肌肤,像是被烧着的蜡油,一块块的带着火苗直往下掉,不多时便只剩下一具连骨头都还在燃烧的骷髅,继而成为一具人形的灰烬。

    陶子、耗子的惨叫之声,许东跟牟思晴等人也不是没听到,但是一个个都只能含着泪水,连头也不敢回。

    等许东拼尽全力,将牟思晴、乔雁雪、胖子三个人终于带出火海,回过头来看时,黑狗、胖子、以及乔雁雪等人,头发衣服都给烧着数处,身上到处都还冒着火苗烟雾,牟思晴稍微好点,身上没被烧这,但是一头长发也被烧得焦黄脱落。

    在许东的帮助之下,几个人将身上的火苗全部扑灭,还没喘上一口气,胖子漆黑这一张脸,瞪着只看得见一圈眼白的眼睛,愤声怒吼道:“回去……回去……不把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牲的老窝一把火给烧掉,我就不是王胖子……”

    许东也是双眼血红,那头狼王当真也是歹毒至极,不放过它的子民也就罢了,自己帮他剪除对他们危害最大的犼,居然连自己都要一块儿干掉。

    ——当真忘恩负义,无耻之极!

    陶子、耗子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人,这种死法死状,可谓是凄惨至极,下场直逼魏哲海,可是,他们两个都是跟许东一块儿来帮那头狼王对付犼的。

    现在落到如此下场,许东无论如何也不想吞下这口怨气。

    几个人一腔怒火,只稍事休息,便回过头来,决心要去烧掉狼窝,算是去替陶子跟耗子两人报仇。

    只是一路回头,路上不时出现一片斑斑血迹,雪狼的残肢剩腿,一路上到处都是。

    虽然让人触目心惊,但几个人也能够联想得到,为了能够全歼那些对雪狼世代都有严重威胁的犼,雪狼付出的代价,也绝对算是空前惨烈。

    想来许东等人在广场上所看到的那几百头雪狼,到了现在,也可能已经所剩无几了。

    只是胖子这家伙却无论如何也肯不怜悯这些狡诈多端的,忘恩负义的雪狼,甚至发誓说,不将雪狼的老窝弄个底儿朝天,誓不罢休。

    一路盘桓,在与雪狼的老窝遥遥相望之际,几个人竟然迎面一头白色雪狼。

    一时之间,人狼相对,胖子忍不住就要冲上去跟这头雪狼见个真章。

    出奇的是,这头单独前来的雪狼,的眼神里面再也没有那种厌憎的神色,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温和,见到许东等人一个个怒目圆睁,这头雪狼也不在意,只是毫无恶意的低嚎了两声,随即调转身子,根本毫不介意许东等人会把它怎么样。

    原本一腔怒火的几个人,一时间有些傻了眼,实在捉摸不透狼王这又是几个意思。

    不会是因为知道许东等人损失惨重,狼王再也不敢见人,所以只派了一头雪狼前来,让许东等人消气吧?

    不过,许东倒很是惊奇的发现,这头单独前来白色雪狼,居然是最早跟自己遭遇过的那头雪狼,也就是在峡谷里面制造塌方的那头雪狼。

    过了好一会儿,牟思晴才问许东:“既然这头雪狼是在外面我们遇到过的那头雪狼,狼王是不是兑现它的承诺,让它来把我们带出去?”

    牟思晴这么一说,原本暴跳着一定要去烧掉狼窝的胖子,顿时沉默了下来。

    烧掉狼窝,与走出这里相比,当然是后者更加重要一些,要不然,凭着自己几个人,恐怕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走出这里,那样的话,就算烧掉了狼窝,又能怎么样?

    只是许东实在不敢轻易的再去相信雪狼,足足的跟牟思晴等人商议了好一会儿,这才决定既然这头雪狼是来带自己等人出去的,何不让他先带自己想起找到秦羽的那些手下,以及秦羽,如果这头雪狼要是做不到,或者有什么犹豫的话,立刻就掉头去到狼窝里面,干他个底儿朝天。

    偏巧那头雪狼好像听懂了几个人的意思,低低的嚎叫了一声,随即走到许东身边,如同家犬一般,冲着许东摇了摇头。

    胖子眼珠子一转,当即问许东要了一圈绳索,二话不说,打了个活套,套在雪狼的脖子上,将另一头死死地攥在自己的手里,那情形活像是出来遛狗。

    只不过,这头雪狼倒也不去挣扎,当真温顺如同家犬,任凭胖子摆弄,绝不反抗。

    这倒使得许东跟牟思晴等人益发相信,狼王差点儿连许东等人一锅端掉,实在也是事出无奈,让这头雪狼孤身前来,原本就也就是来请罪的。

    如此,就算几个人心怀不忿,要直接烧掉狼窝的念头,终究还是淡弱了下去。

    不过,这头雪狼待胖子系好绳子之后,只低低的嚎叫了一声,便在头前开路,所去的方向,竟然正是开满地狱花的峡谷那边,所走的路,竟然也是几个人向前走过的路。

    只是一路上看到四散凌乱的雪狼的残肢破体,这头雪狼不时发出一声悲戚的惨嚎。

    再一次感受了一遍雪狼付出的惨重代价之后,这头雪狼带着几个人再次来到绝壁栈道上。

    峡谷里面的地狱烈火已经熄灭,谷底依旧是一片如火如血的地狱花海,半点儿也看不出来曾经被地狱烈火肆虐过的痕迹,甚至要不是许多年等人身上衣服头发都还残存着一个个破洞以及一股焦糊的味道,几个人都不敢相信是来过这里一次,还丢下了陶子跟耗子两个人的。

    雪狼没有过多停留,依旧是在前面过了索桥,到了对面的那块平台之上。

    随后,在平台上休息了片刻,这才扯着绳子,沿着那头被烧死的雪狼走过的地方,向平台的另一边走去。

    这一段路走得非常艰难,好几处最窄的地方,都仅仅只能勉强站住脚跟,那头雪狼也因为有了脖子上的那根绳子牵绊,失去往日的灵动,好几次都差点儿直接掉了下去。

    几个人更是小心翼翼的,跟在雪狼后面,几乎花费小半天时间,这才爬到这座如同一支毛笔的山峰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