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三章 苏醒之后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沉闷了半天的秦羽摇了摇头,终于开口说道:“大自然有大自然的运行法则,丛林生物有丛林生物的规律,即使是强势无比的犼,大自然也不会让它们绝对完美,小许说的没错,除了食物方面的因素之外,自身固有的缺陷,才能使它们和雪狼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同时并存。”

    常乐倒是岔开话题,问道:“秦大哥,出去之后,我们怎么做?”

    秦羽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回去……”

    许东皱着眉头,看着秦羽,问道:“秦大哥,你要找的那花的事情……”

    秦羽摇了摇头:“不提了,不提了,我十几个好兄弟,到现在就剩下常乐跟洪泉两个人,再说了,乔小姐现在也是这样,再找下去,我……”

    沉默了一阵,许**然想到一件事,问道:“秦大哥,有件事情我很是好奇,不过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秦羽怔了怔,说道:“你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黑狗的事情,我有些好奇而已!”许东问道。

    秦羽一听许东问起黑狗的事情,脸色竟然渐渐的沉了下去,过了许久,才说道:“黑狗的事情,我其实也是在他拿起地狱花的那一刻,才知道的,唉……”

    说起黑狗的事情,秦羽沉吟着,说起一段往事。

    很多年前,那时秦羽还在当兵,恰好正是被分到这一带的边境线上,秦羽当时很是年轻,分配的工作也并不繁杂,所以随时都很悠闲。

    有一天,秦羽外出玩耍,发现一伙境外的不法分子,准备越境,当时秦羽立刻鸣枪告警,殊不知那一伙不法分子也是全副武装,见秦羽只有一个人,便准备对秦羽下黑手。

    秦羽虽是一个人,单独面对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不法分子,只得且战且退,希图将这伙人引到哨所附近,再召唤战友过来帮忙。

    殊不知那天,哨所里的战友大部分都出去巡逻了,哨所里面仅仅留下一个姓刘的战友。

    那时候,姓刘的战友还只是一个刚刚入伍的新兵,发现秦羽跟十几个不法分子苦战,不由得心生怯意,不但没有出来支援秦羽,还丢下枪,自己一个人躲了起来。

    秦羽一个人苦战之下,因为腿上负伤,子弹也打光了,终于被那一伙不法分子抓住,后来,十几个不法分子找到了躲起来的那个姓刘的战友,还把他也绑了起来。

    抓住了秦羽跟他那个姓刘的战友之后,那帮不法分子逼着他们两个人在前面带路,秦羽誓死不肯,但那姓刘的战友却熬不过不法分子的殴打,答应帮他们带路。

    后来,秦羽才知道,那一帮不法分子,他们其实是一伙武装盗墓者,目的地就是现在几个人所处的这片环境。

    只是当时,秦羽为了能够将那姓刘的战友,从那或武装盗墓者手里抢出来,变假意应允,跟着那一伙盗墓者。

    后来,秦羽果然找到机会,硬生生从十几个武装盗墓者手里,把那姓刘的战友给抢了出来。

    只是当时情况危急,两个人为了逃生,不得已分开而行,到了后来,秦羽回到哨所之后,招来所有的战友,前去找那帮武装盗墓者,以及营救那位姓刘的战友。

    不过,找到那位姓刘的战友的时候,秦羽却发现那位姓刘的战友再次跟那一伙武装盗墓者走在一起,而且,到现在秦羽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就是那位姓刘的战友,正用一块衣襟,去拿地狱花。

    只是不知道那位姓刘的战友是出于自愿,还是被逼迫的,但当时的情形,秦羽记忆得十分深刻。

    双方交战了一场,两边各自都有不小的伤亡,但那位姓刘的战友,却从此失踪了,直到赶来支援的大部队,将那一伙武装分子彻底剿灭,也没找到那位姓刘的战友。

    再后来,秦羽上报情况的时候,把那位姓刘的战友的一些情况给瞒住了,只说那位姓刘的战友非常英勇,至于他的失踪,是在跟武装盗墓者交火的时候,掉进了冰窟窿。

    从那以后,秦羽就再也没见到过那位姓刘的战友,在那红光笼罩的庙宇里面时,黑狗用衣襟包住地狱花,那一幕,让秦羽当时便回忆起这一段往事。

    不过,估计黑狗也是到最后那一刻,才认出来秦羽就是那个当年死命都要把它从那或武装盗墓者手里抢回去的那个小炊事员。

    所以,黑狗觉得是欠了秦羽的。

    说到这里,秦羽沉声说道:“这原本只是一段我应该烂在肚子里的事,哼哼,早这道是这样,我当日就该直接毙了他……”

    许东等人倒是明白秦羽的心情,秦羽只是怒其黑哥不争,恨铁不成钢,干什么不成,非要去做人人切齿的土爬子盗墓者。

    许东叹了一口气,不再问下去了。

    胖子倒是嘿嘿的笑着说道:“秦大哥,这么说,早在许多年前,你就来过这里,而且也见过地狱花了……”

    胖子这话一出口,秦羽的脸上神色一滞,变得很是有些难看。

    秦羽的这个脸色,看得许东心里一抖,随即对胖子喝道:“胖子,胡说八道什么……”

    还没喝完,却发现牟思晴的脸上也是一片迷茫,显然是也察觉到秦羽似乎一直都在对许东跟自己等人隐瞒着什么。

    洪泉在一旁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不知道吧,秦大哥是超自……”

    秦羽喝道:“洪泉,你住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你忘记了么?”

    洪泉怔了怔,随即呵呵的干笑了两声,不再说话。

    呵斥完洪泉,秦羽又转过头来,对许东勉强笑道:“小许兄弟,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方便说出来事情和密秘,我有、你有,大家都有,但请你相信一点,我对你没有半点儿恶意,我也一直都是把你当成我的兄弟的!”

    许东怔了许久,这才笑道:“对不起,秦大哥,胖子这家伙,就是嘴巴零碎,该说的不该说的,该问的不该问的,他都会胡说八道一气,呵呵,秦大哥不要责怪才是……”

    秦羽淡淡一笑,也不再说下去了。

    但这之后,许东等人明显的感到跟秦羽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起来,原本好像是铁板一块的关系,现在却起了一些许裂纹。

    这时,在最前面开路的常乐,转过头来,笑着说道:“秦大哥……我们已经出来了……”

    秦羽应了一声,转头看了看许东等人,勉强笑了笑,说道:“走吧……”

    许东跟胖子等人闷着头,带了昏迷不醒的乔雁雪,顺着常乐在积雪之中挖出来的巷道,一路往前走,积雪便逐渐低矮,最后脱离雪崩造成的积雪范围。

    只是几个人刚刚脚踏实地的脱离雪崩范围,却远远地看到山谷之中,有头白色的雪狼,正对着几个人,两粒蓝幽幽的眸子,泛发着鬼火一般的妖异。

    一见到这头雪狼,胖子立刻叫道:“东哥,你看那家伙……”

    不仅许东一眼就看出来这头雪狼,正是被胖子放走的那头雪狼,胖子自己也认了出来。

    许东是认得这头雪狼身上的气息,胖子这家伙却是因为喜欢狗,跟这头雪狼打过不短时间的叫道,所以认得。

    不过,那头雪狼见到许东等人,只是用鬼火一般的眸子扫了几个人一眼,随后如无其事的调转身子,不仅不满的朝着山谷另一端走去。

    原本不知道现在该要怎么走的许东、秦羽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均是一点头,齐声说道:“跟上……”

    许东是跟胖子、牟思晴两人说的,秦羽则是吩咐常乐与洪泉两个人。

    经历了犼窝和雪崩,侥幸幸存下来的七个人,顿时远远地跟在那头雪狼身后,顺着山谷往前走。

    胖子这家伙一路追赶雪狼,一边大骂雪狼,内容却不外乎是老一套,什么雪狼不讲义气,自己这一帮人不但直接救了它们十几头雪狼,还为它们灭了犼,端了犼的老窝,为雪狼繁衍后代,立下不朽功勋,但雪狼却是恩将仇报等等呵责雪狼的老话题。

    只是那头雪狼根本不去理睬胖子的喝骂,自顾自若即若离的在前面走着。

    中间许东等人歇息过一次,吃饭时节,胖子却又拿出牛肉干去诱惑那头雪狼,想要再次将它抓到手里。

    只是那头雪狼机警异常,牛肉干是照吃不误,却始终不让胖子靠近,胖子稍有靠近,雪狼不是立即避开,便是冲着胖子呲牙咧嘴的示威。

    折腾了好半天,胖子始终无法的手,最后只得往地上扔了一块肉干,指着远远遁开雪狼笑骂道:“没义气的东西,有本事连这块肉干都别过来吃……”

    胖子在这边跟雪狼折腾,许东这边,跟牟思晴两个人给乔雁雪喂了些水,不多时,乔雁雪终于微微睁开眼睛。

    只是乔雁雪一看到自己被许东抱着,当即抬手给了许东一记耳光,怒喝道:“流氓……你,你把我怎么样了……”

    许东抱着乔雁雪,躲避不开,脸上结结实实的被乔雁雪抽了一记,却又听到乔雁雪怒声呵斥,不由得一呆,失声叫道:“雁雪,你……”

    苏醒之后的乔雁雪,挣扎着从许东的怀里挣脱开去,厉声大喝道:“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