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四章 信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到乔雁雪这副摸样,许东哪里还不知道乔雁雪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一把拽住乔雁雪,大声说道:“我是许东,雁雪,你不记得了?你是乔雁雪,她是你牟姐姐,还有胖子,秦大哥,你都不记得了!”

    乔雁雪一扬手挣了开去,退开几步,盯着许东,满眼里不是疑惑而是敌意,冷冷的说道:“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做这些卑鄙下流的事情出来,你是谁,你们是谁,快说,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为什么把弄到这里来……”

    听到乔雁雪如此一问,秦羽,常乐等人俱是吃了一惊,一起都呆呆的看着乔雁雪。

    现在的乔雁雪,情形跟当初常乐、秦羽等人的情形如同出自一辙,也就是说,乔雁雪的一些记忆,在不知不觉间都已经消失,只是乔雁雪现在的情况,尤为严重。

    乔雁雪寒着脸,声色俱厉的喝道,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就要跟许东决一高下的阵势。

    牟思晴上前,柔声说道:“雁雪妹子,你听我说,我们原本是来救援秦大哥的朋友的,只是在这个地方出了岔子,你受了些刺激,所以你忘记了一些东西,这种情况,秦大哥跟常乐大哥都有过,以后你就会慢慢地想起来的。”

    胖子也上前,说道:“乔嫂子,你忘了,地狱花,你见到过地狱花,你还说,你听一个算命的先生说过,你见到地狱花,你就会失去……”

    许东大叫道:“胖子别说下去……”

    到了现在,许东终于明白过来,那次乔雁雪将到地狱花的青铜牌,为什么会那么忧伤,会那么害怕,对乔雁雪来说,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将会失去最重要的一切,那心情,绝对是难以描述出来的痛苦。

    乔雁雪一脸敌意,但是听胖子这么说,好像想起来一点儿什么,说道:“地狱花……你们也知道地狱花在什么地方……”

    牟思晴再次上前,走到乔雁雪身边,柔声说道:“雁雪,你听着,我跟你说,我从这一次我们为什么来这里说起,听完,你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牟思晴把秦羽找许东前来救援,以及一路过来所有发生过的一切,一五一十仔仔细细的跟乔雁雪描述了一遍。

    秦羽等人在一旁,也时不时插上一句话,证明牟思晴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乔雁雪越听,眉头却越皱得厉害,根本就不相信牟思晴等人所说的一切。

    许东咬着牙,沉吟了许久,才走上前,让牟思晴跟胖子等人稍微退开,然后说道:“雁雪,如果你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不过,这个办法须得你配合我一下,跟我到一边去。”

    牟思晴跟胖子、以及秦羽等人,虽然不知道许东能够有什么办法立刻就让乔雁雪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还是知趣的退开。

    乔雁雪将信将疑,一脸敌意,看着许东,沉声问道:“你想用什么办法?”

    许东伸过头去,在乔雁雪的耳边极其轻微的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说完,乔雁雪的脸上,立刻布满疑云。

    许东看了乔雁雪一眼,再不多说,转身大踏步朝着山谷一边走去。

    乔雁雪呆呆的沉默了半晌,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过了好片刻,这才踏着许东的足迹,跟在许东的身后。

    不多时,许东到了山谷边缘,找了一个能够完全阻挡住牟思晴胖子等人的视线的大石堆,等乔雁雪过来,伸手指了指石堆后面。

    乔雁雪回头看了看牟思晴等人,稍一犹豫,便钻到石头堆后面去了。

    许东在石堆外面,也是看了一眼牟思晴等人,见胖子跟牟思晴两个人各自拿出牛肉干,去喂食那头雪狼,秦羽等人则是自顾自的在那边聊天,许东这才跟着钻到石堆后面。

    不到两分钟时间,许东便又从石堆后面走了出来,而且,丝毫犹豫也没有,即刻就回头跟牟思晴等人汇合。

    见许东回来,胖子抬头问道:“东哥,乔嫂子怎么样,你都跟她说了些什么?”

    牟思晴却问道:“许东,雁雪她会相信吗?”

    许东淡淡的摇了摇头,没去回答胖子,只是更牟思晴说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知道,会相信是一回事,但能够想起来逝去的记忆,那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牟思晴微微点了点头:“只要她能相信,我们总有办法帮她找回属于她的记忆的。”

    许东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那头一得到牛肉干,便马上又跑开的雪狼。

    秦羽过来,问了一句:“小许,乔小姐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容乐观……”许东沉吟着,答道。

    秦羽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种情况,我也也有过体验,的确不容乐观,恐怕还得要靠以后慢慢来,现在不能着急……”

    许东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不多时,乔雁雪回来,径直走到许东面前,沉声说道:“我可以相信你一次,也可以跟你们一起走,但我警告你,在事情没完全弄清楚之前,你最好不要离我太近,我讨厌你!”

    胖子嘿嘿的笑道:“乔嫂子,你这态度,嘿嘿,这怎么回事……”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脆响,胖子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乔雁雪打完,凶巴巴的怒道:“再敢在我面前嬉皮笑脸,胡说八道,我一定打烂你的嘴……”

    看着乔雁雪一脸凶相,胖子捂着火辣辣的脸,盯着乔雁雪,吃惊的说道:“乔……你干嘛打我……”

    许东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胖子,管好你的嘴,从现在起,你最好别再胡说八道了。”

    胖子捂着脸,冤屈不已的大叫道:“你们……你们两个……我不来了,你们两个合伙来整我……”

    折腾了一阵,乔雁雪又问许东:“你说这里是一个不可捉摸的神秘地方,现在,你打算怎么走?”

    许东叹了一口气,指着那头雪狼说道:“现在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指望跟着它,可能不能找到出去的道路。”

    乔雁雪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把这么多人的希望,寄托在一头雪狼身上,你们是不脑子有毛病?”

    许东苦笑了一下,答道:“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除此之外,暂时再也没有其它的好办法。”

    乔雁雪又哼了一声:“你说我们就是依靠这头雪狼,穿越过地狱花花海?”

    胖子嘟囔着说道:“你还别不信,当时我们几个可是一块儿在雪狼带领下,才走出地狱花海,又找到秦大哥他们几个的,乔……你真想不起来了……”

    乔雁雪怒目瞪了胖子一眼,很有些责怪胖子多嘴,随即说道:“既然这样,你们还在等什么,走啊……”

    眼睁睁的看着乔雁雪失去记忆,变得有些凶悍起来,秦羽禁不住摇头叹息了一声,招呼了一声常乐跟洪泉,随机出发。

    那头雪狼在胖子的驱赶之下,带着一行人,七弯八绕,穿过山谷,走上一堵陡峭的悬崖,悬崖上只有一条崎岖狭窄的兽道,雪狼倒是走得坦然,但是许东等人却走得艰辛无比。

    一路上,乔雁雪本来还有些不满几个人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头雪狼身上的,但经过半天时间的跋涉,却发现雪狼带着一行人,其实正是在慢慢的离开雪山区域,而且,翻过悬崖之后,道路也越来越平坦,乔雁雪的一腔恼意,也渐渐消逝于无形。

    过了悬崖之后,胖子这家伙的话又渐渐地多了一起来,一路上都不住的追问许东,到底是跟乔雁雪说了一句什么话,居然就让乔雁雪相信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许东只是笑了笑,却打死也不肯告诉胖子这中间的秘密。

    离了雪山之后,一群人又进入到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沿着一条小河,往上游行走。

    一路上,无惊无险,走累了便歇息下来,饿了便吃些牛肉干,如此几次,终于在一次吃过饭之后,许东跟牟思晴两人,惊喜的发现,原来,雪狼带着几个人果然是在走回头路。

    这条小河,就是许东等人从沙海里面的那座石头城出来之后,沿河而下的那条小河,甚至还发现那个被遗弃的背包!

    如此,胖子对雪狼的态度,也大有改变,平日里骂不绝口的那一套,也渐渐不再用在这头雪狼身上。

    只是那头雪狼却是不太领胖子的情,走路时,依旧是若即若离,吃东西的时候,也绝不跟胖子亲近,胖子给它牛肉干,它要么就是直接衔了牛肉干就远远地躲开,要么就是冲着想要靠近的胖子呲牙咧嘴,绝对不再让胖子靠近。

    不过,那头雪狼却没按照许东等人预想之中那样,带着许东等人找到那条通道,然后从沙海的石头城里面出去,而是一直都沿着河流往上游走。

    许东倒是越来越相信这头雪狼,真的是在把自己这一群人往这个地方之外带,即使没有直接去找那条通道,穿过沙海,相信雪狼也会有另外的道路通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