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六章 借尸还魂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许东呆呆的看着自己,常乐嘿嘿的一笑,抬手轻轻在肩头一拍,笑道:“小许兄弟,算了,用不着多费脑筋,无论秦大哥是不是在这里耽搁过,这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洪泉也笑着说道:“是啊,是啊!这地方,诡异的事情,原本就层出不穷,也不止这一件两件,谁计较得了那么多!”

    许东沉吟了半晌,这才勉强笑道:“我记得,秦大哥是因为记挂着被困在这里的兄弟,才过来的,常大哥也说过,是来找兄弟的,常大哥,你又是怎么出去的,你还记得吗?”

    许东这么问,是突然想到,从这里出去的人,远不止秦羽一个人,至少,到了现在,许东知道的,就有秦羽、扎西、常乐、甚至来哥、魏哲海等人,就算是护送秦羽出去的小程,虽是已经牺牲了,但毕竟也是从这里出去之后,牺牲在外面的。

    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就算这个地方诡异得无以复加,却也并不是无路可走,至少,就有那么多人出去过。

    这些出去过的人当中,扎西这次没有跟随进来,再说了,扎西的意识空间被许东一搅,就算进来了,估计也记不起什么来,至于秦羽,则是出去之后,才清醒过来的,怎么出去的,秦羽自然也是不可能记得。

    魏哲海、来哥等人就不去说了,魏哲海已经死得尸骨无存,来个这次根本就没来,余下唯一一个出去过,又来到这里,而且还恢复了记忆的,就只有常乐一个人,但是许东等人却一直都将这个忽略了过去。

    许东等人将这件事忽略过去,倒也还情有可原,毕竟太紧张,太奔忙,可是,常乐自己居然也会忽略了这件事,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么?

    常乐可是来接应他的那些兄弟们的啊!

    对出路的事情,他却从来只字不提,这岂不是太过怪异了。

    所以,许东才有此一问。

    只是许东这么一问,常乐的脸上一凝,看着许东,脸上神色瞬间数变。

    洪泉在一旁打圆场说道:“这里的地形,实在是诡异,小许兄弟你们也不是没见过,呵呵,就算常乐记得出去的路,也不见得有用啊,对不对?”

    许东不理洪泉,只紧紧地盯着常乐,等待常乐的回答。

    秦羽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常乐,说道:“对了,小常,这件事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常乐看了一眼秦羽,极不自然地说道:“我也是……怎么出去的……我也不知道……不记得了……”

    秦羽叹了一口气说道:“唉,都是我,实在对不起,害得你们一个个不得安生……”

    洪泉笑了笑,说道:“秦大哥,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秦大哥能回来找兄弟们,我们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许东心里一动,当下问道:“秦大哥,孟志成孟大哥,也是秦大哥的兄弟,对吧?”

    秦羽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小许,怎么了,他不是在野人山,你怎么突然想到了他?”

    许东吸了一口气,过了好片刻,这才说道:“没什么,就是我突然想到,孟大哥跟秦大哥在一起的情形。”

    提起孟志成,胖子不由得在一旁笑道:“嘿嘿,不说那家伙还好,一说那家伙,我倒也想起来,呵呵,秦大哥,老孟说,跟他们一块儿混的,每个人都有个代号,老孟那家伙就叫‘老狼’,还有‘虎子’、‘山猫’……好家伙,都是一帮飞禽走兽,老孟还说,唯独秦大哥跟他们不一样,说秦大哥你叫什么……对了,叫什么‘南瓜’……呵呵……”

    常乐脸上神色一怔,随即笑着说道:“不,胖子你说错了,是叫‘瓜哥’……”

    秦羽的脸上突然大变,看着常乐,半晌也不做声。

    洪泉推了一把常乐,低声喝道:“常乐,别胡说八道,秦大哥生气了……”

    许东看着秦羽,不知不觉的后退了一步,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将胖子跟牟思晴两个人挡在身后,眼睛却盯着常乐跟洪泉两个人。

    秦羽盯着常乐,过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你不是常乐……”

    常乐一怔,胖子跟牟思晴等人更是惊讶不已,秦羽不是一个很喜欢开玩笑的人,但常乐不是常乐,这又是怎么回事?

    常乐一怔,很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秦大哥,你这是……”

    秦羽瞪着常乐,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外号的,但是,真正的常乐,一直都是叫这我瓜哥的,但是你,直到现在,也没叫我一声瓜哥,你是谁……”

    常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一脸僵硬的笑道:“秦大哥,我这不是记不起来了吗?”

    秦羽厉声叫道:“你到底是谁?快说!”

    牟思晴在许东背后问道:“秦大哥,你这是……”

    秦羽盯着常乐,厉声说道:“瓜哥这个名字,就是当年我在当后勤班长的时候,拿了南瓜去送给一个女孩子,被常乐看见了,这才有了‘瓜哥’这个名字的,只要我跟常乐说话,常乐就会用‘瓜哥’这两个字来称呼我,你是常乐,怎么会忘记?你到底是谁,快说。”

    常乐再次后退了一步,颤声笑着说道:“我就……是常乐……我真的是忘记了……”

    秦羽再次厉声喝道:“怪不得我一直都觉得你少了常乐身上的一些东西,要不是小许一语道破,我还真是没想出来,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常乐再次后退了一步,竟然有些畏惧的说道:“瓜哥……你……”

    洪泉不由自主的站到常乐身边,勉强笑道:“秦……瓜哥……我们……”

    秦羽逼视着洪泉,冷冷的说道:“他不是常乐,你更不是洪泉,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洪泉瑟瑟说道:“我又怎么不是洪泉了,瓜哥,你今天……”

    秦羽逼视着洪泉,再次冷冷的说道:“与常乐相反,洪泉绝不会在我面前叫我‘瓜哥’这两个字,你从来没说过你也忘记了一些东西,但是现在却叫了‘瓜哥’这两个字,所以,你一定就是在冒充洪泉,你还有何话可说?”

    常乐跟洪泉两个人一齐后退了好几步,看着秦羽,常乐突然厉声叫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洪泉也对秦羽叫道:“你说过会带着我们离开这里的,你食言而肥,我不服……”

    几句话之间,原本亲密无间的兄弟关系,陡然之间崩溃,看得牟思晴跟胖子两人目瞪口呆,连冷漠不已的乔雁雪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常乐叫着,两只眼睛像饿狼一般盯着秦羽,不过,常乐跟洪泉两个人都不时瞥一眼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许东。

    许东在一旁,自始至终都将一口气压在胸腹之间,不肯倾吐出来——这是许东一种临阵对敌,在顷刻间发动殊死搏斗的战斗准备,只是胖子、牟思晴,甚至是秦羽,都没看出来,都没感觉到而已。

    秦羽看着常乐、洪泉两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说道:“不错,我是说过要带我那些兄弟回去,可是你们两个不是!”

    顿了顿,秦羽又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看在你们帮过我的朋友的份上,我不跟你们计较,你们走吧……“

    乔雁雪终于忍不住有些厌恶的对秦羽说道:“不管他们是什么,总归都是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人,你把他们留在这里……”

    秦羽冷冷的打断乔雁雪的话头:“有些事情,我不能跟你解释清楚,让他们走,是为他们好,让他们跟着我,那是在害他们……”

    常乐跟洪泉两个,顿时一齐放声哭了出来,不过,那哭声一起,虽然悲凄,但却跟普通人有些不一样,许东等人听在耳朵里面,只觉得常乐更洪泉两个人的哭声里面,多了许多普通人不可能有的阴气。

    常乐跟洪泉两个人,一边哭,一边后退,终于在哭声之中,渐渐隐进树林深处,直至完全消失。

    他们两个人一走,秦羽的所有兄弟,便可以说完全全军覆灭,这使得秦羽更加颓废,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呆呆的看着常乐跟洪泉两个人消失的方向。

    过了许久,目瞪口呆的胖子跟牟思晴两个人才缓过一口气来,胖子不由的喘息着,问道:“东哥,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两个……他们两个……”

    许东摇了摇头,也是弄不懂,不过,许东弄不懂得是,常乐跟洪泉两个人,为什么不是常乐跟洪泉两个人!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

    颓废不已的秦羽,过了好久才转过头来,看着许东,苦笑着说道:“他们两个,是我第二次遇上这样的事情……”

    “第二次遇上这样的事情?”许东不解的看着秦羽,问道。

    不等许东再次发问,秦羽继续说了下去,因为那次姓刘的战友的事情,秦羽的其他的战友,也伤亡了不少,但后来过了许久,秦羽却见到其中几个在那一次战斗中已经死去的战友。

    没人说得清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但是那几回活过来的个战友,一个个的在现实生活中,却活得很悲惨,就秦羽知道,其中一个,竟然在后来又死过两——一次是被车子撞死的,一次是被坍塌的房屋掩埋。

    这让秦羽终于知道,他们,原本不属于人类,但却有着相同于人类的思维、行为,具备一切人一样的条件,而且,最为奇特的是,他们跟那些“本人”,有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相似程度,差异只不过极其微小。

    就像常乐跟洪泉两个人,如果不是许东提起孟志成对秦羽的称呼,秦羽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两个人,与真正的常乐和洪泉的不同之处。

    胖子惊怔不已,过了好一阵冒着冷汗才说道:“难道这就是‘借尸还魂’,他们只不过是……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