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九章 财不露白
一本读|WwんW.『yb→du→.co
    折腾了一阵,车子上的人都渐渐的感觉到睡意袭来,一个个的都渐渐闭上眼睛,仿佛刚刚这一幕,只不过是千百趟次列车上,最平凡不过的一个小到不足以挂齿的插曲。

    胖子这家伙吃了一阵,这往复循环的轻微晃动之中,渐渐的睡了过去。

    乔雁雪用手肘支撑着脑袋,一脸冷漠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东靠在座椅背靠上,微闭着眼睛,状如假寐,却时不时的注意着身边这两个人的动向。

    开始时,这两个人也是闭着眼睛睡觉,只是没过多久,那身材魁梧的人就站了起来,貌似要去上厕所一般,急急匆匆的。

    许东闲着没事,再说现在这个样子,有没人看得出来,当下本体意识逸出,跟在那人身后,一路往车厢接头处的厕所走去。

    那家伙在厕所门口站了一会儿,见显示“有人”,也不介意,只是很有节奏的敲了敲门。

    只听轻微的一声开锁响声,厕所门开了一道缝儿,身材魁梧的人侧着身子,挤了进去。

    虽然那家伙一进去之后,就关上门,但是这又如何能够难得到许东的本体意识,那家伙挤进门,许东也就跟着进了门。

    这厕所里面,竟然早就挤了两个人,等许东跟着的这个人再进来,厕所里面顿时很是有些拥挤,差点儿都转不动身子。

    那男子一进来,立刻就说道:“七哥、九哥,怎么样?”

    早前进来的,一个一头天生卷发、颧骨上有一道刀口的家伙,猛力抽了一口自己裹的卷烟,将半截烟屁股扔到进便池,又喷了一口烟雾,这才说道:“陆子,你知道,既然是我们出动,油水少了的话,不值当……”

    那魁梧的男子,也就是抽烟的卷发嘴里的“陆子”,赶紧笑了笑,说道:“九哥,别的不说,光是露出来的,我亲眼看到的,票子都在一刀(十万)以上,不过,这还不是重点……”

    站在旁边,比较精瘦的七哥,瞪了一眼陆子:“你他妈的,别叽叽歪歪的,快说,重点是什么?”

    陆子陪着笑,说道:“重点是那两个女孩子,水淋淋的,像是两朵格桑花,巴错老大只看了照片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九哥怒道:“这桩买卖,你跟巴错露了底!”

    陆子又赶紧陪笑解释道:“九哥,你也知道,在这条道上混,仰仗的,还不是巴错老大,九哥你们,不管有什么买卖,我哪敢有半点儿欺瞒啊!”

    九哥瞪了陆子一眼,还算是对陆子的态度认可。

    七哥却是沉声说道:“现在的人,还带着一刀子以上的现金坐火车,陆子你他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看着什么都像是钱?”

    陆子拍着胸脯说道:“七哥,陆子我的确是想钱想得有些发疯,不过,我这眼睛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所以,只要是钱,我绝对都不会认错了的。”

    九哥却沉吟着说道:“带着一刀子钱坐火车,这事情,的确有些蹊跷,不过,我路过的时候也看过那几个娃儿,看得出来,一个个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

    陆子赶紧称赞九哥的眼力不错,以及发挥自己的想象:“对对对,九哥就是好眼力,据我观察,那小娃儿,的确是富家子弟,所以,才有个小跟班,另外,那小娃儿应该正是在跟那俩女孩子耍朋友,所以嘛,身上不多带点儿现金,肯定是显不出小娃儿的有钱,再说了,银行卡什么的,就没那么方便了。”

    九哥被陆子一捧,当下点了点头,答道:“我早就猜到应该是这么回事!”

    七哥却有些迟疑:“这一刀子钱,的确是不少,可是要加上巴错老大那帮人的话,最终能到手的,也没几个钱了……还有一点,我们只是要钱,但是巴错老大,却连人都想要,这事情万一穿了帮,事情闹大发了,我们可就是惹火烧身……”

    九哥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老七就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越混越没了胆儿,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一刀子钱,哈,好久没做过这么大的买卖了,陆子,你回去再看看,仔细注意一下,别被人拋钩子下钓就行了。”

    顿了顿,九哥又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如果陆子你没说错的话,那小娃儿身上,肯定就不止一刀子钱……”

    陆子在一旁笑了笑,说道:“九哥你放心,我都看了许久,那几个娃儿,无论如何也不是拋钩子下钓的人,要不然,对待我跟五哥两个,就不会是那种态度了。”

    九哥点了点头,再一次说道:“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这都是一桩十年难逢的大买卖,陆子你小子要特别注意,决不能弄出半点儿纰漏。”

    陆子应了一声,转身开门,回到走道里面。

    许东看到这里,当即收回本体意识,稍微沉吟了片刻,便着手准备了一下需要的东西。

    等陆子回到座位坐下,许东已经准备的妥妥帖帖的。

    “老大……”见到陆子坐下,许东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坐着,实在不舒服,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卧铺票,我想躺一会儿。”

    牟思晴瞪了一眼许东,嗔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出来?”

    许东笑了笑,说道:“没有啊,不就是卧铺清净么,躺着又舒服,嘿嘿,还有……”

    说着,许东故意路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还瞥了一眼身边的陆子。

    在陆子看来,许东的笑容里,当真是有些邪恶,他妈的什么叫清净,什么叫舒服,不就是在卧铺里面可以滚床单办事情么?这么一说,花花公子的本来面目不就露了出来。

    由此,陆子就更加肯定自己的自己的推测。

    只是陆子还是小心的试探着说道:“想要卧铺,哼哼,那可都是有钱人才坐的。”

    许东早就看穿了陆子他们的伎俩,不等陆子拿话拿来激,都想要表现一下,陆子这么一说,许东立刻将准备好的一大包现金拿了出来,往桌子上一放,怄气似的说道:“不就是有钱么?不知道我这些钱,能不能买得到几张卧铺票……”

    许东这一包现金,足足五十万!全都是一捆一捆没开封的百元钞票,陆子一见,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也幸好,这个时候周围邻座上的人,全都昏昏而睡,根本就没有人注意。

    牟思晴嗔道:“你别作成不成……”

    许东笑了笑,说道:“我坐着不舒服,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嘿嘿,我不就是想让你坐得舒服一点儿么?”

    牟思晴哼了一声,不再理睬许东,因为许东想要干什么,牟思晴大体上能猜得到,无非也就是不忿这两个人先前无礼,想要给他们两个一点教训,但现在换了位置,就算他们两个无礼,那也都是过去了的事情,完全没必要再去计较。

    只不过,牟思晴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就算许东不给他们一点儿教训,也由不得许东的了,人家可是早就盯上了自己这几个人,尤其是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那更是人家的要重点招呼的对象。

    所谓飞来横祸,大抵便是如此了。

    许东笑着,又将那一包钱收回到坤袋里,这才笑着说道:“谁要是能帮我卧铺票,嘿嘿……”

    戴瓜皮帽的那人这是嘟囔了一句,像是刚刚醒过来似的,看了看许东,便站了起来,那样子,又是要去上厕所。

    许东略一沉吟,便大略猜测到这家伙必定是要去帮自己弄卧铺票,心里不由得暗笑了一阵。

    只是这魁梧的年轻人坐在身边,许东也不好露出半点儿声色。

    不多时,那个带瓜皮帽的人没回来,倒是有两个穿着列车员制服的人一一路查票过来。

    查到许东这一席,那列车员查过了票,又询问道:“卧铺票……现在卧铺有空位子,有谁要吗……卧铺票,现在卧铺有空位置,有谁要吗……”

    一看这查票的列车员,许东都不由得笑出声来,这家伙,可不正是在厕所里面见到过的那个七哥乔装打扮的。

    许东一边笑着,一边回道:“这里离拉萨还有多远,卧铺票多少钱?”

    七哥怔了怔,淡淡的说道:“这不才刚刚发车么,离拉萨还远着呢,不过现在,卧铺票要这个价……”

    说着,七哥伸出两个指头,说道:“两百八!”

    许东忍不住一乐,一边扳着指头一边笑道:“两百八,你这是几啊?”

    七哥再次怔了怔,看了看自己的两根指头,马上又一扬手,伸出三根指头,勉强笑着说道:“我这是抽烟抽得习惯了,这才是……”

    不过,七哥话还没说完,马上又意识到自己伸出来这三根指头,依旧没法子让人看得出来是代表“两百八”!

    许东更是肆无忌惮的笑道:“你这三根指头又是几个意思啊,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三根指头是两百八……”

    七哥脸上一红,赶紧将手收了回去,沉声说道:“你要还是不要,别净扯些没用的,要你就先去看看,不要,就别耽误我的工作。”

    许东微一沉吟,笑了笑,说道:“我跟我同伴先商量一下,你先去忙吧?”

    七哥眼里怒火一闪,但是随即又将怒火隐了,笑着说道:“那好,你先把你的车票拿给我,待会儿我直接跟你换成卧铺票就是,呃,还可以给你们便宜一点……”

    许东“嘿嘿”的一笑:“你这是逗我呢,呵呵,你要拿了我的车票,又不给我换成卧铺票,我到哪里去找你?至于便宜,嘿嘿,我倒不想占谁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