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一章 被放水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管许东什么来路,那钱都是触手可及,唾手可得的,所以两个大汉迫不及待的要先把钱弄到手再说。

    只是许东拿着那包钱,在几个人的注视下,直接收进乾坤袋,随即拍了拍手,笑道:“知道你们就是冲着我的钱来的,有本事过来拿就是了。”

    两个大汉也不客气,顿时凶相毕露,胡子拉渣的那人一伸手就抓向了许东的脖子,想要一把将许东封喉抓住。

    另一个身子稍微一偏,绕到许东身后,准备配合着胡子拉渣的那人,在许东背后下手。

    但许东似乎力气很大,一反手就反扭住了那个胡子拉渣的人,轻轻一扭,便将胡子拉渣的那大汉的手扭住,随即轻轻一压,搞得他一下子直接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许东身后的那个大汉,一见许东反客为主了,当即就扑过去扭着他就往下扳,但感觉就像在扳一根浇灌在混凝土中的铁柱一般,压根儿就扳不动他。

    心里一急,那个男人蹲了身子,一双手从背后搂着许东的脖子,用尽了力气去扳他,他比许东的身材高大了不少,又是从背后去扳许东的脖子,脖子也是一个人比较软弱的位置,应该来说,许东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但事实就是,那男的从背后用了吃奶的力气,也依旧扳不动许东,一急之下,喘着气从腰间取了一把匕首出来,刷的一下就架在了许东的脖子,恶狠狠的大叫道:“给老子松手,不然老子就一刀捅死你!”

    许东理也不理他,只是狠扭着那个胡子拉渣的人的手腕,把他痛得眼睛翻白,痛叫着:“哎呦……断了……断了……”

    在许东背后的另一个男人见许东毫不理会他,同伴又惨叫不已,气急之下,挥着匕首就往许东的后腰扎下去。

    这些家伙,本来就是亡命之徒,也没什么不敢做的,原本打算顺顺利利的从许东手里拿到钱之后,就将许东直接扔出火车的,现在既然打了起来,自然也就不在乎是直接捅死还是被扔到车外跌死了。

    只不过他万万就没想到,他这一刀扎下去,匕首尖端在许东的后腰上一顶,竟然没有扎进去,许东就更不多说,反手一抓几根手指像是刚抓一般,差点儿就抓进了那家伙的肩胛骨里面去了,痛得那家伙眼泪都差点儿流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便被一下子提到前面,再一摁,将两个人重叠在了一起,也不动手打人,只是一脚将两个人踩住。

    “哎哟,出……出……出不了气儿了……”

    胡子拉渣的那人,手腕痛得麻木了,这时候被另一个人压住,顿时只感觉到压力如千斤巨石,压得他们只有出的气而没有进的气。

    看到两个人被压得眼都在翻白了,九哥气得有些糊涂了,两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一个毛头小孩子,而且,刚刚许东又再一次清清楚楚的将那一包钱展示在他的眼前,九哥也不管会不会出人命,只想着打到许东,把钱抢过来再说。

    所以,九哥一出手,也是拿着匕首,直接捅向许东心口要害。

    殊不知,许东一伸手居然就逮着了九哥的右手,狠狠一捏一拧,匕首“当”的一声就落到了地板上,九哥只觉手腕剧痛,“哎哟”一声喊,弯腰就跪在了地上,另一只手只是抚着被捏的手,全身都痛得大汗淋漓的,再也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许东也懒得去动手打人,就是狠捏着九哥的手腕,直捏得骨头都在“喀喀”作响,几欲碎裂!

    到了这时,九哥这才知道,这个看起来还只是半大的毛头小子,远不是他们三个人就能轻易对付得了的,呼痛之下赶紧又求饶起来!

    “小兄弟……爷爷啊,快松手……”

    “松手啊,松手啊……”

    “我……喘……不过来……了……”

    三个人直是苦苦求饶,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当真是狼狈不堪!

    许东嘴一咧,“嘿嘿嘿”的低声笑道:“妈的,再惹恼了老子,信不信老子拿刀捅你们。”

    许东会不会拿刀子捅九哥他们三个,九哥不知道,九哥知道的是,凭他们三个人,要对付许东,那是想都别想的事情,还有就是,能不能再惹许东,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如何脱身。

    “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小兄弟你放手……”九哥叫着。

    胡子拉碴的人趴在地上,差点儿口吐白沫:“爷……爷……憋死……了我……”

    许东一笑,松开脚上的力道,又把抓着九哥的手力道也减轻了些,笑着说道:“七哥骗了我的钱,这会儿估计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这钱就只能着落在你们头上了,嘿嘿,你们怎么说?”

    “七哥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啊……”胡子拉渣的那人勉强抬起头来,喘着气,叫道。

    “不知道是吧,你想说跟你们没关系是吧,再啰啰嗦嗦的惹恼了老子,老子也真不在乎拿刀子捅你们,信不信由你!”许东笑了笑,弯腰捡起九哥跌落在地上的匕首,拿在手里把玩着,笑道。

    许东虽是笑眯眯的说着,但这话说的阴狠,把胡子拉渣的那人吓得脸如土色,原本他们也是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狠角色,但那只是相对比他们弱小的人来说。

    面对许东这样一伸手就能制住他们的人,他们没胆量不去相信,不敢不相信。

    所以,许东这么说,九哥立刻说道:“我们的确不知道什么七哥八哥,但是……既然在这车上,兄弟你被人骗了钱,这钱,我们几个替兄弟你填上就是了,只求兄弟你高抬贵手,放兄弟我们一马。”

    许东冷冷一笑:“这么说,我这是在讹你们了,呵呵,讹人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只是许东说着,手上脚上,一齐加力。

    胡子拉渣的那人跟九哥顿时一起“哇哇”的叫了起来。

    “大爷……我……我喘……我没气儿了……”

    “兄弟……我的手……我的手……断了……断了……”

    被许东直接踩着的那人也是大叫道:“他骗了你多少钱……我们……给你……你放开我们……”

    许东手上脚上的力道,再是一起放松,笑着说道:“讹人的事情,我真不能做,可是我的钱,真的是被你们的那位七哥给骗了,呵呵……”

    只是许东才笑了几声,便不由自主的止住了笑声——牟思晴、胖子、乔雁雪,三个人,在一个女乘务员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那女乘务员一见地上趴着两个,跪着一个,一个还嬉皮笑脸,堵在巷道中间,不由得皱着眉头,呵斥道:“干什么你们,你们干什么?”

    牟思晴更是一脸寒霜,早就知道许东这家伙要惹事,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惹出这么大的事儿——直接就跟人动上手了,关键是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许东赶紧笑了笑,将匕首直接收进乾坤袋,嬉皮笑脸的笑着说道:“啊,乘务大姐,我们几个,闹着玩儿呢,嘿嘿,闹着玩儿的……”

    女乘务员威严的沉声说道:“都用上匕首了,还闹着玩儿,哼,走,跟我到乘警室去一趟。”

    九哥跟胡子拉渣的那人,俱都是忍痛说道:“乘务大姐,我们……我们真不是好人,你抓我们吧……”

    许东嘿嘿的一笑,说道:“你们可是听着的,他们自己都承认他们不是好人……”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女乘务员怒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说了能算?放开他们,立刻跟我去乘警室,我们的乘警自然能够分得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这么堵着道路,算怎么回事!”

    许东笑了笑,放开九哥,又收回踩在两个人身上的脚,然后让到一边。

    女乘务员冲着九哥他们喝道:“起来,跟我走……”

    九哥跟那两人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一脸委屈,对着女乘务员说道:“大姐,你听我解释……”

    女乘务员寒着脸,低喝道:“别跟我解释什么,有什么话去跟乘警说。”

    九哥一边揉着手腕子,一边点头道:“是……是……”

    说着,乖乖的转身走在前面。

    女乘务员转过头来,对牟思晴等人又说道:“你们几位也去,做个证人。”

    牟思晴却向许东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

    许东还没搭话,九哥跟那两人突然发足狂奔,女乘务员却堵在许东等人前面,大声喝道:“站住,你们别跑……”

    女乘务员叫着,却只是慢腾腾的去追九哥他们三个人,反而将许东等人堵住。

    眼看九哥他们三个人都跑没影儿了,女乘务员才回过头来,对许东等人说道:“他们当真是坏人,你们别担心,我已经报了警,他们跑不掉的……”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连胖子这家伙都看了出来,这女乘务员是故意的在放水。

    许东去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牟思晴却一边跟着女乘务员走一边问许东:“许东,到底怎么回事?”

    许东看了一眼不许不疾的女乘务员,笑了笑,说道:“我的钱,你们两个人……”说着,许东又示意了一下那女乘务员。

    牟思晴一怔,立刻明白过来,这时有人惦记上自己这一帮人了,当下也是有些不忿。

    只是惦记上许东的钱也就算了,毕竟财帛动人心,谁让许东那么张扬的,但居然还惦记上人了,这岂不是无法无天了么。

    当下,牟思晴低声说道:“好,许东,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许东就欣赏牟思晴的这种只要稍微一点,立刻就能洞若观火的剔透和默契,当下笑了笑,说道:“让这些不长眼的人尝尝厉害也好。”

    那女乘务员带着许东等人,不紧不慢的穿过软卧车厢,却并没把四个人带到乘警室,而是带到一处空着的乘务员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