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三章 疯子女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不知道这女子为什么这么拼命,一边挥手乱抓乱舞,一边大叫道:“我认输了,我认输了,不打了,不打了……”

    只是胖子这家伙的乱抓乱舞之际,没想到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衣服,猛力一拉,“嗤啦……”一声,竟然将那女人的的上衣一下子撕了半边下来。

    那女子的胸腹,顿时露了出来。

    胖子这家伙一看这女子白生生的肌肤,心里更是一慌,不由得抛了手里的衣服碎片,转头要跑。

    那女子又羞又怒,尖利至极的叱咤了一声,一抬腿,踢在胖子的屁股上。

    这女子穿的是尖头靴子,踢在胖子的屁股上,那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只踢得胖子顿时捂着屁股,一边不住的蹦蹦跳跳,还一边破口大骂:“死婆娘,你……你敢……”

    待缓过气来,胖子一咬牙,再次对着扑到身边的那女子一巴掌扇了过去,那女子脑袋微微一侧,躲过胖子的巴掌,还伸手一叼,将胖子的手腕抓住,然后往下一扭。

    胖子他顿时痛得手指都不由自主的弯曲取来,只是两个人离得比较近,胖子负痛之下,使出蛮力来挣扎。

    那女子拧着胖子的手拼命地往下压,只想着一下子能拧断胖子的手腕。

    没想到两人一阵挣扎,胖子的手指,无巧不巧勾住了女子胸罩的肩带,再一挣扎,胖子是挣脱了开去,但是顺带也把那女子的内衣也给顺手扯脱了出来。

    胖子的脸上顿时像是被抽了十几个耳光一般,赤红发烫,举着那女子的内衣,大叫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那女子两眼血红,恨不得将胖子生吃了,一双手臂尽可能的遮住胸前要害部位,一双脚却连还踢向胖子的下盘。

    那样子,不但是要让胖子断子绝孙,还要直接将胖子置之死地。

    胖子见过无数的大阵仗,但打架打到这个份,还这么不要脸不要命的女人,胖子当真也是第一次遇上。

    慌乱之际,胖子一扬手,将还带着那女子体温的内衣,直接抛到那女子脸上,随即大叫道:“东哥,救我……”

    许东这个时候刚刚将后面扑上来的几个人一一放倒,并像码劈柴一般,将几个人码在一起,刚刚缓过一口气来,便听到胖子大声呼救,原本以为胖子这家伙是遇到极度危险,但是细看只之下,忍不住有些好笑起来。

    ——胖子这家伙,居然被一个赤着上身的女人打得手忙脚乱。

    跟女人对阵,许东也有些束手束脚的,所以,许东干脆大笑着说道:“胖子,你自己解决了,我这边正忙着……”

    不过,许东的确有些忙,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被突然间钻出来的一伙人围着。

    这一伙人有七八个,推推攘攘的,将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围着,却不动手伤害她们两个,但是下手却很是有些卑鄙,所用的的武器全都是麻袋,绳子、布条之类的,不多时便缠得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绊手绊脚的施展不开。

    一看之下,许东明白,这伙人多半便是那个巴错老大的人,目的,自然便是要生擒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

    只是这些人多半都只是街头痞棍之类的混混,原本也不敢打架杀人,但是要抓人绑人,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也因为这帮混混绝不对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下重手,这使得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不由自主的手下留些情面,但这样一来,恰恰又更加助长了这帮混混的气焰,所以,不多时,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便有些举步维艰。

    许东跳下人堆,几步之间跳到牟思晴跟乔雁雪中间,闪展腾挪之间,推拒踢打,不多时便将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的局面扳转回来。

    只是这个时候,胖子跟那个女子又纠缠到了一起。

    那女子当真什么也不顾及了,只一味的对着胖子猛攻猛打,胖子这家伙却顾忌着这女人上身是光着的,往往逼不得已一拳打出去,眼看都快要打到那女子身上,胖子又不由自主的卸去力道,收回拳头。

    但那女子却一丝一毫也不肯放松,对胖子步步紧逼,甚至不惜跟胖子贴身搏斗。

    如此一来,就算胖子是迫不得已,也是不时在那女人身上摸了一把,或者抓上一爪。

    几番争斗下来,胖子跟那女子两人身上的衣衫尽皆褴褛不堪,胖子身上的衣服全都成了布条,那女子身上,到了这时,也就仅仅只剩下三点式中的最后一点。

    而且,这女人还紧紧的贴着在胖子身上,一双手抓了胖子的手,两条腿绞着胖子的脖子,绞得胖子呼吸都极是困难。

    不过,这个时候,许东终于帮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人解决了那一帮混混,回过头来,正看着跟胖子纠缠在一起的那个女子。

    见许东只看不肯上前,乔雁雪没好气的喷了许东一句:“你也不打女人对吧!哼,虚伪……”

    说着,乔雁雪大踏步上前,一把抓起那仅仅只剩下一点的女人,噼噼啪啪就是一顿耳光,随后见那个女人扔在地上。

    只是那女人虽然明显不敌乔雁雪,被乔雁雪踩在上,居然还是摇头晃脑,张牙舞爪,嘴里发出“嗬嗬”的威胁之声,那样子当真如同已经疯了一般。

    许东不由得仔细看了一眼那女子,哪知道,一看之下,许东不由的吃了一惊,脸上的神色也是大变起来。

    牟思晴见许东神色有异,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许东……”

    “这个女人……唉……”许东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她疯了……”牟思晴也是叹息了一声。

    乔雁雪达到这个女人之后,餐车里面的混战,总算是告一段落下来,只是这个时候,这节餐车里面,满地都是残羹剩饭,碎瓶破碟,满车厢里面都是很哼哼唧唧的痛叫声,当真一片狼藉。

    胖子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抹去脸上身上沾着的饭菜残渣,一边怒道:“东哥,你我什么不来帮我,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兄弟么?”

    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胖子,不是我不帮你,这个女人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了,你看她那样儿,都在**奔了,还找我拼命,当真是脱了裤子撵老虎——奶奶的,简直是又不要脸又不要命……”

    许东忍不住“噗”的一口笑了出来。

    牟思晴却是瞪了胖子一眼,嗔道:“胖子,你这家伙,怎么老是胡说八道……”

    呵斥了胖子一句,牟思晴又皱着眉头问许东:“你说这女子有问题,怎么回事?”

    许东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们应该还记得常乐跟洪泉两个人的事情吧!”

    “啊……”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

    “复制人”这三个字在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脑子里面一闪而过。

    过了半晌,牟思晴这才说道:“许东,你……怎么知道的?”

    许东摇了摇头,只是淡淡的答道:“我当然知道了……”

    胖子还要再问,许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那一堆被自己码在一起的人堆跟前,随手从人堆里面抓了一个人出来,沉声喝道:“巴错在什么地方?那个女子是巴错什么人?”

    被许东扯出来的那人这会儿脑袋你还不大灵光,给许东一问,那人不由得翻着白眼,答道:“巴错……谁是巴错……女人,女人都跑了……”

    许东“啪”的一记耳光扇在那人脸上,本来想要将他扇得清醒过来,没想到这一巴掌扇得有些重了,那人的脑袋马上一软,耷拉到了胸前,竟然是直接昏了过去。

    许东扔了这个被自己一个耳光打晕过去的人,也不怎么看是谁,随手抓了一条腿,然后使劲从人堆里面硬生生的将这条腿扯了出来。

    只是让许东都没想到的是,一扯之下,这个人上半身的衣物,竟然也被扯了个精光。

    不过,许东拿的去理睬这个人身上是不是精光,只是沉声问道:“快说,巴错是谁,他在什么地方。

    这个人倒是一边捂着脸,一边往地上一跪,叫道:“大爷,我真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巴错不错,大爷,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还在吃奶的小孩子,我做这个,也无非是为了养家糊口,大爷,求求你高抬贵手。”

    胖子在旁边抬腿给这家伙当胸一脚,怒道:“你多大了?”

    那人摸了摸脸,又揉了一阵胸口,这才哭丧着脸说道:“回大爷的话,小的今年二十八……”

    胖子对着这家伙的肚子又踢了一脚,怒道:“放屁,你今年二十八,你妈什么时候生的你?在里胖爷勉强瞎扯,你当胖爷我也跟你一样没脑子啊?你敢说你妈五十多岁才生出你这么败家玩意儿来……”

    那人揉着肚子,泪水都快流了出来,带着哭腔说道:“胖爷,我就求你高抬贵脚,放过小的一马,来世我就跟胖爷你做牛做马……”

    胖子怒道:”谁要你做牛做马了?胖爷问你话呢,那个什么巴错的,是什么人,又在什么地方?”

    “我真不知道啊?”那人开始痛哭流涕的叫了起来。

    许东弯腰,捡起地上一个短钢管,伸出指头轻轻一捏,只见那根钢管立刻就变形、裂开,这要是往人家手上腿上,或者什么地方一捏,还不捏得骨头都粉碎?

    许东捏变形了钢管,又低声喝道:“还不说?”

    那人见实在抵受不过,只得说道:“我真没见过巴错,只知道巴错是这一条铁路上的大哥,但是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连见都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