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四章 非常手段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拉住许东,沉声说道:“这些应该都只是巴错最外围的成员,相信他们知道的的确不会是很多,许东,看看那个叫七哥的知不知道?”

    许东点了点头,看准七哥的腿脚,又是一扯,直接把七哥拉得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本来许东也想这要直接问七哥,但是一般情况下,像七哥这种人,反而会难弄了许多,毕竟,就算是骗,别人也绝对不敢致他于死地,他只要咬牙挺着,一切也就会过去,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七哥他们这种人,意志要比更低级的那些小混混要坚强得多。

    ——这也就是许东觉得比较难弄的原因。

    将七哥扯出来之后,七哥身上的衣衫,也是七零八落,不过,七哥看着许东,眼里的怨毒,自不必说了。

    胖子上前,对着七哥的肚子“呯”的打了一拳,喝道:“还我们钱来!”

    七哥忍着痛,怒道:“老子是骗了你们的钱,那又怎么样,有种的,给老子来个痛快点的。”

    胖子大怒,抬脚就要去踹七哥,许东却拦着胖子,笑了笑,说道:“胖子,让他们脱几件衣服下来,拿过去……”

    这时,乔雁雪反扣着那个赤条条的疯狂女子,情形实在是难看,所以,许东让胖先拿几件衣服过去,让那女子遮住羞再说。

    胖子应了一声,毫不客气的从人堆上抓了一个小混混起来,噼里啪啦的抽一阵耳光,随即将这小混混身上剥得只剩下一条短裤,随即邪恶的笑了笑,抱着衣服去给那个女子。

    许东慢慢将身子蹲到与跪在地上的七哥平齐,然后看着七哥笑着说道:“七哥,有件事情,我想要跟你合作,合作成功,前面的事情咱们一笔带过,如何?”

    七哥虽是跪在地上,却依旧昂着脑袋,怒道:“今天落到你的手里,要杀要剐,你随便,弄死了我,是我活该,弄不死我,哼哼……你可就要小心点儿,跟我合作,去你的……”

    许东也不动气,只是淡淡的笑道:“我知道七哥你只是为了钱,巴错才是冲着我的未婚妻来的,哼哼……要说这世上的财物,原本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身外之物,就算你在打我的主意,我也不想怪你,但是,巴错竟敢打我老婆的主意,那就得要给我一个说法。”

    七哥怒道:“别在这里放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会说。”

    许东依旧笑了笑:“别以为我会害怕弄死几个人,你在我眼里,那只不过是一只蝼蚁,我随时都能弄死你,哼哼,我这人只不过一向都喜欢给人改正的机会,给你机会你不要,哼哼,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许东的脸色变的阴森森的,盯着七哥,不住的活动着手腕,仿佛在下一刻,立刻就会拍碎七哥的脑袋。

    七哥咬着牙,闭着眼睛昂着头,一副坦然受死的模样,凛然不惧。

    这让许东心里很是恼火,却又有些无可奈何——自己的确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七哥,但偏偏七哥就算是骗过了自己的钱,那也罪不至死,再说了,七哥毕竟不是野人山里的流匪草寇,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直接弄死他的。

    许东最恼火的,偏偏又是明白七哥也就是仗恃着这一点,才敢跟自己硬抗。

    恼火了一阵,许东不得不换上一副笑脸,从怀里拿出来那包钱,在七哥面前晃了晃,笑道:“我说过,钱财乃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身外之物,只要你说出来在哪里能够找得到巴错,前面的事情,我不计较了,而且这些钱,就拿给你,算是兄弟们的一点汤药费,如何?”

    七哥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白色塑料袋里面足足五刀子的钱,不由得“咕叽”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过了片刻,七哥突然说道:“你要找巴错,绝对不是要他给你一个说法,对吗?哈哈,是巴错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哈哈,凭着这一点,你认为你这点钱,就能让我出卖巴错?”

    七哥不愧是道上混的人物,凭着许东这样威逼利诱,七哥自然看得出来,许东绝对不会仅仅只是问巴错要个说法。

    这一架打过了,可以说七哥这边已经是全军覆灭,这车子上还有谁敢去打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的主意?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巴错不想放过牟思晴跟乔雁雪她们两个人,只要火车到了拉萨,许东等人立刻转车再走,一出巴错的地盘,巴错还能对牟思晴她们怎么着?

    可是,许东却偏偏威逼利诱,要找到巴错,不是巴错手里有许东想要的东西,就是跟巴错有更深的关系,这么明显的道理,七哥这样的江湖老油条,岂能一眼看不出来。

    所以,七哥的态度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哈哈,让你弄死我,我看你这小娃儿也没那胆量,识相的,赶紧放了七哥我,说不定七哥我心情一好,就放你们一马,不然的话,你就看看你能不能够活着走到拉萨!”

    如此态度,让许东当真也是再忍不住了,当下眼珠子一转,沉声说道:“我说好说歹,你都一定不肯跟我合作是吧,好,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说着,许东将那包钱放了回去,随即又在乾坤袋里面找出来一块残存的牛肉干,捏在手里,厉声对七哥喝道:“最后问你一次,你说还是不说?”

    七哥依旧昂着脑袋,大笑道:“有什么手段你尽管用,要是你七爷爷皱皱眉头,就不算是好汉……哈哈……”

    七哥大张着嘴,哈哈的狂笑,只是才笑几声,突然感觉到有个东西,直接飞进嘴里,滑进喉咙,“咕叽”一声,被吞进肚子。

    七哥随即只感到喉咙里面像是有团烈火一般,火烧火燎的,灼得喉咙又痒又痛,一时之间,七哥不由得连呼吸都很是有些困难,但却连连呛咳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七哥才换过气来,两只手抓着喉咙,盯着许东,惊惧不已的问道:“你给我吃的什么?”

    许东给七哥吃的,当然只是那块残存下来的牛肉干,只不过,那块牛肉干让许东加注了些异能,好方便自己恐吓七哥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一条死而不僵的蜈蚣而已!”许东一脸邪恶的笑着说道:“这条蜈蚣呢,子不过是用活人血肉喂养出来的,到了别人的肚子里面,见有吃有喝,最多也就只会呆上一阵之后,再生一小窝蜈蚣出来,然后再接着吃吃喝喝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许东说话一向都还算靠谱,牟思晴跟胖子等人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现在一听许东说给七哥灌了一条蜈蚣下去,立刻不由自主想到,金头蜈蚣蛊,半僵尸犼蛊之类的蛊毒。

    一想到这些,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的脸色不由自主的变得煞白。

    ——那些东西,岂能是平凡人能够沾得的!

    偏偏许东说得活灵活现的,把胖子吓得不由自主的问道:“东哥,你真给这家伙喂了蛊虫?”

    许东自然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见胖子吓得有些发抖,不由得好笑起来:“不就是给他喂了条尸犼油炼制出来的虫子么,你害怕什么?”

    一听许东提起尸犼油炼制出来的虫子,胖子“哇”的大叫了一声,扭头就跑,生怕挨到许东的边儿似的。

    牟思晴听许东这么一说,也是惨白着脸,皱着眉头,不由自主的退开两步,沉声喝道:“你……你怎么给他喂那东西……”

    七哥虽然不知道什么尸犼油之类的东西,但眼看着跟许东一伙的胖子跟牟思晴两人一听到这个名字,都是恐惧不已,回想着许东说的话,七哥也不由自主的有些心惊胆缠起来。

    偏偏许东瞥了一眼七哥,笑着说道:“都这会儿了,那条虫子,也该醒过来了吧……”

    说着,许东暗地里运气异能,跟留存在那块牛肉干上的异能联系起来,然后牵动着那块牛肉干运动起来。

    那块牛肉干进入到七哥的胃里面,被许东的异能牵动,顿时真的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一阵搅动,只搅到七哥觉得肚子里面有千百条蜈蚣在爬动,啃噬,甚至能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慢慢的顺着自己的食道慢慢的往上爬,甚至直接爬到喉咙里面来,使得喉咙痒痒的,偏偏却又不会爬出来。

    肚子里面,更是乱了套,简直就成了蜈蚣窝。

    那种恐惧感,绝对比拿刀子直接在七哥身上乱捅,还要让七哥害怕。

    七哥按着肚子,拼命的干呕,想要呕吐出什么来,可是哪里有什么能让七哥吐得出来,这使得七哥一边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一边干呕,还一边尖声大叫道:“魔鬼……魔鬼……我变成鬼,也要送你下地狱……”

    许东抱着双手,“嘿嘿”的笑道:“地狱么,我们就是刚刚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不过,我倒没见到什么鬼啊怪的。”

    牟思晴看着在地上凄厉的嚎叫不已的七哥,忍不住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皱着眉头,看着许东,低声说道:“许东,尸犼蛊毒,是能够轻易用的吗?你怎么能用在这些人身上……你别太过分了……”

    许东假意“哼”了一声,说道:“非常之人,必用非常之手段,这家伙,骗我们的钱不说,还不肯跟我们合作,哼哼,这样的人,不让他尝尝厉害,让谁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