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块牛肉干而已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你……你给我一个痛快吧……”七哥抱着肚子,一边打滚,一边嘶声哀嚎吼叫。

    许东笑着说道:“跟我合作,帮我找到巴错!”

    七哥虽然恐惧无比,但是一说到要他帮忙找巴错,七哥便又强忍着恐惧,摇头不止。

    那女人穿了衣服,走了过来,冷冷的对许东说道:“七哥不带你去找巴错,那是为你好,见到巴错,你就得死!”

    许东瞥了一眼这女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的兄弟不打女人,我更不愿意为难你们女人,我希望你也别让我为难。”

    那女人瞪了一眼许东,不屑至极的说道:“别他妈又当表子又立牌坊,你能心狠手辣给七哥种下尸犼蛊毒,还说不想为难女人,哼,你当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子?”

    许东喂给七哥的,只不过是乾坤袋里翻出来一块遗落在里面的牦牛肉干,再大不了也不过是过了保质期,让七哥拉上一阵肚子而已。

    至于七哥现在感觉到肚子里面有千百条蜈蚣什么的,在乱钻乱爬,除了是许东的异能在作怪之外,心理因素也占了主要。

    只是那女人这么一说,许东不但成了心狠手辣之辈,还成了既当表子又立牌坊的无耻之徒,这让在一旁的牟思晴都是难堪至极。

    牟思晴甚至还在想,胖子这家伙就算将这个女人剥了个精光,至少,胖子还真的是只是因为迫不得已,是这女人死命的纠缠着胖子,这不能说是胖子无耻。

    但许东这么做,的确连胖子这家伙都不如,但真是可耻至极。

    被这女人一说,许东自己也是有口难言,半晌也找不出话来反驳。

    只不过,许东心里却有些惊异,自己也就是顺口答应了胖子一句,说是给七哥喂了条尸犼蛊毒,说起来,如果不是道上的人,就算仔仔细细的跟他解释上半天什么是尸犼蛊毒,恐怕也未必会明白尸犼蛊毒是什么东西,又有什么样的厉害之处。

    但这女人,似乎非常清楚尸犼蛊毒的事情。

    这个女人,跟常乐、洪泉他们一样,是一个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的人,这原本就有些奇怪,现在看来,她又知道尸犼蛊毒的事情,难道说,这个女人也进过那个地方,或者说,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

    许东这样想着,还没说话,那女人冷冷的说道:“你们不是一定要去见巴错么,好,我带你们去,不过,你先放了其他的人……”

    许东跟牟思晴等人俱是一怔,这女人说愿意带这自己这几个人去见巴错!

    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姐,你别误会,我没想着要把他们这些人怎么样,要去见巴错,其实我也是情非得已……”

    那女人瞥了一眼许东,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没人愿意去见巴错,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漂白,七哥,走吧。”

    七哥艰难的抬起头来,苦笑着说道:“五妹,我怕是不成了,你去跟巴错说说,看在这几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让巴错帮我我报仇……”

    五妹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一起去求求巴错,或许巴错会出手救你的。”

    七哥跟五妹两个人才说这么两句话,许东跟牟思晴心头俱是疑云大起,看起来,这些人一个个不但极为畏惧那个巴错,似乎那个巴错还能够解决尸犼蛊毒的事情!

    ——那个巴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思虑间,五妹将七哥拉了起来,又回头看了一眼许东等人,随即往软弱车厢那头走去。

    许东等人当下也不再去理会那些躺在地上的混混,跟在五妹和七哥身后。

    等许东等人一直走出了餐车,另一头的车门后面,才慢慢的挤出来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先前许东等人在餐车里面打架,场面实在是惨烈,那几个穿制服人,实在不敢站出来,到了这时,许东等人都走了,他们才敢钻出来收拾餐车里面的残局。

    五妹扶着七哥,一路走到车厢接头处,随即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火车停车。

    胖子在许东身后,低声问道:“东哥,你真的有尸犼蛊毒?”

    许东回头,笑了笑,也是压低声音,说道:“这个你也相信?嘿嘿,不过就是没吃完的牛肉干,往它嘴里一塞,在再说些话刺激他的神经,这叫心理进攻!”

    胖子倒是很相信许东,当下拍了拍胸脯,长出了口气,低声笑道:“我就说嘛,我东哥怎么会是那种既当表子又立牌坊的人呢!嘿嘿……”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许东,我到底给怎么样相信你?”

    许东赶紧举起手,说道:“我发誓,如有半句假话,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呸呸呸呸……”牟思晴长长的呸了一气,怒道:“胡说八道,不是就不是了,你发什么誓,难道你想跟魏哲海……”

    说到这里,牟思晴赶紧住嘴不再说下去。

    当日,魏哲海在“迷你魔鬼城”里面时,糊弄许东等人时,口不择言,所涉了要是骗了许东等人,就不得好死,连尸骨都不得还乡,没想到一语成谶,吞下尸犼蛊毒之后,还要危害许东等人,最终让许东把他的骨头都拆成了碎片,就算是骨头碎片,也没能葬到一个坑里。

    这事情,让牟思晴想起来都心有余悸,所以,许东一发誓说什么天打五雷轰之类的话,牟思晴慌忙不迭的就阻止许东,不让许东乱说下去。

    乔雁雪却是在后面冷冷的说道:“你们不是说我们的目的地是拉萨吗,怎么这就准备下车了?又准备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许东跟牟思晴均是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乔雁雪无论是失忆还是性情,情形越来越严重,许东实在想不出来能够缓解这种情形的方法。

    偶然之间发现五姑也是一个“复制人”,又知道五姑、七哥他们均是畏惧、害怕那个叫巴错的人,还听说巴错有可能能解决尸犼蛊毒,这样的机会,许东跟牟思晴等人又岂会轻易的放过?

    至少,许东也猜想,巴错手里,应该有不少关于尸犼蛊毒、那个地方的秘密!

    所以,无论巴错能不能帮乔雁雪恢复记忆,这个机会,许东也得要去试试。

    只是这些话,也用不着许东跟牟思晴,尤其是乔雁雪说明白。

    现在的乔雁雪,一言不合,弄不好轻则大发雷霆,重则有可能拳脚相向。

    在距离拉萨还有两百多公里,一个叫纠宗的小站,五妹带着七哥下了火车,随即向北穿过一个小村庄,往更加荒芜的野外走去。

    许东等人俱是一步不拉的跟着五妹和七哥,翻过一座小小的山坳。

    小山坳后面,景色突然间一变,地上全是一种许东等人从没见过红褐色沙子,像是被鲜血侵染过似的,只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褐红色的沙子上面,不时有一簇梭梭草之类的草本植物,根茎花叶,也是隐隐带着丝丝血红。

    虽然许东等人见过地狱花海,也从地狱花海之间走过,但是眼前这片奇异的褐红色,也让许东等人忍不住觉得有些诡异。

    这片褐红色地带的范围不是很广,半人高的一圈篱笆,篱笆里面有些低矮的花草,围着一间蒙古包一样的草房子,占据了褐红色地带的三分之一。

    五妹带着七哥走到沿着褐红色沙地上一条刻意铺垫过碎石子的小路走到篱笆墙墙外,就不敢再往里走,只是站在外面,态度极为恭敬的轻声说道:“五妹跟七哥遇上麻烦,特地前来请巴错老大帮忙……”

    五妹说完,低着脑袋站在篱笆门前。

    看样子,这巴错应该也是藏人,许东有求于他,所以也不敢格外怠慢,当下依着五妹声调,轻声说道:“晚辈许东,久仰巴错老大的威名,今日特来拜访……”

    许东说完,胖子挤上前来,嘿嘿的笑着说道:“巴错老大,我是王胖子,跟许东是兄弟,想要见上巴错老大一面,聊聊天,嘿嘿,不知道巴错老大肯不肯赏个脸?”

    牟思晴也是客客气气的轻声说道:“巴错老大,我们路过贵宝地,听闻巴错老大的一些事情,想向巴错老大请教几个问题,还望巴错老大不吝赐教。”

    乔雁雪很是有些莫名其妙,看着那间蒙古包一样的草房子,过了半晌也没人应声,忍不住说道:“这屋子里面人都没有,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乔雁雪的话音未落,只听见草房子里面传来一个略有些沙哑的不忿声:“五妹,七哥,你们两个居然敢把外人带到这里来,忘记了规矩,是吧?”

    这声音很轻,但极是威严,五妹跟七哥两个人顿时一慌,几乎就要往地上跪去。

    慌乱之间,五妹压低声音,解释道:“巴错老大,七哥被人下了尸犼蛊毒,我们也是不得已才过来请求巴错老大帮们的。”

    说话间,草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穿着盛装藏服,很是奇怪的在脸上罩了一块黑色纱巾,只露出两只很好看的眼睛的女子,走了出来。

    因为看不清这女子的本来面目,也不知道这女子的容貌如何,不过,看她走路走得飘飘摇摇的样子,便知道这女子应该很是年轻。

    而且,看着这个眼睛漂亮,走路飘摇的女子,许东心里掠过一丝及奇怪的感觉,但究竟是哪里奇怪,许东一下子却说不出来。

    这女子径自走到五妹跟七哥勉前,只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便淡淡的说道:“一块快过期的牛肉干,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五妹跟七哥两个人不敢抬头,但却也大是吃惊,均是不由得低声问道:“什么牛肉干?”

    那女子淡淡的轻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两个不是说被人下了尸犼蛊毒的么,我看不过就是被人塞了一块快过期的牛肉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