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六章 死气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这家伙在一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眼力,不错,东哥也跟我说,只不过给他塞了一块吃剩的牛肉干,哈哈……”

    笑了几声,胖子突又惊异的说道:“咦,你居然能看得出来,你怎么做到的?”

    许东跟胖子等人在火车上做的事情,这个罩着面纱的女子,居然随口就说了出来,这岂不是太让人惊讶了,难不成这个女子是千里眼,顺风耳?

    胖子跟牟思晴早知道许东给七哥吃的只不过是牛肉干,这女子随口说出来让他们两个感到惊异,许东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吃了一惊。

    一见到这女子,许东便仔细去看这女子身上的气息,但随即发现,这女子身上也有气息,而且非常的奇怪。

    这女子身上的气息,也是绛红色,但是非常僵硬。

    普通人身上的气息,无论什么样的颜色,无论是浅淡或者浓厚,必定都非常灵动,或者缭绕,或者飘逸,又或者散乱……有着等等诸般各种各样、各不相同、犹如缥缈的雾气一般,变化万千、不可能存在常态的形状。

    许东能看到的人身上的气息,跟世间万物一样,代表着这个人的本质,就是这个人的身体状况,或者说是代表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命运、运势。

    身上有着色彩亮丽、浓厚的气息,就说明这个人的身份尊贵,社会地位不低,反之,身上色彩暗淡、浅薄的气息,这说明这个人的社会地位不高,做事情也是坎坎坷坷。

    就像七哥身上的气息一般,灰色的气息,不仅暗淡散乱,而且浅薄得如同披在身上一层衣物,仅仅只有一层衣物般厚薄。

    反观曾经四处流浪,落到街头卖艺的胖子,他身上的气息,不但颜色火红亮丽,与七哥相比,七哥身上的气息只像穿了一件单衣服,而胖子这家伙,绝对像是顶了床厚厚的毯子,至于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人,就更不用说了,气息的厚度,几乎超过一床棉被。

    这个女子身上的气息,那种绛红色,跟牟思晴乔雁雪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差不多,都十分惊艳抢眼,而且,比她们两个人身上的气息更加浓厚。

    如果说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这个女子的身份绝对比她们两个人只高不低,或许,除了大富大贵,这个女子还有权有势!而且,这种权势,绝不仅仅只是手下有几个江湖小混混那么简单。

    许东甚至猜测,这个女子,原本应该是处身在出则前呼后拥,入则一呼百诺的环境之中,也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之中的人,才会有那种气质气息。

    但让许东吃惊的是,这女子身上的气息僵硬异常,绛红色的气息,包裹在她身上,如同一颗石榴籽儿,气息虽然晶莹剔透,靓丽抢眼,却是一丝变化也没有的固态形状。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这种固态形状的话,许东也就只想到一个“死”字!

    不是呆滞死板的“死”,是那种真正的、仿若凝固、让人绝望、毫无生机的“死”。

    这的确让人吃惊,一个从茅草房中走出来,笑语盈盈的女子,身上却带着一层“死气”!

    恰恰因为这种死气,是许东见过的,躺在天神堡里那些女子的尸体身上,乔老爷子死后的尸体,以及许许多多许东经过的死人身上,他们的气息,跟这女子身上的气息完全一样,都是失去了灵动,死气沉沉。

    只是那些尸体,不会动,但眼前这个女子,不但从草房子里走出来,还在跟七哥五妹等人说话。

    这让许东如何能够不吃惊。

    让许东更加吃惊的是,这个时候,不知道那个女子用了什么手法,居然将七哥逼得大肆呕吐起来。

    呕吐了一阵,那块还没被消化的牛肉干,也赫然被七哥吐了出来。

    那女子后退了好几步,才指着那块牛肉干,对七哥跟五妹说道:“你吃过牛肉干么,你吃过这样的牛肉干么。”

    七哥跟五妹两个还是心有余悸,低声问道:“他是不是用这块牛肉干作为载体……”

    那女子有些不耐烦,低声喝道:“你不相信我?”

    七哥跟五妹两个人立刻面如土色,连声说道:“不敢……不敢……”

    “既然不敢,你们还不走?”那女子很是有些不客气的说道。

    那女子说罢,却向许东跟胖子等人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几个,跟我来……”

    胖子瞪着眼睛,怪异的说道:“你不是巴错?”

    那女子没有回答,但那表情,却明显的告诉胖子,胖子这家伙的眼力,实在是有待提高。

    许东微一沉吟,当即说道:“我想让那位五妹大姐跟我一起。”

    那女子转过头,有些诧异的看着许东,一句:“为什么?”

    许东微微一笑:“这个原因我却不好跟你细说。”

    “放肆……”女子明显有些震怒。

    五妹是巴错手下的人,都还轮不到许东这样一个外人来做主,何况,许东的意思,是连原因都不会跟她解释,其狂妄之态,实在是已达放肆的地步。

    不过,许东却绝对没有半点儿狂妄、放肆的意思,在许东看来,五妹是个“复制人”,这样的原因,肯定是说不出口的,何况,许东也怀疑五妹这样的人身上,也关系着乔雁雪等人失去记忆的秘密。

    所以,许东自然不想让五妹就此离开。

    这两个原因叠加在一起,再加上许东要留下五妹,本意也只是想要帮帮五妹。

    秦羽说过,“复制人”在现实世界里生活得很是凄惨,甚至还毫不客气的将已经变成复制人的常乐、洪泉都留在那个地方里面,按照许东的想法,五妹也就应该是归属于那个地方。

    另外,七哥也在这里,许东自然只能回答那个女子,要留下五妹的原因,不好细说。

    但是那女子却立刻就认为是许东狂妄到放肆的地步了。

    “放肆”两个字出口,那女子已经到了许东面前,一扬手,一只白生生的手掌,轻飘飘的就抚向许东的脸。

    在旁的人看来,那女子的一只手真的只是向许东的脸抚摸过去,但是许东却在一瞬间看到,那女子的手指,不断地伸、曲着,指尖点点戳戳,无一不是自己的眼睛、太阳穴、或者下颚、咽喉等等要害的位置。

    在这一瞬间,许东将脑袋微侧,并向后急退。

    殊不知,那女子如同附影随形,许东躲得快,那女子扬着一只白生生的小手,追得也快,那只小手,始终就在许东眼面前晃动着。

    许东后退了几步,见躲无可躲,不由得沉声喝道:“别逼我……”

    喝声中,许东不在后退,扬起手掌,斜斜一掌格向那女子的小手,许东出手的速度之快,让那女子吃了一惊。

    许东一出手之际,便准确的将那女子的手隔开,只不过,隔开是隔开了,但那女子的手指,顺手在许东的手臂上划过,许东的衣袖上顿时留下几条犹如利刃割开的抓痕。

    ——这女子出手的速度与力度,几乎完全可以跟许东媲美!

    只是这一个照面,女子毫发无损,许东的衣袖,却被女子抓裂。

    只是那女子眼里却毫无得色,另一只手直接插向许东的胸腹,速度同样快捷无比。

    许东大吃了一惊,那女子的这一插,若敌手是普通人,只怕就会胸裂肺碎,倒地而亡。

    偏偏如此之近,仓促之间,许东想避也避不了,只得仗着身上有宝衣护体,硬受这女子一击,许东手上却如同那女子向前一样,几根指头不住的伸曲着,挥向那女子被黑纱罩着的脸上。

    一刹那之间,许东跟那女子分开,许东的五脏六腑一阵翻腾,但那女子脸上的黑纱,却被许东抓在了手里。

    那女子虽然终于击中许东一下,但是脸上的黑纱被许东拿掉,顿时更加愤怒。

    但那女子面容一露,许东、胖子、牟思晴、乔雁雪、五妹、七哥等人无一不惊讶得失声叫了出来。

    那女子脸上,眉睫如画,口鼻似雕,简直世间绝美,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在她面前,顿时失去几分颜色。

    不过,乔雁雪、五妹、七哥失声叫出来,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太美,美到不可方物。

    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齐声大叫,却是因为这个女子的面容,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在楼兰天神堡里面,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一下子见到个四十九个这样面容的女子,在喜马拉雅山脉腹地里面的那个地方,许东跟胖子、牟思晴等人,也见过这样面容的女子塑像,乔雁雪失忆,也正是从见到这女子的塑像之后!

    这世间上,竟然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一个活生生面容如此相同的人!

    所以,乔雁雪、五妹、七哥虽然是惊叫,应该说只是没见过这么美的人,所以有几分是羡慕,也有几分是嫉妒。

    许东、胖子、牟思晴三个人则完全是震撼、惊骇,和莫名其妙的恐惧,是真正的吃惊,连身上的汗毛都要炸开那种吃惊。

    同时,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都忍不住暗想,这女子什么来路?

    只是许东在吃惊之际,那个女子依然再次扑向许东,出手更是狠辣,掌劈脚踢之处,无一不是许东身上关节、要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