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七章 草房里面的唐卡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时之间,七哥跟五妹两人终于看到一场真正触目惊心的对决。

    只在一刹那之间,那女子跟许东两个人的手臂、腿脚,几乎是幻化成千百条虚影,甚至两两个人,都化成一团影子。

    相比七哥跟五妹他们拿着酒瓶刀子之类的武器,一招一式甚至扭成一团的小混混打架,当真是不堪入目。

    因为许东跟那女子交手,一掌一指之间,全都是能够致人于死地的狠招,毒招,哪怕只是被两个人的指尖轻轻滑过,立刻便有皮开肉裂的危险,被拳头击中,绝对是筋断骨裂。

    连牟思晴、胖子看着这场争斗,均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十几天之前,每每跟犼搏斗的场面。

    这场争斗,只持续不到一分钟,许东便跟那女子分开。

    只是分开之后,许东明显是吃了不小的亏,身上的衣衫碎裂成布条不说,一分开,许东还单腿跪在地上,嘴角还有明显的殷然血迹。

    那绝美的女子眼里露出一丝迷茫的神色,怒道:“你……你为什么只守不攻……”

    许东擦了一下嘴边的血迹,勉强笑道:“多谢你手下留情!”

    那女子“哼”了一声,依旧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愿跟女人动手是吧,看招……”

    许东立刻大叫道:“不要……你听我说……”

    那女子怔了怔,低喝道:“你又有何话可说?”

    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我就实话跟你说,那位五妹大姐跟我在一个神奇的地方看到人一样,她身上有惊人的秘密,这是第一,其次,我的那位朋友……”

    说着,许东伸手指了指乔雁雪,这才说道:“她也失去很多东西……这些,都是我迫不得已要做的。”

    那女子如画秀眉微微一蹙:“你去过地方?”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我去过很多地方,楼兰天神堡,喜马拉雅山脉腹地,我们都去过……”

    “你去过楼兰天神堡?”那女子脸上神色瞬间大变,除了愤怒,竟然还隐隐有一丝忧虑。

    这些细微的变化,许东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当下,许东又说道:“我们这次来,只是想请教巴错老大,绝对没有半点儿要冒犯的意思,至于七哥跟五妹他们,实属是一个误会。”

    那女子蹙着眉头,沉吟了片刻,这才冷然说道:“五妹、你跟着!”

    五妹一听这话,知道这女子是要带着她一齐去见巴错,当下浑身筛糠是的颤抖着,颤声问道:“我能不能不去……”

    那女子寒着脸,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五妹,自顾自转头进到篱笆墙里面。

    五妹转过头来,看着七哥,竟然一脸泪痕,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息着说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七哥,你走吧……”

    七个明显有些心慌意乱,既舍不得五妹,却又实在害怕巴错,过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抓着五妹的手,一边抽着自己的嘴巴,哭着说道:“五妹,都是我害的你……是我给你招来的祸事……不管怎么样,我都等着你……”

    五妹惆怅不已的叹了一口气,扭过头去,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便走。

    这一幕,胖子跟许东等人都是看得心里像是有千万根钢针在扎一般,看样子,七哥跟五妹两人是相好的,偏偏因为招惹到了许东等人,到现在,要活生生的上演一出生离死别。

    许东跟胖子等人无一不是性情中人,尤其见不得的便是这种聚散离别的场面,别人痛哭流涕,肝肠寸断,许东等人心里也无一不是堵得发慌,跟着心痛。

    五妹走了几步,七哥终于咬了咬牙,追上五妹,一把抓着五妹的手,亢声说道:“五妹,我这辈子,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今天,我就一并将欠下还给你,走,我陪你一块儿走……”

    五妹泪眼朦胧,仰起头来,只叫了一声:“七哥……”脸上却是露出无尽的欣喜。

    七哥跟五妹两个人携了手,一同在前,大踏步而行。

    胖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低声跟并肩而行的许东说道:“东哥,这七哥虽然行事狡诈恶劣,但我看他也还算讲义气,尤其是对五妹大姐,也算是同生死共进退一片真心,东哥,你……”

    许东摇了摇头,吐了一口血痰出来,这才说道:“七哥他们花那么大的力气,不过也就是骗了我一千来块钱,你以为我就把它们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胖子“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这才说道:“我就知道东哥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牟思晴却忧心忡忡的低声说道:“要七哥他们懂得同舟共济才好……”

    不用说,只看这个面容虽然绝美,但行事却怪异狠辣的女子,就足以想象得到,那个让人闻名变色的巴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原本以为巴错就在这间小屋里面,摆着谱儿享受着醇酒香茶,又或者是精美糕点食物,只等那女子把一切事情处理妥当,再排排场场的站出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几个人。

    但事实上却是,这间小草房子里面,挂了几幅唐卡,虽然算不得布置典雅精美,但也十分女性化,绝对是一间藏式女儿家的闺房。

    不过,也仅仅就是一间闺房而已,里面再没有任何一个别的人。

    几个人想象之中的巴错,更是踪影全无。

    进到草屋,却没见到想象之中的巴错,许东不由自主的运起异化的眼睛,扫视了一下草房的的地面,希图找到暗道地窖之类能藏匿人的地方。

    不过许东却失望了,地上,一张纯羊毛的地毯下面,是坚实的沙子地面,直至许东能看透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异常。

    至于草房子的墙壁,许东却没去过多的注意,这种草房子是芨芨草编制而成,上面细小的空隙密布,唐卡遮不到的地方,直接都能透过缝隙从里面看到外面,真没什么好看的。

    许东等人不由得奇怪起来,难道这女子就是巴错?

    可无论是七哥还是五妹,都没开口称呼过这个女子,甚至这个女子也决口没提过“巴错”这两个字,而且,还明显的示意过胖子是看错了人。

    这个女子不是巴错,巴错又是谁,巴错又在什么地方?

    七哥跟五妹两个人显然也是没进过这间草房子,见到屋子里面并没巴错,神色更加紧张黯淡起来。

    胖子跟牟思晴几个人,倒是满脸好奇,巴错没在这里面,这女子又把这些人带进来,这又是为什么。

    许东看了一遍地上,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由得抬头去看那几幅唐卡。

    这女子也不阻止不请自来的七哥,见几个人全都进了屋,便顺手将草门关上,随即走到几幅唐卡下面。

    所谓“唐卡”,是藏族问话中独具特色绘画艺术形式,题材内容,不外乎藏民的历史、传记、文化和社会生活以及天文历算,等等诸多领域,根据制作唐卡的材料,又分为“国唐”和“止唐”。

    一般来说,唐卡采用的颜料,几乎都是采用金、银、珍珠、玛瑙、珊瑚、松石、朱砂等等珍贵的矿物宝石,以及一些诸如藏红花、大黄之类的植物作为颜料,以显示其神圣。

    这女子的几幅唐卡,是最常见的宗、教画——佛像,其中一幅,中心位置是一尊全身笼罩在绛红色的光芒之中,形象却很是丑陋的人形人物,周围围绕着许许多多双手伸向天空的人。

    之所以许东特别注意这幅唐卡,除了这幅唐卡的颜色格外绚丽夺目之外,最关键的是,这话中的那丑陋的人形人物!

    ——那分明就是一头美化出来的犼!

    硕长的脑袋,丑陋的面孔,以及如同猫后腿的双脚,很明显美化之后的尾巴……无一不是依据犼的形象描绘出来的。

    偏偏这犼形的人物手里,拿着一朵艳丽之极,如同跳跃着的火焰的花。

    这朵花,许东等人再熟悉不过了——地狱花!

    不过,许东眼神锐利,一看之下,立刻看出这朵地狱花,与自己见过的地狱花的区别,光秃秃的花柄下面,有两片尖尖的包叶!

    这是秦羽一直在找,跟地狱花形状几乎完全相同,含有神奇的抗衰老素的花。

    不过,直到现在,许东等人也不知道那种话到底叫什么名字,哪怕是秦羽自己或者私下里的称呼。

    那个美丽的女子见许东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副唐卡看着,不由得恼怒的呵斥道:“你敢对巴错无礼……”

    许东怔了怔,回过神来,不由得奇道:“他就是你们的巴错老大?”

    那女子更是恼怒:“你敢直呼其名!”

    许东不由得哑然失笑,唐卡珍贵,被人供奉是不错,但没必要像这个女子这样,当成心中的神来看待吧。

    这时,牟思晴也看出人形人物手里那朵花的蹊跷,当下转头问许东:“你看出来了么?”

    许东知道牟思晴说的也是那朵地狱花有苞片的事情,当下点了点头,说道;“这是秦大哥在找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