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章 装神弄鬼的把戏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女子看了一眼许东,对东的承诺倒很是放心,毕竟在这个地方,要是没有她去联系巴错,也没人能够走得出去。

    这一点,相信许东最能明白,所以,那女子对许东的承诺,比较放心。

    交代完毕,那女子便盘腿坐了起来,一双手左手掌心向上,平放胸前,右手伸出食、中二指,其余三指蜷曲成环,形成印决,置于左手掌心之上,随后双目微闭,凝神静气。

    许东遵守承诺,守护在这女子身边,绝不让任何人来干扰她。

    只是这女子保持着这个姿势,大约过了半柱香时间,突然睁开眼睛,低声念叨了一句:“奇怪……”

    见那女子回头过来,脸上神色怪异,许东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那女子抬头,看了一眼许东,说道:“没什么,你再帮我守护一会儿。”

    许东点头说道:“好!”

    那女子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手腕,依旧采用先前的姿势,再次凝神静气抱元归一起来。

    这一次,这女子的“元神”足足出游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可是睁开眼来时,却更是惊讶,嘴里不住的念叨着:“奇怪,真是奇怪了……”

    许东再次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子神色怪异之极,喃喃的说道:“我的元神无法出窍……”

    “你到底行不行啊?”无聊至极的胖子忍不住叫道:“你是没法子找到那个什么巴错,还是根本就没什么元神,不行的话,就别学什么巫婆神棍装神弄鬼……”

    那女子的身份,不过一时三刻,在胖子嘴里,就从高高在上的“姑奶奶”,一跌到底,成了“巫婆神棍”,跌得当真神速!

    这也是胖子了,换成其他的人,就算暗自腹诽,嘴里也绝不至于这样直接就损出来。

    “你……”那女子怒目圆睁,对着胖子怒道:“有本事你自己来!”

    胖子嘿嘿的笑道:“我不懂什么是元神,但我也最不屑去学巫婆神棍搞些装神弄鬼的骗人把戏,哼哼……”

    许东没好气的喝道:“胖子,你少说两句,现在大家都是生死关头,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别反倒添乱。”

    胖子气哼哼的说道:“东哥,你也相信元神什么的鬼,既然大家都是到了生死关头,都拿点儿实际行动出来,她这装神弄鬼的,又是要闹哪样。”

    那女子愤声说道:“什么装神弄鬼,以前,都是巴错用元神稍微一引,我的元神就能跟着出窍,可今天……都是你,你们不停的罗罗嗦嗦,害得我元神无法出窍!”

    那女子虽然有推脱责任之嫌,但是听在许东的耳里,许东不由得一怔,这么说,这女子是主动承认了找不来巴错了!

    大凡本体意识越强大,要离开自己的肉身,也就越方便。

    许东第一次领悟到“元神出窍”之时,本体意识的能量极其微弱,出窍一次,后来都是浑身酸软,连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般,直到后来,才慢慢有所适应,但直到现在,也依旧只能说有所适应,还无法达到随进随出的地步。

    但这反过来也就证明了这个女子的本体意识能量十分微弱。

    至少,许东算是明白,这女子的本体意识出窍,须得巴错前来接引,虽然许东不知道所谓“接引”到底是一种什么方法,但这女子的本体意识,连自由出入自己的意识空间都很困难,这一点,却是明白无误。

    由此许东更是可以猜测到,这个女子的异能,跟自己的异能比起来,就十分弱小了,弱小到仅仅只是“有”的地步,连如何运用都很困难,就更谈不上运用自如了。

    想到这里,许**然冒出来一个念头,笑了笑,说道:“姑娘,不知道你这元神出窍的法子,是怎么样弄的,呵呵,以前有个老头子,他跟我说,我这人根骨奇特,最适合修仙练道,只是我这人没什么运气,一直都没能遇上得到高人的点拨,要不,指点几句?”

    那女子怔了怔,但又抬头看了一阵许东,很明显的有些不屑。

    胖子在一旁,“嘿嘿”的冷笑了几声,说道:“要行气练功,修仙练道,上武当山去啊,再不济,找个青城、峨眉啥的,不说能练个白日飞升,就算练个小成,那也算是出自名门正派,跟这么个邪门歪道,又算个什么?”

    那女子的鼻子都气得有些歪了,从“姑奶奶”到现在的“歪门邪道”,这跌落的速度,简直跟高空自由落体的速度有得一比。

    气怒之下,那女子居然再次举手捏了印决,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催逼着自己的“元神”出窍。

    只不过,这一次,那个女子入定的时间更长,几乎超过两个时辰,如果是用燃香来计算的话,少说也燃尽了四五根香。

    可是,那女子弄得满头大汗,到头来睁开眼睛,却依旧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元神无法出窍!

    许东却是耐着性子,跟那女子说,让那女子教教他元神出窍的法子。

    牟思晴跟胖子、甚至是七哥跟五妹等人,俱是看得摇头不已。

    这时,躲在一边低着头,苦苦思索不已的乔雁雪,突然大叫了一声,仰面摔倒在地上。

    正纠缠着那女子,要她教授元神出窍之法的许东大吃了一惊,立刻返身过来,扑到乔雁雪身边,将乔雁雪搂在自己的怀里,连声呼唤道:“雁雪……雁雪……”

    乔雁雪明显是有些心力交瘁,艰难的睁开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许东,喃喃的说道:“你是谁……我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许东难过至极,连声说道:“雁雪,我是许东,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

    乔雁雪空洞洞的眼神看着许东,抱着脑袋,有些绝望地叫道:“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是谁……我是谁……我的头好痛……”

    一听乔雁雪叫喊头痛,牟思晴习惯性的取下背包,在背包里面寻找药物。

    只是从喜马拉雅腹地出来,因为是回程,又是坐火车,几个人根本就没来得及去准备什么物资。

    牟思晴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背包,眼泪不由一下子流了出来。

    偏偏乔雁雪的头痛越来越厉害,不多时,竟然一把将许东推开,凄厉的尖叫着,抱着脑袋在地上打起滚来。

    许东几次去扶乔雁雪,都被乔雁雪推开,胖子去帮忙,反而被乔雁雪一掌推得差点儿跌坐到地上。

    乔雁雪一双手使劲的捧着脑袋,不住的尖声大叫:“我的头……好痛啊……我的头……”

    许东再次扑上去,一把抓住乔雁雪,将异能灌输进乔雁雪的体内,希望能够减轻乔雁雪痛苦,但无论许东如何努力,却依旧无法减轻乔雁雪的痛苦。

    许东知道,乔雁雪的痛苦,正是来自许东也不敢轻易去触碰的意识空间,也正以为如此,许东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乔雁雪痛苦万分,不敢去去到乔雁雪的意思空间。

    眼看这乔雁雪抱着头,痛苦不堪,甚至能感觉到乔雁雪的意识和记忆,都在不住的流失,许东心如刀绞。

    过了好一片刻,许东才咬着牙,做出一个许东自己从没想过的决定。

    将乔雁雪紧紧地搂在胸前,然后对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说道:“你们两这个站起来,站到我背后,背对着我,别让他们看着我……”胖子跟牟思晴两个人虽然都不明白许东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到许东背后,将七哥、五妹、那女子三个人的视线,遮了个严严实实。

    许东略略回头,只看了一眼,随即将一直都戴在头上的那顶头盔取了下来,套在乔雁雪头上。

    其实,许东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能够有效的保护乔雁雪,但许东知道,这顶头盔能够有效地放大和聚集人的意识和脑部的能量,至少能够保护头部,不受邪崇伤害。

    乔雁雪的意识空间出了问题,根本原因也是在脑部,所以,许东急切之间,也就只好用此一法。

    只是乔雁雪戴上那顶头盔之后,情形反而更加糟糕。

    从乔雁雪脑部聚集起来的能量,非常之巨大,再加上乔雁雪在这密闭的空间里面尖声厉叫,在四壁激荡,使得许东自己的脑袋都是一阵混乱,其余的牟思晴、胖子、七哥、五妹甚至是那个女子,都不用说了,一个个抱着脑袋堵着耳朵,脸上神色痛苦至极。

    幸好这种情形持续的时间不是太长,乔雁雪尖声厉叫了一阵,实在忍受不住头痛,竟然挣脱许东,跃起绳子,一头撞向墙壁。

    许东大叫着,要伸手去抓乔雁雪,但失去了头盔之后,无论眼力或者是反应,都减弱了许多,再加上乔雁雪嘶声大叫,在密室里面形成激荡的声波对许东的耳膜直接刺激,都使得许东在出手制止乔雁雪时,缓了一缓。

    仅仅只是这一瞬间的缓慢,乔雁雪已经“呯”的一声,一头撞在墙上。

    乔雁雪在一瞬间坠落到地上,身子软瘫,微微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许东扑到乔雁雪身边,将乔雁雪紧紧地搂在怀里,悲愤的大叫起来:“雁雪……雁雪……”

    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转过身来,也是扑到乔雁雪身边,一齐大声呼喊:“乔小姐……乔小姐……”

    “雁雪妹子……雁雪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