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二章 我差点成功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七哥摔倒在地板上,胖子却已经站到许东身边,一边活动着有些麻木的手臂,一边上前,对着躺在地上的七哥猛踢了一脚,愤声怒道:“胖爷我们只是路过,你骗你胖爷,打你胖爷的主意,还一切都是胖爷我们的错了,这他妈是哪门子的道理……”

    说一句,胖子便踢七哥一脚,踢一脚,便骂七哥一句:“没碰上我们,你活得好好的,没人收拾你们,那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你作恶多端,敢打你胖爷的注意,早就应该知道报应不爽……”

    许东由着胖子不住的喝骂踢打七哥泄愤,也不去管一动不动的五妹,转身走到那女子身边,去看盘脚坐着的那女子。

    胖子对着七哥踢打了一阵,心里的邪火总算是平息了一些,又捏着拳头,准备去找呆呆的站在那里的五妹出上一口气。

    只是胖子走到五妹面前,却看见五妹一脸绝望,泪水如同两条小溪,扑簌扑簌的直往下落,胖子心里终究一软,扬起的拳头,只在五妹的眼前晃了晃,便收了回去。

    “我说过不打女人的……”胖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走到许东身边,去看那个女子。

    那女子胸口上虽然还插着匕首,但是伤口却因为七哥的搅动,成了一个血洞,脖子上的动脉处也是一片殷红。

    不过,让许东觉得怪异的是,这女子虽然身受重伤,但身体依旧还在不停地蠕动,根据许东的经验来看,应该是这女子的意识空间里面还保留着巴错入侵进去的意识能量,另外还有一点,这女子伤口里面流出来的血,竟然极为浓稠,如同一汪流动性极差的胶水。

    许东伸手探了探那女子的鼻息,不由得微微叹了一口气。

    胖子叹了一口气,低声嘟囔道:“这么一个美好的……唉……”

    这女子的伤势颇重,如果许东肯出手相救的,也许还能有个侥幸。

    但从七哥、五妹等人的话语里面,也勉强能够猜测得出来,这个女子,虽然外表漂亮得不可方物,但这美丽的外表之下,却掩藏着一颗狠毒的心。

    这样的人,许东不想也不愿意去救——救活过来之后,谁敢保证她不再去害别的人?

    再说了,这个时候,巴错的能量已经出现,相信巴错也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许东等人面前,许东自然不敢轻易损耗异能,免得一个疏忽之下,胖子、牟思晴等人又出现什么状况。

    许东也是叹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搭在那女子手上,只运了一丝极为微弱的异能,灌注进这女子的体内。

    许东的异能到处,只感觉到一股极为阴柔,却并不强大的能量,正在迅速的从这女子身上消退,一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样子,那股极阴柔的的能量,便是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巴错。

    而这个女子体内,能量是有,但极其微弱,微弱得在许东眼里几乎可以忽略过去。

    这也难怪这个女子几次三番想要“元神出窍”,但始终却没能成功,大抵便是因为她的异能太弱的缘故了。

    巴错的那股能量从那女子身上消退,那女子也渐渐的苏醒过来,只是身体上的伤害,使得这女子微微一张嘴,那种如同流动性极差的胶水一般的血液,便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

    不过,估计也是因为这女子的血液流动性极差,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勉强维持注一口气息。

    到了这时,许东已经不再去关心这个女子的身体状况了,输给她一些异能,也只是许东有几句话要问她。

    “怎么从这里出去……”第一句话,也是许东最关心的事情。

    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女子明白,她已经再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所以张了张嘴,很是艰难的答道:“等……巴……错……”

    才说这三个字,那女子嘴里便吐出来一团形如豆腐脑的血块,吐出这团血块,那女子又不住的咳嗽起来。

    胖子抓了抓脑袋:“等巴错,什么意思……”

    那女子一边咳嗽,一边答道:“以我……的能力……无法……破开这里的禁制……只能等巴错……”

    既然只能等待巴错来解除这里的禁止,许东自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五妹她底怎么回事,跟有幽冥神草又有什么关系?”许东再次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那女子苦涩的一笑,又是咳嗽了许久,将喉咙里面的一团血吐出来,才勉强说道:“她只不过是巴错的一个崇拜者,她把她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巴错,所以,她得到了永生……”

    那女子几乎是一字一顿,不断咳嗽的说了这么多,眼里的神采也渐渐退去,看来,已经到了是灯枯油竭。

    只是那女子一脸期望的看着许东,继续一字一句,一边咳嗽一边说道:“你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有着奇异的根骨,跟巴错又有极深的渊源,从今以后,你就接替我的身份,作为巴错的使者……”

    胖子了个笑着说道:“做巴错的使者,呵呵,你当我东哥是什么人……”

    那女子也不计较胖子的打岔,很是艰难的说道:“那两个女孩子是巴错选中的人,巴错也特别看重你的能力,只要你们跟了巴错,就会前途无量……”

    “前途无量,嘿嘿……”胖子不屑的笑道:“好个前途无量,跟了巴错老大,我们就能够跟七哥他们,在火车上去大展宏图对吧,哼哼……”

    那女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抑制住咳嗽,用尽全力,对许东说道:“你,把头伸过来,我教你用元神出窍,联系巴错的法子……”

    许东苦笑了一下,“元神出窍”的法子,许东比这女子熟练不知道多少倍,还需要这女子来教!

    不过,看着这女子已经只是最后一口气的份上,许东还是顺从的把头伸了过去。

    那女子说的那些什么练习元气、异能的法子,果然比许东所用的法子不知道低级了好多倍,甚至比许东跨过异能那道门槛时的法子都还要低级,这种法子,许东自然是不屑一顾了。

    不过,许东还是不时的点头,以示自己记住了,会照着做。

    许东一味的敷衍,胖子这家伙倒是竖着两只耳朵,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这倒不是胖子想要去做那个巴错的什么使者,“元神出窍”这四个字,听着都挺诱人,凭想象就知道有多好玩儿,所以,胖子自然不肯放过一字一句。

    过了好一会儿,那女子才把一整套的修炼“元神出窍”法子说完,只是,那女子说完这法子,又瞪着眼睛看着许东,用最后一口气说道:“相信我,巴错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他能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说到这里,那女子一口气再也续不上来,话声戛然而止。

    许东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来,轻轻合上那女子的眼睛。

    胖子得了那女子修炼“元神出窍”的法子,又看了一眼渐渐冰凉过去的那个女子,摇了摇头,又咧嘴苦笑了一声,便转过头去,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去,依着那女子所教的法子,去修炼他的“元神出窍”。

    许东叹息了一阵,这才转身去到牟思晴身边,去照顾乔雁雪。

    只是牟思晴看着许东,低声问道:“许东,你为什么不救她?”

    许东将乔雁雪的手拉过来,握在手里,苦笑着说道:“老大,要是可以救的话,你相信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牟思晴点了点头,不再追问下去,既然许东不救那女子,牟思晴相信许东有足够多足够重要的理由,所以才会不施以援手,再问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牟思晴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七哥,还有呆呆站着的五妹,又忍不住问道:“这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七哥跟五妹两个人,当真也算得上是穷凶极恶,而按照牟思晴的想法,那就必须是按照正规的程序和做法,将这两个人移交给警方,让他们两个受到应有的惩罚和制裁。

    许东摇了摇头,现在巴错出现在即,到时候势必有一场苦战,谁有精力去管他们两个!

    见许东是这个意思,牟思晴也只得点了点头。

    如果按照那女子跟五妹她们透露出来的信息,巴错的恐怖,恐怕不止于一头犼,要跟那样的一个“人”干上一架,其艰险程度,可想而知。

    许东一边说,一边将背包取了下来,放到一边,又仔细的在乾坤袋里巡查了一遍,想要找出来几样趁手的家伙,以备跟巴错接敌时拿来防身。

    不过,在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用过的那些武器,早就被扔弃得一干二净,要不人,几个人也根本上不了火车,到了现在,许东翻找了个底朝天,也仅仅只找出来一把藏刀。

    想了想,许东见这把藏刀递到牟思晴手里,让她拿着防身。

    随后,许东将还插在那女子身上的那把匕首取了出来,拿到角落里的胖子身边,“当”的一声,将那把匕首丢在胖子面前。

    “胖子,能不能别去做那些没跟我们的处境没关系的事情,好吗?”

    胖子抬起头来,“嘿嘿”的笑道:“东哥,你可别说,她教的这法子,还真是有些效果,嘿嘿,我刚刚……刚刚就差点儿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