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八章 认亲宴(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直都不做声的许东拿起桌子上的饮料,一口气喝了个精光,随即站了起来,淡淡的一笑,说道:“你们还是别吵了,牟叔叔,我现在年纪的确还小,跟思晴的事情,也不急着这一时,另外,我这人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牟叔叔你还是另选高明吧,呵呵……”

    “小许,你……”急切之间,龙秋生、牟远山、牟观景三个人一起沉声喝道。

    陈素心却是掩面哭泣,牟思晴站到陈素心背后,搂着陈素心的肩膀,低声的劝慰着陈素心。

    许东笑了笑,眼睛扫过在座的所有的人脸,又呵呵的笑了两声,才说道:“对不起了……”

    牟思怡却在一旁冷冷的说道:“姐夫,用不着你假惺惺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你还不是我真正的姐夫,我爸爸也还没把那些部门交给你,哼哼……谁又知道,你现在这么说,一转脸,又使出什么阴谋诡计……”

    许东坦然的一笑,说道:“我这人虽然不能一言九鼎,但说过的话,我也很少有再吞回来的,也好,今天在龙爷爷和牟爷爷面前,我就表个态,我对思晴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说道你们牟家的产业,呵呵,我许东还不至于沦落到对那些产业生出觊觎之心,这个,你们大家都可以放下一百二十个心。”

    许东的语气平淡无奇,但每一个字却都说得掷地有声,连龙秋生跟牟远山都禁不住暗自点头,牟观景更是怔怔的呆若木鸡。

    过了许久,龙秋生才说道:“二哥,观景,我们今天就只说说小许跟思晴丫头的事情,呵呵,别的事情,都不说了,那忒俗!别让俗事坏了兴致。”

    不等牟远山跟牟观景父子两个说话,许东又是一笑:“我说过了,我跟思晴之间的事情,我的心意永远也不会改变,但是今天一定要我也叫上一声‘爸’、‘妈’,这以后,要是发生什点儿什么,我可就对不起人了。”

    龙秋生怔了怔,不管牟思怡的年纪大还是小,既然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摆明了也就是要跟牟观景对着来,这个时候再让许东“认亲”叫人,的确有授人于柄之嫌。

    再说了,许东也把话说的很明白,对牟思晴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这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在这种情况再让许东把“爸”、“妈”两个字叫出口来,的确不合时宜。

    牟远山看了看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人,又看了看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对牟远山来说,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在今天这个场合,能够亲耳听到许东亲口叫一声“爷爷”,而不是“牟爷爷”,这是一个耄耋老人的夙愿,可是,这个夙愿,一下子就被牟思怡给搅得破碎了。

    眼看着许东今天是不会叫人了,牟远山心里失望至极,当即一掌拍在桌子上,咬牙怒道:“牟观景,陈素心,这就是你们两个养出来的好女儿,哼!丢人现眼!”

    牟观景额头上青筋直跳,转头愤怒至极的瞪了一眼还在掩面哭泣的陈素心一眼,骂道:“都是你,平日里让你好好的管教,你都干了些什么!”

    牟思怡冷笑着说道:“你别怪我妈,我妈平日里是没好好的管教我,但是你呢,你这个当爸爸的呢,我都很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方家伟拉着牟思怡,劝道:“思怡,别在爸、妈面前太过分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呢,你要再这样说话,我可要走了……”

    方家伟这么一说,牟思怡这才赶紧闭上了嘴巴。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龙老、牟爷爷、牟叔叔、阿姨,今天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改天,改天我摆上一桌,再向你们赔罪,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许东站了起来,拉着龙秋生的手,再次说道:“龙老,让您操心,实在是对不起了。”

    龙秋生不由得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个时候,许东选择离开,绝对是让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人之外所有的人都很揪心的事情,但许东许东要继续留下来的话,却又立刻导致牟思怡跟牟景观父女两个的战火直接升级。

    这要是换了别人,或许会留下来,隔岸观火,或者两边周旋,又或者大义凛然,直接摆事实讲道理耍手段,在牟远山、牟观景等人面前露一手调和矛盾的能力。

    偏偏许东在这个时候却没有留下来的意思,留下来隔岸观火,许东做不出来,要调和她们之间的矛盾,许东懒得去做,自己还有做不完的事情呢。

    所以,许东打过招呼之后,便转身离开。

    牟思晴却跟了出来,在包间门口就追上许东,走了几步,才说道:“许东,对不起,思怡她……”

    许东转过头来,盯着牟思晴,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将牟思晴拉过来,搂在怀里,随即在牟思晴嘴唇上深深的一吻。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放开牟思晴,又曲起手指,在牟思晴的鼻子上刮了刮,低笑着说道:“大老婆,呵呵……”

    牟思晴没好气的一巴掌将许东的手打开,嗔道:“别跟拿肉麻当有趣,说,什么时候跟我爸我妈去赔罪?”

    眼看着实在是没法子敷衍过去,许东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怎么说也得要个机会吧,龙老也不见得就天天呆在家里没事做,再说了,这么也得要咱爸、咱妈、咱爷爷都缓口气儿吧,再说了,怎么也不能跟方家伟搞得太僵了,这以后,咱跟他,不是也就是姨姐姨妹夫,对吧……”

    牟思晴在许东胸口上擂了一拳,没好气的说道:“油嘴滑舌,你要只说前半句,也就罢了,可你就爱多嘴多舌,胡说八道,谁跟他姨姐姨妹夫了……”

    牟思晴对今天的事情明显也是一腔恼意,说完了这句话,又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真不想帮我爸一把?”

    一说这事,许东抓了一下脑袋,让自己亲力亲为去管理几个部门,不说自己的能力够不够,恐怕就是自己这懒散的个性,恐怕过不了三天,就准会干的一塌糊涂,自己说过不会沦落到觊觎牟家那份产业的话,就更不用提了。

    就算真的只是去帮个忙,那也不是自己抽了自己的大嘴巴了。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那我送送你吧……”

    许东淡淡一笑:“你还是先去照顾我丈母娘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牟思晴扬起拳头,但终究只是点了点头,这才回去。

    出了铜城大酒店,许东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回头看了看酒店大楼,没来由的惆然了一阵。

    正要拦车回家,没想到一辆迈巴赫直接擦着许东的身子就冲了过去,把许东吓了一大跳。

    这谁啊,有这么开车的吗,这简直就是要谋杀啊!

    许东差点儿就要破口骂人了。

    没想到那辆迈巴赫只是冲出去不到十米远,便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一开,张君成从车子里下来。

    油光水滑的脑袋一甩,这才说道:“我勒个去,都几个月没见着你了,呵呵……”

    许东铁青着脸,还正想骂人,见是张君成,顿时又好笑又好气,直接说道:“妈拉个巴子,是你……”

    “我勒个去……”张君成哈哈大笑着,几乎是扑了上来,跟许东一个熊抱,就差跟许东亲嘴儿了。

    许东好不容易挣开张君成的拥抱,喘着气,说道:“我勒个去,看你满面红光的,发了吧……”

    张君成哈哈大笑道:“妈拉个巴子,我累死累活挣那点钱,跟兄弟你说句话都没得比,哈哈……今儿个我们兄弟不谈钱的事儿,呃,对了,你怎么没开车子,一个人在这里晃荡,呵呵,也好,走,咱们去撮上一顿,好好叙叙旧。”

    许东苦笑了一下了,怎么会没开车子,一个人在这里晃荡,这话说来就长了,也不方便说,所以许东只笑了笑,说道:“去哪儿,妈拉个巴子,看能不能搭个便车。”

    张君成大笑了几声,伸出爪子在许东跟肩膀上一拍:“我勒个去,搭什么便车,你要有事忙的话,开我这车去就是,妈拉个巴子,跟我还客气个屁。”

    “那倒不是,我就到古玩街,要顺路的话……”许东笑了笑,说道。

    “我勒个去,那还说个屁,我这不正是要去古玩街,妈拉个巴子,走走走……”说着,张君成便拽着许东,直奔迈巴赫。

    只是等许东打开车门,却不由得怔了怔,过了好一会儿才讪讪的叫了一声:“表姐……”

    坐在前座上的周琳,明显比以前穿得简朴了不少,估计是经历了一场大难之后,醒悟了些,见到许东,周琳也是红着脸,很是讪然,过了好一会儿,才答道:“许东,是你……”

    一时间,许东有些进退两难,上车也不是,不上车也不是,毕竟自己跟表姐一家,尤其是跟表姐之间,有着太多太多说不清的隔阂,猛然之间面对,任谁都有些措手不及。

    见许东迟疑着,张君成坐在驾驶位置上,转过头来,笑道:“还磨蹭着干什么,上车啊,我勒个去……”

    看样子,张君成应该是知道了许东跟周琳一家之间不少的事情,这让许东迟疑了一阵,终于还是上了车子。

    张君成发动车子,周琳坐在前面,默然不语,张君成倒是一边开车,一边喋喋不休:“嘿嘿……你说这人,也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我勒个去,铜城就这么大,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家人,呵呵……谁能说谁没个坎坎坷坷,妈拉个巴子,坎儿过了,沟过了,还不照样一家人,妈拉个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