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九章 寿礼(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哎,我说兄弟,这段时间里都在忙些什么呢,长白山那趟,我勒个去,当时我都有些傻了,可是后来才知道,你居然没死,我勒个去,呸呸呸,瞧我这说话说得,好像巴不得你死似的,妈拉个巴子,我这是高兴,哎,所说,当时到底啥情况……”

    许东苦笑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掉下悬崖之后,被树枝挂住了,断了一条腿……”

    “你摔断了一条腿?”周琳忍不住转过头来,很是有些紧张的看着许东,问道。

    那种紧张,是周琳发自内心,不由自主的表现出来的真实情感,没有半点做作,这一点,许东还是看得出来。

    “没什么,后来很快就好了。”许东心里有些感动,但却只是淡淡的笑道。

    周琳不由自主的吁了一口气,又顺口说了句:“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其实,长白山那一趟,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先后掉下悬崖的事情,张君成早就一字不漏的跟周琳她们说过了,周琳也是后来才知道许东还侥幸活着的,不由渐渐感念着许东暗地里帮他们做过的那些事,只是见到许东,还跟许东同坐在一辆车子里面,那种滋味儿,终究还是有些不好受。

    ——不管说是浓厚还是浅淡,怎么说也是一线亲情。

    张君成却笑着说道:“我勒个去,算了,都过去的事,不提了,对了,听说兄弟你最近做了好几笔赚大钱的生意……妈拉个巴子,你看我又绕到钱上面去了,呵呵,忒俗……”

    许东再次苦笑了一下:“哪里,只是最近我走几趟,那一趟都是亏,搭进去好个亿,唉,现在身上麻烦一大堆……”

    要是放在几个月以前,许东用这种口气说自己亏进去几个亿,周琳不使劲白着眼把许东痛骂一顿,那就有鬼了,但自从许东从周家出来之后,很多事在铜城里面都传开了,现在许东说亏进去好几个亿,周琳自然深信不疑。

    “那……现在你是不是有很大的困难?”周琳忍不住将随身的坤包抓在手里,看样子,要是许东真吃不上放了,周琳倒会毫不犹豫的拿些钱出来递给许东。

    而且,最让许东感动的,却是周琳的神情很是自然,没有做作,是那种发自内心,听到自己的亲人有困难,立刻就生出来的自然反应。

    张君成也是笑着说道:“我勒个去,兄弟,真要有困难,跟张哥说,张哥多的帮补不了,百十来万块钱救救急,也还是拿得出来的,兄弟别不好意思,什么时候需要,妈拉个巴子,只管说。”

    周琳的这种反应,跟张君成的话,许东看在眼里,停在耳里,心里升起一股暖意,眼眶里也有些发辣。

    只是过了许久,许东才笑道:“我勒个去,我这边的事情,也不是说经济方面有什么不妥,妈拉个巴子,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琐事,烦心!”

    周琳微微怔了怔,听出来许东说的确实不是钱上面的事情,当下放好坤包,又看着张君成,嘴里却问道:“那些事情很严重吗?我们……能不能帮得上忙?”

    张君成也是笑着说道:“妈拉个巴子,有人找你麻烦么,兄弟,要不要找个找几个人帮你摆平,我勒个去……”

    说到这里,张君成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说了具不太好笑的笑话,别的不说,自己再怎么能找人,能找来的也大多不过是想挣点儿小钱的农民、工或者痞子混混,小敲小打惹是生非还行,但说不定许东随口叫几个人来,却都是敢拿着刀子捅人会直接要人命的主儿。

    相比之下,自己跟许东都不在一个层次上,还要找几个人帮许东摆平许东都烦心的事情,这岂不是在说笑话了。

    一时之间,张君成也就只好说了句“我勒个去”,随后呵呵的傻笑起来。

    许东也笑了笑,说道:“我的事情就不劳长个费心了,对了,张哥平日里日理万机,忙都忙不过来,今儿个怎么有这闲空往古玩街跑。”

    张君成一连打了几把方向盘,等车子拐进去古玩街的岔道,这才笑着说道:“还说,妈拉个巴子,明儿个不是老丈人的寿诞么,呵呵……小琳,你瞧我这嘴,呵呵……兄弟应该知道,小琳的爸爸特喜欢古董,我这不是正要去你们店里找件玩意儿当寿礼么,呵呵……”

    说道这件事情上面,张君成的嘴巴老实了许多,“妈拉个巴子”、“我勒个去”这几个字明显的就少了很多。

    “兄弟,我还正琢磨着,到你铺子里去找东西,你肯定不会拿假货赝品坑我,价钱上少说也能打个七五折八五折什么的,对吧,我勒……呵呵……”

    “明天就是姨父的生日!”许东坐在后面,有些诧异的说道,

    周琳跟张君成两人都是笑了笑,再不多说。

    说话间张君成已经把车子开到古玩街口,等许东跟周琳两人下了车,张君成去停车场找了个位置,把车子停好,这才跟上周琳和许东两个人。

    到了这时,古玩街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

    本来张君成打算直接到许东的铺子里去找件玩意儿,但周琳却不肯,非要先看看地摊货再说,觉得麻烦许东不说,主要是周琳并不想让张君成花太多的钱,还说是周天奇特别叮嘱过的,意思意思就行,千万不能太破费。

    这要是放到以前,绝对是不可想象的,但恰恰却又能看得出来,周琳、周天奇一家,经过一次磨难,从本质上的改变。

    其实,想想也是,从一个资产几十万的小老板,突然之间跌落成为一个负债上百万,只能过着以捡垃圾为生,甚至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好几个月,又慢慢一步一步的走到衣食无忧的地步,这其间的大起大落,悲欢离合,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都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去懂得小心、谨慎、懂得珍惜。

    张君成拗不过周琳,只得陪着周琳一个地摊一个地摊的看过去。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既然周琳一定要在地摊上找,自己也就只好在一旁看着,别让摊主把周琳和张君成当成送钱的凯子就成,至于周琳想要什么样的玩件,价钱高低,许东也就不便多说。

    一连看了几个地摊,周琳都没选到中意的东西,价钱高低不说,关键是没真东西。

    从铜器到木器,从瓷器到玉器,从画卷到书本……几个地摊上的东西,看起来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却全都是高仿、赝品、假货,而且,要价高得吓人,一件高仿青花瓷瓶,动辄都要二十万三十万的,纯粹把周琳等人当凯子。

    这样的东西,无论价钱高低,许东自然也不会让周琳他们去上当。

    然而,三个人才看了七八个摊子,许东却被一个老头子一把拽住,拉着许东的,正是以前跟李四眼一齐在古玩街上打滚的刘老头。

    一见到许东,刘老头子满脸激动,扯着许东说道:“小许,小许,我可是盼到你了,呵呵……”

    那神色,当真像是小孩子找到了娘,又像是失散多年的浮萍,突然间找到了组织,就差没抹眼泪了。

    不过,许东却对这刘老头子没太多的好感,关键就是因为这刘老头黏人,太能黏人了。

    许东也不过仅仅跟刘老头打过两三次交道而已,但这刘老头每一次见到许东,都能把不把他自己当成外人,而且,还越来越有要融入到许东的那个大家庭中间来的的趋势。

    但就算要融入到许东的大家庭中间来,原本也没什么不可以,但至少须得要为这个大家庭做点儿什么吧,不过,刘老头的目的,却只是想在许东身上捞点儿油水,一百两百也不嫌少,十万二十万也不嫌多,除此之外,当真无它。

    这就让许东有些反感,至少打心底里不愿意格外接近接纳刘老头子。

    “小许,来来来……”刘老头拽着许东不肯放手,一边扒许东往他的地摊上拖,一边说道:“哎,我知道小许你是个大能人,呵呵,我可是为你奔波了好几个月,才找到几件上乘的东西,呵呵……特意留给你的。”

    周琳跟张君成都皱了皱眉头,不过看在刘老头六十多七岁了,又拽着许东,两个人也不太敢格外怎么样。

    许东更是不敢格外挣扎,只得跟着刘老头到了他摊子前面。

    刘老头将许东按在小马扎上,又掏出一包中华,抽了两只出来,递给许东跟张君成两人。

    许东笑了笑,将中华烟接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叼在嘴上,却不点燃。

    张君成却是伸手挡住,勉强笑了笑,说道:“妈拉个巴子,我不抽烟……”

    刘老头一怔,脸上神色甚是怪异的看了一眼张君成,过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张灿烂的笑脸,说道:“兄弟,不就抽根烟么,不至于吧……”

    张君也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我勒个去,我这是口头禅,口头禅,不是在骂人,呵呵,妈妈个巴子,你别当真。”

    虽说张君成明明白白的说了只不过是口头禅,刘老头却明显的一脸不高兴起来。

    当下,刘老头收了手里的烟,转头自顾自的对许东说道:“小许,这一次,我可真是下了大本钱……”

    一边说,一边从地摊后面拎出来一个纸箱子,放到许东面前,慢慢的打开。

    纸箱子里面是一层一层的废报纸,少说也有十好几层,看得出来刘老头当真是特别小心的在保管这只箱子里面的东西。

    趁着刘老头拆包装的空档,许东仔细的看了一下纸箱子里面的气息,随即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东西先前的那个主家,一开口非要我六十万,小许,你知道吗,我软磨硬泡,连摊子上的生意都一个月没做,才把这件宝贝给你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