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一章 寿礼(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你觉得没有这种可能?”

    说实话,像什么老款新壶,新款旧壶之类的手法,只是极为普通的手法,以现代的工艺技术,做起来,几乎都没什么难度,只是张君臣擅长的是建筑,而不是古董,隔行如隔山,所以听着许东的解释,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殊不知现代造假的手法,造出来连专业人士都会看走眼,甚至仪器都无法分辨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叫不可思议。

    要不然,很多一辈子在古玩这一行当摸爬滚打出来的老鸟,也就不会打眼上当了。

    听许东这么一说,刘老头如何还听不明白,自己手上这个紫砂壶,明明白白就是一个老款旧壶而已,其价值,最多也就在三万多块钱。

    一时之间,刘老头老泪纵横,脚下一软,一下子跪倒地上,仰天大叫道:“方……方德……宜……”

    旁边的摊主们见到刘老头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也仅仅只是好奇的过来打听了几句,随即便转身离开,叹息的有之,嬉笑不已的也不在少数,但大多也就只是议论了几句,这事情就过去了,谁也没往心上去。

    像刘老头这样小本买卖的地摊摊主,在古玩场上大起大落,瞬间生死,捡了漏偷笑着闷声大发财,打了眼就要死要活,这条街上隔三差五也时有发生,这原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见得多了也根本没什么稀奇。

    只是刘老头子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眼看就要坚持不住,许东却是有些为难起来。

    ——现在就走吧,这刘老头万一有个好歹,自己还落了个见死不救,要说留下来开导几句这刘老头子吧,自己还有许多的正事都还没去做呐。

    微一沉吟,许东便想到是不是先把刘老头的家人找过来再说,可是,找刘老头的家人,也得需要刘老头家人的电话吧,可眼下的情形,去问刘老头要电话,那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过了好一会儿,眼看刘老头快要昏过去了,许东这才上前,对刘老头说道:“你这紫砂壶,是方德宜卖给你的?”

    刘老头一脸老泪,看着许东,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都是方德宜,他……他设计害我……”

    许东、周琳两人,都是经历过那种看是轻描淡写,实则杀计重重的事情的人,深知在古玩行当,要想做局害一个人,让人在瞬间从天堂掉进地狱,绝对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只要你还有一丁点儿贪心,就没有算计不着你的。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原本这事情只是你跟方家之间的事情,不过,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他到底坑了你多少钱,或者,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但我首先声明,不是马上,这事情得过上一段时间。”

    “你能替我讨回公道?”刘老头泪眼朦胧,看着许东急切地问道。

    “别说得这么严重,打眼捡漏,原本就是考校自己的眼力的事情,倘若你是捡了漏,你也未必会却还给别人,是吧,所以,打了眼,这也怨不得别人。”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你……”刘老头的眼泪又开始打起转来,悲愤不已的说道:“我没怨他,可我的家底都赔上了,还欠下了好几万……”

    张君成“嘿嘿”的笑道:“我勒个去,先前你不是说还欠了二十几万么,妈拉个巴子,这不只欠了几万块。”

    刘老头哭丧着脸,老老实实地答道:“方德宜要了我二十五万,我自己十八万给搭了进去,还欠几个亲戚七万块……”

    许东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方德宜要你二十五万,你却要我五十一万,呵呵……才二十几万块钱,我倒当真不好意思去找他说……”

    “小许……”刘老头悲声叫道:“小许,我的全部家当啊,你……你就行行好,帮老头子我一把,来世我做牛做马,结草衔环……”

    许东赶紧止住刘老头的话头,说道:“别这么说,我可受不起,不过,我表姐表姐夫,想找件玩意儿做寿礼,你这里还有没有好点的东西,我得先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许东这么一说,刘老头有赶紧爬了起来,将手里的那把紫砂壶丢进先前那个纸箱,真的是“丢”,完全没有先前那种小心翼翼。

    丢了紫砂壶,刘老头这才从旁边的一辆三轮车后面,慢慢的拖出来一个大纸箱子,拖到许东面前,这才说道:“小许,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你要什么,我拿给你……”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又瞄了一眼纸箱子,过了片刻这才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要不,我自己看看再说。”

    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大多是刘老头这几个月来都没能出手的,是些什么样的货色,刘老头倒也心知肚明,都是成批成批的进回来,别人挑剩下的,见许东要自己想看看再说,刘老头也就慢慢的退开。

    许东有什么样的见识,刘老头不是不知道,至少,这些东西用不着刘老头去跟许东讲解介绍,许东知道的,比刘老头还多,这是不争的事实,去跟许东讲解,那根本就是班门弄斧。

    再说了,刘老头这个时候一门心思也全在方德宜坑他二十几万块钱上面,也没心情去跟许东讲解。

    倒是许东,转头跟张君成、周琳两人招了招手,说道:“表姐,表姐夫,这些东西,虽然价值不高,假的倒也不多,要不,将就着看两件。”

    张君成一听说价值不高,顿时觉得要送老丈人,这些东西是不是有些掉价了,不过,许东一番好意,又说过没什么假货,这就让张君成犹豫着问了一句:“妈拉个巴子,什么价?”

    许东笑了笑:“这就要看你喜欢的程度了,差不多的,几百块,好点的一两千,四五千的也有!”

    一听说都不带“万”的,张君成的脑袋顿时摇得像拨浪鼓:“我勒个去,几千块的东西,我怎么拿得出手,妈拉个巴子,再怎么着,也得要个十万二十万的,对吧,这个几千块钱的东西……”

    周琳瞪了张君成一眼,嗔道:“谁说了一定要十万二十万的东西,那紫砂壶,五十万,你要不要?”

    张君成怔了怔,随即笑道:“小琳,这怎么说呢,不是明摆着兄弟铺子里好东西多些么,到兄弟那里去,不就……”

    周琳偷偷掐了一把张君成,低声嗔道:“只要是真货,又没人说非得要价钱多高,要多贵重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再说了,许东那边也是做生意的,你非要去沾他的便宜么,要不,你让他送你一件!你好意思?”

    张君成嘿嘿的笑了两声:“那倒也是,小琳,那就听你的,妈拉个巴子,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呵呵……”

    许东却一边看纸箱里的货,一边说道:“张哥,我可不敢瞒你,其实,我们做这一行的生意,也是跟他们差不多,甚至有时候也在这些地摊上来淘,不过,要是我们淘来的货,再转手,那肯定就不是这个价,呵呵,不知道张哥你听懂没有。”

    周琳蹲到纸箱边上,一边看着许东往外拿那些东西,一边低声问道:“许东,我就想买个四五千的,你帮我看看……”

    许东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些货,大部分都是从一个很隐蔽的私人拍卖会上流出来的,价值的确不大,但是‘真’,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你要有看中的东西,就只管买。”

    周琳也不大知道为什么拍卖会上会流出来这些东西,不过,既然许东说了可以保证是真东西,周琳倒是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只箱子里面,同样是用废旧纸包裹者的一些东西,只是包裹得远远不如让刘老头上了当的那个紫砂壶严实,品类倒是不少,铜的瓷的,杂七杂八,也有二三十件。

    许东几乎将纸箱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摆了一地,周琳看来看去,也就看中一件七八寸高的寿星献桃的铜件儿。

    这件寿星献桃的铜件儿,倒是精巧剔透,是四五十年代的工厂加工出来,作为出口赚取外汇的艺术品,价值约莫也就在三千左右,要说收藏价值,倒也算有些,关键是周琳看它是寿星,作为寿礼,也算是寓意深刻。

    许东倒没这么想,一双眼睛在一片物件上溜来溜去的看了好几遍,这才笑着问周琳:“表姐,你就要这件?要不,你看看那对瓷仙鹤,寓意也不错……”

    许东说的那对瓷仙鹤,也是四五十年代的东西,两只仙鹤,浑身雪白,大约一尺高矮,一只伸头展翅,单足立地,一只低头觅食,神态悠然自得,栩栩如生,可惜的是,底座上的印款,被人生生锉掉,以致这仙鹤的来历,就没人能说得清了。

    只是周琳捧着寿星献桃,有些爱不释手,根本没听进去许东的话,只点着头说道:“这价钱……”

    许东也不以为意,招手把刘老头叫了过来,问道:“这要多少钱?”

    刘老头沮丧至极,哭丧着脸,说道:“小许,你是知道的,你就给个价,别亏我太多就成,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