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六章 败露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仅如此,方德宜还特意打开免提,以显示自己是真的在联络方家伟。

    不多时,方家伟的电话给拨通,不过,几声铃声响过之后,却是服务台告知所拨电话无人接听的声音。

    方德宜苦笑着说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

    那脸上的表情,直接就是说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应该是不顾及身体,劳累过度,到了这时候还没醒过来。

    说了这一句,方德宜又重拨了一遍方家伟的电话,听到的,依旧只是服务台告知无人接听的声音。

    方德宜的脸上愈加暧昧,在手机上翻查出牟思怡的手机号码,再一次打了过去,想不到的是,牟思怡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

    这种情形,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牟思怡的确是因为跟家里吵了架,索性一气之下,把自己完完全全都交给了方家伟。

    只是许东却绝不会这么想,看方德宜的表情,许东想到的,这应该是方德宜叔侄两个早就串通好了,营造出来一种牟思怡忍禁不住,将她所有一切都交给方家伟的假象,以坐实牟思怡跟方家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

    而且,这个事实,还要用许东来帮着传扬出去。

    这就不能不说方德宜叔侄两个人的狡诈,这事情要是由许东传扬出去,牟家就只好哑巴吃黄连,想否认都来不可能,毕竟,牟家在铜城的地位,容不得牟家人再站出来反驳,那样只会越描越黑,给牟家自己脸上抹黑!

    许东自然知道方德宜这一招的厉害之处,当下笑了笑,淡淡的说道:“谢谢方叔能够帮忙提供这些线索,看来,我只好报警了。”

    方德宜笑了笑,说道:“这两孩子,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看,现在也还早,等他们醒过来之后,应该就会回来,小许,这事情,也是急不来的,对吧。”

    许东冷冷的答道:“我倒不会着急,牟叔叔说了,今天中午十二点钟之前,要是再见不到牟思怡,牟叔叔就只得将所有的管理权移交出去,哼哼,到时候,着急的人,恐怕绝对不会是我!”

    方德宜很是有些尴尬,看样子,许东不但不会相信他一直都在营造的事实,更不会帮他宣扬牟思怡跟方家伟已经木已成舟的事实。

    因为许东根本就不会相信牟思怡会跟方家伟做那种事情出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许东不相信这件事,那就是在间接的证明方德宜一直都在说谎话,就算方德宜把这事情如何渲染,只要许东站出来,也就可以很轻易的戳破他的谎言。

    没想到许东会如此冷静,弄不好,方德宜这是在污蔑,这就是方德宜的尴尬所在!

    再说,许东说会报警,以及中午十二点之前,牟思怡再不出现的话,牟观景就会另作选择等等,总之,许东说的话,方德宜不敢不相信,因为这些事情,都是许东能够轻而易举办得到,而且牟观景也做得出来的事。

    一旦许东、牟观景这么做了,方德宜所计划的一切,全部会成为破碎的泡沫,这当然不是方德宜所想的。

    所以,就算方德宜不全部相信许东说的话,也只能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方德宜暗暗地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八点五十二分!距离许东说的十二点,仅仅只有三个小时时间了。

    方德宜不由得皱起眉来。

    铺子里面原本就冷冷清清的,现在只有方德宜跟许东两个人,又各自都心怀鬼胎,这气氛就更加沉闷起来。

    只是许东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那样子,好像就是要看着方德宜,一直熬到十二点钟。

    在方德宜看来,许东只要顺顺利利的熬到十二点钟,接手牟家产业也就顺理成章,而且,许东不愿走,应该就是要许东盯着自己,不让自己私下里通知方家伟,或者,一旦联系上方家伟,找到牟思怡,许东也会从中作梗。

    这应该就是许东从牟观景那里得到准确的信息,才找过来的原因,而且,一开始,还把此行的目的弄得很是高大上,但骨子里面,却是在千方百计的拖延,迟滞方家伟这边的行动。

    方德宜手里拿着根鸡毛掸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柜台之上掸着灰尘,脑子里却急速的寻思着如何破解许东这一步棋。

    许东倒是看着墙上跳动着数字的电子时钟,表情越来越轻松,似乎每逝去一分钟,许东就距离牟家产业更近了一步。

    两个人在沉闷之中,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方德宜终于忍禁不住,再次摸出手机,拨了方家伟的电话。

    这次,电话很快拨通了,还不等方家伟说话,方德宜立刻说道:“家伟,思怡跟你在一起吧?唉,你们这两孩子……赶紧的跟思怡这孩子说一声,她家里出了大事,让她赶紧回家去一趟,小许都在我铺子里等着呢。”

    方德宜这话,乍一听起来,半点儿问题也没有,可是许东却听出来,方德宜至少是在向方家伟泄露和告诫两件事情。

    ——让方家伟亲口说牟思怡跟他在一起,造成木已成舟的事实,另外一件事就是直接告诉方家伟,许东守在方家铺子里面,暗示许东是在准备破坏牟思怡跟方家伟的好事。

    方家伟倒也答应得很是干脆,直接就说他根本没跟牟思怡在一起,而且,他也在寻找牟思怡!

    牟思怡没跟方家伟在一起,这倒是让许东跟方德宜两个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两个人的心都不由得往下一沉。

    稍微顿了顿,方家伟又说道:“昨天从酒店出来,跟思怡分开之后,我就约了几个同学到体育馆练篮球了,思怡不见了,是我刚刚去牟家找思怡,才知道的,我正在寻找思怡……”

    方家伟的语气里面充满焦急,毫不停顿的继续说道:“还有,思怡的爸爸也不见踪影了,二叔你问问许东,这个时候,他不去帮忙找人,呆在我们铺子里,他这是什么意思?”

    方家伟这么一说,方德宜立刻转头过来看着许东,一脸的不屑和轻蔑。

    许东的把戏,让方家伟两句话就给拆穿了,说到底,还是许东太嫩,许东本来想要迟滞和阻拦方家伟这方面的行动,以显示自己在牟家方面的地位。

    但是没想到方家伟已经开始行动,而且是大张旗鼓的质问许东,不去帮忙找人,这对方德宜来说,无疑是方家伟在这方面争取了主动。

    事实上,许东现在也的确处在十分被动的地位,毕竟,相比许东只会坐在方家铺子里面,要是方家伟能够抢先找到牟思怡或者牟观景任何一人,那对牟家来说,都是居功至伟的一件事情。

    就更不用说许东说的牟观景会在十二点钟之前,做出选择等等从许东嘴里说出来的鬼话。

    所以,方德宜很不屑的看着许东。

    只是如此一来,许东自己也觉得很是尴尬,把戏被拆穿了不说,还落人口实,这事情换作是谁,谁都会尴尬不已。

    一时之间,方德宜明显占了上风,几乎就要出声责问许东。

    许东站了起来,勉强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方叔了,呵呵……”

    方德宜有些趾高气扬的说道:“小许,不多坐一会儿了,哼哼,你要走,恕不远送……呵呵……”

    在方德宜的奚落之下,许东出了方家铺子,一边走却忍不住想到,方家伟怎么会这么快就行动了起来,他是从什么地方得到消息的?

    这事情很是有些可疑,且不说牟思怡那份计划书的事情,就说牟观景失去联系这件事,要真正知道的,恐怕到现在为止,真正敢确定的,只有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

    牟思晴肯定是不会把这事情跟方家伟说的。

    牟家最主要的负责人失踪,这会对牟家所有的声誉造成多大的影响,牟思晴情怎么会不知道,又怎么会随便乱说。

    就算是胖子,牟思晴也只说牟思怡的事情,半个字也没提及牟观景,许东更是以“保密”两个字敷衍过去,又会是谁向方家伟泄露了牟观景的情况,让方家伟敢那么确定牟观景失踪的消息!

    这让许东百思不得其解。

    出了方家铺子,许东一边往老林苑走,一边跟牟思晴通了一次电话,把自己在方家铺子这边得到的消息和怀疑,一股脑儿说给了牟思晴听。

    牟思晴听了之后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许东,是谁向方家伟泄露消息的事情,我来处理,接下来,你最好在方家伟之前找到我爸爸,至于思怡,就暂时放到次要……”

    许东明白牟思晴的意思,在方家伟之前找到牟观景,事关牟家产业的管理权之关键。

    这个时候,方家伟只要抢先找到牟思怡,再宣布牟观景失踪的事情,不但可以在牟家人面前抢功,甚至还可以顺理成章的接管牟家产业。

    如果落后方家伟的话,牟家产业的管理权,就有可能真正的落到牟思怡的手里。

    也就是说,到了现在,谁能够先找到牟思怡或者牟观景,在这一场牟家产业的管理权的斗争当中,谁就占据了主动,方家伟如此,许东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