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七章 给我洗衣服(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跟牟思晴说完这边的情况,许东心里反而很不是滋味,刚刚在方德宜面前穿帮了,被方德宜反将一军,这事情让方德宜坐实了自己也在争夺牟家产业的把柄。

    虽然许东一早就说过,绝对不会对牟家产业存在半点觊觎之心,但是,那些话,相对龙秋生以及牟家之外的人来说,却基本上毫无说服力——涉及到多达亿万的牟家产业,仅仅说句没有觊觎之心,别人就会当成真的了?

    何况,现在的作为,要让方德宜稍加渲染,便足以弄得满城风雨。

    而且这个,方德宜肯定是做得出来的,他也肯定会这么做。

    这让许东很是懊恼,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也就罢了,可是家里边乔雁雪的事情还丝毫没有头绪,偏偏牟思晴这边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实在让许东很是烦闷。

    许东一边走,一边想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思绪稳定下来,之后,把下一个目标确定在牟家,既然方家伟说他是去牟家才知道牟远山、陈素心两个人都进了医院、牟观景也失踪了,这里面一定有些值得知道的东西,所以,无论如何,许东都必须去看一下。

    出了街口,许东打了一辆的士,说了牟家所在的地址,然后直奔牟家。

    开车的是一位大姐,里面早有一个也是去牟家方向,三十多岁的女子,跟这位司机大姐聊得正欢。

    等许东上了车,司机大姐又跟那女子继续刚才的话题。

    只是许东才上车,才听两句话,便吃了一惊。

    那司机大姐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说这有钱的人,又能怎么的,牟家算得上是有钱有势吧,这不,一夜之间,进医院的进医院,失踪的失踪,唉,有钱又能怎么的!”

    “也是,可是我可听说是牟家两个女婿,在争夺牟家产业,据说是牟家那大的女儿,不怎么容得下小的,哼哼,你说这人,别人的,争过来又能怎么样……”那女子很是有些不屑的说道。

    “是啊……”司机大姐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听说,牟家大女婿,也很是有钱,你说这有钱的人,怎么就这么贪婪,还有啊,我听说牟家的小女儿又乖巧又逗人喜欢,只是谈个男朋友却没什么钱,偏偏……呵呵……”

    这司机大姐打着方向盘,避开一辆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许东,笑了笑,又接着说道:“这就是现实吧……”

    那女子也是叹了一口气,顺着司机大姐的意思说道:“听说牟家老大嫁的也是一个做珠宝生意的,也是好几千万的产业,我就不明白,怎么就那么心黑,活路都不留给别人一点儿,我估计,牟家出这些事,该是牟家老大在搞的鬼。”

    司机大姐摇着头,笑着说道:“谁知道呢,但是要说没关系,肯定是不可能的。”

    “……”

    许东越听心里越是不舒服,却又毫无办法。

    说这些话的,是两个女子,许东总不可能直接将她们两个灭了吧,再说了,估计今天在谈论这个事情的,恐怕不仅仅只是这两个女子吧,别说不能灭,就算能灭,许东又能灭得了多少。

    不过,许东倒是知道了一件事,这些事情,应该是自己猜想的那样,根源在方家伟、方德宜那里。

    这是要借助不明真相的人群,来抹黑、打击自己,甚至逼迫自己在舆论面前屈服,从而彻底放弃跟方家伟两人之间对牟家产业的争夺。

    应该说,这原本不过是一点儿很蹩足的伎俩,稍微过些时日,这些伎俩便会不攻自破,只是就目前对许东来说,的确是能够起到相当大的刺激作用——不但能扰乱许东的视线,更是足以扰乱许东的心情!

    谁听到这样的谣言,心里都肯定会很不舒服。

    弄不好,还会直接就跟听信谣言的人辩驳起来,但可惜的是,对不明真相的人,那样做就只能越描越黑。

    许东心里虽然很是不舒服,但也明白方家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自然也就不会去上那个当。

    两个女人一路唧唧咕咕的说着,很快就到了牟家。

    巧的是那乘车的女子居然跟许东一块儿下了车。

    那女子跟许东一齐起,刚刚下车,还没走几步,没想到从背后蹿上来两个戴着头套看不到面目的大汉,掠过许东身边,一把拽住那女子手里的坤包,使劲一扯,便将那女子的坤包抢在手里。

    那女子反应倒也神速,当下便大叫了起来:“抢、劫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本来,住在牟家这个地段的,差不多是些铜城的有钱人,但也就成了行人稀少的地段,那两个家伙之所以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多半也看准一来没多少行人,再就是大部分是有钱人,自然不愿随便惹火上身,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胆子。

    抢了那女子的坤包之后,五大三粗的那个男子居然并没急于逃跑,而是打开坤包看了一下,见坤包里面有卡,有现金,还有手机什么的,这才很满意的笑了笑,将坤包踹进兜里,准备撤退。

    这个地段这时候原本就没什么行人,附近有两三个很是富态的大婶大娘,一听到有人大叫抓小偷,不仅没过来帮忙,发了一起扭头就跑,瞬间便没了踪影。

    原本要走的两个小偷,见那女子叫得厉害,许东不但年轻,而且很是有些木然,两个小偷对视了一眼,不但没有落荒而逃,反而转过身来,先前看包的那个大汉,几步走到许东跟那女子跟前,把手里的匕首一亮,嘿嘿的笑道:“叫什么叫?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再叫,信不信我捅你两刀。”

    另一个稍微矮壮了些的小偷,也笑道:“大姐,我们只想要钱,没想要命,惹恼了哥儿两个,那可就是钱也要命也要了。”

    那女子看着壮汉手里白晃晃的匕首,顿时脸色煞白,浑身酥软,一下子蹲到地上去了,而且,再也不敢大叫一声。

    那壮汉甚是满意,正要转头离开,没想到矮壮的那人眼珠子盯着许东,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哥,这雏儿一身名牌,看样子也是有钱的主儿,要不然……”

    那壮汉看着许东并没有反抗的意思,而且神色木然,仿佛没看到刚才自己抢东西这一幕,不由得笑道:“哈哈,你看,我们这么干他都没什么反应,这小子,怕是哪个有钱人乱搞,搞出来的傻子……”

    一瞬间,许东的眼里掠过一丝阴寒之色,不过,脸上的神色却更是木然。

    那矮壮的大汉没注意到许东眼里的阴冷,反倒是只看到许东愈加木然的脸色,更是大踏步上前,伸手在许东肩头上推了一把,笑骂道:“傻子,看什么呢,身上有钱吗……”

    许东依旧脸色木然,冷冷的说道:“我有钱啊,但你的手很脏!你的脏手碰了我的衣服,得给我洗掉……”

    那矮壮的汉子有些愕然,收回手,看了看,却又伸手在许东的肩上推了一把,笑骂道:“我的手脏吗,脏吗,脏吗……嘿嘿,给你洗,我给你洗……”

    话还没说完,突然“噼啪”一声,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就打在那矮壮的大汉脸上,那大汉半张脸上,顿时留下一个乌黑的掌印。

    这一耳光的速度之快,别说这个矮壮的大汉没看清楚,就算拿着匕首在一旁的那个大汉也没看清楚。

    矮壮的大汉甚至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发生了错觉,这木然兮兮,傻子一般的大男孩子,可像是都没动过。

    只是一瞬间,脸上那火辣辣的痛感,才唤醒这矮壮的大汉,自己的确被人打了一记耳光,而且打这一耳光的人,就是这个大男孩子。

    “麻辣隔壁,你敢打老子……”矮壮的汉子捂着脸,终于回过神来,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嚎叫声里,充满无比的愤怒。

    嚎叫了两声,矮壮的大汉肿胀着半边脸,直接就扑向许东,青筋毕露,醋钵一般大小的拳头,冲着许东的鼻梁就擂了过去。

    在那女子和那高个子大汉眼里,这矮个子这一拳,许东无论如何是避不开了,甚至,两个人眼里都都出现了许东的鼻梁被打断,倒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情形。

    没想到的是,又是“噼啪”一声脆响,这矮壮汉子的拳头没打中许东的鼻梁,自己另一边脸上倒是又挨了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同样是脸上又留下一个乌黑的掌印,同样是过了片刻才感觉到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只不过这矮壮的大汉却被两记耳光打得有些懵了,竟然捂着脸一下子蹲了下去。

    “有小偷,抓小偷啊……”蹲在地上的那女子,猛然间又大叫了起来。

    那个拿着刀子的大汉这一下是看明白了,一连两记耳光,的确是许东出的手,速度很快,而且绝对很有力量。

    偏偏这时候那女子一叫,这拿刀的大汉终究还有些心慌起来,稍微犹豫了一下,审时度势,还是决定了闪人,叫了一声,上前拽起那矮壮的汉子就要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