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八章 给我洗衣服(2)
一本读|WwんW.『yb→du→.co
    做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容易得手,但却拖延不得,一旦拖延下去,被人报了警,那就要糟了,这个时候要跑了,就算有人报到警了,等到警官到场时,也早就溜之大吉了!

    只是那拿刀的大汉,才拽起蹲在地上捧着脸的那人,许东索性上前一步,“噼啪”一声,在那拿刀的大汉脸上也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

    这一耳光,扇得那拿刀的大汉耳朵都嗡嗡作响,脸上乌黑的掌印,自然是少不了一个。

    拿刀的大汉顿时缩回一只手捂住火辣辣的脸,一手用匕首指着许东,怒道:“妈的,你干嘛打老子?”

    许东冷冷的说道:“这家伙弄脏了我的衣服,他得给我洗……”

    那大汉怒道:“他弄脏了你的衣服,哪儿有?又关我什么事?”

    许东弹了弹肩上被矮壮大汉推过的地方,很是认真的答道:“这里,你要带他走。”

    那大汉挥舞着匕首,大声喝道:“你有病是不是?”

    谁知道许东见这家伙挥舞匕首,当下”噼里啪啦“的一阵耳光,呼呼地扇了过去,任凭那个大汉怎么躲闪都避不开,噼里啪啦的声响中,那大汉惨叫连连。

    许东一边狠命的扇着这家伙耳光,一边叫道:“叫你不给我洗衣服,叫你不给我洗衣服……”

    许东就跟个傻子一般,就是不停手,依然拿不停地扇那拿刀的大汉的耳光,那大汉居然没有还手之力,被许东的耳光扇得受不了,忽然就大叫了起来 “等等,等等……”

    许东终于停了手,但伸着巴掌的右手仍然高高举着,扬在半空中,似乎只等对方说完一句话后就要再继续扇下去!

    “干什么?”许东瞪着眼问那被扇得成了猪头的大汉。

    “你……”那个挨了十来记耳光,已经成了猪头的大汉,喘了两口气,然后才勉强说了出来:“等等,你要怎么做……”

    “他那脏手把我衣服弄脏了,他得给我洗!”

    许东指着蹲在地上捧着脸的那矮壮大汉说道,声音很大,似乎很是理直气壮。

    蹲在地上捧着脸的那人一愣,随即叫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老子……”一连说了两个老子,却看着许东阴森森的眼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出来:“老子我这手,干干净净的!”

    许东不理他,直指自己的衣服:“你还不承认,你看你那手脏不脏!”

    那个壮汉气不打一处来,看着许东傻瓜兮兮的,但很是不好惹,若是因为自己真的手脏而弄脏了的衣服,才让他那么恼火,倒也罢了,偏偏那矮壮的大汉很清楚自己的手上,的确很是干净,半点儿污垢也没有,哪怕是指甲,也修剪得很干净。

    不过还拿着刀子的大汉却不那么想,就算人家身上穿的再是名牌,又有谁会为了触碰一下就大打出手?搞不好就是对方随意找的一个借口,来为这个女子出面的。

    不过在打不赢之下,那个矮壮的汉子还是恼怒着把手伸到眼前,一边看一边叫道:“你看,老子这手上,哎哟……格老子好痛……”

    一边看,一边呼痛,不过说实在的,脸上确实被许东抽得得很痛!

    但没想到的是,矮壮的大汉,翻过手来,却发现触碰过许东的右手指指缝里,夹着一些黏黏乎乎的乳白色的鼻涕!

    “这……”

    那个矮壮的大汉本来是在叫着的,但一眼看到自己手指缝里的鼻涕后,顿时就傻眼了!

    这应该是脸上被许东抽了两巴掌,鼻涕眼泪瞬间失禁,他又用手捂脸,才流到手上来的。

    “你看你看,是不是,我就说了,脏得真是恶心!”许东当即指着矮壮大汉大声说着,这一下,可是人脏俱获了!

    拿着刀子也捂着脸的男子跟那矮壮大汉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个个都是狼狈不堪,一眨眼间被这个小子一个人打成了这样,说出去,他们脸面都没了不说,但这一阵的挨打令他们又都明白,这个傻小子身手很灵活,又力大无穷,还真的打不过。

    瞧着许东拎着阴森森盯着他们的样子,那那个拿刀的大汉发一声喊,忽然就跳起来,发狠对矮壮大汉同伴拳打脚踢起来。

    就为了手上的的鼻涕,自己都被他连累挨了一顿狠揍,这气如忍得过?

    拿刀的大汉打不过许东,也只有把气撒在他身上了,一时间,矮壮大汉被打得满地打滚,直是哭爹叫娘。

    拿刀的大汉对许东没有还手之力,但对那矮壮大汉拳打足踢,下手却是狠辣得很,就差没拿刀子去捅了。

    把那个矮壮大汉打了一顿后,拿刀的大汉都打得喘不过气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望着许东,看他解气了没有,因为他感觉到,如果许东没解气的话,是还会扇他们耳光的。

    许东似乎呆了一阵,看着这拿刀的大汉狠揍自己的同伴,直到见他们停下来看着他时,这才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人真残忍,连自己一伙的人都打!”

    许东这个话,让拿刀的大汉和躺在地上的矮壮大汉都差点晕了过去,这一番替他出气的行动,看来是白费了!

    而本来吓得呆了,也蹲在许东背后那女子也差点没笑出声来!

    拿刀的大汉气急不已,当即又试探着问许东:“我可没弄脏你的衣服,我……可以走了么……”

    他的意思自然是说明了,他可没把鼻涕往许东身上抹,要找人,也只找矮壮的那个大汉,在这个时候,别挨许东的耳光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谁知道许东扬着巴掌气呼呼的道:“那可不行,你们是一伙的,你们一个都不能跑,谁跑我抽谁!”

    那拿刀的大汉又气又急,跟瘫在地上的那个矮壮汉子,对望了一眼,等那矮壮汉子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突然就发足狂奔,而且是一左一右,向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两个人是猝起狂奔,又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这要是换了别人,无论如何也微微一怔,然后,就算要追,也只可能追一个。

    让他们两个人没想到的是,拿刀的大汉才跑三四步,突然间就发现眼前一黑,一个影子挡在了面前,还没等来得及看清这影子的面目,拿刀的汉子只觉得自己的大腿长传内一阵钻心的疼痛,紧接着,肚子上又不知道是爱了一拳还是一脚,整个人顿时往后飞了出去。

    那个矮个子跑了十来步,微一转头,看见没人追来,正还心里一喜,觉得终究还是侥幸逃脱了,没想到再转过头来时,却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毫不客气,“噼啪”的在矮壮汉子身上抽了一巴掌,随即又是一脚踢在矮壮汉子的左边大腿上,踢得这矮壮汉子立刻弯下腰,不住的去抚摸大腿上被踢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人更加不客气,一脚踹在矮壮大汉的肚子上。

    矮壮大汉顿时觉得肚子里面的五脏六腑,像是要一齐从喉咙里面喷出来似的,整个人也像是一只熟透的虾米一般,飞速的倒退了回去。

    等这矮壮的大汉倒退着,一屁股坐到地上,恰好跟那到的那大汉坐了个背靠背。

    许东则站在原地,冷冷的扬着右手巴掌:“跑啊……你们跑啊……”

    两个家伙坐在地上,当真是快要疯了,这混蛋举着巴掌不松口,谁跑就砸谁,这个在刚才就已经领教过了,跑得再快,哪怕两个人分散逃跑都没有用,这混蛋跑得贼快,一个人让他们两个人都跑不掉,打也更是打不过,怕是不得不服软!

    “那好,这样吧,我赔你钱行不行?”拿刀的汉子缓过一口气来,像这种事,一般来说,拿钱就能摆平,再说了,对方又不是警察,多给点钱就行了。

    说着,拿刀的大汉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大叠钞票来,看那个厚度,至少就有三四千块钱。

    “不行!”许东毫不犹豫的就摇了摇头拒绝了,说着又扬了扬巴掌。

    两个家伙顿时就慌了,巴掌是不能再挨了,赶紧把身上的钱全部都掏了钱出来,估计对方是嫌钱少了,在这个情况下,不狠狠敲他们一笔才怪呢,换了他们自己处在这种情况下,只怕敲得比许东更狠!

    这一下,六个人掏出来的钱,至少就有三四千块了,也都把口袋掏空了。

    “兄弟……兄弟别动手,我们……我们把钱都拿出来给你,别打我了……”

    一边掏钱,一边求饶,两个人不得不服软求饶了。

    许东却仍然黑着面孔,扬着砖头道:“不行!”

    两个大汉顿时差点哭出声来,哭丧着脸道:“兄弟,你……你到底要怎样啊,这钱都全部掏出来了,要不……还有几个手机都给你?”

    “不要,我只要你把我的衣服给洗了!”许东一本正经的话,让两个家伙实在是欲哭无泪,蹲在地上的那女子却是哭笑不得。

    拿刀的汉子把矮壮的汉子手里的钱抓在一起,直是抖着道:“兄弟,你是不是……是不是……,这几千块钱,就算重新给你买一件新衣服也卖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