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九章 给我洗衣服(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却依旧摇着头,很固执的说道:“我就要他给我洗!”

    拿刀的汉子灵机一动,赶紧又扭头对着那个矮壮的汉子吼叫着:“快去买水来!买水来给兄弟洗洗……”

    只是那矮壮的汉子还没从地上爬起来,许东又是“劈啪”一声,一个耳光把他给扇得坐了回去。

    “你又想跑……”许东皱着眉头,很是小心谨慎的说道。

    矮壮的汉子哭丧着脸,当即小心翼翼说道:“兄弟,这就没办法了,我去给你买水来洗,你又怕我跑,我看……我看还是赔钱给你,你自己去洗好不好?”

    许东沉吟了一下,这才把扬的巴掌放了下来,点点头道:“那也好,让你给我洗,我还怕你不认真呢,是得我自己去洗!”

    矮壮的汉子赶紧从拿刀的汉子手里抓了一大把钱递给陆君宝,在他看来,许东说得再多,都还是演戏矫情一下而已,最终的目的,不过还是要钱!

    但许东却仍然直是摇头:“洗一次衣服,是八块钱,我只要八块钱!”

    这话让两个大汉又是一呆,说啥都不相信许东要的只是八块钱!

    但愣了一下后,两个人瞧着许东一脸正经的表情,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了。

    拿匕首的大汉赶紧在自己的钱堆里翻了翻,没看见有零钱,只是这些钱里面,最小面额的都是五元的和十元的,一元的有是有,却只有一张,加起来也才六块钱。

    拿匕首的大汉赶紧又在身上摸了一遍,去还是找不出来一块钱,当即对矮壮的汉子伸手道:“有没有两块钱零钱?赶紧拿来赔给小兄弟!”

    矮壮的大汉哪里还敢犹豫,赶紧伸手在几个口袋里掏摸,只是摸出来的钱,连十块的零钱都没有,只有一百和五十的面额。

    两个人你瞧着我,我瞧着你,呆了一下,给钱的那个那拿匕首的大汉赶紧又对许东说道:“兄弟,你看,这都没有一块一块的零钱,就赔你十块钱,要不差你两块钱好不好?”

    许东一拧脑袋,把手掌又扬了起来:“不行,我就要八块钱,就是上次我其洗衣服的价钱!”

    “妈的,消遣老子是不是?”那拿匕首的大汉硬是忍不住暴怒起来,傻子都不会说这样的条件,洗一次衣服,给几千块钱不要,十块钱都不要,唯独只要他们拿不出来的八块钱,如何令他们不怒?

    “想耍横?”许东二话不说,“噼啪”一巴掌就抽在拿匕首的那大汉脸上,抽得拿匕首的大汉一下子趴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来,然后又扬着巴掌对着另外矮壮的大汉,发恼的问道:“我可不怕你们耍横,还怕你们赖账?”

    “给给给……我们给……”看到许东比他们都还要凶狠得多,且下得了狠手,矮壮的汉子不敢再多说,直是应着声,然后跟趴在地上的那拿刀的大汉对了对眼,又才对许东说道:“兄弟,你看……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让一个人到外边去找个店换零钱,然后回来给你两块钱,这样可以吧?”

    许东又是故作沉吟了一下,然后又摇着头道:“不行,你们跑一个就少一个了,没得说的,你们要么帮我把衣服洗了,要么赔我八块钱洗衣服的钱,不然我就抽人!”

    说着又扬了扬巴掌,吓得那两个大汉一连串的求饶。

    不过两个大汉又着实烦恼不堪,赔多的钱不要,又没有两块零钱,而且也不让他们派出一个人去换零钱,这还能有什么办法?

    那女子蹲在许东后面,只是偷偷的按着痛得不行的肚子,几乎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跟自己一起乘车过来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在帮自己教训这两个家伙,那就真是一个脑子很拧的一根筋!

    拿匕首的那个大汉,爬也爬不起来,一只手直是捂腿,一只手捂着脸惨呼,看来这一巴掌真是扇得不轻,再说,腿上被踢那一脚也有可能把腿都砸断了。

    可是又不敢逃,因为两个人都受了伤,不但脸上都被扇得像猪头,而且都伤了腿,不管轻重,对走路都有影响,没受伤都跑不过这个家伙,现在受了伤,那更是跑不过了。

    眼看着许东又扬起了巴掌,两个家伙又惊又怒,弄得急了,忍不住叫道:“报警报警……”

    听到这话,许东都忍不住笑道:“好啊,你们报警吧,你们弄脏我的衣服都不说了,你们刚刚都干了什么,进去最少就是几年吧,省了我的事了,好,报警,我等着你们报警!”

    拿匕首的那大汉也是情急之下胡乱说出来的话,稍一冷静后就知道干不得。

    但又不知道如何是好,许东这家伙凶神恶煞的扬着巴掌不讲情面,自己就算被抓到派出所,他们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一时都手足无措起来。

    这时候,蹲在许东身后的那女子倒是开口说话了:“我有两块零钱!”

    两个大汉先是一愣,然后都哭丧着脸伸出手来,不停地说道。

    “大姐,好好好,求你借给我,等一会儿就还给你……”

    “姑奶奶,你可救了命了!”

    “你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那女子脸色一沉,冷冷道:“少说那些废话,你们刚刚枪了我们的钱和手机,本来说我是不会救你们的,但看到你们挨了揍,也吃了苦头,给你们两块钱是可以,但还我的损失再说!”

    在许东巨大的震慑力之下,拿着匕首的那个大汉只好连连点头:“好好好,马上还给你,马上就还给你……”

    说着,不但将坤包还给了那个女子,还把矮壮大汉手里的钱也拿了过来,一股脑儿塞给那女子。

    那女子接过坤包,打开看了看,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手机、银行卡什么的,确认没什么遗漏,这才点了点头,然后才从自己裤袋里摸出两块零钱递给了那像狗一般趴在地上的拿匕首的大汉。

    拿匕首的大汉当宝一般捧在手里,这是两张一元的零钞,可以说是自他们有生以来,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把两块钱看得这么重过!

    “小兄弟,这……这里一共是八块钱,你收好了!”

    捧着这两块钱,拿匕首的大汉就像捧着一颗无价的珍珠一般小心,连手都颤抖起来。

    许东接过了几张钱,一张张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阵,然后点点头道:“唔,这不像是假钱!”

    这话就差点没把拿匕首的大汉直接气晕过去,要不是忌惮打不过他,这话就能令他们几个人抓狂!

    要用假钱,那也是五十一百的,再不济也是十块二十的,谁会去弄一块钱的假钱?

    “行了,你们走吧,以后可在不准往我身上抹鼻涕!我这人最恶心别人往我身上抹鼻涕了!”

    许东一摆手,嘀嘀咕咕的念着,两个家伙屁都不敢放一个,爬起来,相互搀扶着往小区外走出去,到这时,他们都还难以相信,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说实话,被警官逮过的次数也不少,但无论哪一次,都没有像这一次一样吃这么大的亏!

    看到两个人慢慢离开,许东也懒得理会身后那女子,扭头就走就要去牟家。

    那女子紧紧地抱着坤包,怔了片刻,马上又对许东叫了起来:“等一下,等一下!”

    “干什么?”许东扭头转身,看了一眼那女子,一边又说道:“你又想怎么样?”

    那女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说道:“得了吧,你还装?”

    许东哼了哼:“什么装不装的,你想给我洗衣服?”

    那女子一听到“洗衣服”这三个字,又是“噗嗤”的一口笑了出来:“谢了啊,小哥,我可不相信这还是碰巧的,再说了,就算是傻子都演不出你这个程度!”

    先前这女子在出租车上,跟那女子司机蜚短流长的乱说一气,让许东心里着实恼了好一阵,这时,见这女子出言戳破自己,不由得愠道:“谁跟你们装?没时间跟你们瞎扯,我还有事,走了!”

    那女子见许东执意不愿跟自己多搭话,当下拿了一叠钱出来,递到许东面前,笑着说道:“小兄弟,你看,这些,你拿去买……”

    话还没说完,许东黑着脸说道:“你又没往我身上抹鼻涕,我又不要你给我洗衣服,我要你的钱干什么?”

    那女子一听到“洗衣服”三个字,又是一阵抓狂,赶紧收好钱,问道:“小兄弟,好歹你留个名字吧,我……”

    许东微一沉吟,不由得笑了笑:“你想感谢我是吧,嘿嘿,我就是牟家的那个大女婿,挺心黑的那位……嘿嘿……嘿嘿……”

    许东“嘿嘿”的笑着,看了一眼在风中有些凌乱的那女子,径直朝牟家大门走了过去。

    那女子看着许东的背影,大摇大摆的进了牟家大门,凌乱不已的大叫了一声:“哎……”

    许东进了牟家,立刻有张妈迎了上来。

    张妈也是一脸愁容,见到许东,第一句话就问道:“小许,你也是过来……打听牟老爷子的事情……”

    许东怔了怔,张妈这话里,明显有些怨尤许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