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章 还有喘息的机会
一本读|WwんW.『yb→du→.co
    估计这是方家伟来这里时,早跟张妈说过了诋毁自己的话,这才让张妈对自己的态度明显的有些怨尤。

    不过,许东也不想跟张妈这样一个局外人解释什么,跟张妈解释,也没用。

    “张妈好!我过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方家伟来过是不是?”许东问道。

    张妈上了茶,却很是冷淡的答道:“小方是来过,但小方是受人之邀。”

    “受人之邀?”许东怔了怔,方家伟是受人之邀,什么人邀他过来的?

    见许东这么问,张妈更是有些冷淡:“小方是受观唐少爷的邀请才过来的……”

    “观唐少爷……”许东愣了愣,张妈说的观唐少爷,许东有着很深刻的印象,那一次,牟远山的寿诞,龙秋生送过来的金蚕丝宝衣,差点点儿失窃,就是那位观唐少爷联合外人动的手脚!

    “怎么会是他?”许东失声说道。

    “什么不能是他,怎么说观唐少爷也是牟家的人!”张妈没好气的说了句,随即拿着托盘走了,看样子,张妈很是不愿意跟许东多说。

    许东沉吟了许久,心里总算是有了点儿头绪——姑且不说牟思怡、牟观景是如何失踪的,单单就说牟思怡拿给牟观景的那份计划书,恐怕就与牟观唐脱不了关系。

    先前许东还在奇怪,牟思怡能够做出来长达二三十页的计划书,而且,牟观景能挑出来的毛病也只是极少几处,这让许东奇怪,方家的人怎么会对牟家产业有如此之细致的研究,到了现在,许东总算是明白过来,这件事,恐怕应该是牟观唐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只可惜的是,许东就算明白,这事情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会相信,牟观景、牟观唐,那是一家人,亲兄弟,再说了,到现在为止,这件事情也只是许东的猜测,半点儿证据也拿不出来,没有证据的事情,谁会相信!

    许东想了一阵,拿出手机,给牟思晴发了一条信息,不过,许东只是把自己知道了方家伟是应牟观唐的邀请来牟家说了,却并没敢把自己的怀疑说给牟思晴,除了自己没有任何证据之外,也不想扰乱牟思晴的判断,再说,也免得有挑拨之嫌。

    发完短信,许东一个人坐了一阵,张妈也不过来搭话,又没其他的人在家,这让许东很是没趣,当下站了起来,跟张妈打了声招呼,随即告辞出门。

    出了牟家,许东拦了一辆出租车,本来打算在去医院跟牟思晴汇合,但到了临时,却又改变了主意,一天多没去看完乔雁雪了,许东心里很是有些牵挂,这让许东直接跟司机说了要回滨河路别墅。

    一上车,没走多远,没想到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许东说起牟家出了事情,责任却在许东头上之类的话。

    这让许东嘴里“哦哦啊啊”的敷衍着,心情却坏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就跳下车去,自己走回去。

    好不容易挨到滨河路口,许东扔给那司机一张百元钞票,也不要那司机找零,直接扭头就走。

    一进门,桑妈妈见许东回来,也是一脸忧虑的看着许东。

    许东苦笑着叫了一声:“妈……”

    桑妈妈勉强笑了笑,对许东说道:“东儿,本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可是有句话,妈妈我想问问。”

    许东苦笑着说道:“妈,你说。”

    桑妈妈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跟孙嫂出去买菜,发现满大街都是你……你在欺负牟家二姑娘的事情,东儿,我知道,你这人生性善良,那样的事情,你是不会去做的,对吧!”

    许东也是叹了一口气,答道:“妈,谢谢你的信任,这件事情,其中有着旁人猜不透的一些内幕,妈,你相信我,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许东是个什么样的人。”

    “唉,人言可畏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往我东儿身上泼脏水。”桑妈妈忧心忡忡的说道。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虽然有了些头绪,但这些事情,自己却不想毫无根据的乱说。

    当下跟桑妈妈简单的说了几句,许东便站起身来,想要去看看乔雁雪。

    只是桑妈妈又说道:“东儿,听说牟家上市的那几家公司,现在股票大跌,唉,股票的事情我也不懂,不过既然是大跌,我想也没什么好事吧。”

    许东怔了怔转头问道:“妈,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桑妈妈淡淡的笑了笑,答道:“孙嫂有些积蓄,其中有几份股票就是买的牟家的,前几天,孙嫂还跟我说,牟家上市公司的效益很好,还准备再买进一些,没想到,今天中午,孙嫂就跳着脚说什么股指跌停跳楼了。”

    许东没玩过股票,对股票的概念,差不多也就跟桑妈妈的认知一样简单——股票涨了,那就是公司赚了钱,股票跌了,那就是公司亏了!

    听说牟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都跌停了,许东只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赶紧拿起电话,直接打给牟思晴。

    牟思晴接了电话,沉吟了许久,才说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么说吧,许东,股市行情和我们牟家产业股份,这完全是联系不太深刻的两码事,影响是有,但我们家的那些产业做的完全是实业,股市行情好,我们有钱赚,这是事实,行情不好,对我们的实业影响不大,这其中的道理,我一下子也跟你说不明白,不过你放心,这件事对我们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

    牟思晴让许东放心,许东哪里能够放的下心来,可是,股票跌了,到底对牟家有多大的影响,许东又不好判断,估计牟思晴对这方面的认识只可能比许东好些不多,要解释得许东毫无顾忌,肯定是做不到了。

    想了好一阵,许东拨了一个长途,直接把电话打到乔家俊那边。

    电话响了好一阵,才传出来乔家俊很是有些慵懒的声音,估计这会儿乔家俊还正在睡觉。

    “是你啊,怎么,雁雪她好了?”

    许东苦笑了一下,把自己遇上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最后又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过了许久,乔家俊才答道:“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你说的那个问题,我这么给你解释吧,股市行情不好,对实业产业来说,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主要表现在声誉受损,和以后融资困难等等方面,不过,你可以放心一点的是,产业方面的财富,如果没有恶意做空的话,是不会发生瞬间被转移的情形……”

    随后,乔家俊又仔仔细细的帮许东分析了一下当前股市行情与牟家产业的关系,其中使用了许多非常专业的术语,这让许东有些云山雾罩的感觉。

    不过,总的一句话来说,按照中国目前的环境形势,庞大如同牟家的产业,有可能瞬间坍塌,但要想易主却也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毕竟产业易主,这中间牵涉到许许多多方面的正规部门和手续,像牟家这样庞大的产业,就算是一处处的去过户,没有几天时间,也不可能完成得了。

    乔家俊所担心的只是一点,如果有人从经济方面对牟观景动手脚,那倒也是一个不好应付的问题。

    ——实业产业没人能搬得走,但是经济资金方面做手脚,却相对要容易得多。

    乔家俊的回答,让许东稍微放心了一些,不管怎么样,如果仅仅只是资金方面的问题,反而容易解决得多,至于牟家的声誉和以后的融资问题,现在肯定是顾不上了。

    这样一来,自己现在不会因为牟家的产业问题,而陷入到既要找人,又要招架牟家产业消失以致会手忙脚乱焦头烂额。

    也就是说,牟家的产业,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就算有人在打主意,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这就给自己腾出来一定的可以喘息时间。

    只要在这一段可以喘息的时间之内,找到牟观景,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有了这样的计较,许东勉勉强强松了一口气,安慰了桑妈妈几句,随即去看了一下乔雁雪。

    其实,这些事情当中,许东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乔雁雪。

    牟家产业如何巨大,说到底,也只不过是资产、金钱的问题,牟景观跟牟思怡父女两个如何失踪,也只不过是藏匿在铜城的某个地方,不愿意出来而已,就算是陈素心跟牟远山一齐住进医院,也不见得有生命之虞,反而是是乔雁雪,沉沉昏睡,才是许东真正束手无策的事情。

    看着乔雁雪依旧昏睡不醒,许东只觉得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絮,闷得心里发慌,发痛。

    沉默着,看着乔雁雪,过了许久,直到雇来的护理和桑妈妈一起过来给乔雁雪擦洗身子,许东才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沉默了一阵,许东微微叹了口气,立刻又掉头往医院去跟牟思晴、胖子汇合。

    本来,许东很不愿意再去听旁人的闲言碎语,打算自己开车出去,只是考虑到自己的执照还没能拿到手,万一被交警逮到,凭空就又会多出许多麻烦来,让有驾照的桑秋霞来接送吧,桑秋霞那边也是忙不过来。

    如此,许东只得依旧招了出租车,赶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