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一章 慈母娇儿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到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稍微寒暄了几句,再去看牟远山,牟远山已经清醒过来,只是上了年纪,昨天又气怒交加,到了现在,虽然已经清醒过来,但仍然还是有些气虚,稍微一激动,便有些气喘。

    看见许东跟牟思晴等人进来,牟远山很想撑起身子跟许东说上几句话,牟思晴自然是不让,只一边安慰牟远山,一边让许东贴近一些,以方便两人交谈。

    许东上前,轻轻握了牟远山的手,低声叫道:“爷爷……”

    听到许东亲口叫了这一声“爷爷”,牟远山差点儿就坐了起来,紧紧地抓着许东的手,抖抖索索的,微微点了点头,差点儿老泪纵横。

    虽然牟远山还是有些遗憾,但终究还是亲耳听到许东叫了一声,一霎那间,牟远山的便像是好了许多。

    当然了,许东在暗地里,也用了些异能,不知不觉的灌注进牟远山的体内,帮着牟远山增强身体机能,顺畅气息。

    不多时,牟远山自个儿便坐了起来,一双手拽住许东,热切之极的笑道:“好好好……小许……小许……呵呵……”

    “咦……”胖子在后面笑道:“老爷子,我可是守了大半天,老爷子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东哥一来,嘿嘿……老爷子你可是眼里只有我东哥啊……”

    牟思晴瞪了胖子一眼,微笑着嗔道:“你在这里这么久,我爷爷他有醒过来么?”

    牟远山抓着许东的手,不肯放开,只说道:“小许,思怡那丫头,你……你给我……”

    还没说完,牟远山又咳嗽起来。

    许东一边帮牟远山顺气,一边笑道:“爷爷,思怡她没事儿,这会儿,她正在我那边上班呢,爷爷别担心……”

    牟思怡当然没在老林苑上班,但这个时候,许东又怎么敢跟牟远山说实话。

    只是牟远山苦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小许,我们牟家能有你在,就算是死,我牟远山也死得瞑目了。”

    不等许东搭话,胖子在牟思晴背后,嘿嘿的笑道:“老爷子,你这话说得,在东哥面前,好多死过去的人都让他从阎王殿上给抢了回来,老爷子不过就是一点儿气没顺过来,这多大点儿事呢,什么死得其所死不瞑目的,早着呢……”

    许东沉吟了一阵,打断胖子的话头,笑道:“牟爷爷,我有几句私话,不知道能不能牟爷爷单独说说。”

    到底是“牟爷爷”叫顺了口,一不小心,许东又在“爷爷”前面加了个“牟”字。

    这让牟远山很是有些不高兴,沉声说道:“好好地叫我爷爷,什么事都好说。”

    许东一怔,赶紧点头笑道:“对不起啊,爷爷……”

    牟思晴听许东说有私话要说,当下对牟远山说道:“爷爷,许东要说的,肯定是正事,爷爷你可别怪许东……”

    牟远山微微笑了笑,点头道:“小许,你说吧。”

    许东点了点头,当下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了一遍,末了,许东又问道:“爷爷,这只是我的一面之词,到底要怎么样,还得您老自己拿主意。”

    听了许东说的这番话,牟远山要不是躺在床上,多半要跳起脚来戟指怒骂,饶是躺在床上,牟远山也是吹胡子瞪眼睛,怒道:“冤孽,孽障,我……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出来……”

    牟思晴跟胖子两个人也是半晌才回过神来,牟思晴秀眉微蹙,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许东,怎是如此吗,真的要那么去做吗?”

    胖子这家伙倒是很不客气的说道:“我在纽约时,亲眼目睹乔雁雪的叔伯演出过这样一出悲剧,唉……想不到……想不到,到哪儿都有居心叵测的人……该死,该死!”

    牟远山长叹了一声,过了许久,才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小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孙女婿,也就是我们牟家的一份子,该怎么做,要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便是了,唉……希望……希望……”

    牟远山没有再说下去,但牟远山希望什么,许东等人自然是清楚得很——能够放牟观唐一马的时候,牟远山希望许东能够放他一马!

    说了这句话之后,牟远山缓缓的闭上眼睛。

    牟思晴还要再跟牟远山说上几句话,一个抱着文件夹的女护士走了进来,低声呵斥道:“干什么干什么,这么多人,这里是重症监护室,你们不知道?出去……出去……”

    胖子本来要跟那护士斗上几句嘴,但是许东一把扯住胖子,低声喝道:“别多事!走!”

    胖子这才怏怏的跟在牟思晴身后,出了牟远山的病室。

    只是三个人刚刚才走出病室门口,身后传来那个护士低低的惊呼声:“这是怎么回事,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许东皱了皱眉头,低声对胖子说道:“胖子,交给你一个任务,搞定这个护士,别让她出去乱说……”

    胖子一拍胸脯,嘿嘿的笑道:“东哥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正要转头离去,胖子突又转过身来,嘿嘿的笑道:“东哥,这经费……”

    许东懒得跟胖子多说,从乾坤袋里直接掏出了一叠钞票出来,丢给胖子,说道:“别怕花钱,用多少,到时候全给你报销!”

    胖子接了钱,笑眯眯的点着头,一边走一边笑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办,保证从上到下,半句多话也不会漏出去。”

    打发走胖子,牟思晴蹙着眉头,忧虑不已的说道:“许东,你真的确定要那么做?”

    许东叹了一口气,看着牟思晴,答道:“思晴,你知道,在爷爷面前,我已经是尽量捡轻的在说,实际上的情况到底会有多严重,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对吧,所以说,我也只能是背水一战!”

    牟思晴默然,过了许久,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随即,两个人再去看了一下陈素心,陈素心的情况,比牟远山要严重了许多,这是因为陈素心的身体一向都不是很好,到了这时,不但连氧气罩都没法摘下来,仪器各种指标线也是相当微弱。

    许东同样是轻轻握住成陈素心的手,暗自运气异能,灌注进陈素心的身体,不多时,便将陈素心的身体恢复六、七成,做到这个程度之后,仪器上各类生理指标线,已经极为接近正常指标。

    到了这时,许东赶紧罢了手,真要一次性将陈素心彻底治好,许东不是做不到,但那样一来,对医院里的医生或者护士来说,那就太过惊世骇俗了,再说了,陈素心好瞒,牟思晴也很好瞒,但是对许东想要慢着的人来说,那就太不容易了。

    所以,不论是牟远山,还是陈素心,许东用异能给他们两个治病,都仅仅治到六、七成而已,余下的三四成,就让他们自己慢慢恢复。

    陈素心一下子恢复过来六、七成,眼睛也慢悠悠的睁开来,待看清守在病床边上的人是牟思晴跟许东两人,陈素心的眼泪一下子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妈……”看到陈素心流泪,牟思晴也忍不住有些哽咽,握着陈素心的手,低低的叫了一声。

    “思晴……”陈素心蠕动了一下嘴唇,低低的说道:“思怡呢,思怡是出去买东西去了,对吧?”

    明明知道陈素心放心不下牟思怡,也知道陈素心明明是在欺骗他自己,牟思晴还是伸手抹去陈素心眼角的泪水,微微点了点头,勉强笑着低声答道:“妈,你别担心,思怡她来看过了,只是那边铺子里面很忙,实在是没时间来陪你……”

    陈素心眼泪汹涌,但却微微一笑:“思晴,你是做姐姐的,思怡她还小,你让着点儿她,别跟她计较那么多,好吗?妈是不成了,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思怡这丫头……”

    “唉……”陈素心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从小,我就没带好思怡,还害得思怡差点儿没能活过来,这是妈妈欠她的,妈想把欠她的还给她……妈现在不成了,你爸爸对他又特别凶……思晴,妈走了之后……思怡就……就……思晴,能不能答应我,好好的照顾思怡……别让她再受到什么委屈……”

    牟思晴心里很痛,但却勉强笑着,一边帮陈素心擦眼泪,一边答道:“妈,你不会有事的,爷爷都好过来了,妈你也不会有事,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思怡的。”

    许东在一旁,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父母疼爱自己的儿女,这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是达到了陈素心对待牟思怡这个程度,那就是溺爱!

    怪不得牟思怡可以随时随地对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耍公主、大小姐的脾气,其根源,原来是在陈素心身上。

    出了这种事情,陈素心不但没有丝毫斥责牟思怡的意思,反而还惦记着以后要谁来照顾着牟思怡。

    这让许东不由得暗自叹息了一声:“慈母多败儿”!

    跟牟思晴说了几句话,陈素心又勉强转过头来,一双泪眼看着许东,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道:“小许,我知道你很能干,很会挣钱,思晴跟了你,我也很放心,不过我想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许东苦笑着点了点头,答道:“阿姨,你说。”

    “我们牟家,打拼下来的一点儿产业,到后来,总归还是你们的,阿姨想求你,不要跟思怡这孩子去争,好吗?”

    说到这里,陈素心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眼泪也是汹涌而出:“阿姨对不起你跟思晴两个,来世再给你们做牛做马……”

    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都是再也听不下去,就算再怎么痛爱牟思怡,也用不着来世做牛做马吧,毕竟,不管怎么说,陈素心是她牟思怡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