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四章 追踪(3)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用竭尽全力的速度,朝通往桂花坳背后的深山方向追出去了将近十分钟。

    按照这条道路的路况,以及许东现在的速度和花费了的时间来计算的话,方家伟他们就算是开着车子狂奔,到了这里,也应该被许东追上,只是许东在这个方向上,既没见到有车子也更没见到有人,沾附在方家伟身上的异能,许东更是没有半点儿感觉。

    如此,许东也就只好掉头回来,很快便回到十字路口。

    到了这时,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大地,一弯峨眉似的弦月倒挂,让许东在夜里走路还不至于太过吃力。

    而这个时候,桂花坳的村民,也都是早已尽归家中,享受温馨而丰盛的晚餐。

    只是许东到了十字口,看着指路牌上的“老龙洞”方向,稍微沉吟了一下,便直接往老龙洞方向奔去。

    才走没多远,许东便看见因此得名的那棵桂花树,不过,应该是此时还不到花期,所以,许东只能看到大得需要两三个人牵手才能围得下的桂花树虬劲的树干,以及几乎覆盖数十个平方的树冠,凛然如同桂花坳的守护神。

    此树当真苍翠繁茂,许东甚至可以联想起一到花期,整个桂花坳都沐浴在那种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味之中那种情景。

    许东路过,心里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敬畏之意。

    过了桂花树,村民的房屋便逐渐稀疏,机耕路两侧,也不过十来户,之后,人家更是稀少。

    到了这里,许东再次发足狂奔。

    许东一边奔跑,一边想着方家伟他们十几个人,到底会去什么地方,跟牟思怡又有什么关系。

    牟思怡就算是自愿跟着方家伟走,也不至于跟着十几个人一起,在乌漆墨黑的情况下往这荒山野岭里钻,这可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到了这时,许东才这一带地方,许东原来是来过的,也就是自己跟乔雁雪、胖子三个人进过得龙藏洞。

    对于这一带地形许东是知道的,沟壑坑洞,遍地都是,一个不好,掉进哪个坑洞,便是尸骨无存,而且毒虫蜈蚣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多得许东都害怕。

    由此,许东宁愿是自己找错了方向,也不愿意相信牟思怡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一带地方。

    只是心愿毕竟只是心愿,距离龙藏洞还有不到两公里时,许东便感觉到方家伟身上沾附着的那一点异能。

    也就是说,方家伟的确出现在龙藏洞这边,牟思怡有没有跟在一起,许东相信,立刻也会知道得一清二楚。

    在距离方家伟四五百来米的时候,许东放慢了速度,慢慢地靠了过去。

    不过,让许东没想到的是,方家伟一伙人,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还刻意的掩饰过,而且,方家伟的确切位置,并不是如同许东想象的那样在龙藏洞的洞口,而是在距离龙藏洞洞口四五百米的悬崖下面。

    许东慢慢的潜近,这才发现,桂花坳的指路牌上,出现的“老龙洞”原来还真不是自己进过的龙藏洞。

    在方家伟他们一伙人所处的地方,也有一个山洞,而且,洞口上面还清清楚楚的标示着三个字“老龙洞”。

    方家伟等人正在洞口检查装备什么的,看样子,这是要进入到这老龙洞里面。

    许东再走近一些,只听到其中一个人对方家伟说道:“方大少,那条裂隙,是最近几天才发现,穿过裂隙没多远,里面就有人工凿造的痕迹,嘿嘿,估计,马军阀的宝藏,是真的存在。”

    “马军阀的宝藏!”许东暗地里一笑,马军阀的宝藏,不是给自己跟乔雁雪他们一起给炸毁了么,方家伟现在才来找,当真也是后知后觉了。

    方家伟笑了笑,说道:“这件事,你们都得要感谢牟家那小姑娘,嘿嘿,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怎么能拿得到那幅地图!”

    方家这话,倒是让许东怔了怔,听方家伟的意思,牟思怡进入老林苑,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打工”,而是想帮方家伟拿到自己的那两根鱼皮书!

    这个牟思怡!许东差点儿吐出一口血来,这个牟思怡,连自己的学业都放弃了,潜伏到自己的身边,就是竟然为了方家伟,帮他拿到自己的那两根鱼皮书,来帮方家伟寻找马军阀的宝藏!

    说着,方家伟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牟家小丫头也挺不容易的,好不容易才从那个李四眼嘴里把地图全部套出来,唉,不知道李四眼那老家伙是不是全部说了实话?”

    本来许东也还在奇怪,牟思怡怎么会拿得到自己收藏甚好的的两根鱼皮书,原来,她是从李四眼嘴里掏出来的,李四眼帮许东开过画,自然也就知道画上的内容。

    跟方家伟说话的那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方大少,其实牟家小丫头也很不错,硬是撬开了李四眼的嘴巴,嘿嘿……”

    方家伟岔开话题,说道:“不说这事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到底有发现没有?”

    那人眉开眼笑的答道:“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只知道龙藏洞是进入马军阀宝藏的通道,可是谁也不知道在这龙藏洞下面的老龙洞,才是真正的通道,嘿嘿,就在昨天,我们找到进入宝藏的入口,呵呵,我们找还到两三样散落的玩意儿。”

    躲在背后的许东忍不住有些好笑,他们捡到的那两三件小玩意儿,应该是当日胖子身上掉下来的。

    方家伟“嗯”了一声,也是有些惊喜:“这么说,已经接近藏宝的地方了。”

    那人本来还眉开眼笑的,但在一瞬间又有些尴尬的答道:“宝藏应该是接近了,不过,通道损坏得很严重,好多地方都是巨大的石头,根本进不去,再说,越进去,就越危险,我手下的那些兄弟,都嚷嚷着要加钱,都叫了好几天了。”

    一说到要加钱,方家伟顿时沉吟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要不然这样吧,拿到宝藏之后,我再给兄弟们涨五个百分点,这可比五十万一百万的加钱,要实在得多。”

    只是那人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的那些弟兄们,说宝藏再怎么加,也比不了现金,再说,现在还才到通道口,后面的路还很长……”

    方家伟沉吟了一阵,这才说道:“我今天过来,也就只带了五万块现金,再多,我真是一下子拿不出来了……”

    说到这里,许东算是明白了方家伟为什么这么急着打牟家的主意了,马军阀的宝藏,虽说早已不知不觉的被自己跟乔雁雪和胖子三个人启动了自毁装置,将里面炸了个一塌糊涂。

    但那些财宝还在里面,而要起出这批藏宝,所需要的花费,几乎是天文数字。

    要凑到足够起出这批财宝的经费,方家自然是承担不了,又想起出宝藏,但又不想有太大的损失,最实惠的法子,那便是通过牟思怡了。

    许东这么想着,那人又说道:“方大少,你这五万块,嘿嘿,是不是太少了点儿,我十几个人玩命儿的干,就这点钱,实在不好打发啊!”

    方家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实话跟你说吧,我的情况,目前有些困难,原本计划得好好的,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个牟观唐,一分钱不出也要分一杯羹,另外就是姓许的那小子,也是纠缠得很紧,先前还打电话来说,看到一辆可疑的出租车跟到桂花坳来了呢。”

    那人沉吟了片刻,笑了笑,说道:“姓许的是什么人物,要不要我叫几个人帮方少你把他做了?”

    方家伟摇了摇头:“做了他倒是简单,可是他手上还有比牟家都丰厚的资金,直接做了他,他那些资金岂不是可惜了。”

    那人笑了笑,说道:“那还不简单,我找几个人,把他绑了,他的资金不就……嘿嘿……”

    许东冷冷的一笑,这人当真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没找他们的麻烦就算是他们的侥幸了,他居然还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正想着要不要使点手段,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尝尝厉害,没想到这个时候老龙洞里跑出来几个人,一边跑还一边兴奋不一的大叫道:“又找到了……又找到了……”

    在手电光亮的照映之下,只见一个人捧了一串珍珠项链,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的跑了出来。

    那串珍珠串珍珠项链,应该也是胖子在逃命的时候掉落的,项链不是很长,又因为是民国年间的新珠,估计价值也就在二十万左右,在许东看来并不怎么值钱,但对跟方家伟交谈那个人和捡到珠串的人来说,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希望。

    方家伟笑盈盈的接过珠串看了看,笑道:“大哥,恭喜你了,这玩意儿,价值可能在五十万左右,呵呵……”

    捡到珠串,带着矿帽的那人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嘿嘿的笑道:“五十万,呵呵,这肯定值不了,我这人并不贪心,只要能能值得起十来万,我就心满意足了。”

    方家伟笑道:“大哥,你也太小家子气了,打开通道,里面的财宝,何止千百个一百万,到时候大家一起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