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七章 技术很烂的熟人(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种情形正是方家伟所盼望的情形,所以方家伟很是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又收敛起笑容,转过头来,跟牟思晴说道:“大姐,我也还有些事情要做,爷爷跟妈,就只能依靠你们姐妹两个了。”

    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俱都仅仅只是出于礼貌,淡淡的笑了一下,也不多说,但都大有送客出门的意思。

    方家伟倒是知趣得很,不咸不淡的跟牟思怡交代了几句,便出了门。

    本来,牟思晴想着自己来接替许东之后,让许东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但是一想到许东出去之后,多半又会要去采取行动,这样一来,看着许东连日奔波,片刻也不得休息,牟思晴很是不忍。

    所以,牟思晴反倒让许东别走,就在医院里面休息一下。

    反正许东在荒山野岭都随随便便可以睡得好,在医院里随便睡上一觉,也能休息得好。

    这时的牟思怡格外的乖巧,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了一点儿,生怕许东怪罪下来,将她扫地出门。

    偏偏许东这时候刻意的在冷淡牟思怡,牟思怡说什么做什么,许东都不去理睬,绝不对牟思怡多说一个字,多看一眼。

    牟思怡一个人闷了许久,这才去找牟思晴说话,不过,牟思晴也早知道牟思怡这一次接近许东的目的,所以,对牟思怡也是不冷不热,爱理不理。

    许东在医院稍微休息了一阵,勉强恢复了一些精力,当下对牟思晴说道:“思晴,雁雪那边,我也有些时候没去看上一眼了,你更思怡这边守一下,待会儿我让胖子过来替你。”

    牟思晴知道许东虽然很是疲累,但却放不下牟家的事情,说是回去看乔雁雪,多半又是要去找牟观景的线索。

    牟思晴很是不忍,当下说道:“许东,那些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成的,可是你的身体,要是你累得倒下去了,那又该怎么办?”

    牟思怡在一旁嘀咕着说道:“这些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哼……”

    许东瞪了牟思怡一眼,故意沉声喝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别蚊子似的,嗡嗡的让人心烦。”

    牟思怡赶紧说道:“姐……许老板,对不起……”

    许东有沉声说道:“别跟我说对不起,从现在起,你就跟思晴在一块儿,要是脱离思晴的视线之内一分钟,哼哼……”

    牟思怡抢着说道:“就……扣我工资……”

    许东嘿嘿的笑道:“不用了……”

    牟思怡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不用了?”

    “不用扣你的工资了,你直接走人!”许东呲牙咧嘴,一脸凶狠的说道。

    “我……”牟思怡低声叫了起来,让她不能脱离牟思晴的视线,哪怕是一分钟也不能,这岂不是直接将她监视起来!

    许东冷冷的笑道:“我什么我,在没得到我的允许的情况下,你敢开小差,我就敢直接炒你鱿鱼,信不信由你。”

    牟思怡看着许东一脸凶狠,只得一脸害怕,畏畏缩缩的挽住牟思晴的手,差点儿就要往牟思晴背后躲去。

    牟思晴见拦也拦不住许东,只得叹了一口气,跟许东说道:“许东,你可得要小心一些。”

    许东点了点头,随即将牟思晴的手拉了过来,紧紧地握着,吩咐道:“思晴,眼下是最重要的关键时刻,这边的安全,就全靠你了,记住,无论如何,无论是谁,都不能再去打扰爷爷跟妈……”

    牟思晴自然知道牟远山、陈素心两个现在就是牟家的关键,如果他们两个有任何的闪失,整个牟家也就垮了,所以,自己肩上的担子,的确也很重。

    不过,看着满面倦容的许东,牟思晴虽然心痛,也只得连连点头不已,以示完全自己明白。

    出了医院,许东认认真真的清理了一下头绪,觉得接下来,应该要去看看牟观唐那边的情况,不管能不能从牟观唐那里得到牟观景的消息,至少,弄清楚牟观唐下一步的计划,也很重要。

    只是许东刚刚才上出租车,怀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不由得有些吃惊起来。

    电话居然是乔家俊打过来的!

    “许东,在家吗?我现在到了飞机场,刚刚下飞机。”乔家俊在电话里说道。

    “啊……”许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乔家俊会突然之间到来。

    乔家俊笑着说道:“许东,干嘛那么吃惊,不是思晴家里出事情了么,对金融经济方面的事情,我估摸着你们需要帮忙,所以,嘿嘿……”

    许东以便吩咐出租车转到去机场,一边说道:“你能过来帮忙,我先谢过你了,不过,现在你还不宜公开露面,这样吧,你先待在原地别动,我过来接你。”

    乔家俊嘿嘿的笑了一阵,说道:“既然我现在还不宜公开露面,那你就别过来接我,免得走漏消息,这样吧,铜城这地方我也还算得上熟悉,我说个地方,我到那里先去住下,有机会你再过来。”

    许东怔了怔,倒也觉得乔家俊这个办法甚好,单独对付方家伟,那是不在话下,自己的确可以应付自如,但是现在要对付比方家伟老辣得多的牟观唐,恐怕的确不容易。

    许东的能力是不弱,但说到社会经验,尤其是跟牟观唐这样老奸巨猾的人斗法,在经验上,许东的底气明显的有些不足。

    很多事情,牟观唐可以用正大光明的“阳谋”,而这种“阳谋”,比之方家伟的“阴谋”要难对付得多,这纯粹是社会经验的比拼,无关乎自己的能力有多大。

    比如说,牟观唐能够使用手段,拿出针对牟家产业的计划书,光明正大的要将牟家产业的管理权拿过去,就算许东有异能,也不能直接将牟观唐给灭了了事。

    而对于方家伟来所说,许东可以有足够多,足够辛辣的手段,任意的摆布,也就是说,要怎么玩儿,那就得看许东的心情。

    这就是“阳谋”与“阴谋”的本质区别!

    挂了电话之后,许东让出租车往机场方向只走了不到三公里,然后又拐回到环城路上来。

    而且,上了环城路,许东让出租车司机走走停停,像是在看环城路上的风景似的,出租车司机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也不多问,反正许东已经给了足够出租车晃荡一天的钱,现在许东想要怎么走,出租车司机就怎么做。

    许东才让出租车司机在环城路上走了两圈,那出租车司机也看出蹊跷来——有一辆白色奥迪车,不离不弃的跟在后面四五百米的地方!

    怪不得许东这样乱走一气,原来是有跟踪的人。

    出租车司机都发现了,许东就更不用说了,依旧不动声色,只当是什么都没发现异样,让出租车司机依旧时快时慢的走着,还跟出租车司机聊起天来。

    “师傅,你是本地人吧!”

    “是啊,东城郊区新村的。”

    “师傅你这开车的技术不错,应该是开过很多年吧!”

    说到这方面的问题,出租车司机很是自豪:“二十多岁才学开车,到今年,差不多开了十年,呵呵,工程车、公交车,什么都开过,感觉吧,还是开出租车自由一些。”

    许东点了点头,笑道:“当真是老师傅了,呃,应该是对同城的地形相当熟悉了。”

    出租车司机“呵呵”的笑道:“呵呵,就跟在自己家里差不多吧,全城有十四条高速路,三十五条主街道,八十四条主要分支路,其余的岔道、巷道,四百九十五条,还有刚刚在修建的八条分支路,这个月能完工的三条……”

    出租车司机果然熟悉得很,说起铜城的道路,如数家珍,

    “哇……”许东不由得惊叹了一声:“这么熟悉,当真跟自己家里一样!”

    “那是必须的!”出租车司机笑道:“这年头,开出租,拼的就是准确、快捷,不熟悉道路,载着客人绕了路,人家一个不高兴,就会投诉。”

    许东笑了笑:“能把偌大的一个铜城里的道路,非常清晰的记住,想来在当初,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吧?”

    出租车司机笑了笑:“都已经过去了!呵呵,不过,回想起来,当初的确是吃了不少的苦,我记得,当时的观景花园南路那边,有一条限制右行的单行道,一天之内,我就违章三四次,呵呵……光是罚款都给了好几百,要是现在啊……呵呵……”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那个时候就违章,处罚的力度也小得多,现在就不一样了,被逮着或者被电子眼拍下来的话,不但要罚款,还会扣分。”

    “呵呵,小兄弟,你还挺懂的……”出租车司机笑着说道:“也是考过驾照的吧?”

    许东苦笑着答道:“前些日子,有个朋友教我学车,这些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出租车司机笑着说道:“不错,学什么都要先学好规矩,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就会少次许多亏。”